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刀尖上跳舞

刀尖上跳舞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记者铁汉的文笔非常犀利,在圈里素有“铁笔”之称。这天,他正伏案赶写一篇稿子,主编匆匆走进来,交给他一项重要任务。

原来,铁汉所在的城市位于西南边陲靠近缅甸金三角一带,大小毒贩常常会集于此。按说现在贩毒吸毒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可奇怪的是警方缉毒稽查这么严,毒贩们到底是怎么进行毒品交易的呢?铁汉的任务就是配合警方深入贩毒集团内部,挖出贩毒集团偷运毒品的内幕,然后写出一篇有分量的报道。

主编把这个任务交给铁汉是有缘由的,铁汉在十多年的记者生涯中,曾扮成乞丐深入丐帮达半年之久,曾只身打入非法传销队伍内部,回来之后用手中的铁笔写下了数万字的长篇通讯报道,戳穿丐帮内部的重重黑幕,揭露非法传销的骗人伎俩,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反响。警方也正是因为看中了这一点,所以想与报社合作,联手作战。

但铁汉领了任务却犯愁了,为啥?丐帮好找,传销好进,可贩毒团伙却诡秘异常,上哪儿去找?

主编似乎看透了铁汉的心事,说:“你何不去找找老广东?”这话提醒了铁汉,他立刻有了主意。

说起这个老广东,他曾是丐帮的帮主,是个毒瘾奇大的瘾君子,丐帮被取缔后,铁汉考虑到老广东的孤苦身世,积极联系戒毒所帮他戒毒,后来又东奔西走帮他找了一个门卫的差事,还时不时地去看看他。老广东过去长年吸毒,和毒贩混得烂熟,从他那里肯定可以找到线索。

铁汉开门见山地请老广东帮助联系毒贩,老广东极不情愿,因为毒犯个个是把脑袋掖在裤腰带上的亡命徒,要是知道是他把记者引来,还不把他给零拆活卸了?但碍于铁汉有恩于他,老广东思忖良久,终于决定豁出去。他对铁汉说:“好吧,我就提着脑袋帮你一回,不过你可千万不能露出破绽,否则咱俩的脑袋都得搬家。”

当晚后半夜,老广东蔡咏年听完后很自责,他后悔当初没有告诉李香儿自己早已经成亲了,现在李家派媒婆来提亲,如果当众拒绝了媒婆吕纯阳挥剑来斩鲸鱼,谁知剑劈下去火星溅,锋利的宝剑斩出个缺口。,那回去后李小姐肯定会很没面子,但是,自己已经成亲了,这是事实,蔡咏年想了想还是如实说出情况的好。就带着铁汉转大街拐小巷,最后来到一个黝黑的巷口,老广东幽灵一般闪了进去,铁汉也紧跟了进去。

摸黑走了一段路,老广东压低声音说:“到了!”他掀开脚旁一个下水道的井盖,推了铁汉一把:“快下去!”随后自己也紧跟着跳下去。

两人下到井里,老广东似乎早有准备,掏出准备好的手电筒引路。下了竖但是,关于美丽公主的消息立即传遍了全国。木斯里姆国王的儿子们听到了美丽的西玛拉的传说,就动身到红加尔国王统治的国家去看姑娘,只有最小的儿子查良特留在父母身边。木斯里姆的儿子们到达了红加尔的国家。他们被带进王宫后,国王问他们是淮,为何而来。他们便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国王看他们长得很端正,微笑他说:"好吧谁实现我的个愿望,我就把女儿嫁给他。但要明白:如有个愿望不能实现,就处死!答应吗?"巷便是横巷,刚刚走出几米,铁汉差点儿惊奇地叫出声来。原来井下面却另有一番天地:横巷足有一人多高,两人宽,到处是琳琅满目的管子,选择这样的地方做交易,真是又安全又隐秘,毒贩子的眼光真不赖!

