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泣血地狱变

泣血地狱变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一、寺院争锋

唐朝佛教盛行,寺庙也越修越多。为了招揽香客,各家寺院使出浑身解数,就连一向以修行高深著称的赵景公寺的住持广笑禅师也不能免俗。

赵景公寺原本是隋文帝皇后独孤伽罗为了纪念父亲所建,也曾显赫一时,但如今已是每况愈下,越来越冷清了。

这天,广笑禅师的贴身弟子玄纵给师父出了个主意:“很多寺院都请吴道子画壁画,以此吸引了众多前来观画的香客。师父,您和吴道子是旧相识,何不拉一下关系?”

当年广笑禅师在洛阳白马寺出家,有一次,还没成名的吴道子到白马寺混饭吃,闲聊时广笑曾建议吴道子不妨去长安碰碰运气。吴道子依言而行,到了长安后果然声名鹊起。

见师父迟疑不决,玄纵又说:“师父您也不用想太多,该多少钱,我们就给吴道子多少钱,我打听过了,吴道子的官价是每面壁画三千两银子,这点钱我们寺还出得起。如果他念旧情肯打点折,那就更好了!”

广笑禅师摇摇头,笑道:“我担心的不是这个,如今很多寺庙都有吴生的壁画,我们这个时候才请他画壁,跟其他寺院相比,又有什么优势可言呢?”

玄纵是个聪明人,眼珠子一转说道:“那些寺庙只是追风而已。师父您博闻广知,深谙佛法故事,如果我们能独辟蹊径,请吴道子画一幅特别的作品……”

广笑原本闭目听着,忽然,他的眼一睁:“我已经想好让吴生画什么了,只是,这幅作品可不简单,只凭我与他之间的旧交和三千两银子,恐怕还不够临走前刘忠嘱咐女儿:"把我配的药给赵天飞煎服。等呜来给他吃最后剂药即可痊愈。"。要想吴生全心地创作此画,还需要一件东西。”说着,他让徒弟附耳过来,如此这般地交代了一番。

这一日,吴道子带着众徒弟在平康坊的一个酒楼打发时间,一个手持五色念珠的年轻和尚来到他跟前,说自己是广笑禅师的弟子,法号玄纵。

吴道子一眼就看穿了对方的来意:“怎么,那广笑也想请我画壁?可惜,我最近不接活儿。”

玄纵嘿嘿一笑,拉了把椅子坐下,道:这晚,全家人围桌而坐,每人脸上都写着个字,沉重。柳爷辈子做壶,就个字爱。爱壶如命,对做壶的手艺,专研永无止境。柳夫人望着丈夫,想起后面可能要发生的事,忍不住用袖管抹起了眼泪,柳家公子云帆对母亲说,"娘,别伤心,梅桩壶是父亲的命根子,肯定不能落到日本人手里。"他走到父亲身边,低头同柳爷耳语了番,柳爷的神色渐渐好转了些。彩霞同母亲丈摸不着头脑,只能唉声叹气。“吴先生您要是不去,可就错过我家师父特意为您准备的昆仑觞喽。”

一听昆仑觞三字,吴道子就愣住了。他是出了名的好酒之人,自然知道这昆仑觞的金贵。自从北魏诞生后昆仑觞就被认为是酒中绝品,因为酿这种酒所用的水这天傍晚.朱熹因思念丽娘,去平林渡口散步等她。忽听得有人唤了声"朱夫子",回头见是摆渡的乌老头两口子。朝他招呼着走来,忙停了脚步。这两口子长着角脑袋,鼓着双金鱼眼睛,男的又高又大,女的又矮又小,身穿戴黑不溜秋的,活像对丑怪似的。,取自黄河源头,极为珍稀,就连京城长安也只供应九十坛,其中一大半进了皇宫,只有极少数才流通市面。有一次在宁王的夜宴上,吴道子曾喝过一杯昆仑觞,味道至今难忘。广笑老和尚又怎么会弄到这么珍贵的酒?

玄纵解释说这坛酒是师父十年前意外所得,一直珍藏在寺庙里,等待有缘人。如果吴道子答应乾隆就对老船公说:"我说老翁,我们眼下无事,弄付对子对对好不好?"作画,除了三千两的官价,这坛酒也是谢礼之一。

吴道子被那好酒吸引得食指大动,心里已经答应了一大半,就笑着问玄纵要画什么主题的壁画。玄纵只说了五个字:“《地狱变相图》。”

这五个字却让吴道子脸上的笑意渐渐退去。《这时,船舱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个膀大腰圆的黑脸船工突然掀起帘子走了进来。由于左右待从都到船外看放滩去了,李照大吃惊,厉声喝道:"你这下人,进来干什么!赶紧滚出去!"说时迟,那时快,黑脸船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用力推开李照,用布包裹好盐宝,飞般的跑了出去。等李照回过神来,大呼"抓强盗"时,哪里还有黑脸船工的人影!地狱变相图》是介绍堕入地狱受种种罪报之真相,规模宏大,人物众多,就算是经验丰富的老画师,也只敢试探着做卷画而已,从没有人敢挑这时候被爱情之箭射中的阿波罗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达夫妮,于是他立刻对达夫妮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战壁画。何况,从构思、起稿、勾描,再到上色完工,至少需要半个月时间来完成。吴道子是皇家画师,按规定是不能接私活儿的,但玄宗宠爱吴道子,因此对他去寺庙画壁的事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吴道子也很识趣,通常只接三五天内完成的活儿,超过这个天数的作品根本不画。

总不能为了美酒而得罪了皇上,正当吴道子准备开口拒绝时,几名美女簇拥着一名神色倨傲的白衣秀士上了酒楼。一看到那白衣秀士,吴道子心中一动,忽然转头对玄纵道:“回去跟你师父说,我这就去向皇上请假,三天后就来贵寺画壁!”

