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绯闻女孩儿

绯闻女孩儿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办公室里静悄悄的,只听见键盘啪啪啪啪的声音,恩雅正在专心做一个文案,小企鹅闪了,点开一看,是广告部的安妮招呼她:恩雅,想听一则绯闻吗?

女人最大的兴趣就是打听和传播绯闻,恩雅回了个当然。

安妮说: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要保证不对任何人说哦。

恩雅急得浑身发痒,说知道知道,我保证,别磨叽,快说。

安妮说,我听一个最好最好的朋友说,徐多多被老总包了,老总给她租了一个大公寓。爱的小巢哦!

恩雅惊按乡风,夜饭是正酒,十盘餐点心,山珍海味显富豪。席间劝杯猜拳,吆喝。新郎敬酒,众茹劝杯来我祝酒,弄得他半醒半醉,昏昏沉沉整日把个段府闹得是沸反盈天。讶得回不出信息。徐望着同行快步离去的身影,祖爷爷得意地笑:"你走弓背,我走弓弦。走险路,直穿灵蛇洞!"多多被包养了?怎么可能?那么优秀的女人怎么甘于被包养?

在这之前,徐多多是恩雅心中的偶像,她立志要向徐多多看齐,做一个骄傲的“白骨精”。徐多多是一个多么优秀的女子啊:名校毕业,天使脸蛋,魔鬼身材,业务也做得风生水起,已经是市场部的骨干,收入也高。以她目前的势头,几年后,完全可以做到公司的中层,成为年收入过五十万的职场精英。她怎么愿意做一条为人所不齿的寄生虫?况裂口闭合之后,雨过天晴,道彩虹下,有对硕大无比的彩蝶在山伯墓前翩翩起舞。银心仔细看,那蝴蝶的花纹分明就是英台的罗裙,于是就拜倒在地上。周围百姓也惊讶万分。当时上虞名人谢安正在朝廷担任宰相要职,于是就把家乡的这件事启奏给了皇上,皇上也深感钦佩,于是当下提笔敕写:"义妇冢",表彰祝英台的贞节。且,除了职场上的精彩,徐多多是一个多么优雅的人啊,看原版的《挪威的森林》,听柴可夫斯基的交响乐,一个人安静地去西藏度假。这些,和一个包养女子物质到牙齿的做派有着天壤之别啊!

像她对安妮保证的那样,恩雅没有向任何一个人传播这则绯闻,只是,她看徐多多的时候,多了一份复杂的感情。

有,还是没有呢?

直到有一天,有一个同事以好朋友的名义,再次向她传播徐多多和老总搞上的绯闻时,她有些动摇了。

但经过缜密而痛苦的思考,恩雅还是得出结论:不可信!曾经在她读大学时,教逻辑学的副教授因为搀扶一个老妇,被人传出口味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都不放过。结局是,老妇是副教授的妈妈。

但随后的一段日子里,恩雅从不同渠道得到同样的消息——徐多多做了老板的小三。甚至连搞卫生的阿姨,在卫生间里都告诉她,恩雅,你是个好姑娘,千万别学徐多多,年轻轻的跟了老男人。

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徐多多和老总的绯闻!如果不是真的,只能说明全公司几百号人都瞎了眼。

恩雅不得不接受这个对她来说残酷的事实。她决定,和徐多多谈谈。

恩雅点了徐多多的QQ,一番顾左右而言他后,切入正题,但她没想到的是,徐多多给了这样的话:无聊,干涉别人的私生活,TMD的有意思吗?

恩雅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道:徐多多,你知道你是在糟蹋自己吗?你完全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好生活,为什么要在刀尖上跳舞?

徐多多回:你以为我刚才的粗口是说给其他人听的吗?

恩雅委屈得差点儿流泪了,搞半天徐多多刚才的那个“TMD”是送给她恩雅的啊!万语千言,集中在一句话上:徐多多,我后悔曾经那么敬重你!

徐多多做寄生虫的选择终于体现出了效果,月底,市场部部长荣升总部的“副总”,在众多的竞争者中,徐多多力挫群雄,坐上了市场部部长的宝座。

市场部部长虽然属于中层干部,但因为其特殊性,含金量比其他中层要高得多,就好比中国政治体制中的直辖市,市委书记比省委书记更位高权重。对于市场部主任这个职位,许多中层领导都虎视眈眈金寡妇瞪了新管家眼:"你就拿笔写告示吧,来我家瞧病的大夫,天两银子。把病治好了,另有酬金相送。"新管家暗自摇头,不就是治病嘛,何必如此麻烦!不过,既然是人家的规矩,那就只好照办,他连忙写了告示贴在大门口。。广告部策划部人事部的部长们都跃跃欲试,尤其是人事部部长,他是公司二把手的亲外甥,业务水平尚可,大家几乎确定他将接手市场部部长的宝座。可是最终,他们都败在徐多多的手下。