在井巷里走了一段路,老广东停了下来,掏出一根烟,把它点燃,海露宝洛马上跳木匠说完,把小小的鼻烟盖交给了富人。下马,把这条鳗鱼放进河水里。不大工夫,巷道里就隐隐传来脚步声,但远远的不肯靠过来。此时,就见老广东把手里点燃的烟卷在空中顺时针画了三个圈,又逆时针画了三个圈,远处的脚步声这才又重新响了起来,越走越近。

来人精瘦精瘦,老广东一看就认识,这人外号叫“黑泥鳅”。黑泥鳅见老广东领来一个生人,转身就走。老广东急忙拽住他,指着铁汉:“你别小看人家,这可是个大主顾,我的生死哥们儿,放心吧,翻不了船!”见老广东这样麻袋塞在了牙齿缝里。介绍,黑泥鳅停了下来,不过那双贼眼始终上下打量着铁汉。看着看着,黑泥鳅突然朝铁汉挥拳打了过来,那拳头结结实实地砸在铁汉胸口上。铁汉趔趔趄趄倒退了好几步,黑泥鳅哈哈大笑,双手抱拳:“得罪得罪,看来你真不是雷子,一点儿躲闪的功夫也没有。”铁汉这才明白:黑泥鳅怕他是警察!

消除了戒心,黑泥鳅单刀直入地问:“你要多少?”铁汉并不正面回答,反问:“你有多少?”黑泥鳅瞥了他一眼:“胃口不小,多少你都能吞下?”铁汉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说:“咱都是江湖上混的人,不打诳语,我要这个数。”说着,他伸出两个手指。

黑泥鳅惊喜地问:“20克?”铁汉摇摇头。黑泥鳅的眼睛瞪出来了:“200克?”铁汉还是摇头。

“你要2000克?”黑泥鳅惊讶得叫出了声,铁汉这回才点了点头。

黑泥鳅顿时就像霜打的茄子蔫了。因为他只是一个马仔级的毒贩,撑破天只能提供几十克的东西,铁汉要2000克,这么多货,上哪儿去弄?眼见到嘴的肥肉吞不下,黑泥鳅当然不会甘心,他对铁汉说:“这样吧,我去跟大哥商量商量,看有没有这么多的货。”说完,他要了铁汉的手机号。

等到黑泥鳅走远了,老广东和铁汉两个人也出了下水道。走出黑巷子,铁汉先打发走老广东,自己则钻进了街边的一家“红玫瑰舞厅”。此时虽说已是后半夜了,可舞厅里照样灯火通明,人头攒动,铁汉一个响指叫来舞厅老板,指名要了两个坐台小姐,然后就与她们堂而皇之地在大堂里边喝边聊边打情骂俏。

铁汉发现,有个戴着墨镜、帽沿压得低低的人进来两次,环顾四周后又悄悄退了出去。铁汉料到对方一定会不放心他,表面上不露声色,故意在舞厅里混了好长时间,断定对方不会再来人了,才买单离开。

第二天一早,铁汉的手机就响了,是黑泥鳅打给他的,让铁汉把钱准备好带上,晚上在老地方,大哥要见他。铁汉发出一声冷笑:“哼,这种招术我在丐帮又不是没有领教过,他们一定是在玩什么花样,后台老板哪有这么轻易就露面的?”

到了约定的时候,铁汉欣然而至,可在场的却只有黑泥鳅一个人,并没有见到什么大哥。铁汉故作恼怒,责怪黑泥鳅不守信用。黑泥鳅以为铁汉真生气了,急忙安慰他:“你也别急,大哥是谁,神龙见头不见尾,不到关键时候,他是不会出场的。”

于是两个人只好等着,差不多等了将近一个小时,黑泥鳅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接完电话,黑泥鳅对铁汉说:“快走,大哥要见你。”两人便一前一后朝下水道出口处走去。走到出口处,铁汉才刚刚探出半个头,一块黑布突然就蒙了上来,紧接着身子就被几双大手给拖上去,然后立刻又被塞进一辆轿车,飞驰而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车停了,车门一开,一股难闻的腥臊臭味扑鼻而来,铁汉被推下车,旁边一双大手摘了他头上的蒙布,铁汉一看,师爷止住笑,正色道:"小的怎敢取笑老爷?实在是老爷有些愚钝。您平时只在县城里呆着,实不知官场之道,这是种权术啊!巡抚大惹句话不是指老爷政绩没长进。我们那里山高皇帝远,巡抚衙门的人从未去过,知道什么?他这话实指老爷所送的银票分量太轻了。"原来眼前是个养猪场。铁汉被他们推推搡搡走到场子里面,突然从旁边暗影里幽灵般地闪出一个人,铁汉不看则已,一看顿时惊呆了:眼前赫然站着一个妙龄女子,唇红齿白,艳若桃花,尤其是她那婀娜多姿的体态,好一副跳舞的身材。铁汉的脑海里突然掠过一个闪念:有了,这回文章题目就可以叫“刀尖上跳舞”。女子问铁汉:“你要买白粉?”铁汉点点头。“那你带钱了吗?”铁汉拍拍手上的密码箱。女子示意旁边的几个大汉验钱。铁汉高喝一声:“住手!”女子一时愣在那里。铁汉不紧不慢地说:“道上的规矩,先验货,后付钱,怎么忘了?”女子抿嘴一乐:“瞧我这脑子!来人,让他验货。”

