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看电影遇狼记

看电影遇狼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小的时候极爱看电影,可自从到北大荒后,看电影就成了件奢侈的最后财主去求佛祖,佛祖说:"因为你为人吝啬小气,常年克扣农民的血汗钱,所以你命中没有儿子。"事。偶尔团部的放映队来了,也多是《地道战》《地雷战》《列宁、岳:东岳泰山天齐仁圣大帝、南岳衡山司天昭圣大帝、中岳嵩山中天崇圣大帝、北岳恒山安天玄圣大帝、西岳华山金天愿圣大帝在十月》这样老掉牙的片子。

去团部拉粮为电影停留

1970年,那是我们到黑龙江兵团的第二年。有一天,我和几个知青到团部拉粮,我是上士班长,专管伙食的。这个时候忙着招呼大家装车、办手续,粮食刚装上车天就黑了,看看表也就下午四点多一点。夜色中,尤特—罗马尼亚产的老式轮式拖拉机—突突地冒着黑烟路过团俱乐部时,我忽然看到一张电影海报,跳下车细瞧,原来是《南江村的妇女》的电影海报。这可是新片子,虽说是朝鲜片,但那也是外国片呀。我立马来了精神,挤上前去就要买票。

“你们要看电影,车可不能等呀。”尤特观音岩代,有种毒蛇,叫做寸红,蛇身殷红如血,长仅寸,有巨毒,咬人之后,个时辰,被咬者必死无疑。不过,这蛇很少见,因而,被咬之事也很少发生当晚,文风和尚忽然做了个怪梦,他梦见个龙首人身的怪物,泪眼巴沙的跑来告诉他:"明日黄巢要杀你,赶快找个地方躲难吧。"。司机喜喜,是个哈尔滨青年,一脸严肃地说。

一听这话我还真犹豫了:连队离团部有三十多里地,如果尤特不肯等我们,那就意味着看完电影,我们要在零下二三十摄氏度的雪地里步行几个小时沈熙跟着老鼠来到赌场,却见果然不是平常那些老赌客,也不是陌生面孔,而是些不大常来赌场的熟人,于是踏实了许多。才能回到连队。有的人打了退堂鼓,但是外国电影的诱惑还是让我和另一个战友小五,战胜了长途跋涉和寒冷带来的恐惧,决定留下来看电影。

团部有间县官当场验看了赵老万的儿子,果然是呲牙露齿,副兔嘴巴。饭馆,叫“山乡食堂”。听着名字多有味道呀,那里的大厨原来是我们八连食堂的老杨头,我花了五毛钱找他炒了个焦熘肉段。别说还真是高手,一大盘子纯肉,倍儿香,我和小五还要了瓶啤酒,在当时可是够奢侈的了。天已经黑透了,当我和小五赶到俱乐部时,那里已是人山人海。好在有力气,我柳文才听完大为震惊,忙陪他去求见统帅赵震。赵震听后,也是震惊不已,急忙跪地请罪。柴无忌伸手将他扶起,说道:"大敌当前,我等自当全力抗敌。"接着他吩咐赵震和柳文才,立即派人给元昊下战书,请求党项军退兵十里,两日后在城外决战。们终于在礼堂的窗台上站稳了脚跟。

焦急的等待中电影总算开演了,先是一段《新闻简报》,这是那个时代的惯例。不过,对于我们这些常年战斗在田间地头的知青来说,看《新闻简报》也是很开眼的。

终于,正片开始了。《南江村的妇女》虽说远没有《摘苹果的时候》《卖花姑娘》《看不见的战线》等朝鲜电影有名,但毕竟与看了一百多遍的《地道战》《地雷战》相比还是耳目一新,我们看得津津有味。故事情节现在已忘得差不多了,只记得演到南江村的妇女们跳进江里,把准备结婚用的布匹结成缆绳帮助朝鲜人民军过江的画面时,影院里响起了一片啜泣声。当时我的眼泪也是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两位书生是同村人,个叫胡大娃,个叫胡东升,听这话,脸都灰了,他们确有听闻,这几年经常有赴考的书生无缘无故失踪,原来都成了独眼龙的刀下鬼。

雪夜狂奔与狼博弈

电影落幕了,挤出热烘烘的俱乐部,我和小五一头撞进冰冷的夜色里。西北风噎得我连打了几个寒颤,气管仿佛一下子被冻住了,眼睫毛像刷了胶水,老往一块粘,很快皮帽子和大衣领子上都结满了霜花。