二张敬禹听,点头道:"妹子说得也是!"、画师争名

三天后,吴道子果然带着众徒弟如约而至。一见到广笑,他就迫不及待地问:“昆仑觞在哪里?”

广笑爽朗地大笑,取出好酒款待吴道子,又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完成壁画。吴道子想了想:“多则半月,少则十日。”广笑说:“半月后正好是七月十五中元节,那老衲就向外界宣布此日揭幕?”吴道子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两天后,吴道子已经把整整一坛子美酒喝光了,可是,面对着整面白墙,吴道子居然手足无措、灵感全无。

身后,徒弟们窃窃私语,广笑禅师和玄纵也忍玉奴刚要开口,林青就急忙摆手,压低声音说:"掌柜的在呢,今天不能给你米了!"玉奴道:"我今天不是来讨米,是来卖米的!我丈夫回来了,带了船货物。这些米吃不完,想卖给你们。"林青这才发现外面还停着辆装满米的大车,很为她高兴。奇怪的是玉奴母子和米车上都有股怪味,非常难闻。不住交头接耳起来。广笑试探着问:“吴生啊,是酒喝得还不到位吗?”吴道子摇摇头,丢下笔颓丧地走出了赵景公寺。

接下来的几天,壁画依然没有开工的迹象,吴道子也不见了踪迹。广笑禅师这下可笑不天色放亮,左邻右舍帮着清理废墟,挖出那具焦如木炭的尸体,巧娘只觉眼前黑,昏厥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巧娘突然被噩梦惊醒,刚睁开眼,就看到了城内有名的地痞冯那张贪婪、丑陋的刀条脸!出来了:如果壁画在中元节当日不能按时出现在香客面前,那么丧失信誉的赵景公寺就真的一败涂地了!

一转眼,离限期只剩七日,而寺庙东壁上依旧空空如也。焦急的众人纷纷四散去找吴道子,找了几圈,玄纵终于在长安郊外的曲江边发现了昏睡于花间的吴道子。

叫醒了吴道子,玄纵实话实说:“实不相瞒,由于这两天找不到您,我家师父非常着急,而且画坛新锐皇甫轸毛遂自荐,说他可以在寺院西壁另作《地狱变相图》。”

吴道子乍醒,怔了怔,一把抓住玄纵秦桧道:"那就把它锯了算了,何必花这么大的力气把根挖光?"疯和尚撇撇嘴说:"啊呀,你这位大官怎么这点道理也不懂?老话讲,打蛇打寸,砍树先砍根。我出家到这里来,就看透了这桧树不是好东西。你看,这桧树叶子象柏树,树干象松树,不不,非驴非马的。"秦桧听这和尚话中有刺,心里老大的不高兴。他想:年初头香还没烧成,倒被这和尚当头打了记闷棍。于是露出了副尴尬相。他老婆看苗头不好,轻轻的对秦桧说:"快去烧香吧。"的领子:“皇甫轸?”

玄纵点点头:“就是他,这小子还说,他五日内就可以完成《地狱变相图》。不过,我家师父还没答应他,说要先征求吴先生您的意见。”

吴道子咬牙道:“你回去吧,七月十五前我必然完成壁画,否则,就跳江谢罪!”

打发走了玄纵,吴道子恨恨地长叹一声。没错,这个皇甫轸正是当日在酒楼偶遇的那名白衣秀士,也是吴道子为了证明自己而答应广笑创作《地狱变相图》的直接原因。

皇甫轸是长安画坛最近冒出来的新星。他不但技艺精湛,而且年轻英俊,颇受欢迎。甚至有评论界人士预言,三年内,皇甫轸必将超越吴道子成为长安第一画师。

吴道子一向都是宁王的座上宾。宁王是玄宗的哥哥,最喜欢搜罗文艺名士,他听说了皇甫轸少年成名,也有意将其网罗门下。那一日,他设下夜宴,又故意让在座的吴道子和皇甫轸各自画一幅《鬼神图》。年轻气盛的皇甫轸很快完成了画作,只见他画的鬼神灵气十足,飘逸洒脱,别有韵致。而吴道子画中的神仙目光闪烁明亮,流波欲语,极其生动,显然功力更胜一筹。虽然在这场比试中吴道子占了上风,但他却知道自己险胜全亏了所用的颜料另有乾坤。原来,吴道子在画人物眼睛时,使用了曾青和壁鱼。曾青是一种丹药的原料,呈蓝色,主要成分是碱式碳酸铜,而壁鱼其实就是书虫。曾青只产于蔚州、鄂州两地,只要肯出钱,并不难采获;至于书虫,因为太微小了,而需要的数量又非常大,因此颜料调配非常不易。但这个秘方后来还是泄露出去了,很多画师纷纷效仿,一时间捕捉书虫成了很多人的新职业,而吴道子的优势也就消失殆尽了。

三、地狱白描

吴道子回到赵景公寺。广笑禅师心中虽担忧,但嘴上仍宽慰道:“吴生,你是千年难遇的天才,《地狱变相图》虽不容易,但也绝难不倒你!”

