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流血的谛听兽

流血的谛听兽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谛听兽的耳朵

大凉山盛产雪浪石,这种石头虽非白玉,却有美玉的光泽马良坚持不懈地画画,从没有间 灶王爷看到桌上有好几个糖罐子,其中个糖罐子的标签上写:"龙胆糖",心想:"好硷!龙的胆能做糖!这糖定名贵!"便兴冲冲地抢着这罐糖走了。土地公公在灶王爷后面紧追,着急地喊:"等等!这不是"可是,灶王爷连理都没理他,只管腾云驾雾上天去。断过天。但他常常想,如果自己能有支画笔那该有多好呀 个晚上,马良恍惚中感到窑洞里亮起了阵彩的光芒,这时出现了个白胡子老人,老人送给他支金光灿灿的神笔。马良高兴地惊醒过来,原来是个梦!可他看看自己的手,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自己手里确实有枝笔。他马上用笔画了只鸟,鸟竟活了过来,展开翅膀飞了起来,他又画了条鱼,鱼也活了起来,活蹦乱跳。徐御史也只好强忍着迈步向前,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在片茫茫然中望见了座城。马良有了这支神笔,天天替村子里穷苦善良的人辑画,谁家缺什么,马良就给他们画什么。。当今天子正在修缮皇宫,需要大量的雪浪石做基石,凉州府的府台牛千禄为了完成任务,便命令大凉山的石工没日没夜地开采。

这天上午,牛千禄屈着手指,正盘算着采石的进度呢,忽见石工的督管肖六一脸惊慌地跑进来叫道:“牛大人,不好了,地藏寺中谛听兽的石耳朵掉下来了!”

大凉山地形地貌复杂,凉州府更是地震多发之地。石工督管肖六为了祈求平安,每逢初一、十五,都得到山坳里的地藏寺去上香。肖六每次拜完地藏王菩萨,就会转去偏殿,给蹲伏在偏殿中的谛听石兽献上供品。

谛听兽就是地藏王菩萨的坐骑,它的耳朵可以——聆五洲善恶,听地下祸端。如果大凉山闹地震,它第一个先知道。

肖六今天早晨走进偏殿的时候,一眼瞧见谛听兽的两个石耳朵落到了地上……肖六急忙出了地藏寺,骑快马赶到了凉州府。肖六把谛听兽耳朵落地,预示着地震金员外获悉事情的始末缘由,不禁感到又羞又恼,就想以家法惩治彩娥,却被族长断然制止了。族长严肃地告诉金员外,送子娘娘已有言在先,即使彩娥怀孕生子,乃是天意的安排,不仅不能刁难女儿,反而要倍加呵护和照料。由于族长在当地有说不的权力,金员外尽管满心不快也只能惟命是从。即将发生的消息一说,牛千禄却皱着眉头说道:“地震,这不可能吧?”

八年前,谛听兽的两只石头耳朵突然掉落于地,到庙内烧香的百姓们觉得这是神兽示警,怡红院里灯红酒绿、热闹非凡,金正准备让老鸨给自己找个漂亮的来,就看见不远处的张桌子前个富商打扮的男人正搂着两个美女殷娘望着凌儿出门的背影,不知不觉叹了口气。"孩子她国王觉得这个要求十分简单,便对着臣民们高声宣布:"大伙听着,如果谁从娘肚子里生下来没有放过屁,赶快站出来帮助扎西旺堆撒种!"等了顿茶工夫,没有个答应。爹"调笑个不停。金再细看那个"富商",不是赵文才又是哪个?金心里那个火啊,赵文才身为朝廷命官贪污受贿、两面刀、吃喝嫖赌,可真是坏透了。一定会有灾祸发生,大家就纷纷避难。果这天,尧外出探视民情,越看越满意。恰恰对面过来了位耄耋老人,因为当时长寿的人不多,尧还能记得老人家叫作壤父。老人家十岁了身体仍然硬朗,只见他慢悠悠地散着步,手里还拿着只瓦盆边敲边唱。然未出三天,大凉山方圆五百里之内,突发一场地震。那次地震虽然来势汹汹,可是因为老百姓规避及时,纵使房倒屋塌,伤亡却是寥寥。

以后,谛听兽的耳朵又掉过两次,老百姓听到神兽耳朵落地的消息,又纷纷离家避灾,可是后两次大凉山却没有发生地震。

凉州府的百姓,再加上在大凉山采石的石工,那可是几万条活生生的性命。肖六着急地叫道:“牛大人,我觉得对地震的消息,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为好,毕竟人命大如天呀!”

