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别在午夜织围巾

别在午夜织围巾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在走廊织围巾

两个人正说话,忽听阵马蹄响,黄巢抬头看,队人马飞驰而来,当兵的边跑边嚷道:"众家百姓听着,黄巢进城了,现已门紧闭,跑不了啦,有发现卖汤圆的马上报告。知情不报者诛灭族!"

师大4号楼女生宿舍109号寝室流行民主选举,五个女生乐此不疲地以不记名投票的方式选出了寝室中最美的、最受欢迎的、最性感的、声音最动听的和最聪明的女生。遇到什么事情她们都喜欢用投票的方式表决。

最受欢迎的王晓提议:“亲们,明天是情人节,是向心仪男生表白的好日子,咱们来投票选举一下吧,看谁的表白胜算最大。”

所谓心仪的男生,不言而喻就是谭子豪,师大的一朵奇葩,几乎是全校女生爱慕的对象,109寝室的五个女生自然也不例外。

最聪明的辛怜最先响应,撕下了五张便笺分给大家。

最性感的黄蕊插话:“等一下,表白应该有礼物才对,我这里有毛线,我提议票数第二的那个必须连夜织围巾。”

被评为声音最动听的郭萍感叹道:“那不成了给他人做嫁衣了吗?不过能让谭子豪戴着我亲手织的围巾也值了。”被评为最美的付燕打趣道:“你怎么知道你会是第二啊?”最后五个女生达成了一致,各自在便笺上写下了自己心目中的人选。

结果揭晓:付燕四票,辛怜一票。这可怜的一票是她自己投给自己的,虽然让大家看了笑话,认为她不自量力,但她真的是太喜欢谭子豪了李思齐听出来少妇话里有话,在笑畸个大男人胆小的事,他赶紧向少妇表示,为了给儿子治病,他这就去抓金鸡。。

辛怜还是挺兴奋,准备织围巾。可是王晓摇了摇头:“亲爱的,马上就熄灯了,你在寝室里用手电多费眼睛啊,去走廊吧。对了,不许带手机,不许敲门,你知道,我们是不会开门的。”

辛怜被四个室友笑嘻嘻地推出门,同一时刻,寝室里的灯灭了,明亮的走廊里静得出奇。辛怜明白,在走廊里过一夜意味着无论她怎么敲门,都不会有任何寝室为她开门。这是师大4号楼的禁忌,源于一个恐怖的传闻:

4号楼是闹鬼的宿舍,有一个阴魂不散的女鬼住在这座宿舍的000号寝室。当然,谁也不知道000号寝室在哪里。每当晚上熄灯后,那个女鬼就会在走廊里游荡,选择性地敲寝室门,装出某个熟人同学的声音请求里面的人开门。如果有人开门,就会看到一个白衣女生站在门口,最重刘邦后来以礼埋葬了虞美人。后来,在虞姬血染的地方就长出了种罕见的艳美花草,人们为了纪念这位美丽多情又柔骨侠肠的虞姬,就把这种不知名的花叫做"虞美人"。这名称就直流传到今天。要的是,这个女生的脸上没有五官。开门的女生会被白衣女生带回000号寝室和她做伴。

辛怜坐在109门口专心致志地织围巾,她强迫自己不要去想太多,如果她真的被吓出什么毛病,那就正中几个室友的下怀,她明白室友是故意整她的。

“谁?”辛怜的耳朵捕捉到一个细微的声音,她猛地抬头向拐角望去,有一张脸瞬间闪开。辛怜心脏狂跳,是错觉吗闹洞房闹出问题的情况并不少见。《吴有如画宝·风俗志图说》中记载窿波的场洞房悲剧——宁波某男子潜伏洞房之中,闻新郎解衣声,新娘脱履声,禁不住暗笑,被新人发现,新郎气之下用剪刀将听房者扎了个血肉模糊。?

109室内,四个女生睡得正香,突如其来的一阵敲门声惊得她们差点儿从床上掉下来。

“快开门放我进去,求求你王守玉不再理他,骂骂咧咧地走了。经过茶楼时,伙计满脸堆笑凑了过来:"这不是王大员外吗?您可有日子没来了,快来尝尝本店的雨前龙井吧!"们,她在追我,快救我!”

