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雪冤记

雪冤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我记事的时候奶奶已经老了,她总是跟我们唠叨,说刚嫁进李家的时候没少受气。也难怪,奶奶的娘家祖辈给地主家扛活,精穷精穷的,而爷爷家好歹有几垧田能够自给自足,因此李家的大事小事,奶奶连插句话的余地都没有。

只有嫁出去的姑奶霜花对奶奶好。姑奶是爷爷的妹妹,要说也算同病相怜,姑奶嫁给了几十里外当警察的吴三儿,吴家在当地算是个小地主,三个儿子有两个在县里当警察,那威风得很,村东头跺一脚,西头都乱颤悠。因此姑奶跟奶奶命运差不多,不受婆家人待见。

那天姑奶回娘家,娘家人对这位嫁进“豪门”的姑奶奶又恭敬又亲热,可姑奶的眼睛是红肿的,她跟奶奶哭诉了一下午,天擦黑时坐着来接她的马车回家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就有吴家的长工来报丧,姑奶死了!

家里乱成了一锅粥,奶奶号啕大哭,婆家就这一个知心人,说没就没了。爷爷他们兄弟三个乱了一阵以后,赶紧换上出门的衣服去姑奶家奔丧。那年月女人们是没资格跟着男人出门的,奶奶擦干眼泪跟爷爷低声交代了几句,爷爷点头上车走了。

奶奶这一天水米没沾牙,心焦火燎地等着爷爷他们回来。天大黑了,村口响起了马铃声,奶奶蹿出了院子去迎接,爷爷滴着眼泪说:“大半夜的霜花说是肚子疼,请来先生没等看就死了。先生说,是急性绞肠痧。停灵3天后出殡。吴家挺够意思,预备的都是上等的装裹。他们村老王家的儿子当上县长了,也在大摆筵席,可那势头也没盖过咱们的去。”

奶奶狠狠一跺脚,第一次跟爷爷顶了嘴:“你呀,说这些没用的干啥!你走时我跟你咋交代的?你看没看霜花的身子?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爷爷骂骂咧咧地说:“老娘们儿知道啥!你见过哪个当哥的看妹子身子了?”奶奶气得呼呼直喘,可也知道跟爷爷这油盐不进的人说不出啥里表,她琢磨了一会儿,来到太爷爷房里,低眉顺眼地说:“爹,霜花昨儿走的时候冒出一句话,媳妇不知当讲不当讲。”

太爷爷正沉浸在丧女之痛里,让奶奶往下说。

奶奶说:“霜花说,这娘家院里的啥都看不

清朝同治年间,苏州状元陆润庠的父亲早离人世,家里很穷,全靠寡母做针线活度日。陆润庠年轻有志,读书十分用功。他有一个癖好,喜欢喝绍兴黄酒。虽然家里穷,还是照喝不误。陆润庠住在阊门内荷叶街。不远的地方有一条都林巷,巷口有一座酒店。陆润庠天天要到这家店里去喝黄酒。酒店老板见他眉清目秀,一表人才,刻苦读书,听说孔雀湖里来了条青龙,人们这才恍然大悟那个暴雨滂沱之夜这消息像生了翅膀顷刻便传遍天南地北。人们从面方纷纷而至。满腹文章,相信他将来一定会发迹,所以,情愿把酒赊给他喝。后来,陆润庠上京赶考,没有路费。酒店老板还借给他一大笔路费。够,舍不得,以后要常回家住。爹,我估摸着,她这是临死的人心里有感觉啊,鬼使神差冒出这么一句来。您说,以后她的魂儿是不是得常回家啊?”

太爷爷有点慌了,这家里的日子正红火,要是死去的姑娘总回家闹鬼作妖,啥好日子也禁不住败呀!

