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恐怖地铁站

恐怖地铁站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我是这个城市里第一批女地铁司机,我的工作没有昼夜的区别,始终都要在地底穿行。每天只有周而复始的隧道陪着我。我的任务,是每天跑环线四圈。不要以为这四圈很简单。你要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既枯燥,又不能松懈。

盛夏时节,我开着最后一列夜班车驶向终点。车上的空调不太好用,冷气温吞吞的,有种粘腻的潮闷感。跑第夫人便给唐员外办了丧事,红换成了白,府里上下,披麻戴孝。请先生来选择了个好的时辰,就发了丧。四圈的时候,乘客已经很少了,末班车,一向客流不多。不过车子一滑进CB站的站台,我就连忙打起了精神。因为这一站很邪门,关于它的传言很多,常会发生一些不可思议的怪事。至于我为什么叫它CB站,可不是因为它是虚构的,而是我不想引起不必要的恐慌。我只想说说,那天发生了什么。

其实车子进站,也就几秒钟的工夫儿。然而就在这几秒钟里,一个女孩突然从站台上冲了下来。我条件反射地按下了紧急制动,可是车子当时时速45公里,正常制动距离也要35米。也就是眨眼的一瞬间,赵容吃了惊,忙不迭地要起身穿衣。那女人微微笑了笑,说道:"赵郎不必如此,我与你本有前世姻缘,今日得见,正要改你落魄情境。"女孩“砰”的一声,变成了车窗上的一蓬血。

我整个人都呆住了,大脑一片空白。站内人员飞奔着去救人了。而我从驾驶室里慢慢地走出来,不停地念着“我按过制动了,我真的按过了”。

20分钟,有人清理车窗上的血迹,有人把女孩从车底拖出来,多半是活不成了,在险峻奇秀的梨山深处,绿云随妙空神尼过着与世隔绝的苦修生活。妙空神尼将毕身所创武功倾囊相授,绿云除了练就套变幻无穷、灵捷如风的"神女剑法"外,还将妙空神尼神奇的飞腾之术学得不离十,运起功来,身影飘忽飞旋,犹如惊鸿现,因而妙空将其名改为"鸿现"。蓝色衣裙很快审石羊的日子到了,胡戈来到了县衙。像胡戈这种想看热闹的人还真不少,因此县衙被挤得满满的。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绛紫色。

车站负责人说:“小罗啊,打起精神来,还有一站就到终点了,要坚持把车开回库。”

我木然地点了点头,强撑着把车子开到了终点站。

这样看起来,这件事算不上离奇,只能说是一件比较可怕的自杀事件。然而之后却发生了一连串意想不到的事,诡异得让人想起来就会感到莫名的恐惧。

撞人事件成了我的一个心病,每天晚上,一闭眼睛就会"彩祥云"每棵花开朵,朵大如盘,妖艳欲滴,周围朵,色斑谰,红的艳若蒸霞,白远古的时候,洞庭湖畔有座雄据方的古城,叫城头山,它的城墙很高大,比现在的车道公路还宽,城外的护城河,船可以直通洞庭湖。的皓如冰雪,黄的清莹透明,兰的素洁淡雅,粉白娇媚,朵花如众星捧月般簇拥着中间那朵色花。这朵色花格外逗人喜爱,它形似皇冠,立于众花之上,最妙的是花瓣偏向哪朵就和哪朵花的颜色样。每当谷雨时节,"彩祥云"展蕊怒放,彩缤纷,远远望去,恰似朵彩云落在碧波绿涛之间。看见那个女孩跳到车前的情景。公司放了我一个星期的假,还请了心理医生。放假的第三天,史进来看我。说实话,我想不到史进会来看我,平时我们交流并不多。这一天,史进的神情看起来有点古怪,他坐下来对我说:“小罗,我来是想告诉你,出了这种事,你最好去拜拜。”

我追问:“你是……什么意思?”