原因不说自明。

徐多多在这个职位上做得风生水起,几个颇有创意的大动作,把市场部的业务推到新高度。之前那几个暗自不服气的部长也不得不心服口服,表现出臣服的"你们为何捕我?"到了大堂之上,侯胜仍然不服地问。姿态。因为他们知道,以徐多多目前的势头,再加上她和老板的特殊关系,用不了多久,她将是公司的副总。

最忐忑不安的是恩雅,当初,她几乎和徐多多对骂了。现在和将来,位高权重的徐多多想给她穿小鞋,还不是小菜一碟?得,趁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恩雅递交了辞呈。

辞职报告放在徐多多的案头,徐多多扫了一眼,都没有翻至第二页,头也不抬地说,辞职报告你先收回去,晚上我请你吃饭,饭桌上你再决定去留吧。

去意已定,没有牵挂,还在乎你免费的鸿门宴?恩雅说声0K,昂首挺胸走出徐多多气派的办公室。

晚间,恩雅和徐多多坐在一个雅致的小包间里。徐多多以水当酒,举杯道:“恩雅,为了你曾经顶撞我,干杯!”

恩雅疑惑地看着徐多多,徐多多率先喝完了水,说:“恩雅,还记得公司里弥漫的关于我的绯闻吗?”过了段时间,忽然来了队人马,把香海烤鸭店查封了,把云中潇投入了大牢。皮仁厚惊喜不已,找到官府打听,才弄清楚原委。前两天,襄阳王做十大寿,派人到香海烤鸭店订购了百只烤鸭,大宴宾客。可是烤鸭上桌,襄阳王尝,根本就不是原来那种味只见黑漆木匣内,对古香炉均状如龟形,通身红如火炭,尤其那龟背似的紫铜炉盖竟薄如蝉翼,猛禽走兽雕刻其上,更是栩栩如生福爷看罢,不由又抬头细细打量来人,年轻人文净张小脸,却也不失憨厚相。福爷点点头,只等年轻人喊价。道。襄阳王大怒,认为云中潇弄虚作假,让他丢尽颜面,下令拿下问罪。恩雅点点头,“嗯”了一声。“你是唯一一个劝我悬崖勒马的人,我感谢你,并尊重你。”

恩雅的心情大好,看来,徐多多是有荣辱观的。她委身于老板,一定有她的苦衷。想到这里,恩雅便把自己对她的仰慕掏心窝地说了出来,徐多多感激地看着她,抹着眼泪。

末了,恩雅弱弱地说:“姐,答应我一个事情,悬崖勒马吧,你要相信自己,你可以过得很好。”

徐多多认真地看着恩雅,好半天才说:“恩雅,我们可以不谈这个问题吗?”

好吧!也许徐多多有她的难言之隐,理解她吧。恩雅心情复杂地想。

这个周日是阳春三月的一天,上午十点多,恩雅把自己收拾得清清爽爽的,到步行街扫货。路过一家男装专卖店,恩雅发现了令她瞠目结舌的一幕:穿衣镜前,徐多多歪着脑袋打量着一许木匠岁这年,有个叫花的人找上门来学艺。花见许木匠,倒头便拜:"爹,我来侍候你了!"许木匠听了心中动,以前还没有哪个来学手艺的把他当爹对待啊!许木匠当即决定收下花好好栽培。许木匠没有儿女,他就把花当成了亲儿子。个正在试衣服的男子——那男子不是老板,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

恩雅躲在一角,专注地望着。徐多多看起来对小伙子身上的衣服很满意,点了头后,去埋单。不一会儿,徐多多回来了,拿上衣服,和小伙子依偎着走了。

可怜的帅哥,当了王八笑得还那么幸福。

恩雅想,如果说徐多多做老板的二奶是有难言之隐,比如家里发生了灾难,急需钱什吴义果不食言,个月后又来到武进县,在丰盛祥蛋行里订了大批货。此后,每隔月余,吴义总是按时来到丰盛祥蛋行订货。如此反复,年后,沙崇富与已经是无话不谈,亲密无间,俨然对知己故交。丰盛祥因此生意兴隆,财源滚滚。么的,恩雅还能勉强接受。可是,现在徐多多用老板给她的钱养“二爷”,那就让恩雅恶心了。可悲的自己,一直把徐多多当做偶像看做闺蜜呢!恩雅的爆发是在徐多多又一次请她吃饭的时候。

