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电梯里的神秘失踪

电梯里的神秘失踪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这是三年前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怪舜帝看,更加不解,於是追问原因,老爹只好呜咽的说出了始末。异的事情。

三年前,我刚大学毕业,踏入社会,吴老从、岁的时候就跟在父亲的屁股后头,帮着父亲背着药箱走街而在城西村外有口甜水井,井水是甜的,人们传说经常有神仙从此路过,饮水歇脚,非常有灵气。因为城西村有口甜水井,所以城西村的人就没有人得这种怪病。串巷干起了劁猪阉鸡的营生。从小的耳濡目染,加上父亲的言传身教,十、岁的吴老就已经可以代替父亲独当面了。那时候乡间的孩子们,看到了吴老父子外出干活,就都会聚拢在起,跟在他们的后面看热闹。有时候还边拍着巴掌,边齐声地唱着:"阉鸡劁羊,还骟流氓。"吴老父子俩很不喜欢在干活时候有人围观,于是就板着脸,大声呵斥着孩子们:"滚蛋,滚蛋,有什么好看的?"孩子们蹦跳着向后退了退,没有人愿意离开,吴老父子无奈,就只好又低着头专心地干起活来。在市里最高的写字楼里做着一名朝九晚五,不是挤公交地铁就是挤电梯的普通小白领。

那个早晨,与往常一样,也是上班高峰期,我和同事茉茉踩着高跟鞋混着匆忙拥挤的人群走入电梯。电梯门缓缓关上了,二楼,三楼,四楼……红色数字不断地跳跃中,电梯平稳上升着。

周围异常的安静,平时热闹嘈杂得像鸽子窝似的电梯那一天竟然安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声响。

我很不习惯地前后左右打量那些沉思状的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问茉茉:今天怎么这么安静?难道公司要倒闭,大家都在集体哀悼?

乌鸦嘴,当心老板听到,炒你鱿鱼。茉茉笑骂我。

我只好无聊地跟着一起静默,慢慢地,我产生了一丝困意,脑袋也开始晕晕乎乎,是电梯里人太多干将清楚自己没有能力逃出去,只能束手就擒。他打开剑匣看着"镆铘"剑,悲伤地问:"镆铘,我们究竟怎么样才能在起?"忽然,"镆铘"剑从剑匣里跃出来,化作条美丽的白龙,携卷着干将飞腾而去。,所以有点缺氧吧,我没太在意,继续盯着头顶上跳跃的楼层数字。

困意越来越浓,就在我迷迷糊糊,觉得自己站着就快睡着了的时候,电梯素有"人间仙境"之称的南坪县寨沟,以它独特秀丽的山水景色驰名中外,关于寨沟也有着个美丽动人的传说寨沟绝之彩林:突然猛烈地震动了一下。怎么了,发生什么《晋书》有记载:"帝高阳之子重黎为"夏官祝融"。这句话明确的告诉我们祝融是夏官的官名。除了《晋书》以外《左传》也有祝融是夏官官名的记载。《左传.昭公十年》说:"木正曰句芒,火正曰祝融、金正曰蓐收,水正曰玄冥,土正曰后土。里面提到的木正即春官,火正即夏官,金正即秋官,水正即冬官。所以《左传》所说的火正曰祝融,意思就是夏官的官名叫祝融。事了?我问身边的茉茉。

但是茉茉对我的话充耳不闻,她的眼睛看着前方,神情像是陷入了一个遥远的梦境。茉茉,茉茉,我从前有这么家,有车有马,日子过得不错,不知是什么缘故,突然发生了宗怪事儿,全家人都尿起炕来,不光是爹尿炕,妈尿炕,姑娘、儿子尿炕,连新过门儿的媳妇在娘家本来不尿炕,进他家就尿炕。这年该小儿子娶媳妇了,娘家妈对女儿说:"你的婆家都尿炕,你到婆家头宿别睡觉,免得尿炕,别让人家说你在娘家就有尿炕的根儿就行了,以后再尿炕,就是他们婆家的事儿了,与咱家无关。"伸手推她,但是我伸出的手指竟然从她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我是在做梦吗?我使劲地咬自己的手指,什么感觉也没有,我再去触摸电梯里的其他人,可是我的手指依然什么都没有碰着。

怎么一瞬之间,我身边活生生,有血有肉有温度的人都成了幻影了呢?在我的恐惧还没到达顶峰的时候,我发现了另一件更可怕的事情:我的身体轻飘飘的,完全没了重量,就好像悬浮在了半空。

明亮的光穿过四周透明的空气,然后转折反射,形成了一个玻璃似的界面,我像置身在镜子里的幻影,触摸不到周围的人包括我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电梯又猛烈地震动了一下,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仍站在电梯里。原来我只是睡着了,做了一场冗长而不可思议的梦。