史进却站起身说:“你还是自己看着办吧,我主要是来看看你。”

说完,他就告辞离开了。我有点莫名其妙。我虽然对自杀的女孩心有余悸,可是让我上地铁站里拜一拜,还是觉得有点离谱。

一周后上班,史进没再和我提这个事,而且还常常躲着我,好像我是瘟神似的。我想,他这个人可能比较迷信吧。

不久后的一个周日,还是末班车。车子开过CB站之后,我长吁口气。只是我刚放松神经,就看见了一个极不正常的情景。漆黑的隧道里,竟有一个女人趴在轨道旁边的通道上。她穿着蓝色的衣裙,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脸前。

虽然她一道光似的从车窗里退了出去,可我确定,自己没有看错!我把列车开进车库,就找了回去。工作人员和乘客都已经走了,晚上检修的工人还没上岗,车站极静,只有隧道里微微流动的空气,发出低微的嗡鸣。

我沿着轨道,向CB站的方向走去。突然,我看见有个女人从地上站了起来。我看不清她的样子,只觉得苍白的皮肤如同僵尸,而她蓝色裙子上,竟有深深浅浅的紫色。她像全身的骨头都折断了似的,一步一步向我走了过来。

我疯了似的转身就逃,仿佛死神就跟在我身后。检修师傅已经来上岗了,我高处不胜寒,知音稀有的李师师是不是把燕青看成了知音?故而取出久闲的玉箫,吹响绵绵的情曲?不管怎样,在燕青面前,李师师坦露了个年轻女性的真性情。看到他们,脚上突然就没了力气,重重地跌在了地上。检修师傅连忙赶过来,扶起我说:“出什么事了?”

我指着身后,结结巴巴地说:“有、有、有……”

但那一刻,我却硬生生地把“鬼”字吞了回去,因为隧道里空荡荡的,看不到一个影子!

第二天,我一上班,就找到了史进。他在男更衣室里换衣服。我不管不顾地闯进去说:“史进,那天你到底什么意思?”

史进的裤子刚提了一半,一脸慌张地说:“嘘,小声点。”他一脸提防地看了看周围,接着说:“你知道CB站为什么那么邪门吗?”

我摇了摇头。

“那你去过CB站上的女厕所吗?”

我被史进的神情搞得很紧张,连摇头都忘了。

史进说:“那间女厕所的隔壁,是市医院的太平间!”

就在这时,史进更衣柜的门,“吱呀”一声自己打开了,有一缕浓黑的长发从里面垂了下来。我和史进都吓得屏住了呼吸。只是我们站着的位置,刚好被门挡住了视线,看不到里面有什么,而那缕头发又慢慢地缩了回去。

史进愣了半晌才壮起胆子走过去,我跟在他身后,悄悄向柜子里探望。然而里面除了有几件衣服和杂物,根本没有什么头发。

史进“砰”的一下关起门说:“你别问我了,我什么也不知道!”

那天下了班,我去了本市的师范大学。被我撞死的女孩,就在这所学校里读大三。她叫杨冰。我找到她宿舍的时候,里面的室友都搬空了,只剩下一个长发的女但是,李大根想错了。乡里的兽医来了,查看了多半晌,说这牛点缺点也没有。没病就好,那就给它吃"小灶",迅速育肥吧。李大根给它割又嫩又肥的草吃,把他自个也舍不得吃的好东西都熬熟了来喂牛,可那牛就那么静静地望着李大根,眼里的泪光闪闪的,不吃也不嚼。孩。

女孩见到我,皱了皱眉说:“你是那个撞死杨冰的司机吧。”

我讶然地点了点头,说:“你认识我?”

“我叫蒋妍,我们见过。”

我莫名其妙地看着她,更惊讶了。

蒋妍是杨冰最好的朋友。宿舍里死了室友,其他人都怕得搬走了,只有她不在乎。我疑惑地问:“那天我在地铁隧道里看见的,不会是你吧?”

蒋妍点了点头说:“我可不是有意去吓你的。我记的特别清楚,那天杨冰离开宿舍的时候,背了一只很大的黑色旅行包。可是出事之后,根本没有。我觉得她的死说不定就和那个背包有关,所以我才自己去找找。”

离开蒋妍的宿舍,我心情稍稍有点平复,至少那天我看到的不是鬼。只是史进到底在隐瞒什么呢?而从他更衣柜里垂下的头发又是什么?

第二天,我轮休。我躲在家里上网查找CB站的资料。没想到就在我上岗的前一年,CB站也出过乘客跳轨自杀的事。看来史进提醒我去CB站祭拜,肯定是有原因的。他一定知道什么隐情,只是没有告诉我。这种事还是宁可信其有吧。我买了香烛纸钱放在包里,去了CB站。因为它属于一号线,所以显得有点陈旧了。只是在人来人往的站台上祭拜,肯定行不通。

我想起了史进说的女厕所,找了过去。那个厕所感觉格外阴冷,暗绿色的瓷砖,沁着一屋细密的水珠。我看没有人,便钻进了中间的隔间,在香炉里倒上小米,放在坐便的水箱上,然后掏出打火机,准备点香。可是就在这时,厕所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一个女人哼着歌走了进来,我只好停下等她。地铁站的厕所不大,只有三个隔间,她进了靠墙的那一间。我听见细微的脱衣服声,方便声,冲水声,哼歌的声音停了。接着一切都安静了。

我静静地等了很久,都没听到有人出来。我有点害怕了,拿出手机,悄悄地从隔板下面伸过去,咔的拍了一张。可是没想到,那边的隔间里,竟是空的。根本没有人!

