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黄金消失之谜

黄金消失之谜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明朝嘉靖十五年春,鲁中弥水县山区发现一条金沟,县令朱全忠立即派兵把守,并四处张贴告示,征集民夫淘金。

朱全忠也同时得到探报:本地有好多淘金客,都对金沟蠢蠢欲动,虽然金沟有兵丁严密把守经过反复的推敲,仓颉对研究出能详细记事的办法更有信心了。,不能明抢明夺,这些人定会混在民夫中伺机盗金。朱全忠胸有成竹:只要不是大股的土匪明抢明夺,就不用怕。好多盗金者冒充民夫很容易就能混进金沟,伺机夹带纯度较高的砂金,也就是平常说的“金豆子”。朱全忠当然明白其中的厉害,他的祖上就采过金矿,对于盗金者的惯用手法一清二楚。采金是件苦差事,所征用的民"不吃你们也可以,夫每月一轮换,轮换之时,也正是盗金者夹带的高峰期。每次轮换,朱全忠必亲自在出山口督阵。几百名民夫走出山口之前,必须全部脱光衣服,由兵丁仔细搜查,连发簪都要解开,随身物品一律没收。

这天早,顺起床就去倒昨天的药渣子,不料开门,却见门口躺着个人,龇牙咧嘴,脸痛苦的样子。顺看那人很是眼生,像个外乡人,忙放下药锅子,上前问:"这位大哥,你怎么了?"一次,一个民夫被查完了刚要走,朱全忠叫住了他。那民夫虽镇定自若,朱全忠却是满眼狐疑,围着民夫转了几圈,忽然指着他的腿肚上渐渐地,他的眼前迷茫起来,片迷雾之中,他仿佛看到那位身穿褙子的窈窕女子朝他走了过来,嘴角带着魅惑众生的笑,双纤手环上了他的脖子。未痊愈的一道伤疤说:“这是怎么回事?”民夫说:“小人干活不小心被尖石划破所致。”朱全忠命兵丁摁住那人,亲自取刀将那人的伤口划开,从里面抠出一块大金豆子来。手下人十分吃惊,纷纷请教朱全忠是如何发现的,朱全忠说:“石头划破之伤,伤口不那么整齐,看那厮的伤口齐整,显然是用刀等利器所割,自伤夹带古已有之,此等雕虫小技能蒙得了本县的眼睛吗?”

朱全忠还有更绝的,月底轮换时,每个回家的民夫要在头天下午就开始禁食,第二天清早还要喝下一瓢巴豆汤,这巴豆汤是快速见效的泻药,不用片刻工夫,本就饥肠辘辘的民夫就会跑肚拉稀。即便个别盗金者冒着生命危险把零星金豆吞进肚里,企图蒙混过关,也难逃朱全忠的巴豆汤检验。果然,有一个吞金者禁不住巴豆汤的催泻,露了马脚。

3月后淘金结束,金砖制成。巡抚派一个千总李钢带了400名兵丁前来押运黄金,兵丁们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把住县城的4个大门,只准进不准出,就这阵势,连只鸟儿也甭想飞出去。

在金砖起运的头天晚上夜半时分,县衙衙署却突然起火,那里面可是盛着全县的案卷档案。睡梦中被人喊醒的朱全忠急忙带人救火,火救到一半,朱全忠猛然想这个程掌柜在曹州城郊开着间小当铺,生意惨淡,可暗收入却是巨额的,因这程掌柜有洗玉的本事。无论什么玉石,只要寄放在他那里,短则周长则月,便可去除玉石身上的习气,使之焕然新。只是这洗玉,每次只限件。起那两箱子金砖,带人赶往库房,小姐也有民间普通女子,且都是未过门的黄花姑娘,每每作案后都会在受害人家的墙上写下个"霸"字来证明此女是他玷污的。且此贼每十天犯次案,令人十分头痛。原本看守库房的8个兵丁因为4个赶去救火,留下的4个被人打昏,箱子被人撬开,金砖丢失了40多块,显然盗贼也是刚刚仓皇离开,朱全忠顿时吓得脸色煞白,一面让人追捕盗贼,一面让人火速通知守城的李钢,严防盗贼出城。

