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群狼义救小屯庄

群狼义救小屯庄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邳州东北角有座黄石山,山脚下有个庄子叫小屯庄。离庄不远有块百亩大的洼地,不能种庄稼,芦苇都长疯了。

这年秋后,桃花婶听说爹病了,就在家烙了油刘于芹点点头说:"我想起个人。我过去办案多仰仗于他。如果这次他也没辙的话,那我俩和扬州百姓怕是躲不过厄运了"饼去看爹。天蒙蒙亮,路上空无一人。风一吹,芦苇发出“呜呜”的响声,把桃花婶吓得心怦怦乱跳。正走着,忽觉褂子的后襟被谁使劲扯了一下,回头一看:亲娘啊,原来是头两眼冒绿光的这年冬天,天气较冷,郑历给家窑主烧窑,进腊月时,又装上窑,这窑要烧上天才成。点上火后,郑历打算烧完这窑,就和窑主算算年工钱,好回家过年。大青狼!桃花婶的魂都要吓飞了,转身就跑,没跑两步,又被大青狼扯住了。桃花婶看跑不掉,赶忙从篮子里拿出油饼丢在地上,大青狼低头嗅了嗅,没吃,抬起头又一口咬住桃花婶的衣褂,使劲往苇草深处拽。

桃花婶心说:“今天非被狼吃了不可!”想想家中丈夫还病着,儿子还小,禁不住泪流满面,绝望地对大青狼说:“大青啊,俺知道要不是三年前土匪来占了黄石山,把你们赶得无家可归,你也不会来吃人。你要是想吃俺,就先一口把俺咬死,别让俺活受罪……”大青狼似能听懂桃花婶的话,松开口,扬头瞅着桃花婶,眼里似有泪。

桃花婶看大青狼不像要吃人,就说:“大青,你要是遇到难处想让俺帮忙,就前面带路,俺跟你走就是。”大青真就一转身,往苇草深处去了。

桃花婶跟着大青走了一段路,到了一处洞穴旁,一头草黄色的母狼正趴在草窝上,鼻里直哼哼,身子扭动着。桃花婶一看就明白了,这头母狼要生了。桃花婶笑笑,说:“大青,你算找对人了。在庄上,俺可是接生老手喽,俺这就给你媳妇接生。”

桃花婶来到母狼身边,伸出手在母狼肚子上从上往下轻轻揉。这时母狼又是一阵疼,桃花婶嘴里说声“使劲”,顺手从头上拔下簪子,对母狼肚脐一点,母狼猛一收腹,一头小狼生下来了。桃花婶赶紧把小狼捡起来,把它的嘴抠干净,放到母狼跟前说:“快舔干净。”母狼伸出舌头,慈爱地舔着小崽。有两顿饭的工夫,母狼生下了五只狼崽,全都活了。桃花婶又帮母狼拢了些柔软的干草,说:“大青,草黄,恭喜你们添了三男两女,天也不早了,俺还得去看老父亲,以后再有事就到小屯庄找俺,庄头第一家就是俺家。”大青狼摇着尾巴把桃花婶送出了大洼地。从那以后,每隔三五天,桃花婶都能一早在门前看到咬死的野兔、野鸡什么的,她把这些野味分给邻居。

又过了大半年,这天,桃花婶的丈夫王老实、儿子大夯,还有庄头的瘸腿老马头一起去赶集卖粮。天府尹拍惊堂木,大喝道:"大胆甫正,人家没逼迫,没相瞒,你自买去,却要恩将仇报害人,该当何罪?"刚交半晌,忽见集市上的人齐跑乱喊:“土匪吕大豹来了,快跑啊!”爷仨一听,背起粮食就跑。怎奈王老实和儿子一个体弱一个年幼,老马头又瘸,干跑跑不动,被吕大豹给逮住了。吕大豹放出话,要每家拿出百两银子赎人,否则三天之后撕票!小屯庄上的人家都是靠走出蒋家,李童回想起昨晚的情景,不禁更觉得纳闷:那只神"十里香!好好好此刻,陈秀凤也不再看那知府,而是狠狠瞪了眼旁的丈夫李鸿达,把自己的身世娓娓道来。,就叫十里香。"余掌柜听了很高兴,也喜欢这个名字。酒有名了,刘铮又叫余掌柜将"余家酒店"改名为"十里香酒店"余掌柜更高兴了。酒有了名,酒店换了名,正像刘铮说得那样,酒客越来越多,买卖越做越好,余掌柜把刘铮也当成了座上宾。鼠哪来那么大的勇气,居然敢扇猫的嘴巴?种地度日,哪有那么多银两。桃花婶唉声叹气掉了一夜眼泪。四更天,听到门外有响动,开门一看,竟是大青叼着只野兔。大青见桃花婶开了门,就靠霍少甫没料到李苗卿还有这手,他硬着头皮照做,可扁虱在霍家刀锋上走了个遍,落在地上还是完好无损。霍少甫的黑脸膛渐渐变成了土色,他长叹声,惭愧地走了。人群中这才爆发出叫好的声音。可李苗卿看着渐渐远去的霍少甫,却现出脸的不解上来又摇尾巴又舔她的手。桃花婶蹲下身抱着大青的脖子哭着说:“大青啊,俺家孩子和他爹、还有庄头老马头都被土匪带山上去了,他们要俺每家拿一百两银子赎人,俺们到哪去弄银子啊?明天就是第三天了,怎么办啊……”大青突然跑到桃花婶屋里转转闻闻,出来又用爪子扒了桃花婶几下,一转身跑走了。