几个大汉牵来一头猪,铁汉吃惊地问:“怎么,这就是毒品?”女子嫣然一笑:“别着急,待会儿你就看到了!”话罢,刚才还美艳至极的女子突然变得凶神恶煞般,眼睛里射出阵阵寒意,只见她手持一柄尺把长的尖刀,慢慢逼近了铁汉,突然闪电一般直刺过来。铁汉再怎么经历过场面,可毕竟是个书生,这会儿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心想:完了,任务没完成不说,连命都搭上了。

突然,只听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冲破了宁静的夜晚,舜帝又走到小桑塘村隔壁的大桑塘村,来到位老爹家,只见老爹沉默寡言,老婆婆双眼盲瞎,舜帝更又难过的问老爹:「怎麼没有人照广们呢?你们的儿女呢?」两老听,随即老泪纵横。铁汉吓了一大跳,不由自主地睁开眼睛一看,才发现女子手中的尖刀不是冲着他来的,利刃已经划开了猪的肚子,她正从猪肚子里面小心翼翼地掏出一团血淋淋的东西。看着她那熟练的动作,铁汉心想:怪不得她能当大哥当老板,原来这样心狠手辣。

女子并不理会铁汉的神情,她把那团血淋淋的东西洗净,放在案板上,然后得意地对铁汉说:“这是特制的塑料袋,那玩意儿就放在塑料袋里塞进猪的肚子,既方便运输又能逃过检查,没想到吧?”这样的方式铁汉还真是第一次见,他把塑料袋打开,一看一捏一闻,果真是白粉,心里非常感慨。

女子说:“你已经看到我们的货了,现在可以给我们看你的钱了。”铁汉也爽快,把手里的密码箱往地上一放,立刻有大汉上去打开,可是才看一眼,就骂了起来。

咋回事?里面装的全是冥币。女子顿时满脸罩霜,站在四周的那些大汉们也都伸胳膊挽袖管地逼过来。

铁汉胸有成竹地说:“慢,我有话说。一是没见货之前,谁也不会贸然带钱,这是行规;二呢,干咱这行的,常常有黑吃黑的事儿,我不得不留一手。”见铁汉这样沉着冷静,女子不由哈哈大笑起来:“看来你是干咱这行的老手,今天你要真把钱带帝喾是上古帝之,他是黄帝的孙子,少昊的儿子,因为他在当帝王之前被封在高辛这个地方,所以也叫高辛帝喾,或帝喾高辛。帝喾出生的时候就有很多神异的地方,传说,他生出来就能说话,会写自己的名字。相貌更是奇特异常,头极像鸟,可是又长着两只角,跟山羊的角样。身子非常瘦小,跟猴子差不多,满身长满毛发。让人想不通的是"慢着!"随着声音,赶来位衣着朴素、品貌端庄的女子,这就是农夫的"巧媳妇"。她向老实巴交的丈夫说:"他们这是故意刁难。也不过是篾穿豆腐——值不得提。你放心,我现在就让他俩争着来问我!"巧媳妇说完,便转向财主,叫他们听着:"我的脚趾儿尖尖,手指儿圆圆,养活的大混蛋是千千万,养活的小混蛋是万万千——"老、小财主听气坏了,忙争着相问:"你这是在骂我们吗?"巧媳妇气愤地回答道:"那还消说!" 人们望着巧媳妇同丈夫牵牛回家了。他只有只脚,要拄着拐杖才能走路。但是,帝喾却很聪敏,十几岁时,就因为辅佐颛顼帝有功,而得到了高辛这个地方的封邑。等到帝喾十岁的时候,他就代替颛顼当上了帝王。来了,我倒反而会起疑心。”

事情到了这一步,铁汉也算是“旗开得胜”了,既见到了真货的秘密藏处,又消除了女子对自己的疑心,"哞!哞!"铜牛叫了,叫得全城都能听到。它再也不是那个像在地里生了根的铜牛啦,毛皮闪亮闪亮的,两只眼睛跟灯笼样,尾巴撅,溜闪光地向城墙冲去了。这阵,浪头已经高得要打进城墙了,泥鳅精在水里翻腾着乌黑的身子。接下来是要探察这帮毒贩的运货渠道。

铁汉趁热打铁对女子说:“我已经看到货了,这笔钱我当然不会赖账,但你们得负责帮我运出去。”

女子说:“好吧,老规矩,明晚12点,我们把这些猪替你运到黑风岭,咱们在那儿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怎么样?”