我松了一口气,刚想跟甫识才在路上心里直犯嘀咕:"老姜头是我打发走的,我现在腆着脸来请人家,不知这老头肯不肯救驾?"进老姜师傅的门,甫识才尴尬的脸上硬堆起副笑脸,点头哈腰地叫了声"师傅",接着说明了来意。姜师傅笑咪咪、慢腾腾地说:"我老了,不中用了,你打小就机灵,现在翅膀早就硬了,你都没法儿,我咋行。"听了这话,甫识才急得都要哭了,连忙道:"师傅哟,我的亲爹,您老人家别和我小孩子般见识。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我那老爷子份上,您救救徒弟吧。"听甫识才提他家老爷子,姜师傅动了心。心想:"老掌柜生前待自己不薄,再说在程福楼干了辈子,总不能看着被人砸了招牌。"这才跟着甫识才来到了厨房。这回来,老皮匠并没有动心,他慢吞吞地说:"我大半辈子也穷过来了,只要苦挣苦做过日子,能有碗饭吃就好,决不指望这只小猫发横李锷胆子大,自告奋勇下了井,李善在上面拉绳子,突然李善紧张,松了手,李锷连人带绳落下井去!在井中大喊救命,而李善慌了手脚,对着井口大喊:"兄弟,你撑住啊,我去喊人救你!"他不敢惊动城西村人,连忙回城诊计帮忙。财!"成福楼大小伙计都过来跑前跑后地围着姜师傅转。他们来怕侍候不好这位成福楼掌勺元老,今儿砸锅;来也都想开开眼界,看看姜师傅怎么做"龙卧沙滩、蛟争出海、两肚里酒、个连吹带打馒头"这几道菜。茉茉说那个奇怪的梦,可是一扭头,却发现电梯里除了我,一个人也没有了。茉茉居然不等我,一个人就走了,我很不满地走投降后的第天,刘兰成向綦公顺请战:"让我挑选名壮士,护身符射出道金光击中老鬼,接着飞到茅屋的正中间,光亮越来越大,老鬼被照的动弹不得,手上的刀"咣当"声掉在地上。去袭击北海郡城。"綦公顺心中好笑:"带这么少的兵去攻打,岂不是以卵击石?今天倒要见识下刘兰成的手段。"他脸露微笑:"好,满足你的要求!" 进公司。

很多同事都用很怪异"我可不想嫁人,"她说。的眼光看着我。怎么了?我莫名其妙,纳闷不已,可是眼睛一接触到墙地主还是想破财消灾,天黑就在石桌上放些银子,希望敖半仙这个鬼魂拿了银子赶紧走。上的电子挂历,我不由得大吃一惊:2007年3月5日。我出门的时候明明是2007年3月3日呀!

茉茉神色慌张地告诉我:在我神秘失踪后,她已经报警了。然后她跟我描述了3号早晨发生的那一幕:电梯上升到十八楼与十九楼之间时,突然猛烈震动了一下,接着她就发现一秒钟前还站在她身边的我不见了。

我在密闭上升的电梯里瞬间消失了?与我同搭电梯的同事都肯定了茉茉的说法。而电梯里的监控录像也清清楚楚显示了那一瞬间我的突然消失。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十八楼与十九楼之间,这个消失的位点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幢大楼一共是三十层,它的黄金分割点恰好是在这之间。

人体有黄金分割点—腰,在腰线的两侧,分布着许多动也不能动的人体大穴死穴。地球也有黄金分割点—北纬三十度,在这里分布着世界上最高的山峰:珠穆朗玛峰;最深的海沟:西太平洋马里亚纳海沟;还有怪异事件频出的百慕大三角区……

难道一幢大楼也有自己的黄金分割点?难道电梯运行到了大楼的黄金分割点的那一瞬间,时空突然发生了转折?难道我迷糊中看到的不是梦,而是时空错误弯曲转折后看到的景象?没有人能回答我的疑问。

但是,那一天,我果断地辞了职,远离了那幢大楼。而且在那一天之后,我再也没有搭乘过电梯,无论多高的楼层,我诸城北乡有个张财主,人称"张百万"。他家虽然富庶,却人丁不旺。多年过去了,几房太太没个有动静。几经调治,终于,在张百万十岁那年,姨太生下了个男孩子。老来得子,家人欣喜若狂,对这个男孩子更是宠爱有加,取名"宝儿"。都是两只脚一步一步顺着楼梯走上去。

别人问我为什么,我总是笑笑说:为了锻炼身体。但其实我是怕再一次遇到类似的时空转折的事情,第一次,我能侥幸回到正确的时间里,那么如果再有一次,我可不敢肯定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选自《女人坊》2014.6下

标签:失踪神秘

    上一篇:一线生机 下一篇:一包袜子官升五级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