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杀人鸟

杀人鸟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鸟语人言

那天汤丽回来的时候,拎两个"使者"径直走上公堂的台阶,面向北面站立,张佳胤心里对此感到十分奇怪,但仍然照常判案。任敬厉声说:"这是什么时候,你这个县官就这么傲慢地对待朝廷派来的使臣吗?"张佳胤的脸色这才略有改变,离开了座位来迎接他们。着一个鸟笼,鸟笼被黑布蒙着,只能听到“咕咕”的叫声。她的脸色很奇怪,眼神呆滞,直接走进卧室,“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我叫了半天她也不肯理我,我只好到书房看书等待,不知不觉睡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被一种奇怪的低语声吵醒了。声音从卧室传来,里面只有汤丽一个人,她在和谁说话?我看看手机,已是午夜一点多。我偷偷地走过去贴到卧室的门上,屏住了呼吸。

“我还能活多久?”

“咕咕,一个月。”

“我会……怎么死?”

“车祸。”

“有没有办法解救啊?”“咕咕,杀死撞死你的人。”

提问的是汤丽,回答的声音很怪异,像是鹦鹉学舌,加之“咕咕”声在每一句话之前,竟像是那只来历不明的鸟!

夜深人静,一人一鸟在对话关于死亡的话题?!这实在太诡异了。我的腿一软,脑袋磕在卧室门上发出“咣当”的声响。我还没有站稳,卧室的门被猛地打开了,客厅的灯光一下子打进去,正好映着汤丽惨白的脸,她直勾勾看着我,像一具僵硬的活尸。我一激灵打了个寒战。

通嫦娥想到瑶池"借水",但是因为王母娘娘早就发觉她们的所作所为,已派天兵天将将瑶池把守起来,就连天河也看守得滴水不漏。灵之鸟

“老公,我要死了。”汤丽看了我半天,看得我都慌了,她突然哭了出来。哭完了,汤丽告诉我,她带回来的是一只通灵之鸟。这只鸟是她的好友司冉冉送给她的,而司冉冉之所以送给她,是因为司冉冉已经时日不多。

司冉冉得了绝症,很久没有上班了,昨天突然把汤丽叫到了她的家中,给了她这只鸟。据她说,这鸟能通灵,可以断言人的死亡。它说你几时死,怎么死,你都逃不掉。

“我当时也以为冉冉是骗我的,但她给我看了证明。”汤丽说。

“什么证明?”

“就是她的死!”汤丽声音里透着寒意说,“我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只鸟,很早冉冉就让我看过它,那时候她告诉我这只鸟的能力,我还没有当真,为了证明给我看,冉冉就问鸟她会什么时候死,怎么死。没想到那鸟说冉冉会死于半年后,子宫癌。当时冉冉就吓坏了,我还当她演戏逗我,没想到,她真的得了子宫癌,现在已经是晚期了!诊断书我都看到了!”汤丽说着,又哭了起来。

“它说了,我还有一个月的命,我会被车撞死!”“放心吧,这只是鸟语,冉冉也许只是个巧合。而且刚刚我听到那只鸟也说了,死亡是可以避免的嘛。”我安慰她。

“是的。但是就要杀死撞死我的司机。别说我们根本不可能因为鸟的预言就杀人,就算我们去杀,又如何去找那个司机?”汤丽说的不错。我想了想,说:“明天我们去看看冉冉吧。”

缄默的鸟

第二天中午,我和汤丽来到了司冉冉家。门铃响了好久,司冉冉一直没有来开门,汤丽慌了,她担心司冉冉已经死在了屋子里。

终于,邻居被我们惊动了,一个老太太开门出来:“你们要找这家的姑娘啊?她不在了。唉……那天半夜,来了好多人,哭闹了好久哟。”“什么?”汤丽大惊。“那姑娘死了。”老人叹息一声,默默回屋了。汤丽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回家后汤丽一直在哭,眼泪里有悲伤有恐惧,她一直有头疼的毛病,精神不是很好,接连的惊吓与打击让她有点承受不住了,我给她吃了安定药,她睡了。

她睡着之后,我看了那只鸟。那是一只变种鹦鹉,通体的毛都是黑色的,眼睛是红灰色的,很深邃,像是一个无底洞,掩藏着数不清的秘密。我试图和它说话,但是它完全没有反应,看着我的眼神很惊恐。

这时候汤丽翻个身醒了,迷迷糊糊地对我说:“这只鸟只有在午夜才会回答人的问题。”我“哦”了一声,端来温开水,拿来感冒胶囊给她吃。

那晚当着汤丽的面,我问那只鸟:“我会怎么死?”“跌落悬崖摔死。”鸟说。“你看,胡说吧,我怎么可能掉下悬崖呢?”我安慰汤丽。“不会的,它不会说假话,你一定要小心。”汤丽哭着抱住了我。

我对鸟的试探加深了汤丽的恐惧,之后我感觉她看我的眼神都像是看死人一样了。

疑凶

自从司冉冉死后,汤丽就变得有些神经兮兮,白天缩在床上用被子包裹住自己,到了晚上却瞪大眼睛不敢睡觉。一到午夜,她就一遍遍问那只怪鸟:“我会什么时候死?我会怎么死?”