牛千禄不满地说道:“修缮皇宫所需要的石料还差一半没有完成,一旦因为地震的谣言而耽误了工期,你我的脑袋都将不保!”

牛千禄为了慎重起见,决定和肖六一起,领着差役去地藏寺看一看。一行人骑马出城,沿着崎岖的山路绕过险峻难行的鹰嘴岩,最后来到了地藏寺。

地藏寺的住持三苦和尚为了保护现场,领着管偏殿的小和尚守在了谛听石兽的身旁。牛千禄看过那两个掉下来的石耳朵,皱眉说道:“这两只石耳朵的底下,怎么会有胶水的痕迹?”

八年前,谛听石兽的耳朵无端落地,成功预报了地震后,三苦老和尚为了美观起见,就找来树胶,将那两只落地的石耳朵,又粘回谛听石兽的脑袋霍爷这次亲自操刀,用桃木刀挑开封蜡,蜡揭开,酒香瞬间由鼻翼处,引诱馋欲。这酒欲挑,如决堤之水,不可截流。霍爷为每人倒了杯酒,嘴上道了声"各位万福"后,便下了顶楼。上。牛千禄听完呵呵大笑道:“毛病就出在这里——那树胶日久,失去粘性,谛听石兽的耳朵自然就落地了!”

听完牛千禄的分析,肖六却是一脸怀疑。牛千禄重声道:“地震的消息一旦传出,势必引起民众的恐慌,到时候凉州城人心不稳,朝廷必定见责,这塌天的责任,你们两个能承担得起吗?”

肖六和三苦和尚吓得面面相觑。牛千禄重声说道:“我还是去前殿烧三炷香,就让地藏王菩萨保佑我们凉州城的百姓平平安安吧!”

2.鬼磨牙的声音

肖六和三苦和尚陪着牛千禄来到前殿,牛千禄刚烧了三炷香,就见那个管偏殿的小和尚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进来。三苦和尚还没等申斥徒弟无礼,小和尚却哆嗦着嘴唇说道:“师父,师父不好了,谛听兽的耳朵孔里流血了!……”

谛听兽只是一只石兽,它的耳朵孔里怎么会流血呢?三个人又急匆匆地赶回偏殿,定睛一瞧,就见谛听兽手指粗细的耳朵眼里,果然在往外滴着鲜红的血液。

肖六声音颤抖地说道:“牛大人,莫非真的要发生地震了?”

牛千禄眼睛一瞪,吼道:“肖六,你身为石工的督管,怎么也敢随便散布这蛊惑人心的谣言?”

肖六被牛千禄劈头一顿训斥,当时就成了没有嘴的闷葫芦。牛千禄望着诡异的谛听兽,叫道:“如果这只谛听兽真的能预示地震,那么前两次的虚报又是怎么一回事?这种蛊惑人心的东西留在寺内纯属是祸害。来人,将它给本大人毁掉!”

牛千禄身后的十多名差人听到命令,虽然心中胆怯,可是谁敢违逆牛府台的官威?随着差役们“砰砰砰砰”地一顿乱砸,那尊谛听兽就变成了一地的碎石头。

牛千禄望着一地的石头,脸上刚刚露出得意的笑容,就听鹰嘴岩的方向传来“轰隆”一声巨响,随即寺内的地面就好像发疟疾似的一阵抖动。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地震了。

吓得屋子里的十几个人夺门而逃,牛千禄趴到了院外的空地上,抱着脑袋一动也不敢动。

过了好一会儿,牛千禄才回过神来,他掸掸衣襟站起来,脸色铁青地对着手下人吼道:“快去看看,外面是怎么一回事!”

几名腿快的差人急忙去寺外探听情况,过了一会儿,他们一脸惊慌地跑了回来,道:“大人,不好了,鹰嘴岩塌了!”

肖六手下的石工今天就在鹰嘴岩的不远处采石,晚上收工的时候,他们装药放了一炮,不想这威力巨大的一炮竟然震塌了鹰嘴岩。

鹰嘴岩是地藏寺连通外面的咽喉要道,如今鹰嘴岩坍塌,牛千禄这些人就只能被困寺里了。

牛千禄听完情况,气得一拍桌子,对肖六叫道:“明天一早,你赶快找人清路,真要耽误了本大人的公务,我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三苦和尚一见牛千禄要夜宿地藏寺,急忙把自己的方丈室收拾了出来。方丈室虽然陈设并不精致,却很干净,牛千禄折腾了一天,真的困倦了,倒在竹床上,脑袋刚一挨床头的竹筒凉枕,就发出了均匀的鼾声。

二更天的时候,熟睡的牛千禄忽然翻身坐起,他脸色发白,惊叫一声道:“鬼,有鬼!”

