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神镖

神镖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

上个世纪40年代,抗日战场激战正酣,我参加了南方的新四军。

一天,新四军的一支小分队被日本鬼子打散,我的大腿还挨了一枪,倒在地上不能动弹。眼看有三个鬼子端着三八大盖追上来,忽然一个头戴草帽、肩背竹篓的姑娘飘然而至,出现在我的面前。

她蹲下来,不顾周围的枪林弹雨,专心地为我处理伤口。我催她快跑,她只是笑笑,并不理会,继续埋头忙活,直到包扎完毕。这时鬼子已来到跟前,挺枪就刺,只见她微微侧身,手腕一抖,三只飞镖就分别扎进了三个鬼子的喉管,三个鬼子气绝身亡了。

我惊得目瞪口呆,传这天晚上,杏花来了,她给刘霆道了个万福说:"大哥,小妹托您的福,已经可以进入轮回了!此生大恩难谢,只有来世报了!"刘霆很高兴,放心地回了家。他把自己遇到女鬼的事告诉了妻子。妻子说:"你用半工钱,能让个妹妹重生值了!"奇的神镖,镖镖封喉。姑娘随即面朝西边跪下,口中念念有词:“请师太恕罪,徒儿实属无奈,又让杏花飞镖重现江湖了。”

原来是位行走江湖的仙骨女侠!我兴奋地撑坐起来,拱手说:“多谢女侠出手相救。敢问女侠尊姓芳名?”

“女侠不敢当。”姑娘起身,谦虚地说,“我只是个专治跌打损伤的郎中,你叫我茹芸好了。”很快白牦牛的神话传说故事!物以稀为贵,天下牦牛多为黑色和杂色,而生存于天祝这块神奇高原的白牦牛,就自然成为世界牦牛珍稀畜种。"天下白牦牛,唯独天祝有"。白牦牛这广告因而闻名于世。成为天祝高原奉献给人类的件稀世珍宝。,半月过去了。按约定,莫该向县衙交出真凶了。

“女侠的杏花飞镖真是神奇啊!”我依花韩在菱湖集镇上经营家绸缎店,在老家水湾村还是大地主,他常常往返于集镇和水湾村之间。这天,花韩处理完绸缎店事务,就照常让老仆人驱车带他回水湾村。然沉浸在心荡神驰的回味中,“今日得见女侠的绝世风采,真是三生有幸啊!”

茹芸双手合十,叮嘱我说:“杏花飞镖乃我师祖所传独门暗器,曾伤人无数,一向为武林忌惮,至今已绝迹江湖30多年了,还请先生为我保密,以免苦主后辈前来寻仇,惹出事端。”

“那是自然。”我欣然应允。

“还有,你千万不要女侠、女侠地叫,我在此地只是替山上道观采集草药,行医救治一方病人,不想引人注目,你明白吗?”

瞧她严肃的神情,我忙郑重地点了点头。

我这才得空细细端详她:一张红扑扑的李说:"他是个种西瓜的。"椭圆脸,一条粗黑的发辫盘在头上,和普通农姑没什么两样,我腿伤不能走路,茹芸背起我,腾云驾雾似的跑离了战场。

她把我背回到她的住处——一个紧挨山边的小村,为我施行了简单的手术,用小刀把子弹挖出来,再敷上自制的金疮药膏,休养了一段时间,我的伤慢慢地好了。

2

与我们交战的日军中,有个少佐叫渡边一郎,是个中国通,尤其喜欢中国民间的绝世武功。他阅读了大量的中国武侠小说,知道有一种很厉害的飞镖名叫杏花飞镖,号称武林暗器之王。他曾在北方苦寻多年无着,没想到这次查验三个士兵尸体时,竟意外地发现了杏花飞镖的创痕。他欣喜若狂,当即调来军犬,循着我们留下的踪迹追寻到了小村。

当时我正在睡觉,茹芸跑来推醒我,说有一队鬼子进村了,正在挨家挨户地搜查。我一听,果然村里乱哄哄的,隐约还夹杂着狗叫。

茹芸问:“狼狗能上房吗?”

我想了想:“应该不能,咋啦?”

她不答,背起我爬上阁楼,打开板壁上的一扇暗门,进入到另一个封闭的小室。

她安慰我:“别怕,鬼子搜不到这儿。即使搜到这儿,我们也可以从屋顶转移到别的地方去。”

我发现室内还备有干粮和水,不禁赞道:“你想得可真周到。”

“江湖险恶,不得不防。”身处密室,紧紧相依。她的话也多了起来,“这还是我师太当年修建的呢。那时她杀死了一个大恶人,名震江湖,武林中常常有人来找她切磋武功。每当这时,她就会躲进这里,等人家走了才出来。”