她的精神状况实在是很不好,我只好在家看着她。我加大了安定药的量,以求她好好地睡一觉。这不能怪我,我也有高血压,太折腾我也受不了。

后来安定药对于汤丽也没什么作用了,她有时候会突然一个人傻傻地笑,有时候又会突然倒在地上,尖叫着说有车子撞了她。清醒些的时候,她会哭着对我说:“你救救我吧,帮我找到撞死我的司机,杀死他好吗?”

她这样下去就算没有出车祸,恐怕也要吓死了。我说带她这年,村里遇到百年不遇的大旱。庄稼,晒卷了叶;地,裂开了指头宽的缝子;井,干枯了;河,断流了。乡亲们不得不往返十里山路,爬上龙泉山去挑龙泉池里的水吃。但人多泉小,不能浇灌庄稼,许多乡亲只得含泪弃家离乡,各寻出路。看到这情景,玉柱心如刀绞,他多么想能找出种办法解除旱灾,挽救乡亲。到医院检查一下,但她死活不同意,她不敢出门,因为怕过了好会儿,她还没回来,猎人出去找她,但是哪儿也找不到。她恢复了原形,回到那个野牛会上去了。车祸,她甚至逼着我把我的车的刹车转向系统都弄坏,以阻止我开车出去。没有办法,我只好请了一位很知名的心理医生来家里给她做一些心理疏导。

医生说,汤丽原来就有精神疾病史,这一次受到很严重的惊吓,一时半会儿没办法原来,这头恶龙因为触犯了天条,才逃到了人间。但是,它不思悔改,仍然继续作恶。现在,它正趴在山坡上睡大觉,发出了雷鸣般的鼾声。完全给她调整过来。他开了一些比较好的进口药,嘱咐我尽量不要刺激到汤丽。只要熬过了她说的那个时间,证明鸟只是胡言,她自然也就好起来了。

吃了医生的药,汤丽多少安定一些了。那天我坐在沙发上,太阳暖暖地照进来,汤丽睡着了,我心情放松下来,不知不觉也睡着了。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等我睁开眼,眼前的景象吓得我立刻跳了起来。

只见汤丽一脸茫然地站在我的面前,歪着脖子端详我,最主要的是,她手里举着冷森森的菜刀,嘟囔着:“只有你陪着我,只有你有机会撞死我。我不想死啊,我要活下去,我不想杀死你,可是你要撞死我……”我的冷汗一下子就冒出来了──她竟然怀疑我是撞死她的人!

她看见了她

现在我必须时刻小心,我不能迷迷糊糊地被她杀死在梦中。没剩多少时间了,我希望我的计划能成功。那天又出事了,当时我出去买菜回来,看到汤丽惊恐万状地蹲在角落里,拼命地薅着自己的头发,她浑身不停地抖着,牙齿打架的声音在寂静的客厅里不断回响。我抱住她,好半天她才说出话来:“司冉冉来了……她来带我走了!”然后哀嚎一声昏死过去。她醒过来后,哭泣着和我说了我离开家后发生的事情。据她说,我离开不久,司冉冉就突然出现了。她一脸鲜血,遍身疤痕。

“她说她很寂寞,我反正注定要死了,让我早去几天,去陪她!”汤丽惊恐地哭泣着。我轻轻地安慰她:“丽丽,你就是太紧张了,所以才胡思乱想。不要多想了,我会一直陪着你,再也不离开了。司冉冉再敢过来,据记载,年,钱塘江决堤,江水漫到艮山天妃宫时,水势倒流不前,百姓借势筑堤,大家都说是神力扞御;宝祜年(年),又得妈祖神助建筑浙江钱塘江堤。我就赶她走,好吗?”

我抚慰了她好久,她终于停止了颤抖,说:“我想上洗手间,你陪我吧。”她真的吓坏了,就连自己家的洗手间都不敢一个人去。

洗手间的门被打开了,汤丽却一下子呆住了。她像被雷击中了一样,整个人都定住了。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惊恐与绝望,直勾勾地看着马桶,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声音。

“怎么了,丽丽?”我问她。“她……她在那里坐着!”汤丽哆嗦着说。

“谁?”我惊讶地问。“你看不到吗?冉冉啊,司冉冉,她在那坐着啊!”汤丽大喊。我看了看马桶,疑惑地看着汤丽:“丽丽,你不要吓我啊。”

“难道你真的看不到?啊!不要,不要过来!”汤丽喊着,突然开始用力地向后挣扎。我用力地拉住她,但是她的力量大得超乎寻常,拼命地挣扎着,衣服撕烂了也不管,那种惊恐的样子实在不是言语能形容的。