三苦和尚与肖六住在方丈室旁边的屋子里,他们听到牛千禄的惊叫,急忙推门闯了进来,肖六叫道:“牛大人,鬼在哪里?”

牛千禄抹去了头顶的冷汗,颤抖着声音说道:“我梦见了谛听兽,我听到了它‘吱咯,吱咯’磨牙的声音!”

三苦和尚听完合掌道:“自古道——邪不胜正。牛大人您还是心中多念佛号,早些歇息吧!”

三苦和尚和肖六退了出去,牛千禄稳了半天的心神,这才把脑袋又倒在了竹筒凉枕上。没过半炷香的时间,他又“嗖”地一声从竹床上跳了下来,指着凉枕,惊慌失措地叫道:“鬼,有鬼,那竹凉枕中真的有鬼呀!”3.用石兽灯报警

三苦和尚的凉竹枕虽然没有鬼,可是别有机关。随着一名胆大的差役用钢刀将凉竹枕砍成两半,一股阴凉的山风“嗖”地从床下面的竹管中吹了出来。

三苦和尚的竹床下是一片石地,石地的上面裂着一条深深的岩缝。三苦和尚为了凉快,就把十几根三丈多长的毛竹打通竹节,然后连到一起,下到了石缝之中。地底的山风凉气沿着毛竹就会传到床上的凉竹枕中。枕着凉竹枕睡觉,夏天真是清凉无比。

可是毛竹筒传输凉气的时候,竟把地底下的声音也传了上来。因为地下岩层在地震前,会微微地活动,过了大约个时辰,狂风大作,烟尘蔽日,恍恍惚惚之中,人们看到江边有两条青黑色的犀牛在拼命地激烈争斗,甚是难解难分。不会儿,这两条犀牛便消失了。当在岸边观战的老百姓正在疑惑时,只见李冰气喘吁吁地从水中跑上来。他对自己随从的武士说:"这条孽龙本事很高,尤其是力气特别大,我跟它战了很久也不能取胜。现在上岸来,是要求你们助我臂之力。"石头啮石头,就发出了一种恶鬼磨牙般的声音。

肖六诧异地凑到了竹床旁,将耳朵贴到那个竹筒上,他刚听了一会儿,就惊慌失措地叫道:“牛大人,我真的听到鬼磨牙的声音了,您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地底下的岩层活动激烈,这就是地震的先兆呀。牛千禄也怕死,他第一个逃离方丈室,站到了院子里。牛千禄的老婆孩子现都在府衙里睡大觉呢,真的发生地震,他们焉有命哉?

牛千禄想着地震后,自己家人血肉模糊的样子,他一急,竟拉着三苦和尚的胳膊,叫道:“三苦大师,您一定要想个办法,拯救全县的苍生百姓呀!”

现在鹰嘴岩坍塌阻路,庙里的和尚又没有长翅膀,三苦怎么能给州府的百姓报信呢?三苦和尚想了半天的主意,最关良和老雕撕打了足足有小半天工夫。地上,树上,都是血水。最后,关良终于砍掉了老雕的脑袋。紧接着,他又"咣咣"地砍着大树,不会儿,就听得"呼隆"声,大树栽倒了。关良只觉得眼前黑,也累得昏倒过去后眼前一亮,叫道:“牛大人,您赶快写一个叫百姓们尽快躲灾的书信,然后盖上官印,我负责把这封书信送到凉州府!”

三苦和尚一摆手,领着几名弟子直奔寺后的竹林。小和尚们则找来一块白布床单,牛千禄提起笔来,在床单上写了一封叫百姓们紧急避灾的书信,然后在底下盖上了自己的官印。

牛千禄写完书信,三苦和尚领着徒弟,扎制了一个巨大的孔明灯出来,这只孔明灯竟被扎成了一只谛听兽的模样,那封写在白布单子上的书信被挂到了孔明灯下。随着谛听兽灯下面的煤油桶被点燃,谛听兽灯在热气的作用下冉冉地升了起来。然后随着北风,直向凉州城的方向飘了过去……一场百年罕见的大地震就在黎明前爆发了。

凉州城的百姓因为得到了地震的消息,经过坚壁清野,转移财物,不仅没有几个人受伤死亡,灾害的损失也被降到了最低点。

鹰嘴岩经过小和尚们两天的清理,终于能走人了。牛千禄回到凉州城,他看着凉州城的房子几乎都成了废墟,心情沉重的同时,也不由得暗念了几句阿弥陀佛。

牛千禄这次不仅将地震灾害降到了最低点,他在凉州重建的过程中更是亲力亲为,一年后,朝廷下旨,他荣任为外省的道台。

牛千禄千里赴任,经过十里长亭的时候,三苦和尚和肖六正在亭子里等他呢。三苦和尚摆了一桌素斋,肖六非要请牛千禄喝几杯送行酒不可。

牛千禄盛情难却,只得入席。酒过三巡,就听亭子旁边的一棵高大的槐树顶上传来了一阵乌鸦的鸣叫。牛千禄皱眉道:“怎么会有乌鸦的叫声?”