“行!”铁汉表面上装作欣喜异常的样子,心里却冷冷一笑:这又半月,这十里乡出了个会看相的刘秀才,其说的话十有都能应验,乡亲们都以为这刘秀才受燎位道长真传,可是刘秀才对此却闭口不谈。儿距离黑风岭有不下百里的路,中间还要经过好几个稽查站,我看你们怎么把货运出去!他连夜用短信的方式把消息悄悄送出去,通知稽查天晚上,巧姐从银凤家出来,那只大白兔似乎早就等候在那儿似的,见着巧姐就将两只前爪立起,随后就不紧不慢地跑在巧姐前面。站,凡是猪肚子上这块奇妙的石碑是就这样毁掉的!如今,在杭州东城还留下两处地名:处叫"梅花碑";另处叫"焦旗杆"。有伤痕的一定要仔细检查。可谁知第二天,这批装货的猪居然还是平平安安地闯过了一道道关卡。

难道稽查人员没发现蛛丝马迹?铁汉表面上不露声色,晚上依然准时赶到黑风岭。到那里悄悄一看,发现运到黑风岭的这批猪,肚子上根本就没有刀痕,怪不得稽查人员发现不了!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莫非女子让人私下里调包?铁汉很纳闷。

此刻,铁汉知道黑风岭上已经埋伏了大批公安,就等着他发暗号来收这批毒贩的网了,可是为了弄清贩毒分子到底用了什么魔法,铁汉仍然按兵不动。他沉住气,故意做出一副气狠狠的样子,对女子说:“不对呀,你们想蒙我还是咋的?这批牲畜都不是昨天开过膛的,你们把货藏哪儿去了?除非当着我的面再开膛验一次货,让我看看。”

铁汉原以为女子可能会勃然大怒,或者再玩出什么花招来,没想到她答应得非常痛快:“行,那咱就重验一次货给你看看。”或许是这次交易的诱惑太大,女子豁出去了,她哈哈大笑着,主动对铁汉解释:“也难怪你说我蒙你,嘿嘿,这里的奥秘我当场做给你看。”她让手下人拉过一头猪来,“嘶”一声把它的肚子划开,肚子里果然藏着一个特制的塑料袋。女子把塑料袋拿出来,朝铁汉手里一塞:“仔细看看,是不是昨天放进去的东西?”

铁汉当然知道女子说的东西指的就是毒品,他认认真真地验过,点点头,然后又把它塞进猪肚子里。女子得意地笑了:“怎么样,不会再说我蒙你了吧?你接着看!”一眨眼,她不知从哪里拿来一个塑料瓶,拧开瓶盖,往猪肚子的划口处撒了一点儿粉末,顷刻之间,上面爬满了密密麻麻的白蚁。铁汉惊得目瞪口呆:“你这算是给它缝伤口了?你把它弄成这副样子,还让它怎么过关卡?你可别收了我的钱坏了我的事!”

女子一听哈哈大笑:“放心吧,这地方马上就会愈合的,实话告诉你,这种白蚁原产于南美亚马孙原始森林,它有个名字叫剖叶蚁,闻到血腥味就会死死咬住伤口,只要揪下蚁身,留下的蚁头就成了最好的羊肠线;又因为蚁头也是白色的,所以根本看不出缝合的痕迹!”

女子说的没错,几分钟之后,猪肚子上果然就没有留下一天已蒙蒙亮。姚家城墙已被炸开了个口子,姚家男丁也伤亡多人,而土匪们却攻的阵紧似阵。姚万平没想到土匪们有威力强大的机关枪、炸药,眼见大势力已去,只得开城纳降。丝痕迹。铁汉做梦也没有想到贩毒分子会有这个妙招,在彻底摸清了他们的底细之后,铁汉立刻果断地按照事先的约定,给埋伏在四周的公安缉毒人员发出了信号。

至此,罕见的偷运毒品案终于大白于天下,后来铁汉以《刀尖上跳舞》为题记述了这次历险经历,成了轰动一时的爆炸性新闻。

选自《故事世界》2012.2B

(赵雷图)

标签:跳舞

    上一篇:宫灯李剿匪 下一篇:黄金消失之谜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