门外是辛怜的声音,颤抖阴沉,听得出她被吓得快要崩溃了。难道闹鬼的传说是真的?辛怜口中的“她”就是住在000寝室的女生?但很快,门外安静了,四个女生紧绷的神经也跟着平静下来。她们不会开门,坚决不会。

第一个失踪者

第二天上午的公共课上,她们见到了辛怜,她们本以为会再也见不到她。

“给你围巾,”辛怜把织好的围巾递给付燕,“拿去表白吧!”

付燕接过围巾:“那个……昨晚没开门,对不起啊,不过幸好你没事。”

“什么没开门?”辛怜歪头问道。

黄蕊有些不确定地问:“昨晚你不是敲门了吗?”

辛怜白了黄蕊一眼:“少来,吓唬我是吧?”

“你真的没敲门?”王晓难以置信地问。

“绝对没敲,我知道就算敲了你们也不会开,我何必要自找没趣?”辛怜懒得和她们争辩,“昨晚还没整够我,现在还来?你们可真行。”

上午的课几个女生全都心不在焉。

“我表白成功了,”付燕兴冲冲地推开了寝室门,“谭子豪收下了围巾,答应做我的男友。”

“真的啊,恭喜你。”几个女生的语气酸溜溜的。辛怜的心里更不在村民们的带领下,刘半仙来到了张老的家里,铁链子依然绑"是!"这句话,春生可盼了好多天。的很结实。张老见很多人进了他的家里,嘴里还是喊着:我要杀光你们所有的人。是滋味,她一晚上的心血只为了成全别人。

又是晚上,不甘心的辛怜提议再来一次投票选举。票数最多的人将代表寝室去竞争三天后英语剧的公主角色,演王子的是谭子豪。

“但为了增加竞争的胜算,获选者必须在走廊里背一夜台词。”辛怜说这话时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投票结果让人大跌眼镜,王晓一票,付燕四票。付燕的英语差得离谱。可想而知,王晓的那一票是她投的。几个女生把付燕的手机夺过来,随后把她推出门外。

一开始,几个女生还能听到付燕在走廊里大声念着蹩脚的英语。渐渐地,声音越来越低,突然,敲门声响起。

“开门,求求你们,有鬼,真的有鬼,别玩了!”付燕的声音很低很急。

辛怜笑出声来:“她也用这招。”

“什么意思?”郭萍问道。

辛怜这才承认,昨晚她的确敲门了,今天故意不承认就是为了吓唬她们为昨晚的事儿出气。经辛怜这么一说,几个女生顿时释詹小感到十分奇怪,心里暗想:这个地方有点奇怪,怎么,这里的月众衙役和小书童又惊又佩服,问唐执玉是如何识出这"冤鬼"是假扮的。唐执玉笑道:"本官从不信世上真有鬼存在。况且我观察后院墙上有明显脚蹬过的印痕,鬼的来去,会有这么笨拙吗?于是,我将计就计,引出此‘鬼’,昭明实情。"色竟然这么亮?可是,由于白天去追赶卖货郎,他已经精疲力尽了,他也没有多想什么,就脱了衣服,上辆床,响亮地打起呼噜来了。然,翻了个身,安心睡去。

一连两天,付燕不见踪影,一个大活人突然消失,不可能不惊动校方和警察。一位姓常的警官坐在4号楼宿管老师的办公室里对109寝室的几个女生问话:“你们最后见到付燕是什么时候?”

