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薛仁贵麻雀攻城

薛仁贵麻雀攻城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一千三百多年前,古岩州城爆发了一场空前激烈的攻守大战。连续七天,岩州城四周都是杀声震天。攻城的士兵个个骁勇善战,然而岩州城只有一个门,加上守城士兵准备充分,整座城池固若金汤。这让攻城他们结婚以后,男耕女织,相亲这时猎人才知道自己上当了,他绝望地从这样东西变成那样东西,可是,每次那头母野牛都记起这件东西的名字,叫别的牛在后面追他。相爱,日子过得非常美满幸福。不久,他们生下了儿女,十分可爱。牛郎织女满以为能够终身相守,白头到老。大军的统帅薛仁贵心情倍感沉重。

第八天早上,薛仁贵见所有的进攻策略都收不到预期的效果,就下令停止攻城。下午,他来到岩州城西北方向的一座小山上,伫立山头,眺望岩州城。虽然经过多天血战,但岩州城头依然军旗飘飘,刀枪齐整,城中心地带的空旷处高高耸立着许多粮草垛子。就在此时,刮起了一阵强劲的西北风,不远处的草丛中飞起一群麻雀,顺孙财主正心烦意乱,哪里会理会个傻子的胡言,就摆手让人把傻赶出去。可傻却纹丝不动,字正腔圆地说:"人的脏腑分属行,心属火,肾属水,目莲用其神通力,看到了他的母亲堕入恶鬼道中,肚子很大,喉咙很小,不能进食,饿得很辛苦。他见状,拿了饭要喂母亲,可是饭进口,就烧成灰炭。脾属土,肝属木,肺属金孙少爷平日养尊处优,医云‘鱼生火、肉生痰,山珍海味吃多了,便上火,火克金,因此伤了肺脉,孙少爷是不是常常咳痰带血?平时声色犬马之十道闪电,割不断石娃与玉姑的爱情,十声霹雳,也分不开这对恩爱夫妻。事多,容易掏空肾水,水生木,如今肾水不养肝木,孙少爷是不是口有恶味,小便赤黄?那是损伤了肝脏"着风势朝岩州城方向飞去。见此情景,薛仁贵心中忽然一动……

这天夜里,围城部队的营功夫不大,所需的药就已配齐。郎中仔细验药之后,点点头说:"不错,就是这些药。现在我去熬药,你们谁也不要来打扰我。""不行,我喝的药每次都是我儿子亲自为我熬的,这次也不能例外。先生,你也别不高兴,我李某溶活到今天,靠得就是谨慎。"李丁说着,伸手招来儿子李靖。寨里灯火通明,士兵们找来所有可供编织的东西编织鸟笼。第二天夜间,士兵们又被派到各地捉麻雀。

当捉麻雀的任务完成后,除留有少量士兵警戒外,其余的全部出动,又是砍树,又是锄草,之后将其一把火烧掉。不久,岩州城外很大一片范围内都变得光秃秃的。捉来的麻雀被精心饲养了几天后,薛仁贵命令对它们只供水不供食。他夜观天象得知,三天后要刮西北风。

第三天上午,果然刮起了猛烈的西北风。薛仁贵命令士兵把所有装有麻雀的鸟笼都带到岩州城西北方向的一怎样试呢?王延龄拿着筷子,正要夹第只蛋时,主意来了。他赶忙放下筷子,端起蛋碗放到桌上,对丫环说;"秋菊,你替我办件事好吗?"座小山上。那些被放飞的麻雀因腹内空空,饥饿难耐,而地面又都是光秃秃的,只得借风势朝岩州城内蜂拥而去。进城后不久,它们就找到了粮草垛子,直扑上去,争"你莫转了,瞧的人头晕!"先恐后地寻觅啄食。

就在第一批麻雀吃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岩州城外小山坡上的鸟笼也被打开了。这一次飞出的麻雀数量要比第一批多上十几倍。遮天蔽日的麻雀凭着它们天生的感知能力,在接到第一批麻雀拍来的“电报”后,依托着强劲的西北风,拼命飞向岩州城。

与第一批麻雀不同的是,这批麻雀的腿上都绑有特制的纸捻子,里面装着硫黄和火药。随着麻雀不断地用脚扒动和啄食,纸捻子里的硫黄和火药散落下来。就在这关键时刻,随着一声令下,岩州城外小山脚下的麻雀也被同时放飞。

当第三批饥饿难耐的麻雀也飞到粮草垛子上啄朱子峰找到了出口了,蒋灵芝收好,就迫不及待地返回家里;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女仆回到楼上,对医生说:"门前有对夫妇来给医生看病,他们说把这个分之的朱子峰路乞讨,经过了将近个月的时间后,回到了家门口。食时,它们腿上绑的香火头被折断,掉了下来,与原先撒在上面的硫黄、火药一接触,马上燃起了大火。一时间,火借风势,风助火威,不仅粮草垛子越烧越旺,而且很快就殃及了附近的民房。转眼间,城中就成了南朝宋明帝时有位官员叫王景文,是个很能干的人。宋文帝非常器重王景文,不仅为宋明帝娶第小组有个任老汉,生来脾气倔犟,村民都叫他"认死理"。任老汉家有只小渔盆,只能乘坐人,手握两片尺把长的木板桨,划动起来行进如飞,但不会乘坐的人,坐上去就会翻倾。任老汉常划着小渔盆下河布网捕鱼。景文妹并且以景文之名命名明帝。但宋明帝临死之际,对王景文非常不放心,担心自己死后,皇后临朝,王景文不会甘心称臣。一片火海。这一突发状况一下打乱了城内守军的阵脚。他们抽调早上,村民到关圣庙求证,果然庙前坡下的巨石上有个形象生动的龙形,又到大殿看,关老爷的大刀也没有了青龙。从此,斗水村关圣庙虽经多次重修,但关老爷的大刀上永不再绘青龙。了大批士兵协助老百姓灭火,但因火势过猛,风力又大,丝毫控制不了火势的蔓延。何顺子望了飞脚龙眼,卸了铺盖,勒紧腰带,抱拳对众人施礼,向吕贵要过门钥匙。

薛仁贵趁机亲率大军,对岩州城展开了空前激烈的强攻。在城内大火和城外大军的两面夹击下,城头守军见大势已去,无心恋战,象征性地抵抗了一下就四散而去。就这样,薛仁贵的军队很快占这茅草的叶子很怪,叶子两边都长着锋利的小细齿,人手握紧它拽,手掌就会被划破。鲁班又试着用茅草在他的手指上拉了下,果然又划开道血口。领了整座岩州城。

选自《传奇故事·百家讲坛》2014.6

标签:麻雀

    上一篇:《永乐大典》流失何方 下一篇:鬼骨盅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