肖六急忙说道:“乌鸦乱鸣,扰了大人的饮兴,我这就赶走它!”

三苦和尚陪着牛千禄饮酒。肖六领着几个石工手挥竹竿,赶树顶的乌鸦去了。可是乌鸦被赶得“呱呱”大叫,就是不肯离巢飞走。肖六气得一指老槐树,叫道:“找几把斧子,将老槐树给我砍了!”

石工们答应一声,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斧子,随着斧影翻飞,就听“轰隆”一声,老槐树被砍倒在地。听着老槐树倒地的声音,牛千禄急忙领着三苦和尚从长亭中走了出来。看着那棵倒地的老槐树,牛千禄忽然“咦”了一声,就在最顶的槐树枝上,他竟惊奇地发现了那盏谛听兽形状的孔明灯灯架。灯下悬挂的白布床单饱经风吹雨淋,早已看不出模样了。

这盏孔明灯根本就没有飘落凉州城,凉州城的百姓怎么可能知道地震的消息呢?

牛千禄一把抓住三苦和尚的衣袖,诘问道:“"可是它从来都不理采我呀!"罗炳辉发愁了。大师,这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这些年三苦和尚一直在寻找能准确预报地震的方法,他最后受谛听兽的启示,终于发明了能听到地下动静的地震竹枕。八年前,他通过地震竹枕,断定凉州城必定要发生地震,为了引起人们的注意,他就拿起锤子,暗中砸掉了谛听兽的石耳朵……虽然第一次预测地震准确成功。可是后来他接连两次预报地震却失败了。

三苦和尚觉得预测失败不合情理。他找来肖六,经过两个人的仔细分析,他们最后一致认定,后两次地震没有发生,包拯思索片刻说:"太师,只要信得过,我立即判明此案。"很有可能是地底下的岩层积蓄力量不足的缘故,一场更大的地震,绝对不可以避免。随着今年地下岩层的活动激烈,三苦明显地感到,一场破坏力惊人的大地震即将发生了。为了叫老百姓们躲过这场浩劫,他第四次砸掉了谛听兽的耳朵……

三苦和尚语气沉重地说道:“大人,是老僧欺骗了您,那谛听兽耳朵眼里流出的血就是管殿小和尚的手指血呀!……”

牛千禄为自己的官帽子打算,他宁肯不信地震的消息。三苦和尚就和肖六暗中定计,以查看谛听兽耳朵为名,将牛千禄引到了地藏寺!……

牛千禄哆嗦着嘴唇问道:“肖六,那鹰嘴岩可是你故意命人用火药炸塌的?”

肖六“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叫道:“大人,只有炸塌了鹰嘴岩,我的手下才能到凉州府假传您的命令呀!”

凉州府的百姓得到地震消息,大家连夜火速撤离。

牛千禄用颤抖的手指指着谛听兽形状的灯骨架问道:“这,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牛千禄被困地藏寺,三苦和尚叫他写的那钱府门前有只大狮子,威猛无比,狮子嘴里的转运珠,被钱掌柜老爹的双手摩梭得光滑无比。这老爷子每日必到府前,转动这转运珠,镇的是钱府风生水起,源源不断累财。可钱府财是聚了,人丁却旺不起来。封信,只是三苦和尚和肖六自救的一种手段。否则地震真的不发生,牛千禄还不得砍了他们的脑袋呀?

三苦和肖六今日设宴砍树,其目的就是为了叫浑浑噩噩的牛千禄清醒过来呀。

牛千禄明白了事情的真相,他扶起了肖六,然后对着三苦和肖六两个人,重重地跪倒在地,愧疚万分地说道:“很简单的事情,却因为我的私心,而变得这么复杂。我,我这个父母官当得不合这天,岳飞正和部将们计议出兵的事,南宋的投降派丞相秦桧促使宋高宗连下了十道金牌,召岳飞火速回京。他要把岳飞骗回京城加以杀害。格呀!”

选自《上海故事》2012.9

标签:流血

    上一篇:腹语术 下一篇:少年神行侠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