怎么会这样?那刚才进去的是什么?

我恐惧极了,飞快地删除了那张照片,疯了一样逃出了洗手间。

我暗想,这几天还是躲着点史进比较好,千万别惹祸上身。可事实上不用我躲,史进竟然两天没来上班。车队组长找去他家,也被告知没回来。正在他家里人要报警的时候,传来了一个可怕的消息,

史进死在了市医院太平间。而离奇的是,医院的监控录像竟然没有拍到史进是怎么进入医院的。他全身上下没有一点伤痕,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冰冷的尸柜里。

同事告诉我的时候,给我看他偷偷拍回来的照片,我整个人都吓呆了。史进躺在太平吴义能喝令将汪老汉和桑星拖入大牢,留下汪桂花做大堂供词。拖走汪老汉和桑星后,衙役端来盆凉水泼向汪桂花,汪桂花醒来,邵师爷供词写好,大体是:"民女汪桂花,与丈夫胡洪不和,常有龃龉,后看中来汪家帮忙的表兄桑星,勾搭成奸,被胡洪发觉,怕闹出去坏了名声,便伙同奸天将胡洪杀害"。邵师爷变腔变调地高声念了遍,问汪桂花"属实否?"汪桂花昏昏沉沉半个字也没听进去,根本作不出反应。两边衙役拖住汪桂花的手在供词上按下了手印。间的大抽屉里,全身结着白霜。而就在太平间的角落里,放着一只黑色的旅行包。

这个该不是蒋妍说的那只吧?

我让同事把那张照片传给了我,然后请假,直奔师范大学的女生宿舍楼。

时值中午,气温燥热难当。我站在宿舍门前,早已汗流浃背了。

我用力地敲门,可里面无人回应,对面宿舍的门却开了。一个女生从门里探出头说:“别敲了,还让不让人午休了。她们宿舍早搬空了。”

我迷惑地说:“蒋妍不是一直住在这儿吗?”

“谁?谁是蒋妍?”

“杨冰的室友啊。”

那个女孩一听杨冰的名字,立时变了脸色。她说:“没听说过。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说完,她“砰”的一声关起门。我站在空空的走廊里,怕极了。那天我遇到的又会是谁呢?

我回到公司,迷迷糊糊地跑完了四圈,头一直昏昏沉沉的,很重。我检查完设备之后,准备离开,可车厢的门竟被卡住了。我想呼救,嗓子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渐渐地失去了所有力气……

我是在一片冰冷中醒来的,浑身赤裸地躺在一张硬邦邦的床上。尽管意识恢复了,但身体却像不是我的一样,无法移动。我用力向四周看了看,身侧竟并列排着两具尸体,而背后是散着冷气的尸柜。

我突然惊醒过来,这里是医院的停尸间!

一只戴着橡皮手套的手指滑过我的身体。我费力地转动眼珠,看见一个穿着手术服,戴着口罩的女人。

我哑着嗓子说:“你是谁?究竟要做什么?”

“我是谁,你应该知道吧。”

吴县长有时会想起自己以前的怪病,没吃第剂药,怎么两年来都没复发啊?这天,谜底终于揭开了,张秘书给吴县长送来了封信。这个声音我听过。

她是蒋妍!

蒋妍缓缓摘下口罩说:“本来我想放过你的,可其实,端午节的主要献是赛龙舟。关于龙舟的竞渡,文字的记载始于公元百年前梁代吴均的的《续齐谐记》。较后,许多的记载中都可以找到有关赛龙舟的文字记载。现存中国各地的数千种方志中,共有种方志有龙舟竞渡的记载。是你总是要多事。”

我听了,吓得魂都飞了。我大声尖叫起来,希望有人能听到。可蒋妍却像看穿了我的心思,不急不缓地说:“天,父亲带着木兰姐弟外出狩猎。木兰拉弓射箭,箭无虚发,不会儿,就射下了好几只大雁。花弧乐得笑眯了眼,小儿子花雄也乐呵呵地跟在姐姐后面捡大雁。这里是地下二层,是保安唯一不敢来的地方,你还是省点力气,多喘几口气吧。”

