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宁大胆”的江湖探险

“宁大胆”的江湖探险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宁小怜要去探险。

一直以来,老爸老妈认为,她胆子特小,离不开老爸老妈。因此,宁小怜决定,要做一件大事,让老爸老妈张大嘴说不出话来,然后大夸自己大胆。

什么事最能吸人眼球,让老爸老妈惊趴下?当然是探险。

探险地点,就是凤凰山。凤凰山在小城背后,一片黑压压的林子,本来这儿并不可怕,可是,前两天这儿新起了一座墓,埋了一个人。墓由砖砌成墓洞,还立有一块墓碑。

这样一来,凤凰山就有些鬼气森森的。

宁小怜一旦决定后,马上开始行动起来。

凤凰山上很静,树林里一片阴森,宁小怜握紧拳头,手心满是汗。她暗暗安慰自己,宁小怜坚强点儿,你已经十四岁了,是个大女生了。

可是,她的心仍咚咚咚地跳着。

她当然不敢选择黄昏去,而是在一个中午去的。她虽然不相信有鬼,可中午上山毕竟比黄昏更安全一些。

她一步一步走上去。慢慢的,那座新墓已经看得见了,在树林里冷冷地立着。她硬着头皮一步一步走近,准备用手机拍下照片回家给老妈老爸看。这时,只听见墓内响起“呜呜呜”的声音,如哭泣渔女舒双眉,脸似台微微醉:一般。接着,只听见一个细细的声音传来:“我死得好可怜啊,我要找一个小女孩,掐死她,然后超生。”

宁小怜听了,吓了一跳。难道说,这儿真的有鬼?难道说,这个鬼想掐死她?

宁小怜再也不敢呆了,更不敢拍照了,“妈呀”一声惊叫,转身飞一般奔下了山。

宁小怜感到很悲催,自己在学校可是有名的宁大胆,现在,竟然被几声哭泣声就吓了雷爷爷虽然副弥勒佛的模样,那眼神却看得雷豹心里发虚,他只好说了实话:"雷爷爷,对不起,我不该说谎。干娘让我来找您,希望您帮我找个好媳妇。但是我答应我娘,要找到魔王夺回火的,连自己承诺的事情都做不好,我又怎么能娶妻呢?希望您能帮助我。"回来。她想,这要让同学们知道了,杨表天咬了咬牙,坚定地说:"我不怕。再说,姑姑给我缝制了厚棉裤,穿上它打板子不疼。"还不笑掉大牙。尤其周乐,嘎嘎一笑,口水拉得老长,经常嘶吼道:“宁小怜,你如果是宁大胆,我就是豹子胆。”而且,周乐真的自命为豹子胆周乐,和《水浒》里的豹子头林冲前后辉映,笑傲江湖。

宁大胆站了一会儿,一个主意浮出脑门儿。她决定去约周乐一块儿探险,如果周乐敢来,陪自己一块儿去,哥们儿就是战友,以后两人可以平分江湖。如果他不敢来,正是宁大胆渴望的,到时她去班上一宣传,堂堂的豹子胆竟然不敢上凤凰山,丢人啊。自己呢,赤手空拳可是正儿八经去了一趟的。

这一来,高下自水麟儿教白志泽踩水,白志泽学得很快。这天,白志泽的娘悄悄对儿子说:"傻小子,水麟儿是女孩子啊。"白志泽愣住了:"娘,你怎么知道的?"白志泽娘说:"你瞧她踩水时,那杨柳腰扭的,哪有男人会生这么软的腰。"有区别。

自己注定会成为宁大胆,再也没人敢于挑战了。于是,她去找周乐。周乐正忙着拍篮球,听了宁小怜的话,顿时忘记了拍篮球,傻傻地望着她,鼻尖上冒出了汗珠,一颗颗纠结一块儿,变成珍珠滚下来。

宁小怜“嘁”地轻蔑一笑:“还豹子胆呢?胆子针鼻子大。”

周乐一听,顿时气红了脸,很威武地一挥手:“去,咱周乐怕什么?”说完背着手,一副林冲雪夜上梁山的样子,走在前面。宁小怜一见,也忙跟了上去,有豹子胆一块儿去,自己怕什么?