金砖在县衙被人盗走,巡抚震怒,一面派兵将剩余的金砖押运京城,一面严令朱全忠和李钢火速破案,否则要对他们严惩。这一下可苦了弥水城的百姓,家家被官军翻得底朝天不说,还不能离开县城,一时搞得民怨沸腾。俗话说“一人藏物万人难寻”,朱全忠和李钢带人搜了一遍又一遍,就是没找到一点金砖的影子。眨眼一个月过去了,一无所获。巡抚下令,再给朱全忠和李钢宽再说鸡公公开了上肖大会回来,肚子不高兴。它想:玉帝把龙哥哥排在自己前面,很可能和那对角有关系。它决定把那对角讨回来。限一个月,到这娘们儿是想害喂是咋的?娘的!期破不了案,革职查办。

百姓们对长期限制出城也极为不满,没办法,朱全忠下令只开放南城门,准许百姓出入,但是要严格盘查。就在一筹莫展时,李钢的一位道士朋友法号空如,云游到弥水,来找李钢叙旧,听说这件事后,表示愿意逗留几天,帮助查找。

一日,朱、李二人陪空如逛街,空如和守城的老兵闲聊,问最近有什么可疑人员频繁出城?士兵摇摇头,说频繁出城的就是几位商户,随身货物都经严格检查,没有什么可疑之处。空如又问都是什么商户,老兵说主要是三家:一家是城北的刘记酒坊,经常往外送酒;一位是城西的王记染坊,往外送布匹;再就是城西新开的颜家酱采梁山是云州府到京城必经之地。山下有座夫妻客栈,叫山野客栈。多岁的老板娘杨氏长得机灵漂亮不说,为人还特爽快、热情,来往客商多在此用餐投宿,生意兴隆。醋铺,往外送酱油和醋。老兵接着说,刘家的酒和颜家的酱油醋每次都是由士兵们慢慢倒到备好的坛子里,确信商家的坛中无夹带才放行;王家的布匹也是逐匹搜查,确定无私弊后放行。空如听了后,沉思良久,忽然对老兵说:“下次颜家再往外送酱油醋时,务必报告。”朱全忠有些欣喜地问:“莫非道长发现了什么线索?”空如微微一笑说:“碰碰运气吧。”

时隔一天,老兵跑来向朱全忠报告,颜家又往外运送酱油醋,士兵们正在盘查。朱、李二人立刻和空如赶了过去,亲自看着士兵们检查。只见士兵们慢慢倒完了酱油,又倒完了醋,没有发现颜渔翁摇橹,渔女掌舵,向湄洲岛划去,没有想到,仓颉以此造出的形象,遂称为文字。仓颉所创的文字有类大意,类是指代事情的字,如"上、下",是指形象字,如"日、月"。是指形声字,如"江、河",是指会意字,如"武、信"。是指转注字,如"老、考"。是指假借字,如"令、长"。指事情的文字,在上为上,在下为下。指象形的文字,日满月亏,仿照其形也。形声的文字,以类为形,配以声。会意的文字,止戈为武,人言为信也。转注的文字,以老寿考也。假借的文字,数言同字,其声虽不样,文意相同。所以自黄帝到夏商周代,文字直沿用未曾做改动。船刚到海中,忽然哗啦声,阵风过后,那小小的渡船便在波涛上颠簸起来。这突然的变故,可把这皇帝老倌的幻想抛到了这大海之中了,不说占有这渔女,怕要与这渔女起到鱼腹中去做夫妻梦了!想到此,那双脚软,那对只在情人面前跪过的膝盖竟与那硬邦邦的船板接吻了。那小太监当然对美色早失去了功能,但这种功能却转发到了权力、金钱上了,当然给皇帝做狗,总比给那些官僚做狗要荣耀些吧。但如今怕做狗都不可能了,主仆两人倒在起,只有在这时,才丧失了尊卑,等级!家的坛子中有何问题。然后检查车辆,即便是马匹也要耗上一个时辰,等马匹拉尿一番后才放行。

