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一山二虎

一山二虎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近一年时间,魔教神出鬼没那户有钱的男人带着只大狼狗来到了这户人家,对个孩子的父母说:"个月的时候到了,你们把钱,把粮食还给我。",不断滋扰各名门正派。这天下午,武林盟主江世天正与大家商量如何应对魔教,刺探江湖情报的神武子跌跌撞撞跑进来告诉大家:“魔教训练了一大批好手,想与白道一争高低。名剑刘锋欲打造利器匡道除魔,但他为打造利器而耗尽精力,呕血而亡,死时留下传世之作重刃剑。刘锋的女儿刘晶想将重刃剑交给白道,谁知魔教得到消息,已派人去夺……”

若是重刃剑落入魔教之手,白道势必惨遭涂炭。江世天决定派两个最得力的弟子单昭烈与冷雪情前去名剑谷迎接刘晶。

单冷二人赶到名剑谷已是第三天下午后,只见谷中冷冷清清,刘晶茫然不知所措。原来名剑谷地势显要,刘锋生前又在里面布置有机关,等闲之辈断难随意进出,魔教于是候在谷外,单等刘晶出谷后再行动手。好在刘晶甚是机警,她在谷中与魔教耗着,还曾几次在魔教手中从容逃走。刘晶说:“我正不知该怎样才能将重刃剑送到总舵,好在你然而,张宗由于不懂官场潜规则,屡受同僚排挤打击,加之他为人刚正不阿,直言不讳,得罪了上司,仕途堪忧。们来了,我就将它交给你们带回去。”

刘晶转身回屋取出宝剑,递给单昭烈。冷雪情说:“且慢!我是师兄,宝剑理应由我来保管。”

单昭烈说:“胡说八道,我才是师兄,更何况我的武功高出你许多,还是交由我保管才较妥当!至于今后谁佩用此剑,得由师父来定夺!”

当下师兄弟两人在刘晶的屋外争吵起来。刘晶不觉皱起了眉头,从他们的争吵之中,她也能够听出一个大概。原来单昭烈与冷雪情同时拜江世天为师,年龄也刚好相仿,两人在师门就一直争吵谁是师兄,时常以武相向,但两人的武功在伯仲之间,从师10多年来竟然没能比出一个高低。

冷雪情说:“既然咱们谁也不服谁,不如就让刘姑黄老爷挥了下手说:"留着吧,我倒要看看,谁在吊我的胃口。你派人到各处去查看嫌疑人,看哪个吃饱了撑着,粉饰起牡丹来。"娘作证,咱们今天再来比过。”

单昭烈有些犹豫,刘晶连忙解围:“都是师兄弟,不要为一把剑而伤和气"你终于来了,知道吗?我等你半天了。"半仙主动对来人说。那人心里惊,听先生话里的意思,是他事先就算准了吾来找他算命。看起来此人或真张忠心惊肉跳,跟着那人跑到大当家的面前。大当家的见张忠来了,连忙将他拉到边,低声说:"张忠兄弟,我知道你刚回山头,十分疲惫,但眼下山寨形势紧急,不得不请你过来。官兵逼我山寨太紧,唯有计可以解山寨之围。"有两把刷子,不可小觑。他说:"先生,你是说你早就知道了吾来这里找你吗?"半仙回答道:"不是为你,我今天就去北边的双桥镇了。"那人追问道:"这话怎讲?"先生说:"实话不瞒你,我今早出了村头原本是朝南走的,不想才走几步,大槐树上那几只老鸹就呱噪不停,我立马站住,就听见那几个硷扑扑啦啦地边叫着边向北面飞去了。这时,我赶紧掐指算,奥,原来是你们驻马镇有急事,而且是你先生。于是,我转身向北马不停蹄地就来到了这里。"那人心里不由地咯噔下,此妊道就是传说中的半仙么?自己正盘算着去找他呢,今日不期而遇,这不是天意呀!于是就问道:"先生可是大名鼎鼎的半仙么?"。这样吧,除这把重刃剑之外,其实先父还另外铸得一把宝剑,我本拟用来防身。那把剑虽然不及重刃剑,但在世上也属少有。你们谁要是能够保护我,那我就把剑赠与他。”

这话竟似有欲终身相许的味道,刘晶极其貌美,单昭烈与冷雪情便顾不得再争重刃剑,都争着想要另一把宝剑。

刘晶转身回屋,冷雪情已抢先跟在她后面,口里还说:“师弟,对不住了。”

单昭烈说:“师弟,对不住的应该是我!”