又一次,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黑森森的林子。

周乐不走了,停了一会儿轻声道:“宁小怜,我们——还是回去吧!”宁小怜微笑着一撇嘴,很不屑地说:“你回吧,我一个人独闯虎穴算啦。”说完,推开清朝康熙年间的月初,天津卫北马路,空气中还飘荡着过年的喜庆味道,协和轩剃头棚里顾客盈门,好不热闹。也难怪,个正月里人们遵守着"正月剃头死舅舅"的献,今天是龙抬头的好日子,就聪明又勤快的沐定把家里的块地用来移栽灯芯草。野生的灯芯草经过她的悉心栽培长得更长、更壮了,里面的灯草也更粗了。沐定还用灯芯草当原料,编出了柔软的滑席。这种滑席又舒服,又便宜,又耐用,而且不同样式的滑席还有不同的用途,所以受到了大家的欢迎。这么来,沐定家的生活过得越来越好,乡亲们看着,都羡慕得不得了。很多人来找沐定,有的想向她学习劈灯芯草的诀窍,有的想向她请教怎样编滑席。可是,不管是谁,都被沐定婉言拒绝了。扎堆剃头来了。周乐当头就走。走了一会儿,她悄悄回头一看,周乐在后面跟了上来。周乐眼睛左右转着轻声说:“宁小怜,凤凰山上好怕人的。”

宁小怜不回答,心仍“咚咚咚”地跳。周乐在后面一边呼哧呼哧地擦着汗,一边不停地左右望着,好像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被林中伸来的手抓走似的,让宁小怜见了,暗暗好笑。走了一会儿,那个新墓终于又出现在眼前。

周乐突然喊道:“宁小怜!”

宁小怜出其不意地吓了一跳,回头白高名清深深鞠了躬,说道:"老爷,小人已彻底戒除烟瘾。如果您信得过小人,就让小人来为公子医治吧!"李县令半信半疑,县令夫人急不可待,说:"就让高郎中试试吧!"高名清指挥大家把县令的儿子死死按住,掏出随身携带的蕲蛇,挤出蛇毒,然后在他的腿上划出个小口子,把蛇毒挤了进去,最后,高名清小心的用纱布把伤口包好。不小会儿,李公子就沉沉睡着了。了一眼问:“吼什么啊吼?”

周乐红着脸扭捏着轻声说:“我输了行吗?我们回吧。”可是宁小怜仍摇摇头,在周乐面前,自己必须坚强,让他彻底服输。不然的话,这小子这会儿认输,一转身又会反悔的。她径直来到墓碑前,向周乐招招手。周乐缩着身子一步步挨过来。

突然,身后树林里,一把土撒了过来。周乐惊得跳起来大喊:“谁啊,是谁?”可林子里静静的,没有一声回音。

周乐脸都吓白了。墓洞中,突然响起“呜呜呜”的哭声:“我死得好惨啊,我要让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抵命。”

周乐再也待不住了,转身就跑日餐,连天,老太太总是按时送来香喷喷的饭菜,并托仙气灵光禀告京城皇府。第日,感恩不尽的康熙皇帝问老太太是何方人氏。。宁小怜也慌了神,转身就准备跑,却一脚踩在一块断砖上,身子一歪,“咚”的一声重重撞在墓碑上,这一下力量很大,摔得也很重,顿时撞翻了墓碑,连人带墓碑摔进了墓中。

周乐听到声音,回身看见这情景,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宁小怜被摔得头晕眼花,还没醒过神来,被人一把抓住衣领扯了起来。她抬头一看:“妈呀”一声惊叫,瞪大了眼睛。

她的面前站着一个人,不,应该是一个鬼。

那个鬼个子很高,有着一张蓝脸,舌头拉得老长,血淋淋地耷拉着。他抓住宁小怜的衣领,冷哼一声后,“嘘”的一声发出一声尖利的口哨,让人听了,直起鸡皮疙瘩。

随着唿哨声,一个同样着装的精瘦的家伙从树林里蹿出来,一把揪住周乐的衣领,一推一搡进了墓内道:“老大,这两个小家伙咋办?”那个抓着宁小怜的家伙说:“绑住再说。”说完,找了根绳子,将宁小怜几下绑住。

宁小怜知道,这会儿不能反抗。因此,她显得特别乖,特别听话。

随后,周乐也被绑了起来。那座倒下的墓碑又被竖起来,挡住墓门,里面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可是,通过刚才进来时候的光线,宁小怜发现,这个墓洞很大,棺材放在一边,棺盖开着,里面并没有什么死人。

她的眼睛眨动着,极力思考着脱身方法。

周乐在黑暗中哭道:“求你们了,鬼叔叔,放我们出去吧。”

宁小怜劝周乐别哭,告诉他,他们不是鬼,是人,只不过是脸上戴着鬼面具罢了。那两人一听愣住了,过了一会儿,高个子冷哼一声:“小丫头,知道得挺多啊,你还知道些什么,倒是说说。”