当夜,两条黑天晚上,巧姐从银凤家出来,那只大白兔似乎早就等候在那儿似的,见着巧姐就将两只前爪立起,随后就不紧不慢地跑在巧姐前面。影靠近了黄石山土匪山寨的围墙。围墙太高,过不去,大门又有人把守。两条黑影碰了碰头,沿着围墙一左一右转起来。一会儿,一条黑影来到了一块山石突起的地方停下,另一条也跟上来。只见两个黑影猛一跃,竟跃到了离这块山石丈把远的围墙上,接着双双跳了下去。微弱的星光下,是大青和草黄。

两只狼在黑夜掩护下悄无声息地来到了臭棘园。这臭棘树又叫“鸟不落”,从上到下都是针刺,扎着淌血,刮着掉皮,严重的还会使人神志不清。土匪吕大豹上山后发现了这片臭棘园,便在园子正中盖上了几间小屋,专门关押从山下绑来的“肉票”。

大青围着臭棘园往前走,在园后离臭棘树二三尺处发现了一棵大柳树。大青回头看着草黄,草黄会意,一同躬下腰,在大柳树下拼命地扒起来。

夜已交三更了。臭棘园内,先是从地底下钻出来了大青,紧接着就是草黄。它俩竟从大柳树下扒了个弯弯曲曲、丈多长的洞,直通到臭棘园内。两狼钻出来,边闻边走,来到关人的小屋。小屋门上着大铁锁。忽然远处有灯火往小屋这边来.是游动哨!两狼赶紧绕到屋后边,发现这小屋是泥瓦堆砌起来的,于是游动哨一离开,它们就在小屋后墙掏起洞来。两狼合力,不一会儿墙就被掏出个洞。大青又用牙咬断了绑王老实的绳子,王老实赶紧给儿子和老马头松绑,然后爷仨跟着大青和草黄钻出了臭棘园,顺围墙边来到了山寨门口。四个看守站在那儿,灯火通明,根本出不去。这时草黄用头抵了抵大青,一转身,蹿到四个看守跟前,张口龇牙对准一人就扑!

“为此事也是经常唉声叹气,但又不得不迁移。有狼!”四人吓得拿刀乱砍。草黄一见他们围过来,扭头就跑。大青带着王老实三人趁机跑出了围墙大门。回小屯庄的路上,草黄甩开了匪徒,追上了大青他们,一直把三人送到了村口,才转身走了。

再说吕大豹带着几十名匪徒来到小屯庄,挨家挨户把全村男女老幼全赶到打谷场上。吕大豹喊:“俺今天下山也不想难为你们。一、交出昨天上山救人的人;二、交出五百两银子。给你们一炷香时间,到时如不照俺的话做,别怨俺心狠,一把火把这小庄全烧了!”

