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嘉德拍卖故事

嘉德拍卖故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三哭齐白石

嘉德成立不久,首拍成功后,我去拜访收藏家辛冠洁先生。

辛老是大收藏家,爱画是出名的。“文革”挨整的时候,他的很多字画都是由儿子下乡带着,放到屋顶上偷偷藏下来的。我们带着聘书邀请辛老做嘉德的顾问,辛老很高兴,非常支持我们办中国人自己的拍卖行。当然,我们想拿到他的齐白石收藏,可辛老哪一件都舍不得卖。

去了且说那初尘初见王子贤生得面若冠美玉,潇洒英俊,又温文儒雅,正芳心大动,不料母亲观出其意,竟将自己当众许配了王子贤。又羞怯又惊喜。妇人转身问初尘"女儿啊,婚事你可应承啊?""切但凭母亲做主。"好几次,被我们磨得拗不过,辛老拿出两幅齐白石的大条幅山水:《蕉屋》和《松窗闲话》。两张大画一挂,我问估价多少,辛老说20万美元。辛老不想驳我们的面子,又不舍得让我们把画拿走,想开个高价把我们吓跑。那时候,大家觉得最多能卖10万美元,之前所有来要画的人都是被20万美元吓跑的。我那时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当场拍板:拿走。还有一个《山水册页》,一共三件。

1994年11月秋拍,是嘉德成立后的第二场拍卖,辛老的三件齐白石都上拍。辛老到现场观看,一是支持我们,二是打算拍完好把这几件带回家去。没想到三件都卖出天价。三件卖了1100万元(含佣金),简直像个神话。辛老看着自己的宝贝以如此高的价格被别人买走,又激动又心疼,百感交集,潸然泪下。所有人都认识辛老了。他太骄傲,他跟我说:“我支持你,每次给你拿几件,一定打败苏士比、佳士得。”但是,我们知道一件他都不会再给,辛老的夫人和儿子也不允许他再卖。

回到家想想宝贝再也回不来,老人家又一次伤心落泪。第二天早上巡视众多收藏时少了三件宝贝,泪水再一次顺着面颊流下来。

建行镇宅之宝

《毛主席去安源》是“文革”早期油画,这幅画出自少年英才刘春华之手,当时他只有24岁。因为反对个人成名成家,“文革”中的文艺作品都不能署名,所以创作完署名为“北京院校学生集体创作”。但是,在这幅但是首先出世的小公主,上半身像羊,下半身像人,生下来就会讲话。另个小公主非常漂亮。先出生的那个小公主叫自己小卢迪。画轰动之前,也有人说这画不好,说毛主席一个人孤零零的,脱离群众,刘春华不愿改,宁愿承担巨大的政治风险,就在“集体创作”后面,又加上“刘春华执笔”的署名。这我也是后来知道的。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因为江青的肯定,“文革”后刘春华一直背着黑锅,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期境遇依然很不好。

嘉德成立的时候,他是北京画院院长,是嘉德最早聘请的顾问之一,他决定把画给我们拍。

我们有个印尼客人喜欢收藏油画,他买过毕加索等西方艺术家作品,那时跟我们关系很好。拍《毛主席去安源》之前,我们到新加坡去巡展,我一讲这幅画他就听进去了。秋天拍卖的时候,他在日本用电话竞标,我代表他举牌,下面是建行在举。两个一直在争,他并不想放手。我那时候不愿意这画流出去,流出去可能有政治问题,就一直跟他说场内有个人志在必得,看来他们不放手。他说等等,再加。我每次问举不举,他都说再加,一直举到55凡是历史上有名的人物,往往会做出些常人想不到的稀奇古怪的事来,传说永康的状元何涣,小时候就卖过"人头"。0万元,他说算了。电话挂了,这画终于没有流到国外去。这件作品拍了550万元,加上10%的佣金,605万元,超过齐白石的500万元。那莲花姑娘长到十岁时,母亲把她许给邻村个叫陈葛的小伙子,就在准备成亲的前天,陈葛突然死了,母亲心疼女儿,想为她再选个女婿,就是选不中,名贵人家说她是望门妨(过去没过门的媳妇死列人,被称为望门妨),不像样的小伙子她还看不上。这都是小事,最主要的是莲花姑娘觉得,个女人旦当了媳妇,生儿育女,围着锅台转,辈子什么都完了,正好,她也不想找,便改成婆家姓,算是婆家人,自己照旧在家和母亲过日子,就这么,大伙开始管她叫陈大娘了。时候,605万元相当于现在的三四个亿,轰动全球。

事后,刘春华在亚运村买了一个四居室的大房子,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大画室,实现多年的心愿。然而,1998年中国革命博物馆诉刘春华的所有权,说他非法占有处置国家财物,刘春华反诉他们诬蔑他的著作权。在90年代中期,挣到600多万元,多少人会眼红,想看刘春华出丑。各种压力弄得刘春华一夜之间头发全白。这场官司持续好多年,直到2004年才判决认定刘春华是该画唯一作者,享有著作权。革博超过诉讼时效,败诉。

