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蚁族

蚁族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明宪宗成化年间,刘芦忠和朝廷众臣集体上书,弹劾西厂首领汪直。汪直重新执掌西厂后,对之前弹劾他的一众大臣展开疯狂报复。很快,刘芦忠便被关入大牢。

这天夜里,汪直的手下一番杀掠后,将刘芦忠的家宅府邸一把大火烧了个精光。刘芦忠的儿子在家仆牛二的誓死保护下得以逃脱,从此改名牛椅子,开始了亡命生涯。

这日,牛椅子正像往常一样在街边讨饭,一个小吏招呼他来到了自己家中,对他好生招待一番。原来,这个小吏是牛椅子父亲的一位友人。因为刘芦忠参奏汪直时,他正回乡养病,所以才躲过一劫。

他告诉牛椅子,他父亲被冤一事另有隐情。原来,汪直重掌西厂后,确实决心报复曾参奏他的大臣。但因汪直未起家时,刘芦忠曾救过他一命,于是有心放他一马。谁知汪直手下一个叫吴准的家伙跟刘芦忠素有过节,想必是瞅准了机会耍了手段,这才有当日之祸。

牛椅子得知这一切后,有心报仇,却无可奈何。当晚,牛椅子便动身回乡。他怕西厂耳目众多,不敢住店,恰好路过一片树林,便随便找了棵大树,靠着树干睡下了。下半夜,他突然被一泡尿憋醒了,于是起身对着大树小解,借着月光,却看到成群结队的蚂蚁正密密麻麻地有序前行!

好奇心驱使下,牛椅子顺着蚂蚁大军的行军队伍走了起来。就这样走出了四五里地正谈着,忽然哗哗地下起了大雨,两人都没带伞。许仙急着要下山熬药给母亲治病,更是神无主。白树珍有心要帮助他,伸出手去无意间触着刚才变成人时衣服上粘着的片树叶,就悄悄取下来,对它吹了口气,树叶顿时变成了把漂亮的雨伞。许仙是个老实人,见雨伞喜出望外,连想都没想这把伞是打哪儿来的,便撑了起来。再想,两个人才把伞,总不能让姑娘受淋。就拉着白树珍,合撑把伞下山而去。路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把伞推来让去的,两个人的感情又深了层。,忽然在一个山洞口吹过岩石,旁发现了一个小小的蚁穴,蚂蚁最后都爬了进去。牛椅子隐约听到附近有的快速脚步声。他立马闪到了一边。过了一会儿,果然有一个黑衣汉子走进洞里。

牛椅子好奇极了,又往里走了几步,探着脑袋往里面看。借着从洞外洒进来的点点月光,牛椅子发现了诡异的一幕。洞内聚集着数十个玄色外衣的汉子,他们一声不吭,三三两两,互相拍打着对方的身体和背部,发出阵阵闷响,并且嘴巴里时不时发出怪响。莫非是孤魂在聚会?牛椅子吓得瑟瑟发抖,连忙退出洞口准备逃走,谁知一只干枯的手已经抓住了他的肩膀,把他拖进了洞去。

“各位英雄壮士,我是苦命人,不要杀害我啊!”牛椅子急忙告饶道。

一个汉子拍了拍手臂,另外一个人走到洞内一个安放着火把的岩壁处,用火石将其点燃了。霎时间,洞内豁然开朗。牛椅子这才看清,洞内的这些人全都用布条蒙住了双眼,他们支支吾吾的,恐怕是口不能言。抓他进来的汉子沙哑着嗓子说:“你有什么苦说罢,老婆婆忽然不见了。命,不妨说来听听,看我们能否帮你?”

牛椅子吓得要死,索性把自己的身世和大仇如实说了。牛椅子说完,玄衣人们又互相拍打着对方。牛椅子有点儿懂了,原来这些人不能说话,也看不见,互相拍打便是他们这个农夫是个爱好音乐的人,他喜欢拉小提琴,并且拉得还好,听起来还不错!的交流方式。沙嗓子望着牛椅子点点头,说:“你的仇,我们会帮你报的。”沙嗓子解释说,蚁族是一个民间存在多年的神秘组织。他们的存在不是为了一己私欲,而是为了执行一道法则——复仇令。复仇令规定,凡有亲人被冤杀者,蚁族成员将协助被害者亲人施行复仇计划,最终助其复仇成功,便是功德圆满。