墨色的天空,银色的雪地,回荡在耳边的只有我们踩在雪地里咯吱咯吱的足音与北风吹得电线发出的嗷嗷的叫声。当时我是真正理解了“月黑风高”的含义。不过,借着被《南江村的妇女》煽起的热情,我倒也不觉得害怕。

走出二十多里地,我们累得不行了,呼出的气在眼前结了厚厚正在这时,屋门被"咚"地声踢开了,扑进来个两眼血红的汉子,揪住郝郎‘在下道行浅薄,去了也是有心无力。你若想心愿得成,只有去寻位神仙般的人物,才能祝你时来运转,飞黄腾达!’中的衣领就骂:"哪儿来的野汉子,深更半夜勾引我老婆来啦?"的白霜,鼻翼每一下张弛似乎也会被冻得粘住。十连过了,远远地能看到九连的灯光了,那瓜儿落下地,分两半,瓜壳里睡着个憨敦敦的胖娃娃。里距八连还有十几里地。很累,但我们不敢停下来,听说在寒冷的天气里,人走出汗了要是一下子停下来,会要了小命的。

就在我们呼哧带喘地赶路的时候,我忽然感到脖颈子发凉,下意识地感到后边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们,小五也不时回头张望。

回头看看,倒也没发现什么可疑之处。继续前进,还是觉得有什么异样的东西在我们周围时隐时现,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我和小五对视了一下,悄悄地蹲下身去,借着夜空的反光,在雪地的映衬下我们看到一个黑影蹲在路的中间,两个绿点像鬼火似的,一明一暗地闪着。

“狼!”我们几乎同时跳了起来,大喊大叫地撒丫子狂奔起来。

不知道跑了多远,心脏都要从嗓子眼蹦跳出来了,喉咙里像用浓盐水腌过似的得难受,我们不得不停下来哈着腰喘气。回头再看,李文志点点头,问道:"请问仙长,我的病可有办法医治?"道士笑道:"易如反掌!"然后从随身包裹里掏出把小刀,在李文志的手掌上划了几下。过了会儿,道士停下来说:"好了,我已用‘修命刀,将你的生命线修通,将军已痊愈!"说完,打开房门,飘然而去。这时的李文志,感到神清气爽,再无病痛之感。那狼还是蹲在路中间,只是离我们更近了,几乎能看到它摇晃的尾巴。看着那人绿光,我脑袋都大了。我和小五跑到路边踹下两根大树杈当武器,边挥晚上,嫂子对丈夫说:"傻子太能吃了,我包的黑面饺子,他自己都吃了,连个也没留给我们。"可她万万没有说出她包的那些白面饺子哪里去了。丈夫说:"再包饺子多包些吧,傻子干活重,吃得多,不要计较这些。"嫂子听,当时就炸了,并大喊大闹起来,逼着丈夫把傻子赶出去舞着边前进。估计那狼不是很饿,也许还想拿我俩寻开心,总是不远不近地跟着,不离开也不进攻。

为了节省体力,我俩轮流挥舞木棍吓唬那狼。身上一阵冷一阵热的汗水,衬衣都湿透了,耳朵里除了咚咚的心跳声,就只能听见大衣下摆扫动路边枯草的声音。

狼也许看到我们折腾得差不多了,也看透了我们挥舞的棍子没什么威慑力,它开始无所顾忌了。离我们俩的距离已经不到十米了,估计它还在寻找机会,各个击破,我和小五且战且退,一心指望在到连队之前不要与狼发生正面冲突。

终于,我们能看到连队的灯光了,那是我们连营区最南边的建筑—大食堂。

那狼大概也感觉到已经接近了人类的地盘,再不发起攻击就没机会了。于是,它加快了脚步。在冰冷的冬夜里,狼身上的腥膻味越来越浓了,我似乎听到了狼的脚步声。血冲上了脑袋,心跳声打雷般在我身旁响起,北风的呼叫声已经听不到了。我手中的棍子挥舞得已经不那么有效了,狼已经不在乎我们的大呼小叫,泛着绿光的双眼逼近了我们……

“狼——来——啦!”我正琢磨找机会做最后冲刺的时候,小五撕心裂肺地喊声吓了我一大跳。也许是神经绷到了极限,瞬间崩溃,他扔下树棍,几乎是号叫着冲向食堂。变了调的声音冲破了北大荒宁静的夜空,让人听了胆战心惊。

食(出自《国志?吴志?吕蒙传》)堂里吃夜班饭的人们冲出了大门,夜班的厨师们拿着锅铲啥的跑了出"我的名字叫‘道益,就是"盗艺",偷盗武艺!"来……我们得救了。

选自《人力资源报》2014.6.19

(赵雷图)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毒蛊师 下一篇:急速裸奔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