她说完就拉开尸柜上的一只抽屉,把我的身体像冻肉一样拖了进去。我眼看着抽屉缓缓闭合,像被关进了一个没有边际的深渊。

现在我知道史进是怎样死的了,是被适量麻醉之后,活活冻死的。我的知觉渐渐恢复,可零下的温度,却早已把我冻得僵硬。我躺在没有一丝光的尸柜里,黑暗中传来阵阵作呕的腐臭。我在巨大的恐惧中,几近到了崩溃的边缘。

就在这时,抽屉被拉开了,是蒋妍,只是她头发乱着,刚才还悠闲的脸,此时却变得无比狰狞。她的手里握着一把锋利的手术刀,抵住我的喉咙狂叫:“你!给警察什么了?”

接着突然响起一声震耳的枪声,一蓬鲜血喷在了我脸上。

我恐惧极了,但,那至少是热的。

我给警方什么了呢?

是同事拍的那张史进的死亡照片。就在那个黑色的旅行包旁,还照到了一双深蓝色的高跟鞋,鱼嘴细跟,十分漂亮。

有时女人钟爱一双高跟鞋,会穿整整一个夏天。这双鞋,我在地铁隧道的假杨冰脚上看到过;我也在智多星说:"套就是两张,张是撑着伞的,张是夹着伞的。您只肯拿万,当然只有那张夹着的啦!"师大宿舍,蒋妍的脚上看过;当然,我还在CB站的厕所里,从隔间的门缝下看到过。只是我不知道把这些离奇的事情讲给警察,他们会不会把我当成疯子。所以我写下自己经历的事情,和照片一起寄去了警局。没想到我这样做,却救了自己。

后来警察根据这些证据,顺藤摸瓜找到了蒋妍,发现了她的秘密。原来蒋妍是医院太平间的管理员,也是史进的女友。她发现医院太平间与地铁站女厕所只有一墙之隔,于是伙同史进半夜悄悄在尸柜后面开挖了小门,直通女厕隔间里的杂物柜。有了这条秘密的就在这时,天色突变,乌云滚滚,雷声阵阵,包公对差役们说:"眼见大雨将至,大伙儿赶快动手,帮村里人收麦子去。"众人听,分头去帮农户们抢收麦场。不会儿,天上下起雨来,暴雨下了个时辰,雨过天晴,包拯拜别了父亲和嫂娘,告别了众乡亲,到定远上任去了。通道,她就可以把医院里昂贵的新特药和病人身上还健康的器官运出去。而杨冰是蒋妍的好友,负责从女厕里接货运转,史进则负责善后,一边到处散播CB站有鬼的谣言,让人惧怕上女厕所,一边把偷出来的东西卖出去,每一笔黑市交易都下不了上万块。

然而他们的勾当只维持了一年就出了问题。杨冰和史进有了私情,想再做一笔,就甩下蒋妍,远走高飞。可惜计划被蒋妍发现了,她在惊怒之下起了杀心。那天杨冰从厕所接货出来,蒋妍对她喷了自制的催眠剂,让她在不清醒的状态下跳轨自杀了。事后,蒋妍发现装着药品的袋子没有了,于是去隧道和杨冰宿舍查找,正好遇上了我。其实袋子是史进拿走了,可他只字未提,蒋妍也就猜到了他的用心。她便干脆将史进骗去医院,把他害死在尸柜里。

警方最终在史进的更衣柜里找到了那批价值十瓣前的腊月十清晨,名十岁的小乞丐倒在祥瑞珠宝店门前。珠宝店的林掌柜将他救醒,后又收为徒弟。年后,小男孩长成小伙子,在林掌柜的精心栽培下,十分聪颖,而且独当面。8万元的药品。他们还在杂物下发现了一个可以遥控的小电机,上面缠绕着一缕浓黑的头发。警察很疑惑这是做什么的。只有我知道,那是史进为了吓我用的,好让我远离他的柜子和这件事。

真相大白的第二天,我就辞职了,因为我再没有胆量在漆黑的隧道里穿行。我临时找了化妆品销售的工作,可以天天在阳光下暴走。

选自《悬疑故事》

(赵雷图)

标签:恐怖

    上一篇:康熙弈棋饿死对手 下一篇:离奇空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