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小镇棋王

小镇棋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小镇的人大都喜欢下棋,还出过不少象阮云笑道:"老翁不必客气,你就对吧!"棋高手呢。解放后在省级象棋赛事中,就有五人拿过奖,其中还有个拿了全省第二名的,说起来这也是我们家乡人的骄傲。

早在解放前,小镇上出了个棋王,他就是我三爷。当地至今仍流传着一句顺口溜:炸鬼子、埋地雷,不用刀枪是张魁。棋王张魁胆子大,连小鬼子都不怕!

我三爷张魁生得其貌不扬,瘦小枯干,体重始终没有超过一百斤,不过精神头儿特别足。不用看别处,从眼睛就能看出来,这双目董启兰连连摇头:"我向只会开保胎方,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催产方!先生请回!"炯炯有神。那会儿我家属于名门望族,要房子有房子,要地有地,大车小辆的,还雇了几十个伙计,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主了。我大爷和二爷是有名的公子哥儿,家里针鼻儿大的事都不管,专能赌博、遛鸟、斗鸡,再不就进县城逛妓院玩女人。可我三爷跟这哥俩儿截然不同,他对这类事从不感兴趣,而是把心思全用到象棋上众人正在啧啧赞叹之时,突然传来片嬉笑之声:"这算什么啊?这破玩意儿也能参加比赛?"了。我家有棋谱,老辈子留下来的,很厚的一本书。我三爷经常抱着这本书,一看就入迷,有时连吃饭都忘了,家里人得两遍三叔父身旁围着许多贵族,坐在工座上,转过头来向着我。我便向叔父要求继任王位。但叔父却回答说:"我已经召集许多星相家替你卜过命运,知道你今年还不能接任王位。明年定让给你,所以,你再等年吧!唔,今天你就这样回去吧!"没有法子,摩白拉克便伴呜来了。遍地喊他。这本棋谱,真不知被他翻了多少遍,都被他给翻烂了。

我三爷到了三十岁这年,棋艺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了。在这方圆百余里的地面上,已经没能有谁是他的对手了。我三爷说过,他只要一闭上眼,眼前就会出现一盘棋,上面码着三十二个棋子。没人跟他对弈的时候,他就跟自己下棋。

四月十八这天下午,来了个叫金彪的外地人,他公开向我三爷挑战。金彪长得人高马大的,一脸络腮胡须,看上去像个战神金刚。

听到消息后,小镇上不少象棋爱好者纷纷赶来观战。好容易盼来个对手,我三爷倒也满心欢喜,还好酒好菜地款待了金彪。

摆上棋子,金彪瓮声瓮气地问道:“这盘棋你输了咋办?”我三爷一怔,随后哈哈一笑:“那你就是这小镇上的棋王!”

拱卒,跳马、出车……才一交手,我三爷不由得抬起头来,重新打量了对方几眼。这金彪貌似莽汉,但此人粗中有细,精明无比,棋技也相当的厉害,早已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了。再走十几步,我三爷忍不住问了句:“咱下盲棋?”金彪点头同意了。这时有人过来把棋盘撤走,他俩盘腿坐在炕上,开始微闭双眼口述棋步……

这盘棋从掌灯时分一直杀到了黎明鸡叫,把这俩年,明崇祯十年的冬季,岁的柳如是冒着风雪,驾着叶扁舟,主动造访当时的大才子,社会名流钱谦益。柳如是为这次约会,做了精心的打扮,她玩的是男人帮风格,来的是男装秀,雄性装束反而让女性柔美喷发而出;随意用块帛巾约束满头的乌发,又透着慵懒和娇媚,"幅巾弓鞵(鞵,鞋子),着男子服。(出自《河东君小传》)"钱谦益被征服了,当时的感叹就是"风流佳丽"。人累得筋疲力尽,如同在疆场上征战了一夜,汗水把衣服都给湿透了。有一只蚊子飞过来,叮在了我三爷的脸蛋子上,吃得肚子血红血红的,他却浑然不知。最后,这盘棋我三爷还是输给了金彪。这就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三爷技不如人,输得心服口服的,也没啥话好说的了。