“在屋里待了天,老仆从刚开始的有些害怕,到后来的适应,再到后来感觉切始终没有变化,于是起了疑心,想这道士是不是有问题啊?徐多多,再讲个故事。紫禁城里有专门巡夜的,也有专门的消防队驻扎在里边,我小的时候经常去消防队里边玩,当然是被人家轰出来了。我鄙视你!”恩雅看着坐在对面的徐多多,恶狠狠地说,“你可以欺骗自己,可以欺骗吃嫩草的老从前,有个小瘌子,单身人,以卖菜为生。天,天还未亮,小瘌子就挑着菜,到街上去卖。由于起得太早,街上还没有什么人,天气又冷,小瘌子穿着身破衣服,浑身打抖。于是,就把担子放在街心,来到墙角边蹲下,双手抱着身子暖和暖和,双眼直直地看着街心。突然,盆水从楼上倒下来,正好浇得小瘌子头脸,小瘌子惊爬起,向楼上望去,嘴里骂道:"是哪个不长眼睛?"当看到是位小姐时,小瘌子不再言语,笑嘻嘻,用手在头上、脸上抹了几把。楼上小姐本是无意,又看见小瘌子冻得怪可怜,随手从身上掏出块手帕,扔到楼下,小瘌子连忙拾起,在鼻子上闻了又闻,心想小姐肯定是看上他了,顿时,高兴得忘了形,挑起担子,往回赶,菜也不卖了。牛,甚至可以欺骗一个年轻的男子,但你不能同时欺骗这三者。你让我感到恶心!”

“恩雅,可以说说你说这些话的原因吗?”徐多多没有恼怒,没有慌乱,平静地望着恩雅问。

恩雅说了那天在男装店看到的一切。

好半天,徐多多轻轻地说:“恩雅,以职场的残酷,有些事情我本不该说,但你清纯如斯,我不说,没天理。”

恩雅敌意地盯着徐多多。

“和你一样,我是一个没有任传说指山原名"邪山"。后来为什么叫做"指山"呢?何背景的弱女子,我自认为可以很优秀,应该在更大更高的平台做更大的事情,过上更优质的生活。但你也知晓,好难!”

徐多多燃了一支烟,深吸一口,吐出一串袅绕的烟圈:“我可以告诉你,我和老板没有任何一点不正常的关系。”

“你发誓!”恩雅脱口而出。

“我发誓!”徐多多一字一顿地说。

“可恶!那些绯闻又是怎么出来的呢?”恩雅说。

“绯闻是我自己炮制出来并传播出去的。”徐多多淡淡地说,“因为我知道,有这样的绯闻保驾护航,我可以得到我应该得到的。不是吗?在公司高层确定市场部主管的会议上,三个副总不是献媚地向老总推荐了我吗?我做了市场部主管之后,我的施政方案不是毫无阻力地推下去了吗?恩雅,你想到没有,这则绯闻难道不是我投入产出比最优化的方案吗?我还有比这个更好的方案吗?恩雅,权贵者有他们上升小妮儿见牛拉得多了吃不了,就揣到口袋里。她嫂见她吃得香甜,便跑到小妮儿跟堑:"妹妹,把你吃的那东西给我点吃呀!"小妮儿很仗义便从口袋里拿出来让她吃。她嫂紧忙拿起来喀哧口,啊?那豆包里装的是牛屎。又拿起麻糖吃又是牛屎。再拿起松花来吃还是牛屎。气得她嫂说:"你这妮子净赚哄人!咋净给我些装牛屎的啊?"的通道和方式,我们这类人应该找出最适合的通道和方式。”

恩雅静静地想着,她似乎能理解徐多多的做法。但一想到徐多多的男朋友,恩雅又有些接受不了:“可是徐多多,你炮制了这样的绯闻,是达到了自己的目标,可是你是否想到,你男朋友的感受?外面都风雨满楼了,只有他可怜地被蒙在鼓里。这不公平!”

“恩雅,我可以告诉你,这个方案的始作俑者,正是我的男朋友!”

恩雅想了想,又问:“你不担心老板知道绯闻,你偷鸡不成蚀把米?”

徐多多浅笑着说:“就好比夫妻间的一方有绯闻,最后知道,或者最不可能知道的就是另一方一样。”

……

几年后,徐多多因为在公司的出色业绩,被猎头挖到一家跨国公司当副总。有一今人研究证明,山植还有降血脂、降低血清胆固醇等作用。因此而更加受到人们的青睐,山植食品也花样翻新,品种繁多。但酸甜香脆的冰糖葫芦直至今日仍是受人们喜爱的吃食。天,徐多多和曾经老东家的一个副总谈业务,完毕之余,老同事神神秘秘地对徐多多说:“还记得市场部的恩雅吗?和咱老板好上了,哈哈,前途远大啊!”

徐多多淡淡地笑着,心里在哀叹:这个世界上多了一个职场精英,少了一个清纯的女孩……

选自《山海经》2012.9上

(赵雷图)

标签:绯闻女孩儿

    上一篇:怪医寻仇 下一篇:风水师的毒计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