宁小怜大声说:“你们两个是抢劫银行的。”那两人一听,又是一愣。洞内,再次陷入一片寂静,只有周乐的哭声在断断续续着。

最近,小城发生了一桩银行抢劫案,是晚上发生的。案件发生后,两个蒙面人迅速逃离现场,消失了踪影。随后,公安干警紧急出动,严密布控,到处搜查。可两个劫匪仿佛从人间蒸发了,再也不见了影子。说是出了本市吧,可各处监控不见可疑对象;说在本市吧,又不见人影。

当宁小怜冲倒墓碑,借着亮光看见墓中地上放着的袋子,还有棺材里放着的方便面易拉罐什么的,以及两个装神弄鬼的人,马上联想到那两个抢劫银行的人。

她想,这两个家伙作案前,一定故意假造了一座墓,作为自己抢劫之后的藏身之所。至于埋在墓里的棺材,一定是用来藏食物的。

他们抢劫银行后,躲在这儿,准备风声过后逃走,没想到宁小怜他们来,于是他们装神弄鬼,想吓跑他们,没想到让宁小怜撞倒墓碑,暴露了一切。

怕这两个家伙杀人灭口,宁小怜告诉他们,虽然他们抢劫银行时是蒙着脸的,可出来后,却扔掉了蒙面头巾,这样一来,他们的样子早已被沿途视频拍下,也在警察的掌握之中。

她想,这样一来,两个家伙以为警察已经掌握了他们的相貌,不会轻举妄动的。谁知那个高个子听了宁小怜的话,愣怔好一会儿,告诉瘦子道:“老二,看样子我们暴露了。”

那个被称作老二的一听,匕首在黑暗中寒光一闪道:“奶奶的,先把这两个小家伙灭了再说,避免走漏消息。”周乐一听,“哇”的一声哭开了道:“别杀我们,我们不说出去好吗?”老二匕首又一晃,烦躁地"谁?"高员外惊。道:“闭嘴,小东西。”周乐忙闭上嘴,仍抽抽噎噎的。宁小怜想了一会儿,大声说:“别杀我们,我能帮你们逃出去。”

瘦子听了,没好气地说:“老大,这丫头能有啥办法?别听,动手吧。”

高个子拦住说:“听听,如果行就留着,不然的话,再灭口不迟。”

宁小怜告诉他们,现在想逃出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化装。她告诉他们,自己老妈开着化装店,是个著名化妆师,想把一个人化装成什么样子,一个小时不到就能成功,他们可以借助化装离开。但是,她提出一个条件,不能杀害自己和周乐,到时,更不能伤害自己老妈这人名叫黄昌荣,是城里家商行的大老板。虽然也算是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但黄大老板十分惧内,被老婆小兰看得死死的。前不久,黄昌荣迷上了醉香楼的名妓小桃红,瞒着小兰跟她打得火热。小桃红素来喜爱书画,尤其喜欢董叔达的画作,恰好他家藏有这幅《夏山图》,于是这天他拿来给小桃红鉴赏。。

那个老大沉默了一会儿道:“好,可不许玩心眼。”

到了夜晚,四周一片寂静,两个劫匪一人抓着个孩子,推着走出了墓门。宁小怜和周乐都乖乖的,他们知道,两傅凤舟把全村人集中起来,高声道:"两年的天夜里,谁在前面山路上,吃过个丑女人,自动站出来,我想不连累大家。"见长时间没人应声,傅凤舟恨声道:"你真的想连累大家都死据传,大约是明朝洪武初年,在团堡梅家湾里住着个老多岁的老妈妈,早年丧偶,身边有个女儿,个比个漂亮。天上午,老妈妈上山打柴,不小心被树桩刮倒,摔进个深沟里,腿给摔伤了。老妈妈不停地大声呼救,但山沟太深,没有个人听得到,也就没有人来救她。天很块快黑了,老妈妈很着急,心想今晚定会死在这里。就在这个时侯,她听到近处传来人说话的声音:"老人家,你怎么个人坐在山沟里呀?你里长急道:"可是,这尺的高塔如何能在天之内建成?"定遭到灾难了,我来救你好吗?"吗?"这时,他听见有人呻吟了声,看,正是吃嫂子的那个汉子,便对侍卫们厉声:"快绑了他,到山路了等我。"刚说完,忽见人群外面跑来个女人,嘴里叫道:"是傅舟吗?我是你嫂子啊。"傅舟心头震,见来人正是他的丑嫂凤,便失声道:"嫂子,你还好吗?"接下来,叔嫂俩抱头痛哭,众人见了,无不伤感落泪。个劫匪还有一把枪,千万不能反抗。

在宁小怜的带领下,四人左拐右藏,来到了宁小怜老妈的化装店。

听到敲门声,宁老妈打开门,一支枪对准了她。接着,劫匪把两个孩子推了进来,瘦子动手,把他们分别绑在椅子上,小心看管着。

高个子用枪指着宁老妈,恶狠狠地问道:“你会化装?”

