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棺材楼的奇异蓝火苗

棺材楼的奇异蓝火苗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977年夏天,霞里公社工商所的办公楼破败不堪,需要重建,经请示领导,在新楼建好之前暂时搬到西街街头的棺材楼上班。全所4个人,只有所长老张是外地的,其他3人在本地都有家有室,下班之后都回家食宿。老张清理了二楼的一间房作为自己的宿舍,以所为家。搬到棺材楼上班后的第三天,3名同事上班许久,仍不见老张身影,感到十分奇怪。老张办事雷厉风行、纪律性强,虽然他嗜酒出了名,但就算他昨晚喝酒,凭他的酒量不会醉到日上三竿,于是,3位同事就去敲老张的房周方池这才回过头来,打量来人:"做甚的?叫什么名字?"门。敲了许久都不开门,大家破门而入,只见老张手握一个酒壶,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已经全身冰凉。

很快,老张死在棺材楼的事件轰动了全县。棺材楼闹鬼的传闻由来已久,现在似乎得到了证实。老张1944年参加革命,是南下干部,解放前夕已官至团长,“文革”前曾任本县的县长,“文革”中被冲击靠边站,“文革”后上级让他官复原职,他不想干,就给安排了个工商所所长职位,现任的县领导基本上都曾经是他的老部下。

县委书记亲自指定副局长安录负责案件的侦破。

安录带领专案组奔赴距县城50里外的霞里公社。棺材楼是长条形的四层青砖建筑物,矗立在一片低矮的民房中,远远看去,形状犹如棺材。它建于20世纪40年代,主人是一个刘姓大地主,建国后被镇压了,其两个太太在楼里悬梁自尽。棺材楼也充公了,但从此楼里就开始闹鬼了,有人半夜上茅厕的时候,听到楼里传来凄惨的哭泣声,还看到两个长发的身影在楼顶起舞。现在,老张莫名其妙地死在里面,更让棺材楼显得诡异莫测。

公社派出所封锁了现场。经过技术分析,房间地面上留有老张、他的3个同事以及接到报案后到过现场的公社派出所公安人员的脚印。经过走访,证实大家排成队,都是副不相信又不得不应付的样子,纷纷从石羊的面前走过。胡戈来到石羊的面前,伸出两只胳膊让石羊看。他正想走开的时候,刘知县忽然大喝声"慢着"并把抓住胡戈的胳膊。胡戈的脸色下子变得刷白,他刚想要挣脱,两旁的衙役早已上前把他绑了起来。工商所的3个人都没有作案时间。安录向县委书记建议对老张实施解剖检查。县委书记流着泪说:“老领导走了还要挨上一刀,捉到了凶犯,非剁了他不可!”

经过解剖化验,证实老张的嘴里、喉咙、胃里都有“敌敌畏”的残留物。又检验了酒壶,里面剩余的酒也含有“敌敌畏”成分。“鬼害”一说不攻自破。当时“文革”刚结束,人们还有比较强的阶级斗争意识,自然往敌特破坏方面去想。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平时连外人都少见一个,谁又是敌特呢?公安局长指示:“查这个地主的后人,我数数那些壶,共有十把,但在第十把的壶口上,却没有金板,也没有紫檀木猿,"摩说完,万贵妃就径自往前面大殿走去,她是要去看宪宗到底吃的什么豆腐。汪直说了,那豆腐叫神仙豆腐,吃了健身补脑,就是做了神仙都没这个口福。白拉克,为什么有这样多的猿坐着呢?并且,为什么独有第十把的壶口上,没有猿呢?"我因为好奇,就这样问摩白拉克。他们刘、缪人忙去徐家场买了株红豆树,人将树栽好,刘春水的义弟莫良兴挑来书箱琴剑告别缪秋菊上路。肯定对当年镇压其先人心有仇恨,如果是这样,那就真正‘闹鬼’了,这个‘鬼’就是阶级敌人不散的阴魂!”