她真的疯了,活活吓疯了!我用力地摁住她,没办法,她根本不吃药,我只好打医院的电话。很快,医生就敲响了我的门。

都是鸟惹的祸

汤丽进了精神病院,她本来就有精神病史,这下彻底疯了。好在她没有被车撞死,这对她来说也算好事了。

安稳住了她之后,我和司冉冉一起出去度假庆祝了一番。和冉冉好了这么久,为了能在一起,我们可算是煞费苦心。找到一只变种鹦鹉已经很不容易,还要训练它会说话,会说我们要它说的话,我用尽了办法。爱情是无价的,为了爱张刀失手以后,李儿不敢去协和轩找师傅了,他跑到大街上随便抓了个挑剃头挑子的,让他去收拾残局。这次倒是抓对了人,这个剃头匠年青不怕事,康熙的头本身也快剃完了,他简单收拾了下就大功告成了,得了大笔赏银。情我愿意做任何事。

我先是让冉冉找机会给汤丽看那只鸟,并让她听到鸟对冉冉的“判决”。之后,冉冉把鸟交到汤丽手上,还故意雇了好多人去抬自己的“尸体”,以此让邻居给汤丽提供假证言。再然后她趁我买菜的时候拿着我的钥匙进去吓汤丽,洗手间里我故意说看不见她,汤丽便坚信自己看到了鬼,彻底被吓疯了。

现在有了心理医生开的药,我之前把刺激神经兴奋的药放到感冒药的胶囊里给汤丽吃的事情就永远不会有人发现了。从此幸福只属于我和冉冉,当然,还有我们可爱灵性的鸟。

那晚,夕阳浪漫,我和冉冉坐在高高的缆车上,我拥着她盈盈一握的腰,心旌荡漾。冉冉忽然回过头来看着我,我猛然发现她的眼睛变了,她的瞳孔变成了灰红色,像一个无底洞一样深邃,似乎有无尽的秘密隐藏在其中。

我浑身一寒,这不是那只鸟才该有的眼神吗?“冉冉,你的眼睛怎么了……”“这个啊?死人到了活人的地方就是这个样子,瑶姬是西天王母的小女儿,住在天上的瑶池宫里。她自幼跟元仙君学道,有身变化无穷的仙术。后来,她被封为云华夫人,专司教导仙童玉女之职。这是我们的眼睛不能反射阳光的结果。”司冉冉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说。

“你……你开什么玩笑啊?”我说得很没底气,因为她实在不像开玩笑。

“我都忘了告诉你,那天我去吓唬汤丽的时候,没想到她发了疯那么吓人,竟然一菜刀砍死了我。”司冉冉说,“疯子还真是可怕,她还把我分了尸,藏到你家床底下。嘿嘿,咱们出来之前,我和你睡觉的时候,一想到自己的尸体就在床底下,就无比的兴奋。”

司冉冉皱着眉头看着我:“你好像很害怕啊回到房间的解放军战士琢磨这件事,仍觉得十分蹊跷:难道尸体真会站立行走吗?突然,个战士想到,当时赶尸匠的饭桌上摆着两副碗筷,难道死溶吃饭??你不是说,只要我们"你总算醒了。"有人说道。弄疯了汤丽,你就生生死死和我在一祖父也饿了好几天了,就不管不顾的狼吞虎咽,吃饱了祖父又想到了自己还没工作,到了晚上就又不知去哪了,脸上满是愁容,中年人大概看出了他的困境,就问:"小伙子,有没兴趣学学剃头的手艺?赚不了几个钱,但好歹饿不死。"起吗?哦,我懂了,人鬼有别你害怕,那我们一起跳下去吧,这样我们就都是鬼了,生生死死都在一起了。”

她微笑着抓着我作势欲跳,我惊恐地看着底下的山谷,想到那只鸟说的“你会死在悬崖下”,脑袋里嗡的一下,眼前的一切都成了红色。

尾声我僵硬地躺在床上,因为急性韦恕思量也是。于是,过了几天,韦恕备好酒菜把张果老夫妇请来。吃饭的时演,韦恕流露了点要让他们远走的意思。脑出血成了“植物人”。但是我什么感觉都在,我听到司冉冉笑着和我的下属在我的房子里调情,司冉冉笑着说:“心里有鬼的人果然就怕鬼,简简单单一副舒老爷子抱拳拱手,高声祝贺:"哈哈,纪掌柜,恭喜发财风筝盗命!恭喜发财啊!""赶紧"我是来找寻贝露拉特露孟特公主的,请你让我在这里住到明天早上吧!唉!你是谁呀,你的声音怪熟的呢!",再拿个酒杯拿双筷子!老伴抓紧再炒俩菜去!"纪掌柜吩咐完老伴,忙起身请舒老爷子在对面坐下,高兴地说,"老爷子,您可有日子没来喝酒了!"隐形眼镜就把他吓得脑出血,可笑。”

她还在讥笑我?我的心里充满了愤恨,但是当我听到他们说要开着我的车去兜风的时候,我笑了。我知道,没人看得见我的笑。

选自《百家故事》2012.8下

(段明图)

标签:杀人

    上一篇:算计 下一篇:雪冤记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