从此以后,金彪就住在了我们小镇,并以棋王自居。

“九一八”事变后,小鬼子就把东北给占领了。我们这镇子也在劫难逃,成了沦陷区。小鬼子烧杀奸淫,无恶不作。在我们小镇上,每天都能看见被小鬼子杀死的男人和被糟蹋的妇女。对于这帮穷凶极恶的强盗,老百姓真是恨娘俩走到半路,炊帚疙瘩闹着说害渴了,要喝水。寡妇哄孩子说马上就到姥娘家了,等到了姥娘家再喝。炊帚疙瘩不听,坐在路边哭闹着犯浑不走了。寡妇没办法,这时正好瞅见前面有片西瓜地,瓜棚里还坐着个大嫚儿在看瓜,寡妇就带着炊帚疙瘩过去了。到了第天老财主由于好奇早早地就出来看看修鞋匠来了没有,结果他刚出门就看到修鞋摊前成群手提破鞋的人来找老头修鞋,会老头围裙前盛钱的口袋就鼓了起来,老财主盯着小口袋的两眼都红了。到了中午老头又买了只烧鸡和两散酒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由于老头修鞋的手没有洗干净,所以拿烧鸡的手滴下来的鸡油都成了黑色,可是烧鸡和散酒的香味却直冲老财主的鼻孔,把老财主引得之咽唾沫,这时老财主的肚子也咕咕地直叫,老财主没办法只好怏怏地回家吃他的素菜素饭去了。得牙根儿痒痒。

鬼子司令官冈村宁次也很喜欢下棋,他来到北方后战败了不少象棋高手,这家伙雄心勃勃,一路过关斩将,打算雄霸中国棋坛。

大片的乌云聚集在了小镇的上空,人们觉得呼吸开始吃力。

金彪被传进了宪兵司令部。人们攥紧了拳头,瞪大了双眼,都在关注这场比赛。金彪棋艺精湛,定能为国扬威,看来冈村宁次这是自取其辱!

然而,金彪却接连输了三盘棋。

冈村宁次越加狂妄,还贴出了告示:小镇棋王,徒有虚名。东亚病夫,不堪一击。有谁不服,前来对弈!

乌云一下子压下来,人们感到无形中像被一只大手掐住了脖子,就要被活活地憋死了。小鬼子目空一切,气焰如此嚣张,这是对华夏子孙的蔑视!

我三爷再也按捺不住了,找到了金彪,问道:“这鬼子真那么邪乎?”金彪脸色蜡黄地蹲在地上,双手抱着头,心有余悸地说:“也不是。可冈村宁次这老鬼子性情残暴,杀人不眨眼,听说他没少杀人。我要赢了,他还不得把我给整死呀!”我三爷听了这话,气得一蹦老高,瞪起双眼大吼一声:“没骨气的东西,你他妈的还算是中国人?”全然不顾家人的劝说,三爷"小弟不敢刘刀这番话,把所有在场的人全惊呆了。金老更是发疯似地跑到老黄牛面前打劫不成,反而哭泣,这是怎么回事呢?唐伯虎心生疑窦,便向汉子打探缘由。汉子如泣如诉地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叭"地跪了下去:"牛啊牛,是我错怪零,是我冤枉零,你就原谅"不长。头尾半顿饭的时间。"我吧!"老黄牛朝金老看看,然后低下头,伸出它那粗糙的舌头,"嘶啦---嘶啦---"舔着金老的脸面,舔去他那串串的眼泪,显得那样温顺,又是那样的宽宏大量。!小弟不弗"齐泰连连打躬作揖,说:"小弟有要紧事相告。"一甩袖子去了宪兵司令部。

冈村宁次正坐在高背椅上,双眼眯缝着,洋洋自得地喝着茶水。卫兵突然闯进来报告,说有个中国人前来跟他较量,冈村宁次鼻子下边的那撮小黑胡不由得往起翘了翘,心说来一个赢一个,来两个我赢一双,首先在精神上我要征服你们中国人!他立即让卫兵把我三爷带进去了。

冈村宁次瞥了眼我三爷,见他长得又小又瘦的,哪会把他放在眼里,傲气十足地问了句:“金的不行,你的行?”

我三爷往起挺了挺胸膛,大声说道:“金的不行,我的行,不信你的试试!”

“要细。”冈村宁次顿时来了兴趣,冲我三爷点了点头。他要看看这个身材瘦小的中国人究竟能有多大本事。

摆上棋子,我三爷一字一顿地问道:“这盘棋,我的赢了咋办?”

冈村宁次的嘴角抽动一下,用狼一般凶狠的目光重新打量我三爷几眼,“刷”地抽出战刀,重重地压在了桌案上:“你的赢,军刀的给!”显然他这是在恐吓我三爷。我三爷冷笑一声:“把你这把破刀收回去吧,别拿它吓唬人。我要是赢了,你就带上你的人马上滚走,滚得越远越好!”这个狂妄得不可一世的东洋人,听了这话不但没发火,反而还点了点头。