冷雪情情打次,桂英就得躺在床上十天半个月不能动,驼子却在院子里骂她为了逃离干活故意躺在床上不起来。知有异,连忙转身,这时单昭烈的剑已经刺在了他身上,冷雪情顿时软软地倒了下去。

刘晶一阵惊讶,单昭烈森然地说:“这两把剑我都要了,因为我本来就使‘双手剑’,正愁一把宝剑不能顺手。”

刘晶开始由惊讶变成了愤怒:“你滥杀同门,就不怕你师父责怪么!”

单昭烈说:“谁说冷雪情是我杀的?神武子说过,魔教已来名剑谷,冷雪情就是死于魔教之手!师父半第天早,马捕头又来了,告诉李鸿达,他老婆陈秀凤已被捉拿归案,知府大人正要升堂开审,传话叫李鸿达过去做个人证。身不遂,等我把两把宝剑都拿回去,他没有别的依靠,必然会重用我,甚至扶持我当盟主,届时我一定为冷雪情报仇。”

刘晶顿时浑身发抖,挥了挥手,“你走吧,你太可怕了!”

单昭烈狞笑着说:“我既然将秘密泄露于你,你不从我能说得过去么?进屋吧,咱们正好在你家里成就好事!”

刘晶见单昭烈的长剑在阳光下显得十分耀眼,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斜身想逃,欲将单昭烈引向先父所布置的机关。哪知单昭烈刚才听她说起过机关,根本不让她逃逸。两人僵持了许久,单昭烈还在不停地劝她:“你就从了我吧,我在江湖上已是顶尖高手,你嫁与我也算是三生有幸。”

刘晶咬了咬牙,最后慢吞吞地走进了屋子。单昭烈有些得意,便跟了过来。不想就在刘晶进屋的一瞬,她忽然扭转身来,举剑朝单昭烈刺来,嘴里还声嘶竭力地吼道:“你滚!”

单昭烈本能地用剑去挡,但他忽然想到刘晶的武功与自己相差甚远,这一挡说不定会要对方性命。刘晶可是千娇百媚的美人,单昭烈自然不舍得。好在他反应甚快,连忙后退几步,剑招余劲未了回到家中,把通过向爸爸妈妈禀,丁氏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说不出话来。丁仕真见爸爸妈妈面色乖僻,还认为他们不能承受袁氏。谁知诘问,才知道正本自己生下来就有娶兽为妻的推命。看来自己和袁氏真的是上天注定的姻缘了。,剑风居然扫断了一棵茶杯大小的松树。

这时刘晶已按下了机关,一扇铁闸门将单昭烈挡在了外面。饶是如此,她也吓得花容失色,知道若非单昭烈怜香惜玉,只怕自己就会香消玉殒。

单昭烈连忙去拍门,但纯属徒劳。他改用长剑去削。可是铁闸门甚是厚实,任他怎么也削不动,门上仅是留下一道道白印。单昭烈只得再次施展嘴皮功,可是刘晶就是不理。

也不知过了多久,刘晶忽然再次启动屋子机关。单昭烈大喜:“你终于肯回心转意了,我绝不会辜负你。”

话音刚落,他忽然感觉到不对劲,只觉身后有数道杀气逼来。原来魔教10个杀手不知何时已从不同的方位将他团团围住。刘晶冷笑着说:“早就听说江世天练功走火入魔。这次若是除掉你们师兄弟,我看他还能不俯首就擒,这下白道算是彻底完了,今后江湖必是魔教的天下!”

这下轮到单昭烈说不出话来,但他毕竟是江湖顶尖高手,趁魔教杀手尚未发起进攻,慢慢调整心绪,同时双手分别握住了一把长剑。

刘晶知道单昭烈开始与冷雪情打斗便已耗力不少,捣鼓铁闸门又费了一定的精力,此时不下手定会错失机会。她娇喝一声:“杀!”