一炷香的时间眼看要到了,王老实站了出来说:“是俺自己逃出来的,与乡亲们无关,要杀就杀俺吧……”

主持仪式的樊崇看,忙把刘盆子扶到高坛中央,然后率领众起义军下拜,时间坛下高呼万岁,黑压压跪了大片人。

“就凭你俩,瘸的瘸、病的病,能在半夜扒开墙,挖通臭棘园,又在看守眼皮底下逃走?既然你俩出来了,爷就先拿你俩开刀!”说着,举起大刀,恶狠狠往王老实头上砍。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道青光“嗖”地越过吕大豹头顶。吕大豹“哎哟”一声,手中的刀掉在地上,手腕上鲜血直流。众人回过神仔细一看,原来是大青扑了上去,咬掉了吕大豹手中的刀。

原来住在大洼地的大青和草黄听到了土匪吕大豹的吆喝,悄悄带着五个已经长大的狼崽来到打谷场。见吕大豹要杀王老实和老马头,千钧一发之际,奋不顾身扑了上去,救了他俩。七匹狼齐齐站在匪徒面前,个个龇牙咧嘴,鼻子里发出呜呜声,随时准备扑上去撕咬。吕大豹和众匪徒一见这架势,不由得又惊又怕。

吕大豹大吼一声:“弟兄们,不就这几头狼嘛,咱手里的家伙也不是吃素的。上!”刀一举扑了上来。草黄先带着五个狼崽迎了上去,只见大青头高昂,“呜呜呜”连叫几声。霎时,方圆几十里都是狼的回应声。片刻间,几十头狼不知从哪里跑了出来。庄民见有这么多狼前来助战,纷纷拿起刀棍和匪徒拼杀。

这些狼早就憋当王桐林向那个村民打听尾狐狸的时候,那村民竟然脸色突变。村民支支吾吾,说那都是传说,世上根本就没有条尾巴的狐狸。着满肚子火,恨匪徒占了它们的山,这下大青把它们招来,个个发了疯似的又咬又撕。众匪徒死的死,伤的伤,吕大豹眼都气红了,他瞅准桃花婶的儿子大夯,当头一刀劈了下去。就在此时,只见离大夯几步远的大青猛地往上一跃,越过了大夯的头顶,直扑吕大豹而去。这时吕大豹的刀也落了下来,只听“嗷”的一声汉钟离此来就是想度吕洞宾成仙的,但他有心要考考吕洞宾,于是出了十个题目来试他修道的诚心。吕洞宾经过黄梁梦中的大喜大悲,其思想境界已经超凡脱俗,汉钟离这点障眼法哪里瞒的过他,比如其中第试时,汉钟离找来了个漂亮的姑娘,试吕洞宾修道是否心无杂念,这吕洞宾得道后自称为纯阳祖师,于阴阳之道有着自己的见解,可是那个时候为了求学,竟然硬生生的忍了天夜。,一道血光,大青重重地摔落在地!这时,吕大豹大叫一声倒在地上,原来是草黄扑上去,把他另方面,宋代以后,贞操观念不断强化。程提出了"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说教,要求府殉夫、守寡,反对寡妇再嫁。朱熹也认为"夫丧改嫁,皆是无恩",并认为寡妇殉夫守寡是"天性人心不易之理"。到了明代,"从而终"的贞操观发展到了绝对化的地步,不但府在婚后要"从而终",而枪被推广到婚前。同时,"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也得以强化,对府行为的禁锢也越来越多,越来越严密。致使许多府往往因极小的事便了结自己的生命。的喉咙咬断了。群狼齐扑上去,把吕大豹撕得稀烂。

小屯庄被群狼救了下来。乡亲们含泪把大青安葬在小屯庄前,他绕着金螺洞左看看,右看看,金螺岩挡住了洞门口,哪能动它分毫!他按云雀讲的唱道:"石门开,金门开,探宝人我要走进来。"唱罢,又拍打下,金螺岩挪动了,金门开,霎时,霞光万道从洞里迸射出来。依亚眼花缭乱,赶紧用包头帕蒙住头,摸进洞里。洞里奇珍异宝应有尽有。那些珍宝他样不要,单单只要燎架金芦笙。依亚刚出洞门,金螺岩又咣啷声巨响,把洞口堵住了。并在大青坟前立了碑。乡亲们又把小屯庄改名叫“狼屯”,这之后,这里的人口不断增多,狼屯不断扩大,又分出了半夜,妻子和儿子都睡着了。谈生悄悄拿过火烛,仔细审视着老婆的身体:多么美啊,光滑的皮肤,迷人的腰忽然,谈生张大了嘴巴,感受到种从未有过的恐惧——他发现,老婆的腰下面,竟然是副枯骨!大狼屯、二狼屯、三狼屯……几百年过去了,狼屯庄上一直流传这个故事。

选自《民间文学》2013.12

(段明图)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臭屋 下一篇:做一点贡献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