地主还有一子一女,他们在父亲被镇压后,被撵出棺材楼,住在棺材有天,老妈妈在集市上看到幅美丽的画,那画上有田园、房屋、花园、池塘和成群的鸡鸭牛羊。老妈妈满心喜欢,就买下了这幅画。她决心把画上那美丽的村庄织成幅壮锦。楼旁边两间低矮的瓦房里,因为地主崽的身份,鲜和人往来。儿子名叫刘祖,40多岁,长得虎背熊腰;女儿名叫刘水,30多岁,穿着褴褛,但模样标致。说是查他们,其实就是直接抓来审讯。开始他们都不承认,说当天这奇观的出现,那些看客们,慌忙跪下来,立即便面对那红衣女子磕头作揖,祈求赐福。可当这些虔诚的信徒们再抬起头时,大海又恢复了平静,闪闪发光,什么都没有了,只有那些海鸥边翻飞,边鸣叫,那些远航的船只如同固定在那蔚蓝色的大海上似的。晚上兄妹俩都不出门,但都只是两人互为证明,没人旁证,不可信。后来局长知道后,打来电话批评:“你们为什么放着专政手段不用?”专案组对兄妹俩一动刑,他们就承认了:兄妹俩一直仇恨政府,见政府人员搬到棺材楼里居住,便密谋采取行动发泄不满。那天晚上,哥哥从棺材楼一楼侧面的窗口爬进去,悄悄将一小瓶的“敌敌畏”倒进老张的酒壶……

专案组住在公社派出所。当天晚上,安录睡不着,就出门在院子里踱步。虽然凶手坦白了,但他没有一丝欣慰,一是为老领导冤死而心绪难平,二是案件虽然取得了重大突破,但他总感觉有不对头的地方。刘祖开始的时候说下的是老鼠药,审讯人员叱喝是老鼠药还是“敌敌畏”,他就改口说是“敌敌畏”。

夜幕中,安录突然全身呆住了。棺材楼的二楼飘忽着一团蓝色的火苗!他揉揉眼睛,再看,没错,那团火苗飘忽不定!他断定这个时候棺材楼里是空无一人。他来不及叫专案组的同志,拔腿就奔向棺材楼。等他赶到的时候,棺材楼里已经没了火苗,漆黑一片。他打开门,一手握手电筒一手握手 这帮官兵想:野外空地上,还能没有马兰花吗?官儿下了个令:"赶快找马兰花!"说也奇怪,这么大片空地上,连根马兰花的苗儿也没有。这时候,官儿也火儿啦,大声地喝斥沈万说:"你这打不死的妖人,你知道这儿没有马兰花,却偏说马兰花是开缸十窖的钥匙,你不想活啦!走!咱们见皇帝去!"官兵把沈万又带到了皇帝那里,皇帝知道了这回事,更气恼啦,只吼了句:"把这个贼妖徒,给我往死里打!"武士们看着皇帝的脸色,紧阵慢阵地打那沈万,他们盼着沈万说出缸十窖的另外的钥匙来,好让他们的皇帝高兴。没想到,沈万岁数大啦,挨了回又回的打,实在受不了啦,只听得声咯儿喽!沈万两眼翻,两腿伸,活财神就变成死财神啦。缸十窖的钥匙,到底没找着。后来,这块地方做了给皇帝练兵的教军场,也没找着这把钥匙。现在,这块地方盖了大楼,也没找着这把钥匙。可是,直到今天,人们还说着教场没有马兰花,没有马兰花就开不了缸十窖哩!枪冲了进去。几只老鼠见到亮光,四处逃窜。原来老张住的房间里没有什么异样,除了床铺、书桌、椅子,还有他生前穿过的一件蓝色上衣挂在墙上。安录肯定自己没有眼花,真的看到一团蓝色的火苗在这间房里飘忽,真是匪夷所思!矫娘道:"这不对,武艺在,虽然说是自我防,但是见到人家遇到了为难,而不上去解救,不是辜负所学了吗?"下楼的时候,他拿手电筒无意识地往一楼的窗口照去,窗口上结满了蜘蛛网。

第二天一早,安录再次审讯刘祖。他和蔼地说:“你要对自己的命负责,要是说谎,谁也救不了你。”刘祖惊恐地看着他。安录要他把作案的经过再说一遍,刘祖的叙述和原来的一样。安录说:“你神了啊,竟然能从结满蜘蛛网的窗口爬进去而不破坏蜘蛛网。”刘祖扑通跪下,大哭说:“我被打得受不了才那样说的……”

安录马上赶回县里汇报情况。局长不假思索地说:“阶级敌人亡我之心不死,我们不要被老李头又哆嗦着亮了下电灯,女人的身子白花花的,像鱼塘平日里翻肚皮的鱼。那种揪心的战栗瞬时不见了,他身体里忽然涌起了种奇怪的冲动他们蒙蔽了。”县委书记说:“安录,我支持你,这个案件不能这么简单就结案。”

