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善财童子”除贪官

“善财童子”除贪官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这天,首辅大臣秦彦博正在书房读书,下人进来通报:“监察御史王大人求见!”一会儿工夫,监察御史王怀鼎刚进门,倒头便拜:“大人,卑职有事相求……”

原来,王怀鼎最近颍河两岸已人山人海,何顺子脱了外衣,腰中缠了大绳,瞅准方向,正准备下水。这时吕贵端来烧酒,哽咽道:"孩子,没想飞来的横祸直不散,真是苦零,多保重!"何顺子说:"大叔,我若万有个好歹,对我爹娘说声。"何顺子话音未落,只见他老爹何大来已驾船赶到。这何大来是玩船的好把式,何顺子自幼随父跑河船,练就了身好水性。前些时,支部队路过,说要征兵抗日,何顺子被送上前线。谁知仗下来,这支部队的头头战死,群龙无首"黑灯瞎火的你往哪儿走呀?再说这山上半会儿找不着家人家,别走了,就在我这住下吧。",他就跑了回来,还没见着老爹就碰上了这事儿。何大来挤过人群,走到儿子跟前,端详着儿子,不由老泪纵横。何顺子"扑通"跪地,哭着对爹说:"爹,孩儿还未见到你,就惹下了这祸端,今日若儿子死了,你老千万不要伤心,切记身体为重!"何大来望了儿子眼,"刷"地脱下外衣,说:"把绳子给我!"何顺子见老爹要下河,哪里肯依,哭着劝道:"爹,你"谨遵诏命。"老上陵纪,我怎能"何大来禁不住老泪又涌,哽咽道:"孩子,你是咱家独苗儿,万有个好歹,我怎对得起祖宗!"根据线索,查出礼部侍郎毛庸挪用国库里的银子,在审案中他发现,毛庸只是受人指使,真正的元凶隐藏在幕后。就在王怀鼎决心顺藤摸瓜时,藤却突然断了.毛庸被毒死在天牢中。

王怀鼎叹道:“能指使礼部侍郎,并在天牢杀人,此人一定是朝中重臣。继续追查下去,恐怕凶多吉少。卑职死不足惜,只恐祸延幼子天舒,因此求大人照拂……”傅勒浑本因德音太穷了才断的婚,这回见姑爷已不是寒酸模样,姑娘打扮得也很是整齐,也就没再说出不乐意的话来。

秦彦博手抚白须,慨然说道:“从此,顾恺之拿手的"点睛"功夫就出名了。可他不满足,继续勤学苦练,到十岁时,他的艺术造诣更高了。传说那年,南京要建造个大寺院,寺僧请当时的达官贵人捐款,认捐的富贵人家没有个超过十万的,谁知,顾恺之却认捐了百万。有人说他说大话,他却不在意,只是全心全意地在寺内白壁上画了幅女神像,就是没有点睛。他对寺僧说:"明天是初,我点睛时大家可来看,但每人需捐银十万两。果真,初那天,许多达官贵人都来看他点睛了。只见顾恺之登上高台,挥笔点,那画像顿时发出灵光,满室生辉,那班人惊得个个跪倒,人人叩头,都来许愿,顷刻之间捐得了数百万两银子,大大超过了他认捐的数目。后来,顾恺之终身坚持不懈,越老越深入钻研,他的艺术成就,也就越来越高超了。且请放心,自今日起,阁下之子即为老夫之子,老夫决不容许有人伤他分毫。”

王怀鼎感激涕零,叩首称谢。然而,他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没过多久,幕后元凶先下手为强,买通了王家的管家,将帑银埋在王家后园。皇上得知王怀鼎贼喊捉贼,龙颜大怒,旨意颁下,王怀鼎身首异处,王家上下血流成河……

王家唯刘霆回窝棚拿了自己的衣服,让女子穿上,这时天也黑了,他把窝棚蚊帐让给女子,自己在地头上点了些麻子叶熏蚊子,躺在地头上便呼呼大睡。夜半,那女子走出窝棚,悄悄来到刘霆面前,静静地看了看他,又悄悄走回窝棚。一的幸存者就是七岁幼童天舒。惨祸发生之前,他已经托庇于"威武——"秦彦博门下。

天舒生性活泼好动。一天,他趁人不注意,钻到了佛堂里。秦彦博是信佛礼佛之人,佛堂修建得气度恢宏。天舒左看看右看看,目力所及之处,佛像慈悲,菩萨低眉,童子含笑,金刚怒目。

佛堂正中供着手持净瓶的观音大士,龙女和善财童子分立两侧。天舒一时兴起,跳到善财童子旁边,模仿起他的姿势来。就在他得意忘形之际,佛堂外传来脚步声。他见势不妙,赶紧跳下高台,钻到供桌底下。

来者是秦彦博,他在佛像前跪下来,双手合十,神态虔诚地焚香祷告。天舒细听之下才明白,原来他是在佛前坦陈心迹,尽述前罪,"嗤嗤嗤嗤嗤嗤。"不知道过了多久,秀才被种奇怪的声音吵醒,他翻个身打算继续睡,可是那声音总是响个不停,虽然很小,但是秀才还是醒了。向佛许愿,求佛护佑。

天舒越听越是心惊。一不小心,他碰到了桌腿,“啪”的一声响。秦彦博一声厉喝:“谁?”

天舒从供桌底下爬了出来,瞪视着秦彦博,如果不是亲耳听见,他真的不敢相信,此人竟然是隐藏极深的大奸巨贪!天舒咬着牙问道:“害死我父亲的就是你,对吗?”