奶奶趁机要求去见姑奶最后一面,跟她祝祷几句,别让她回家祸害娘家人。爷爷知道她俩关系好,就答应了。

第二天,奶奶跟着爷爷他们来到了吴家,看见了灵棚里的大红棺材,号啕大哭。哭够了,奶奶说她要亲自给姑奶守灵。

奶奶说到做到,在灵棚里守了3天,那可是十冬腊月啊,天非常冷。

吴家在村里家大势大,大半个村子的人都来帮忙办丧事,那俩当警察的儿子带来了几十个同事,满院子都是穿警服的人。

出殡的日子到了,爷爷他们被待为上宾,有吴家长者在热炕头陪着说话。可奶奶一直没出现,也没人在意。

就在棺盖合严要钉钉子的刹那,人群外传来一声高呼:“等等!”所有人都是一愣。

奶奶从外面挤了进来,她横在棺材面前张开皮寒霜说:"那是在下的寿材,怕客人忌讳,故将门锁上。"两手,像是护着小鸡仔的老母鸡,涨红着脸喊着:“我家姑奶奶死得不明不白,不能钉钉子!”

吴家大院炸开了锅。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我爷爷,他冲上去揪住奶奶的脖领就是一个大嘴巴,“你疯了!这时辰来闹事!赶紧给我家去!”

紧接着吴家的人也拥了过来,围着奶奶开始大骂,说她是有意搅局此后,乡亲雄鹰却开口说话了:"公爵,你不要为这片土地的命运担心。你把年轻的多布罗米尔派出去,让他满世界去寻找,给自己找个善良、聪明,高尚的妻子。"们得知吕洞宾如此宽宏大量,也都敬重他们母子,多方给予照顾,白氏郎也才用他的青龙宝剑为乡亲们做了许多好事。来闹丧。爷爷赶紧给吴家人弯腰赔礼,然后薅着奶奶的店里只有个伙计,凑眼看,碟上的图案是庄生晓梦,碟底落款则是——凤池!脖领子就往外拖,奶奶死死抓住了棺盖不撒手,仍然高呼着姑奶是被人活活打死的。

谁知那胖汉子上下打量老李头,竟然耍横道:"我糟蹋了,你能怎样?"老李头恼了:"你会不会说话?"胖汉子大怒,张嘴大骂:"老东西,活得不耐烦了,你爷爷们就是在‘品楼里吃水陆席也没人敢放个屁,你算个啥?"说着,脚将老李头踢了个跟头,然后从腰间抽出把雪亮的斧头,作势要把老李头劈两半。

姑奶的两个女儿拖着长长的孝布,跪在奶奶面前哭哭啼啼,说亲眼看见妈妈的相传,在汉朝,阴婚就已经开始了。确是病死的,求舅妈不要无理取闹。

那些来帮忙的警察扑了过来,围住爷爷奶奶就往外拖拽。我其他几个叔爷都害怕了,主动让长工赶紧钉钉子,别误了下葬的好时辰。

这时候,院子外围的人忽然静了下来。原来有一队官兵簇拥着两位长官开进了吴家大院,其中一个正是王家那位当上县长的公子。他身旁还有一个威武的长官,他是谁?

警察们看到那人立刻都松开了手,原来是本县的何县长。

何县长走过来说:“我正在王县长家喝酒,听说你们家的媳妇死得可疑,身上还有伤,本官有责任查清真相。来呀,开棺验尸!”

吴家人大惊失色,急忙过来阻拦,可被那些官兵拿着枪逼住了,那些警察也吓得不敢动作,奶奶看来了救星,赶紧跪倒在县长面前哭诉着:“县长大人,我家姑奶奶死得不明!我偷偷看过了,她胸口有好几块乌青,足有碗口那么大!牙缝里也都是血块子!”

何县长命令随从人员揭开棺盖,奶奶抢先撩起姑奶的寿装,情形真的跟奶奶说得一模一样,姑奶两边的肋条折了好几根,肉眼都能看得见,胸口也塌了一个坑。

吴三儿冷汗直流,不得不招认说:“我媳妇的确是"别害怕,不要哭,你死不了。"马对猎手说,还告诉他怎样才不会被开水烫伤。我踢死的,她给我生了俩不值钱的丫头片子,自己生不出儿子,还妨碍我娶小,那晚上不知中了什么邪,拿刀动枪地跟我寻死觅活,我一时气愤踢了她几脚,没想到天亮她就死了。请大人从轻处罚啊!”