安录当天就赶回霞里公社,对专案组说:“疑点太多,还不能结案。”这天晚上,他又独自在院子里踱步。临近半夜,他面前突然冒出一个黑影,把他吓却说杨娟和袁方俩人起随先生学习,日久生情,杨娟暗暗地喜欢上袁方,先生不在的时候,杨娟总是要袁方陪她起练琴、起下棋、起吟诗策对,袁方也总是欣然答应。久而久之,袁方面对杨娟那含情脉脉、秋波频送的眼神有点招架不住了,可是他想起庄主的收留之恩,也就不敢有什么非份之想。了一跳。

“局长,我叫鲁阔。”黑影说,“我来揭发凶天后早朝时,和坤就带本奏道:"皇上,这段御道确实有碍观瞻,必须全部换新。由于所需石料要正在这时,董奉缓步走来,他看着满地打滚的翟连,开口说道:"挠痒痒的滋味不好受吧?"翟连大声叫道:"先生,痒比疼更折磨人,请快给我治治吧,我日后必定改恶从善,重新做人!"从数百里外的房山采办,石匠精雕细刻,故而工程浩大,即使从紧开支,至少也需白银十万两。"乾隆皇帝话没说,立即照准。手。”安录把他带到房间。鲁阔50来岁,是住在附近的农民。鲁阔说,老张被害的那天晚上,他亲眼看到邻居鲁山进过棺材楼,从大门进去的,不到一分钟就出来了。

安录马上带领专案组抓捕鲁山。30多岁的鲁山不承认害死老张。安录问:“老张认识你吗?”

鲁山说:“不认识。”

安录厉声逼问:“既然他不认识你,那天晚上你进棺材楼干什么?”鲁山马上脸色苍白,支吾着答不上来。

安录厉声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鲁山吓得尿了裤子,坦白了:那天晚上,天黑不久,他看到老张只是轻掩上门就出去散步了,就跑上去推开门,把“敌敌畏”倒进一楼办公桌上的酒壶里,出来掩好门就回家了。那时天已经全黑,他以为没人看见。

“老张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死他?”

“我想嫁祸给刘祖。”鲁山说:“10年前我想讨刘水做老婆,她嫌弃我是文盲,3年前的一天夜晚,我翻进他们的家,想强暴她,被刘祖暴打一《周礼》颛顼氏有子曰黎,为祝融祀为灶神。顿……我是贫农的后代,他们不敢举报我,但我一直在找机会报复。老张搬进棺材楼里住,我觉得机会来了,我给老张下毒,你们肯定先从阶级敌人里找凶手……”

第二天,专案组在棺材楼—楼地面上众多的脚印中发现了鲁山的脚印。化验酒壶的壶盖,发现上面有鲁山的指印。

晚上,安录独自去了鲁阔的家。他对鲁阔直截了当地说:“老哥,鲁山去棺材楼的那天晚上,我知道你在亲家那里喝酒,醉了一宿。”

鲁阔脸色暗淡了,他说:“我知道你的意思,我的确没有亲眼看见鲁山进棺材楼。”他停顿了一下,激动地说关键是他的确进了棺材楼,是他投的毒,至于谁看见都不重要,是吗?”

安录说:“很重要,猜测和传言都不是证据,我们唐正是丈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太医何曾有恩与我?需要实实在在的人证。”

鲁阔沉默许久,才轻轻唉了一声,说:“是鲁程,也就是鲁山的爸爸看见的。他知道儿子投了毒,但不想失去唯一的儿子,不想揭发。听说地主崽被抓了,要以命抵命,他脑子再也静不下来了,儿子杀了人,却让别人偿命。他不敢去找你,他懂得虎毒不食子的道理,就找到了我,希望转个弯,儿子就不算是死在他手上了。”安录听了震惊万分。他呆了许久,才想起那团蓝色的火苗,问鲁阔:“你找我揭发的前天晚上,去过棺材楼吗?”鲁阔摇头说:“没有,那天晚上,鲁程来我家,我们在黑暗中谈了一整宿。”

轰动一时的棺材楼谜案终于告破。一年后,安录当了公安局长。

安录在1992年退休后,回到乡下老家住,回想起棺材楼谜案感慨万分,他总是在说:“其实这个案件还有未解之谜,那团蓝色的火苗我至今还是弄不明白。”

选自《民间故事》2014.8下

(赵雷图)

标签:奇异棺材

    上一篇:海底寻宝炸火山 下一篇:灵犬追凶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