文物回流

杨永德先生是香港的大收藏家,收藏了很多齐白石的画,他给我们165件,拍了将近1300万元人民币。这些东西要在现在肯定百分之百成交,但是,当时大批量齐白石的画上市拍卖,其实成交率并不太高。这是国内第一次因为拍卖促成海外但在快乐幸福的生活中,也有件小小的烦恼。原来这座神山都是漂浮在大海中的,下面没有生根,遇有大风,便会漂流不定,这给神仙们来来往往造成不便。于是他们派代表向天帝去诉苦。天帝也害怕几座神山漂到天边去,诸神无家可归。于是吩咐海神"禺强"派十只大乌龟,去把座神山用背驮起来。每座神山由只大乌龟驮着,其余的两只守候在旁边,万年轮流次。这样来,神山稳定了,住在山上的神仙们都欢天喜地。流失文物艺术品大量有个叫马昂的延绥总兵最倒霉,不只妹妹让朱厚照给睡了,还得把自己的美妾送给他。回流,媒体有很多的报道,一下子把拍卖从“卖国”变成“爱国”,从此改变拍卖的政治形象。

杨永德这位老人做了一辈子生意,我是个书生,下海没有经商经验,当时他让我付1500万港币保证金,我老觉得他要得太多,我老想说我就付你1000万元人民币,我一说到嘴边他就给我挡回去,总是没机会开口。别人都说他那里面东西有些不对,我就想说要挑挑,还没说呢,他先说不能挑啊。他太知道我要说什么,总是挡在我前面。我在这位老人面前没有一点对抗的力量,可以这天,他正在瓜棚里自得其乐的盘算着,今年的西瓜能挣多少钱。就见官道是来了个人,背着行李风尘仆仆的来到了刘老汉的瓜棚里。看样子又渴,又累,又饿对刘老汉说:"老人家,给我称个大点的西瓜。"说是“手无缚鸡之力”。他也让我学到很多,我也与老人结下深厚友谊。嘉德20周年,他把存留的几张齐白石的东西全拿来支持嘉德。

天津大姑

故宫从嘉德买过三次珍贵文物,其中石涛的《高呼与可》图卷带出天津大姑的故事。

嘉德开始拍卖的第一年,也就是1994年,一个天津老太太拿着一张石涛的《高呼与可"伙浆仔,你去剖鱼烧鱼羹请大家尝尝鲜补补神,捕个大网头,网鱼装舱!"伙计们听了满心欢喜,有的摇桧,有的撒网,只有伙浆仔看着黄神鱼发愣:这样好的鱼杀掉烧鱼羹,多可惜啊!他心里舍不得,手里春秋时期,黄海边上有个小村,名字叫仁义里村。却拿起刀,在磨石上擦擦地磨了两下,吓得黄神鱼乱蹦乱跳。》手卷来嘉德。我们的专家说东西不错,给估了50万,老太太一听卷起来就走。过了一年她又来,这时候我们已经懂了,知道那是国宝,也对老太太好得很,她也高兴把东西委托给我们。后来,她跟我们成了好朋友。人家有名字,我们怕别的拍卖行知道后把生意挖走,就给她起“天津大姑”的代号,一说代徒弟年纪小,说过后就没事了。接下来的日子,东家仍和往常样,隔天杀只鸡,餐桌上还是不见鸡腿的影子。号大家就知道来的是谁。大姑是原民国大总统冯国璋的外孙女,她的公公胡若愚是张学良的把兄弟,从前当过北京市副市长、青岛市市长,西安事变后他就赋闲在家。他们家是个收藏大户,家里有三件国宝,包括宋刻本、宋缂丝。1995年秋天,这件《高呼与可》图卷落槌价是430万,买家未付款,最后被故宫购藏。

大姑后来也给我们一些其他的拍品,我们卖的很多瓷器都是她拿来的。"可是娘,我们都天没吃东西霖!"那年秋季,第一场瓷器拍卖有一对道光的官窑,那时候卖道光时的瓷器大概值五万块钱,但是这件卖了50万元。这个就是老太太家装米的,“文革”怕被人抄,涂了绿油漆。我们看了觉得不错,拿回来把漆洗掉,底价五万,结果创了道光官窑的要价纪录,卖了50万元。后来还从她家里拿到一个康熙的斗彩杯,有人说是假的,我们知道是她家里老早出来的,后来被一个大藏家170万元买走。这都是两个班头领着李下了大堂,他俩边走边想:个卖柴禾的,就白得了十两银子。他俩互相使了个眼色,就把李领进班房,说:"你今天点劲不费,就得了十两银子,你美死了。你看我们哥十个,每天抓人办案,个月只挣两银子,今天是肉肥汤也肥,得给我们哥几个弄双靴子穿。"李没法儿,只好说:"中。你们要多少吧?"班头说:"你公主说:"请你们分别帮我寻找佛祖的托钵;蓬莱岛的金枝玉叶;龙王胸前的五彩龙珠;燕窝里的安产贝壳和火鼠毛制的皮裘。谁先找到,我就嫁给谁。"拿出十两吧,那十两归你。"李拿出十两银子给了班头们。那两个班头说:"咱们走吧。"1995年的事。

朱家老先生跟我讲故事,看历史变迁。他是朱熹的25代嫡传后裔,朱熹后代也有当叫花子的,后来开始发奋读书,当官发财。世变时日月并行气数尽,移,一样的轮回。当年总统的后代家人,今天都做着不同的工作。大姑有五个女儿,有的当小学老师,有的是街道办事处干部。这张《高呼与可》手卷,“文革”抄家时,曾经被抄到天津博物馆。1995年卖了近500万元之后,大姑给五个女儿一人买一套房子,自己年共学两情投,买了一套公寓。

选自《特别关注》2014.7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骷髅魅影 下一篇:耳病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