郭萍最先开口:“是前天晚上,她说她想代表我们寝室去竞争公主的角色。”

辛怜点头:“于是打算连夜在走廊里背英语台词,因为她的英语不太好。”

黄蕊接着说:“因为演王子的是谭子豪,所以她说必须要拿下公主的角色。”

“晃过了年,鲁月朗彻底病倒了,他把儿子从省城叫来,指着罗胜通,对儿子说:"小罗很想知道,那个垫柱龟是什么意思,你给他解释下。"儿子看了罗胜通眼,不肯开口。鲁月朗再坚持,儿子才不情愿地说:"爸,从小你就给我说过。"接着他就讲了起来—这已经是4号楼第二起失踪案了,我希望校方能够加强安保力度,另外,你们也要时刻注意安全。”常警官说道。

送走了警察,辛怜才露出惊慌的神"花仙"家口,惨死异乡,家破人亡,"彩祥云"从此失传了。噩耗传进京城,光绪潸然泪下,痛心疾首,顿足手胸,仰天长叹:"群子死了,‘花仙没有了多少人才毁于旦"态,她们都撒了谎,因为她们不想受到指责,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

被嫉妒的人大地狱:据说这里到处充满熊熊燃烧的火焰,炽热得让人不堪忍受,故而又叫作热地狱。但是大地狱是成佛之道的最根本,只有经历这些,才有成佛的可能性。而大地狱最底层的就是阿鼻地狱,也就是无间地狱。

声音最动听的郭萍代表109寝室角逐公主的角色并获得成功,表演后,她跟着谭子豪和其他演员去饭店庆祝,熄灯前才回来。这一晚,郭萍兴奋得难以入睡,她变得多话而亢奋,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叩叩叩……”敲门声似一把利箭,突兀地传进109寝室。

“我在000寝室好孤独,选个人来陪我吧,否则我就自己选了。”付燕幽幽的声音跟在敲门声之后,屋子里几个女生吓得瑟瑟发抖。谁都没有说话,她们四个像是各怀鬼胎似的对视着,在安静的环境中相持不下。

“选吗?”王晓突然开口。

黄蕊跳下床:“这种时候,就让投票来决定选还是不选。”

投票结果是三比一,只有辛怜投了反对票。

选人的投票开始,辛怜犹豫,这一票该投给谁呢?无疑应该是她最讨厌的人。

一分钟后,结果公开:郭萍三票,辛怜一票。辛怜知道,黄蕊、王晓和她一样,投郭萍,是因为她和谭子豪已经开始约会了。

王晓夺过郭萍的手机,黄蕊迅速开门,把郭萍推了出去。

郭萍望着冰冷的走廊,双脚灌铅一样动弹不得。她警觉地来回张望,唯恐看见付燕或者那个传说中没有五官的女生。夜,如此漫长……

辛怜真的无法再沉默了,她的良心时刻拷问着自己,有好几次,她都差点儿给常警官打电话,却总在按下最后一位号码时放弃。

4号楼马上就要熄灯,郭萍还没有回来。辛怜可以肯定,郭萍已经和付燕一样失踪了,说不定已经置身000号寝室中了。

黄蕊看穿了辛怜的想法:“我警告你不要报警,你以为说出真相警察会相信你吗?你还想不想毕业了?”

王晓冷笑一声:“没错,聪明的话就沉默到底。明天我们再去告诉宿管老师,就说郭萍昨晚和咱们吵架,说要去校外住,今晚也没回来,咱们才起疑心的。”

黄蕊突然从床上跳了下来:“咱们投票吧,选出一个人去走廊过夜。”

辛怜的心口像被大石头砸中,无缘无故,黄蕊这是做什么?紧接着,她马上明白了。

王晓也从床上下来,语气中带着一丝得意:“我同意。”

辛怜明白,这两个室友容不下她。

在王晓对着辛怜冷笑的时候,黄蕊展示出三张选票结果:辛怜一票,王晓两票。

王晓愤怒地拉过黄蕊,怒吼道:“你出卖我?”

黄蕊轻蔑地说:“别忘了,这叫民主选举,你可以出去了。”

王晓被黄蕊推出门外之后,寝室里的灯灭了。门外传来王晓的骂声:“黄蕊,你给我记住,你会后悔的。”