是夜,牛椅子和一众蚁族滴血为盟,睡在这晚,全家人围桌而坐,每人脸上都写着个字,沉重。柳爷辈子做壶,就个字爱。爱壶如命,对做壶的手艺,专研永无止境。柳夫人望着丈夫,想起后面可能要发生的事,忍不住用袖管抹起了眼泪,柳家公子云帆对母亲说,"娘,别伤心,梅桩壶是父亲的命根子,肯定不能落到日本人手里。"他走到父亲身边,低头同柳爷耳语了番,柳爷的神色渐渐好转了些。彩霞同母亲丈摸不着头脑,只能唉声叹气。了一起。隔天一早起来,其他蚁族成员都不见了,只留下一个沙嗓子。二人即刻动身,要去京城找吴准报仇。

到了京城,沙嗓子带着牛椅子来到吴府。在一处隐蔽处,沙嗓子飞速打起旋风铲,顷刻间就在地上打出一个洞来,牛椅子跟着在前面打洞的沙嗓子,不一会儿就到了院墙之内。两人一看,只见院内歌舞升平,灯火阑珊。沙嗓子告诉牛椅子,今日是吴准的寿辰。正是复仇的良机!沙嗓子附在牛椅子耳边密语一番。牛椅子起初点头,到最后却惊叫道:“什么?光凭我一人?”沙嗓子笑道:“你忘了,复仇令规定,我们只能协助,仇人还需你亲自手刃才是!”

牛椅子换装后翻墙混入了府中,来到了后堂。府中鱼目混杂,厨子急着上菜,也顾不得细看每个家丁面容。牛椅子趁机在为吴准上菜时,在菜里下经梦娘改了几个字,不仅道尽了其中的别意,还另有番盎然诗趣。人经此番探讨,无意中亲近了分。贾芸生问道:"适才梦娘所说的‘阴阳有隔’,是指男女有别?"了一种泻药。之所以用泻药,而非毒药,是因为吴准有拿银针试毒的习惯。

果然,吴准吃了几筷子菜后,不一会儿便觉得肚中翻涌,匆匆前往茅厕。牛椅子本应一早就埋伏在茅厕的隔间之中,等待吴准出现。可是,千不该万不该被他看到了吴准在酒宴上那其乐融融的天伦景象。酒桌上的吴准正抱着自己的孩子逗弄着,父爱让牛椅子心中不禁一动!他联想到了自己的父亲,泪水不住地流下来。吴准这时发现眼前这家丁的异常举动,便想上前询问。牛椅子赶快躬身退下了,快步来到地洞,逃出了吴府。双喜同门,李家大办酒席,因为女子家远,所以提前半月,李家的迎亲队伍就出发了,到了女方家,才发现那妇人和女子竟是自己当年从山中土匪手里救下的人。

沙嗓子得知牛椅子暗杀失败后,并不惋惜,只说机会还多,明日再议。

过了几日,沙嗓子告诉牛椅子,机会又来了。这天,吴准和众官场友人去桦泊山打猎,因此只带了很少的随从。两人来到猎场附近,沙嗓子让牛椅子稍等。过了约一炷香时间,牛椅子等得有些仙女们送阿木回到潭边大桂花树下,阿木抱着金蛤蟆,沿来时的路回家了。不耐烦了。这时,只见一个人被五花大绑,满头大汗地朝他的方向跑来。牛椅子定睛一看,正是吴准!他口里塞着布条,眼睛也被蒙上了。

坏方苞流落到运河边的骆马湖镇上,天降大雨,无处存身,就在家大户人家的门洞里安身躲雨。雨下个不停,他两天没有吃东西,肚子饿得咕咕叫,家院看他可怜,就端来碗米粥让他喝。牛椅子正奇怪,沙嗓子突然出现在他身后,说:“现在你可以报仇了。”说完丢给牛椅子一把上好了箭镞的弓弩。原来,沙嗓子用一只野鹿将吴准引到一处灌木丛处,利用事先布好的陷阱将吴准的坐骑绊倒,没用多大工夫就将他绑了来。沙嗓子一把抓住正在奔跑中的吴准,将其眼罩扯开。

吴准侧头看到牛椅子时,脸上写满了惊讶。牛椅子慢慢扬起了手中的弓弩,吴准并没有跪地求饶,而是选择了转身逃跑。

“快动手吧!”沙嗓子催促道。牛椅子迅速摒除了对眼前吴准的怜悯之心,举起弓弩,扣动扳机。刷的一声,吴准中箭应声倒地。大仇得报,牛椅子对沙嗓子又是佩服,又是感激。

休息数日,牛椅子正准备开口拜托沙嗓子再帮他去对付汪直,谁知朝廷却突然发生了剧变。

原来,在牛椅子亡命的这些年里。汪直继续领导西厂又办下了无数“大案”,将反对自己的朝臣如商辂等大臣一一剪除,他的权势也达到了极点。汪直极度膨胀的权力不能不引起皇帝的警觉,在其后的权力角逐中,汪直失败,被调出京城,西厂也随之解散。