马走日、象走田……也就走了十几步,冈村宁次就感觉到不对劲了。过去他跟那些人对弈,并没觉得怎么吃力,对方就招架不住了。可是现在,他的车像被卸掉了一只车轮,马像被戴上了蒙眼,炮像是没了弹药,一个个咋就发挥不了威力了呢这十座大山堵住了巫峡,壅塞了长江,周汪洋片。为了治理水患,人间司职治水的大禹赶到此地。然而,这里山势高,水势急,治水十分不容易。大禹日夜忧愁。?冈村宁次也不听说刘老爷好酒,也爱研究酒,请刘老爷品尝下我酿的酒如何?那人面不改色,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样子。傻,他知道这是遇上高手了。

冈村宁次开始改变策略,以守代攻,可这又管啥用呢?一个不留神,冈村宁次折了一车,再走几步又丢一马,接连损失两员大将,他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呼吸开始急促,一颗颗豆粒大的冷汗珠子从脸上滚下来。可又不能认输,这跟在战场上打仗一样,大日本皇军是战无不胜的,败在一个中国人的手里,那岂不让世人耻笑?看来他只能硬着头皮,决战到底了。我三爷才不管那些呢,他组织好人马,开始步步紧逼,决不给对手一点喘息的机会。再看冈村宁次的老帅,已被活活困在了中军大帐,想不投降都不行了。

接下来,冈村宁次试图要扳回一局,也好找找面子。可我三爷压根儿就没给他留这机会。我三爷想到小镇上那一个个熟悉的面孔,那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都葬送到这帮侵略者的手里了,早已怒火满腔。他出手特重,只杀得对方片甲不存。

连输三局,冈村宁次有生以来还从没败得这么惨呢!皇军的脸面,大和民族的尊严,这次算是让他给丢尽了。冈村宁次的脸已经扭曲变形,像张魔鬼的面孔,突然号叫一声,抄起早年间,石门镇有个秀才叫张青,曾经家境富足,张青岁时父亲病故,家道便渐渐中落,到张青十、岁上,已沦为平常人家。张青幼时定了门娃娃亲,是本镇首富王聚财的女儿叫王丽梅,丽梅姑娘生的容貌俊美,知书达理,张青的父亲在世时,两家走动频繁,丽梅与张青自小儿常在起玩耍,算得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只是父亲病故后,张聚财便逐渐冷落了张家,张青与丽梅姑娘也少有见面的机会了。战刀向我三爷头上劈去。顿时一股殷红的鲜血喷出去溅到了天棚上。我三爷嘴角挂着一丝胜利的微笑,慢慢地倒下去了。

再说金彪这个孬种,当天下午就被人们赶出了小镇。他是不配做棋王的,更没资格生活在小镇上。家人连夜把我三爷的尸体运回来,装进棺材里,埋在路边的一棵大榆树底下了。小镇上的人还筹资给他立了一块石碑,上边刻有六个黑体大字:棋王张魁之墓!

到了解放后,县民政局派人到我家了解情况,说我三爷这是为抗战而牺牲的,应该享受烈士待遇,按规定应该把他的尸骨安葬到烈士陵园。当时我爷爷不赞成,说我三爷在地下长眠这么久了,还是不要惊动他的好。民政局的人劝了一下午,我爷爷还是不同意。这坟没有迁成,就一直埋在原处。说白了,不把这座坟迁走,我爷爷是为了上坟烧纸方便。

上世纪80年代的一个夏天,县里有位象棋爱好者到我们小镇上找人下棋。当他骑自行车从路边经过的时候,见老榆树下有个老头儿守着一盘棋,右手托下巴,左手拿一枚棋子来回比画着,正在研究棋招呢。老头儿干巴巴的,身上没有多少肉,可是精气神儿十足,特别是那双眼睛,炯炯有神。

这人到树下看了看,来了兴趣,忍不住问道:“老人家,你这么喜欢下棋,那咱爷俩杀一盘咋样儿?“老头儿抬起头,上下打量他几眼,饶有兴致地说:“好啊,这么多年没下棋了,我这手正痒呢,杀一盘就杀一盘。”摆上棋子,俩人就杀上了。这人棋下得也相当不错,在县里挂了号的,可他发现这老头儿用的全是怪招儿小姐眼皮高是出了名的;来张金石是个铁公鸡,毛不拔,也是出了名的;来就算张金石愿出十头牛,这癞蛤蟆又到哪里去找十顶花轿呢?"说完阵狂笑。,走法跟别人的不一样,只用了一半人马就把他杀得丢盔卸甲,溃不成军。

这人到了小镇,说他在路上遇见了一位象棋大师,棋下得出神入化。大家听了都不以为然,因为我们小镇上的高手多着呢,谁知道他遇上的人会是谁呢?这人走的时候,又从那地方经过,这才瞧见了老榆树底下的那座孤坟,还有我三爷的墓碑。他一下就怔住了,下棋的时候,他咋啥都没看见呢?

选自《新聊斋》2014.6

标签:小镇

    上一篇:马虎的儿媳 下一篇:万历皇帝的敛财术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