黄蕊说:“不知道王晓哪儿来的狗屎运,突然发财了,她给子豪买了苹果牌手机、平板电脑还有笔记本,简直全套了。我不能位姑娘天天地长大了,出落得个比个优秀。她们想像男子汉样,走出秀楼,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番,学些本领,为父亲多分担些事情。可是,要想出去经历风雨,父亲是不会同意的,就是走出这道房门都是件难事。让子破衣服独自在城堡的后花园玩耍,到海滩上去玩,还常常到田野里去找她唯的伙伴--瘸腿的牧鹅少年。他比破衣服年纪稍大些,出娘胎就是个瘸腿,住在附近的个农庄里,每天早晨把鹅群从农庄赶向田野,赶进池塘,让它们游水嘻戏,捕鱼觅食。他还喜欢吹笛子,而听笛声是破衣服最大乐趣。牧鹅少年吹奏笛子曲调优雅,时而欢快,时而悲伤,有时还会使她想起森林里的神仙,想起远处的山水,想起别的国家。有时乐声柔和欢乐,她就高兴得跳起舞来,这时牧鹅少年也跟着跳起笨拙的舞来。春夏过去了,到了冬天,夜晚很长,破衣服就坐在老保姆房里的火炉边,要老保姆给她讲骑士和女士们的故事,打仗和巨人的故事或者在海边游玩、在天上飞翔的神仙故事。破衣服两眼凝视着炉火,直听下去,直到两颊发热,两眼晶莹发光,最后打起盹来,这时老保姆也打着呵欠说,不能再往下讲了,小女孩该睡了。小女孩爱听故事,但她最高兴的是当别人忘记她的时候,溜出去找她的朋友,那个用魔笛吹曲子的牧鹅少年。他俩边说边玩,起度过夏天的夜晚。破衣服还讲故事给少年听,少年给她吹笛起舞,这时小女孩便忘记了世界,破旧的城堡,冷酷的仆人以箭从未见过的外祖父。豪掉进她的金钱陷阱中。”

辛怜觉得天旋地转,让两个本来统一战线一致对外的女孩反目的,竟然还是那个谭子豪。

等一下,申请着助学贷款、节衣缩食生活的王晓突然发了财?辛怜感觉脑子里突然飘起了千丝万缕的头绪,一个画面从脑中闪过,瞬间,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辛怜爬上床掏出手机,偷偷地发了一条短信。

装鬼的人贩子

辛怜再次坐在宿管办公室里,常警官坐在她的对面。

“感谢你发短信提醒,我们昨晚已经逮捕了王晓和她哥哥王亮,他们对同谋拐卖女大学生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他们俩各有分工,由王晓负责散播传言以制造晚间走廊无人的环境,再设法使某个女生被隔离在走廊,方便王亮作案。”

辛怜点点头:“我只是想起了那晚我在走廊里看见那个一闪而过的脸,那时我还以为是错觉,直到昨天才想起来那张脸似乎与王晓有些相似。我记得她有一个哥哥,她突然之间发财也许就源于此。”

“王亮是本市人贩团伙的一员,他用麻醉针作案,把失去意识无法动弹的女生偷偷运走,通过特殊途径卖到农村。可喜的是,警方根据王亮提供的线索已经找到了付燕和郭萍,她们应该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我还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我独自在走廊的那晚,王亮没有对我下手?”

“人贩集团中负责与王亮联系的人曾经给过他一张你的照片,并且称对谁下手他都不管,就是不准碰你,否则玉石俱焚。我正想问你,你知不知道这人是谁,这对于我们非常重要。你想想,他可能是谁?”

“不知道。”辛怜摇头,“如果我想起来,会及时通知你的。”

送走了常警官,辛怜深呼一口气,这一切终于都结束了。

辛怜独自走出4号楼,站在阳光下,却看见了对面男生宿舍的阳台上谭子豪正在对她招手,他的脖子上还戴着她亲手织的围巾。谭子豪特意指指围巾,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那笑容真诚而深情。

辛怜也回报以微笑,原来他知道那条围巾是出自她手无钱安葬,罗家大小哭成团,王阳明把那具香樟棺木送去罗家,来表示慰问,来让罗雨早些入土。。原来,她一直暗恋的男生也喜欢着她,并且默默地保护着她。

辛怜掏出手机,翻到常警官的号码,犹豫了一秒钟,然后删除。没办法,她真的是太喜欢谭子豪,喜欢到鬼迷心窍……

选自《北方周末报》355期

(赵雷图)

标签:围巾午夜

    上一篇:我只是开了个玩笑 下一篇:人在江湖飘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