宁老妈不知发生了什么,只得连连点头。

高个子仍不放心,进一步问:“听说,你能让我们改变模样?”

宁老妈回过头,看看宁小怜眨动的眼睛,又忙点了一下头。高个子冷冷一笑,告诉宁老妈,给他和他的兄弟化装,如果化得让别人一眼认不出他们来,一切都好说,不然的话,自己一枪一个,三人三条命都丢在枪下,别怪自己下手无情。

宁老妈颤抖着嘴唇,半天问:“化装成谁的样子啊?”

高个子烦躁地道:“反正化装成不是我自己的样子就得了。”

宁老妈看着墙上的照片,准备选择一个仿效的对象。这时,宁小怜在一旁忙说:“老妈,化装成吴林哥的样子啊。你瞧瞧,吴林哥的脸形和这位叔叔的脸形很像的。”

宁老妈一听,端详了一下高个子的脸儿,轻轻嘘了口气,忙点着头。高个子不放心地问:“吴林是谁?”

宁小怜回答:“是我表哥。”

高个子一笑,点着头坐了下来。宁老妈拿了化妆品和胶泥,按照吴林的样子,不停地在高个子脸上捏原来,这汉子向文正不愿意对上逢迎,也没有机会得到提拔,这干,就在阴谷县干了年。向文正倒是安于现状,在他的治理下,阴谷县政通人和,早就摆脱了贫困的境地。名叫田永昌,家住离城十里的田家宅。由于他妻子长得美如天仙,便被村里个有财有势的田远望抢了去,硬是要他妻子作小。他的妻子至死不从,几次自杀都未成功。消息传到田永昌的耳朵里,他心如刀绞,找田远望要人。田远望说,要人可以,但必须拿幅唐伯虎的画来交换。无奈之下,田永昌救妻心切,便来到城里对唐伯虎无礼了。 捏画画,然后,退后一步望望,又在他唇上贴了两撇小胡子,说:“成了。”宁小怜也道:“老妈,真了不起,太像了。”

高个子对着镜子一看,傻了眼,镜子中一个小胡子,连他自己也认不出了。他赞道:“嘿,神了。老二,这样出去,谁能认得出?”然后,他吩咐给瘦子化装。

一个小时后,瘦子变成了一个胖子,对着镜子也一脸的傻相。

化装完毕,高个子突然枪一指,对着宁老妈。宁小怜急了,叫道:“你不能伤害我们。”然后告诉他们,他们抢银行,没伤人命,万一被公安抓住也判不了死刑;如果杀了人,是要赔命的。瘦子狠狠地说:“不杀你们,难道让你们报案不成?”

宁小怜忙建议,可以绑上他们,在他们的嘴上堵上抹布。

高个子点点头,对瘦子说:“就这么办。万不得已,别惹人命在身。”

两人把宁老妈也绑在了椅子上,三人的嘴里都堵上抹布。做完一切,两人背起装钱的包,又把窗帘拉上。锁上门后,高个子仍不放心,在门上挂上“停止营业”的牌子,然后嘿嘿一笑,得意地和瘦子转身离开。

三人被绑在那儿,相互对望着,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听到开门声,接着“哐啷”一声门被推开,一个人带着一群警察跑进来,正是宁老爸。宁老爸迅速解开三人身上的绳子,焦急地问道:“没事吧?”

宁小怜顾不得说别的,忙问道:“老爸,那两个家伙呢?”

宁老爸告诉宁小怜他们,那两个罪犯刚刚被抓住,从两个罪犯嘴中才晓得,宁小怜他们还被绑着,所以,宁老爸就随着警察赶来了。

宁老爸和宁小怜他们来到公安局,那个高个子还大惑不解地嘀咕着:“怎么回事,化装这么好,怎么一出门仍被抓住了?”

宁老爸望着宁老妈、宁小怜和周乐,呵呵笑了。

宁小怜得意地告诉高个子,吴林并不是她表哥,是一个在逃杀人犯,昨晚,他们才在电视中看到那人的通缉照片。高个子让宁老妈化装时,宁小怜马上提醒,让老妈化成吴林的样子。宁老妈一听,也明白了过来。

两个罪犯一听,也傻了眼。

选自《意林》2014.3

(赵雷图)

标签:探险江湖

    上一篇:相遇姑苏冲 下一篇:绑粮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