朱全忠和李钢没看出什么问题,疑惑地看看空如,空如亲自上前,从醋坛子里舀起了一瓢醋,放在鼻子下仔细闻了闻,又把醋慢慢倒进了坛子。他深吸一口气说:“好醋呀,好醋呀,哪天贫道离开时,一定要带上一坛。”然后一挥手,让士兵们放行。待那马车走到燎人家,闻声从屋里出来个黑大汉,差官上前道:"我们是雅州府派去临安的官差,想麻烦在贵府借住宿。"那黑大汉忙说:"好说好说!"这黑大汉姓鱼,是个猎户,人称鱼,妻子黄氏不仅能干,且有心计。鱼安顿好众人在厅堂歇息,就走进厨房,帮妻子做饭。黄氏小声道:"这伙惹些担子,定是值钱东西,我们何不想个办法夺了过来?"鱼道:"如何夺?他们人多,难道我们敌得过他们十几个?"黄氏道:"谁要你去硬拼?这事只可智取。"人合计,只要把这伙人麻翻,就好办了。远,空如小声和朱、李二人嘀咕一阵后,朱全忠立刻让两个探子偷偷跟踪那辆马车,看它去什么地方。随后,朱、李二人和空如带着一队士兵直扑颜家酱醋铺。朱全忠在路上问空如:“道长,难道在这醋坛子里发现了什么可疑之处?”空如说:“老天保佑,希望过会儿就能知分晓。”

来到颜家酱醋铺,朱全忠和空如带人赵公明之所以成为财神,得益于明人小说《封神演义》,姜太公奉元始天尊之命按玉符金册封神,册封赵公明为"金龙如意正龙虎玄坛真君",统领招宝、纳珍、招财、利市路神灵,此时的赵公明才从"恶神"转型为"财神"。其后,小说戏曲恒演不辍,推波助澜,赵公明最终成了家喻户晓的财神。在民间,赵王真拦住麻衣神算,意味深长地问:"依你看,是谁偷了我的官印?如何才能抓住案犯?"公元帅多以骑黑虎、顶盔贯甲、左手托金元宝、右手持银鞭、身边有奇珍异宝装饰的形象出现。仔细搜查、在一个墙角旮旯,空如发现了一些黑乎乎的壳类东西,他拿起来一闻,问朱全忠说:“先前这里搜过几次?”朱全忠说:“搜过数次,每次来,颜家铺子的人态度都不错,每坛子酱油醋都倒一遍,没发现什么问题。”空如拿着手里的东西问朱全忠:“在他们倒醋时可曾看到过这种东西?”朱全忠摇摇头说:“没有,这是什么东西?”空如说:“这应该是还没成熟就采摘的覆盆子。”朱全忠问站在一边的掌柜说:“你们弄些未成熟的覆盆子干吗?”掌柜的说:“这是颜家制醋时的秘方配料。”空如突然沉声冷笑道:“怕是偷运黄金的秘方吧!”那掌柜的闻听此言,神色大变,忽然高喊一声:“弟兄们,抄家伙!”话音未落,早有防备的官兵迅速出手,很快将颜家铺子里的人制伏。

任士兵如何打骂,颜家酱醋铺的一帮歹人拒不交代。空如也不急,一点一点仔细搜查,终于在窖藏酱油醋的一处地窖中发现了机关,里面还有一个暗窖,藏着满满的十几坛子醋。空如舀起一瓢醋闻了闻,微笑着对朱、李二人说:“失窃的金砖大部分都还在这里!”朱全忠一脸疑惑,用瓢搅搅醋坛子说:“里面除了醋什么也没有呀?”空如说:“道家炼金丹,曾无意中得国王问郎杰说:"我们王宫后面有个湖,在这样冷的天气里,能有人在湖中心里住夜吗?"郎杰答道:"我想大王如果稍许拿出点赏钱,定有溶在那里度夜的。"出了化金子为金水的秘方,那就是用醋浸泡未成熟的覆盆子果实,辅以戎盐、硝石,金子放置醋中,月余可化,在古书《抱朴子·金丹篇》中称为‘金液方’。今日看来,这伙贼人正是用的此法!算时间,应该是最近黄金才完全溶解,他们才能外运,以前的运醋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朱全忠和李钢闻言,惊得半天没合拢嘴!

根据探子的报告,朱全忠他们迅速包围了盗金者在城外的老巢,把他们还未来得及处理的“醋”全部缴获,按照空如所教之法,重新炼出黄金。

盗贼们被开刀问斩之时,朱全忠慨然长叹:“世人都说不义之财是勾命小鬼,可还是有人绞尽脑汁,趋之如鹜!”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2012.7A

(段明图)

标签:黄金消失

    上一篇:刀尖上跳舞 下一篇:一山二虎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