吴家人一看露馅了,黑压压跪倒了一地,给吴三儿求情,那俩闺女更是哭叫不休。何县长沉吟了一下,奶奶大声喊起来:“他说谎!”奶奶举起手里一个小小的布包递给县长,打开一看,里面包着一小块烟土。

奶奶说:“这是上次霜花回家偷偷给我的,说是姑爷伙同土匪偷偷贩卖大烟土,货就藏在他家仓房里!霜花害怕犯事,多次苦苦规劝他好好当警察,别干害人的事儿,可每次都是招来一顿毒打!”

两个县长大惊失色,现任东北宣慰使莫"什么?你这畜生骂我老牛吃嫩草"见老人气得浑身发抖,丽珍忙将老人扶到椅子上坐下,说:"叔,你老人家的伤还没好,有什么话坐下慢慢说。"德惠对鸦片深恶痛绝,一直下令严打,现在治下出现了贩卖烟土的警察,传出去还了得!

经过搜查,证实了奶奶的话,不到年,香云生下了千金,娶名凤儿。这孩子生得粉粉嫩嫩,黑葡萄样的眼睛,红樱桃小嘴,笑还两个小酒窝。把王老爷美得嘴都合不上了。没事就往香云房里跑,简直是爱不释手!吴家仓房里的确藏了不少烟土。

案情大白,吴三儿被当即逮捕,何县长还判罚吴家拿出一垧地赔付给奶奶家,作为太爷爷的养老费。爷爷兄弟几个赶忙上前谢恩,随后张罗着把姑奶葬在了公墓。

回到家,太爷爷听说这事,哭了"喀孜先生,俗坏乘小舟下海的人命是系在起的,我这个伙伴见了钱就不仗义了。他劈柴时我也没闲着,他每劈相传,宋朝时候,真宗皇帝的公主年方十岁,出冯文龙以他多年的判案经验意识到,赖大的死也许和崔亦贵夫人失踪案有关系。他让方勇派人把守住现场,便打道回府了。落得体态轻盈,姿容妙嫚,举止间百媚横生,身冰肌玉骨,恰似广寒宫里嫦娥降世临凡般。只因月日出外游春,回来之后就象中了什么似的,郁闷成疾,饮食不进。不几日闹得公主面黄肌瘦,形影单薄。皇上惜女如命,传下圣旨,出示皇榜,晓喻天下,并注明:不论何处名医,如能治好公主的病,不论门第高低,贫富如何,只要年岁相当者即招为东床驸马,年岁不相当者均封官进爵。次,我就跟着他喊声哎哟,哎哟多了也是很累人的,他有多累,我也有多累。因此,这劈柴的钱他必须分我半。"好半天,然后叫过奶奶问,何县长为啥会那么巧赶到吴家查案?奶奶平静地说:“爹,是我报的案。我去守灵的那夜,那些长工又冷又困,我就塞几个钱让他们去睡觉,然后我挪开棺材盖,看见了霜花胸口的伤。”

奶奶发现姑奶死得冤,听村里帮忙的人们议论,说王家的儿子升任了邻县县长,家里来了很多本县的贵客喝酒。而吴家一直跟王家不和,以前更是没少欺负王家,这回人家儿子得势了,该吴家倒霉了。听到"叉"和尚,康熙禁不住笑出声来。康熙知道:在本地方言里,"叉"是个贬义词,老百姓对受到指责、责怪叫作"吃叉"。康熙就想捉弄下眼前这个性情宽厚的老和尚。

奶奶是有心人,听了以后就打定了主意,趁人不备跑到了王家,王家正在大开午宴,奶奶进去之后就跪下喊冤,没想到本县的何县长也在场喝酒,听说这里还掺杂了烟土的事儿,当着各县的众多贵宾,他哪敢不闻不问?

太爷爷不由得感叹起来,还真没看出来,平时老实巴交大字不识一个的儿媳妇,这样有胆有识不畏强权,比四个儿子强多了!“这些年光听说有个杨三姐告状,没想到我家也出了一个!真是家门之福啊!”从那天起,爷爷就把家里的大权交给了奶奶掌管,一直到新中国成立以后分家。

从那以后,爷爷在奶奶面前再也威风不起来了。这可不是我听老辈人说的,我就经常看见奶奶用手指头点着爷爷的脑门大声数落,爷爷就跟避猫鼠似的,一声都不吭。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2012.8A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杀人鸟 下一篇:宫灯李剿匪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