吴道子苦笑不语。面对空白墙壁,他依旧才思枯竭,而这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已经有很长一段日子了。年过半百、江郎才尽的他,真的将被年轻的画师所代替吗?

这天晚上,长安城明月高悬。吴道子在禅房打坐,心里却怎么也静不下来。忽然,一个大胆而又可怕的念头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吴道子在黑暗中怔忡了片刻后,一个人悄悄地溜出了禅寺。

直到傍晚时分,失魂落魄的吴道子才回到了寺庙,没多久,他的弟子带来一个惊人的消息:皇甫轸在东市的集市上跟人打架,混乱中被人捅死了,凶手也已经逃走了。

“你说什么?!”吴道子闻言失色。

弟子把话重复了一遍,又卖乖道:“真是天佑师父!”吴道子眼睛一瞪,问他什么意思。弟子就说如果那皇甫小子不死,日后定是师父最强大的对手。吴道子大吼一声:“一派胡言!”说着,把弟子赶出房去。

埋头沉思许久,吴道子忽然提起笔向东壁奔去。他终于想好该怎么画壁了。

中元节终于到了。这天下午,长安城里的人全都奔向了赵景公寺,吴道子一夜之间画成规模宏大的《地狱变相图》的传奇仅仅在半天时间就传遍了整个京城。

壁画是用白描的方式所绘,吴道子并没有刻意地去描绘厉鬼的狰狞,而是以新死之人复杂传神的表情传达所受的煎熬和各种地狱的惨状。看公平离开家乡,边打听,边要饭,要陵饭,跑了万里路,就是找不到交易这个人。"好的,好的,我等着你。"财主兴高采烈地回去了。过此画的人,都会不寒而栗,冷汗直冒。当时甚至有很多整日杀生的屠夫和渔户,看到那幅画后就吓得赶紧改行了。

赵景公寺因为这幅壁画,一下子成为长安最火爆的寺院,前来上香的平民和权贵络绎不绝。

就在众人为《地狱变相图》如痴如醉的时候,广笑禅师把吴道子请来自己的房中,意味深长地说:“吴生,很多人问我,你创作壁画时的灵感从何而来,我想,没有在心中下过地狱的人,是画不出这样的杰作的,对吗?”

吴道子额头见汗,低垂着脸不敢抬头。

广笑继续道:“我请你画《地狱变相图》,就是为了劝人向善。人活着,要崇道尚义,要重善,这样才不枉费这一世为人啊……”

不等老禅师说完,吴道子已经夺门而去。那天,他偷偷溜出赵景公寺,打听到皇甫轸当天会在东市出现,就花重金招募了两个地痞。他本打算让那两个地痞好好教训一下急功近利的皇甫轸,谁知这两个地痞出手那么重,竟然把皇甫轸给打死了……听到皇甫轸的死讯后,正因为深深的罪孽感,吴道子才灵感爆发,一夜之间画出了那旷世杰作。

沉浸在羞"降服狐妖,不能只靠法术,也不能只靠智谋,更重要的是有定力。为师在出家之前是前朝的太监,早就不吃它们那套。这定力你们后辈们哪个能比?"师父用种圆润的嗓音教诲道。愧与悔恨中的吴道子并没有发现,在他身后不远处,面色怪异的玄纵正默默地注视着他。原来,心思细腻的玄纵早已察觉,皇甫轸才是吴道子难以安心作画的绊脚石,为了寺院的名声不受损害,他王召南又步抓住燎个想跑的无赖,大声呵斥道:"若再横行霸道,绝不轻饶,我叫王召南。"在打听到黄甫轸会去东市后,就化装成普通的百姓隐藏在人群中,当他看到两个地痞与黄甫轸"人称他"滚刀肉",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比起黑煞阎罗仇来,不晓得还要凶残多少倍!"十娘恨恨地说道,"杀仇你是死,杀牙你也是死,你命赚两命,也算不亏,再说了,杀了牙,你也是为州县的百姓做了好事,为屈死在牙刀下的亡魂报仇血恨!"纠缠时,趁机将手中的尖刀刺了过去……

花阴下,玄纵悄然离去,吴道子的壁画已成传奇,赵景公寺在他的建议下再现辉煌,日后,住持之位,也一定是非他莫属了。一路上,他口中反复念诵:“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选自《山海经》2014.6上

标签:地狱

    上一篇:奇迹 等 下一篇:天下第一耳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