汪直也在失意中染上了重病。牛椅子此刻感到时机已到,便找到沙嗓子去找病危的汪直。在一间简陋的破屋里,汪直正躺在病榻上,身边山前不知道哪朝哪代安了个不算大的村庄,庄上有个财主姓尚名财叫尚财,就是想财的意思。村里的人都叫他尚财迷,辈子家产不少,儿女却很少,没有儿子,只有个独生女儿,年方十岁,长得如花似玉,尚财迷光想给闺女找个有钱的。只有一个家仆。家仆见沙嗓子和牛椅子两人气势汹汹,料定没有好事,很识趣地跑开了。

牛椅子提起匕首,正欲报仇,汪直突然睁圆双眼,道:“你是何人?我虽死不足惜,但请让我做个明白鬼。”牛椅子笑道:“我就是刘芦忠的儿子,在外亡命多年,今日屈知县吃了惊:"你说的是那幅吴道子的《送子天王图》?那不行!那幅画是我岳丈花了万两银子购得,托我暂为保管的。以后他要把生意做到京城去,准备将画送给遂州同乡张鹏翮张大学士,那怎么动得!"终于能手刃仇人了。”

汪直道:“刘芦忠……你是刘芦忠的儿子!”说完泪水四溢。

牛椅子心想他是惺惺作态,道:“悔之晚矣!”

“但是,刘芦忠并没有死啊!”接下来,汪直所说的话让牛椅子瞠目结舌。

原来,汪直确实想杀刘芦忠,可却被吴准抢先一步。吴准告了刘芦忠一个子虚乌有的罪名,汪直知道吴准与刘芦忠素有不和,不想拂他的面子,便治了刘芦忠一个十年刑期之罪,留了个活口。但是,为了泄心头恨,汪直命人抓人之前要在刘府烧杀一番。所以,牛椅子误以为父亲死在那场杀掠中了。前不久,汪直失势,渔女阿祥青梅竹马起长。海边拾彩贝,礁丛捉迷藏;夜晚同赏月,清晨共歌唱。阿祥衣裳破,渔女线儿长;渔女想尝鲜,阿祥把网张:阿祥断了餐,渔女悄悄送米粮。刘芦忠已经平反出狱了,现居住在流风客栈。得知父亲没死,牛椅子立马丢下手中匕首,发疯一般跑向客栈。父子重逢,二人抱头大哭一番。

刘芦忠告诉牛椅子,吴准跟他是好友。为了让刘芦忠活命,吴准退而求其次,向外散播与刘芦忠不和的谣言,然后求汪直治了他十年刑期的罪,这样一来,不但不用被灭口,还避过了汪直执政西厂五年的锋芒,反而活到了今天。

“吴准是我们刘家的大恩人哪!”刘芦忠大哭道,“不知吴兄近况如何这武松便是潘金莲日思夜想的"白马王子"。,走,你吴伯伯就在京城内,我们吃了午饭就去拜会他,去感谢他的救命大恩!”

牛椅子听完,“啊”的大叫一声,发了疯似的跑了出去。

不久之后,汪直就重病不治而亡。而牛椅子也被人发现死在为了想试试绍兴才子的本领,窦太师念了个课:"宝塔圆圆,角面方。"叫大家对来。全场默然无声,大家都想不出好句。窦太师连声催促,全场只好举起只手来摇摇。窦太师看,没有不摇的人,连徐文长也在内。了荒郊野外。奇怪的是,他的尸体旁爬着一些蚂蚁!

尸体被衙门的仵作搬走后,一个沙嗓子男人和一个清瘦的青年从树后走了出来,站到牛椅子尸体刚才摆放的位置。沙嗓子笑道:“复仇令实施完毕。”

清瘦男子对着天空,放声大叫道:“父亲,你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我终于帮你报仇了!”这个清瘦男子正是吴准的大儿子,吴还。

原来,蚁族帮助牛椅子报仇,如若牛椅子的父亲是冤死的,那么复仇令即告终止。可是,牛椅子父亲没死,吴准帮人却反被牛椅子杀害。吴准成了冤死,而牛椅子反倒成了害人就这样李甲离开了他呆了十瓣的船队,买了匹马踏上了回家的路。者。于是,第二道复仇令自动生效,吴准的儿子吴还在沙嗓子帮助下杀死了牛椅子。第二道复仇令随即终止……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2014.6下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