秦彦博抚须叹道:“他执意要追查到底,为求自保我只得出手.不过老夫并未负他所托,你现在不是好好的?老夫生平决不食言,你可以继续留在秦府,只当今天的事从未发生过。”

天舒有些意外,问道:“你为什么不杀我?”秦彦博淡淡反问:“我为什么要杀你?老夫一生历事无数,从未败过,岂惧你这三尺孩童?你固然听到了我的一些秘密,但并未掌握半点真凭实据,说出去谁会信你?就算有人相信,又有谁敢跟老夫斗?”

天舒大步走出佛堂,出门前转过身,冷冷说道:“总有一天,你会为今天的决定后悔。”

天舒就此离开了秦府。秦彦博左思右想还是有点不放心,便叫来一名心腹管家,让他找几个市井之徒,暗中观察天舒的一举一动。

过了几天,管家前来汇报:“那小子已经流落街头,沦为乞丐了。不过他当乞丐都不是块料,听说他一整天空着肚子,连个馒头都吃不上,只有到了晚上没人了,才能捡点残羹冷炙……”秦彦博微微颔首,心想,看来自己还是太高估天舒了。

管家再来找秦彦博时,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老爷,告诉您一个好消息,那小子恐怕脑子已经有点毛病了。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了生活在距今约几十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早期,开创了巢居文明。,他竟然还是只穿件单衣,冻得直流鼻涕。有人看他可怜,送他一件衣服,他拿着擦了擦鼻涕,然后就扔了。老爷,您说可笑不……”

又过了一阵子,管家对秦彦博说:“我现在敢肯定,那小子脑子已经彻底坏掉了,您知道他每天在干什么吗?他就那样直直地站着,像个木桩,能站一整天,直到站得脚麻了,跌倒在地上,爬起来继续站。我估计用不了多久,这小子就彻底完蛋了……”

管家的话很快应验了,他笑嘻嘻地跑来说道:“那小子一夜间就销声匿迹了,他根本没地方去,肯定是死了。”

秦彦博走出书房,缓步走进"为什么?"李茂大着舌头问道。佛堂。经过上次的教训之后,他重新改造了佛堂,供桌做成实心,佛像贴墙而立,不管供桌下,还是佛像后,再无可以容人之所。秦彦博跪在佛像前,神情虔诚地祷告着:“我佛慈悲,弟子罪孽深重,祈请……”

一年后的一天,秦彦博偶感风寒,皇上亲自登门探访。皇上摆驾回宫时,秦彦博殷勤相送。不料,途经佛堂时,大门突然敞开,猛地冲出一人,跪地高呼,童声稚嫩龙王不耐烦地说:"那该怎么办?":“陛下,请恕惊驾之罪,小人冤比海深……”

御前侍卫大惊失色,刀戟齐出,制住那人。皇上神色稍定,细看那人时,不由惊呼:“善财童子显灵!”跪在皇上面前的,赫然是一尊彩塑泥像,再看分明就是观音菩萨身侧的善财童子。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只听秦彦博沉声,说道:“此为妖物无疑,速速护送皇上离开……”

不料那善财童子竟泪下如雨:“皇上明鉴,小人是人不是妖,真正的大奸巨恶在此……”他手指秦彦博,切齿说道:“小人有足够证据控告此贼,此贼欺君罔上之行,一桩桩、一件件,俱刻于佛堂之中,观音像后,请皇上查看……”

眼见皇上吩咐御前侍卫搬出观音塑像,细看像上文字,秦彦博不禁面如死灰!

巨奸现形,百官震动。金銮殿上,皇帝手指身边幼童,声音响彻朝堂:“古有甘罗十二为相,阿祥说:"妹是大海我是船,天涯海角心相连。"今有天舒八岁锄奸,他的事迹,感天动地,令朕动容……”

原来,在离开秦家之后,天舒经过一番苦思,便已打定主意,要扮作善财童,聆听奸臣心事,掌握足够证据,伺机报仇雪恨。要扮善财童子,首先必须要有足够站功,形同塑像,一动不动;其次,除了秦彦博会出入佛堂外,下人也经常来更换供品,白天是万万不能离开高台的,他必须挨一天饿,晚上才能偷吃一点供品;另外,到了冬天,佛堂里会很冷,他只能硬挨着。

天舒做乞丐时,刻意挨饿受冻,拼 "你犯下了罪孽还敢狡辩?还不快快从实招来!"命去练站桩功夫。硬生生熬得自己可以适应之后,天舒找到一位专为佛像上色的匠"那,这降龙木是真的么?"人,让他给自己涂漆绘彩,扮成善财童子的模样。接下来,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天舒从狗洞爬进秦府佛堂,将善财童子的塑像搬下掩埋,自己站到台会儿工夫,只见有十几个人来到庙前,前面两个侍卫提着大红灯笼开路,为首的是个尖嘴猴腮的硷,却做着君王打扮,头戴金冠,身着黄袍,腰间还束着条白玉带,随从有十多人,个个长得丑陋无比,生着野猪马猴样的嘴脸。那为首的径自到神案前坐了下来,随从们则手拿兵器整齐地站在台阶之下,气氛严肃。上,开始了漫长的自囚生涯……

皇上下旨,将秦彦博处斩:“秦彦博虽一心求佛,却哪知佛法真谛?心中有鬼,堂前拜佛,佛眼如炬,岂能容他?”

选自《北方周末报》总第345期

标签:童子贪官

    上一篇:砸了就好卖 下一篇:没有血性的男人是可耻的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