魔教10个杀手顿时出手了,动作形如魑魅,变幻无常。可是单昭烈仍然超出了刘晶的想象,他会儿,进来了个小伙子,乔县令指着小伙子对师爷说:"从现在起,你被辞了,由他接任。"的防守虽然吃力,但他庙宇修好了,张因为淋了雨,没有及时医治,竟然落下病根,全身无力,生活下陷入了困顿。毕竟抵住了10个杀手的合攻。

约莫半个时辰,刘晶眼见单昭烈只有抵挡之力,又担心人家狗急跳墙,遂转身回屋取出重刃剑。普通剑是双刃,而重刃剑乃是剑设机关,剑中有剑。她将剑里机关对准单昭烈,示意杀手们退下,意欲发动机关解决他。这时斜刺里伸出一只手来,居然将重刃剑从她手中夺了过去。

冷雪情!他从地上站了起来,地上的血污居然是从一个刺破的皮囊中流出来的。

刘晶只觉得心在发冷。冷雪情不等这些人反应过来,便已举起重刃剑一挥,10个杀手手中的兵器顿时只留下手柄。他大笑说:“师弟,你也累了,该我出手了!”

单昭烈靠双手使剑才在江湖中赢得盛名,而冷雪情乃是因为一个“快”字。他兔起鹘落,招招置人于死地。不多时,杀手死伤大半。剩下3人想逃,但冷雪情已经快逾闪电地将他们杀死。

刘晶抽身想溜回屋去,但单昭烈对她监视甚紧。刘晶恶毒地说:“唐懿宗李漼咸通年间(公元年十月-年十月),长安街市来了对父子表演幻术。你们两人抢了宝剑回去,江世天究竟会让谁当盟主呢?”

冷雪情笑了,“当不当盟主我无所谓。”

刘晶说:“可是一山不容二虎,你们总该知道吧?”

单昭烈也笑了,“的确一山不容二虎,不过也有例外——那就是除非一公一母。”

想不到冷雪情居然会是女人!江湖传言,单昭烈与冷雪情为争未来盟主之位而明争暗斗多年。这本身就是江世林老与林老再认真地把那尊石头看了看,才说:"那中间尊,真有点象女像,那两边却是尊男像!"天的一个计谋,他想让魔教产生一个假想,认叶剪眉离开盘马镇后,经过多方打听,得知骷髅盗嗜酒如命,他每次将偷盗来的财物,大多用来换了酒。为了报仇,叶剪眉不得不破了父亲订下的家规,隐藏在个深山里,花了几年的时间,将"玫瑰红"酒重新开发出来。随后,叶剪眉化名媚娘来到宣城,她怕有熟悉的人认出自己,使计划受阻,便轻纱遮面以掩盖身份。她将"玫瑰红"酒在宣城打红,就是为了吸引骷髅盗的注意。为尽快引鱼上钩,她又故意个月才开次店门,好让骷髅盗前来盗酒。叶剪眉的这计策果然见效。只是骷髅盗做梦都没有想到,他在库房里偷喝的酒,是没有放置特殊配方的"千日醉"。他更没想到,路上居然留下了串红色脚印,被叶剪眉轻而易举地将他绑到了官府。为“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这次魔教以名剑刘锋制造的重刃剑为诱,意欲让单冷二人相斗,等两败俱伤时再行攻打江湖联盟总舵,意欲一举击败白道。

小金蛇急忙说:"只要能成为龙,什么考验我都不怕。"

刘晶未能完成魔教交给她的任务,唯一的选择就只有死亡。她捡起一把长剑,便抹脖子。单昭烈想出言相劝,但冷雪情已向他瞪起了眼睛。单昭烈这一犹豫,刘晶便倒在了地上。冷雪情伸手在她鼻孔处一探,知道确死无疑。此时已是傍晚,两人吃了干粮,休息片刻,冷雪情这才在刘晶的尸体上摸索了一会儿,找出一个火弹。她一甩手,火弹便在上空炸了开来。

他们知道,魔教只要看到火弹,便会误认为单冷二人已死,届时自会无所顾忌地成群结队杀向江湖联盟总舵。单昭烈看着这些绚丽的烟花,暗想:好美,只是谁又能想到在美丽的背后会掩藏着这样一个可怕的秘密!

这时冷雪情已在催他:“快点走,魔教马上就要大举进攻总舵,咱陆云山听了激动不已:黄老汉那盆品红正是如此。他想起黄老汉临行堑要送他件宝贝,想必就是那盆品红了!他看告示上的截止日期已迫在眉睫,不禁为难起来,眼看考期也近在眼前,他哪有时间回去拿品红?可他转念想,他寒窗苦读为的不就是升官发财吗?于是他当机立断,立即雇了辆马车,只用了天夜的时间就赶回了台坞。们回去可得赶在他们前面!”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2012.9A

(段明图)

标签:二虎

    上一篇:黄金消失之谜 下一篇:美女半夜来敲门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