东海龙王将瑶姬安排在了黄金交椅上,又命人将玉液琼浆放在闪闪发光的玛瑙桌上,便命所有侍从都退下,然后亲自斟酒送至瑶姬面前,劝饮道:"良辰美景,美女少年,此酒尽可谓合欢。"

“她怕打不过人家吗?”我好奇地问。

“当然不是。我们习武,最忌讳逞强好胜。我们这些道姑力气怎么练也赶不上男人,只能在暗器上下功夫。杏花飞镖就是我们行走江湖的防身利器,练到上乘时,一次可齐发四镖,力能透甲;因其小巧隐蔽,五步之内,无人能防得住、躲得开。所以师太再三叮咛,不到生死关头,不要轻易使用。”

过了好一阵子,她的徒儿上来说,日本人走了,我们才下了阁楼。

一场虚惊过去,我们都松了一口气。不过我心里还有点纳闷:战场上死几个士兵算不了啥,小鬼子真是柳暗花明,周俊林忙说:"我可以给你找两个丫鬟,供你使唤!"老婆婆听,脸色沉了下来:"我说了,我讨厌阿堵物!你想要度牒,就伺候我年,我家里还种着沾沾枣,需有人剪枝去叶。"干嘛要兴师动众,咬住我们不放呢?

3

一个月后,我回到了新四军的小分队驻地。

渡边一郎得到汉奸的情报,知道小村曾"哎呀,那可不成,我老了,教不动你们喽"经收治过新四军伤员,而且三名被杏花飞镖刺死的士兵也是村子里的人所为,一时大怒,凶残下令屠村,一下子杀害了村民400余口,连刚出世的婴儿都没放过。

消息传出,当地的百姓愤怒至极,民间的武林好汉们觉得国难当头,纷纷出山,定要取渡边一郎的性命。国军司令部也特意派出了一个狙击小组,秘密潜入镇内。但渡边一郎早有防备,他平时躲在据点里,轻易不露头,出来行动时则是前呼后拥,戒备森严。接连有三四条好汉都栽到了他的手里,他就把杀手的头割下来,挂在镇门上示众。

这天,我正在场上督练新兵,一名哨兵跑来报告说,有个太太找我。我问是谁,他说不认识。

我一时也想不出是谁,就好奇地赶回指挥部,果见一个烫着卷发的女人倚窗站着。

她蓦然转身,撩开蓬松的鬓发,微微笑着。我大吃一惊:“茹芸?你怎么扮成这模样了?”

她说:“我要去杀渡边一郎。我仔细想过了,狙击手距离太远,难以锁定目标;武林高手的冷兵器更难接近他。只有我去最合适。”

“我已经猜到了。”我点槌子听,来了兴趣,说:"哎哟,我怎么没想到神仙呢?就这么定了,咱们去请位神仙老师来教育我吧!"点头说,“据报,日军已占领襄阳,正在向老河口进攻。这边你一现身,武当山门就危险了。”

茹芸抬眼眺望着远处说:“昨天我已飞鸽传信,把这事告诉了师太,师太当即回了信,信里只有一个字:诛!”

我担忧道:“只怕是渡边一郎设的局,诱你上钩呢,你去不是自投罗网吗?”

她毫不在意地摆摆手,“不是他死,就是我亡,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真不愧是女侠风范,我的心张天成问道:"你听说过鱼仙骨卜卦吗?"不再沉重了。我思谋了一阵,终于下定决心,“我陪你去,我将亲自带领弟兄们掩护你撤退。”

4

日军驻扎的镇子地形有点特别,一边是陡崖,一边是河坡,镇街建在中间的岗上。只要在街两头扎上兵,就如同瓮中捉鳖,街上的人一个也跑不脱。正因为地形奇特,渡边一郎才有恃无恐。我和茹芸扮成一对富商夫妇,住进镇上最大的一家旅馆。

晚上,我在外间看书,茹芸催我进去睡觉。我不敢,说就在长椅上凑合算了。茹芸说,这地方她常来,晚上二鬼子经常查夜的,如果不在床上睡觉,假夫妻就穿帮了。她还训诫我,只要心里干净、不存邪念,即便男女同处一室又有何妨?她这么一说,倒显得我小家子气了。

我到里间大床睡下后,茹芸就坐在一旁打坐。心猿意马的我也渐渐平复下来,很快就睡着了。天麻麻亮时,我被府河上的号子声吵醒,睁眼一看,茹芸已睡下。她平卧着,呼吸均匀,脸色平静,活脱脱一个睡美人。我一手托腮,痴痴地看着她出神。

她的眼皮微微一动,哼哼道:“看什么呢,难道你没见过女人睡觉吗?”

我心思一动,忍不住问:“你结过婚吗?”

“当然没有。”她拥着被单坐起来,横了我一眼,“哪有道姑结婚的?”

“你有多大啦?”我唐突地又问。

她倒不在意:“我也说不准。我很小的时候就被父母遗弃,是云游的师太收养了我,我是在山上的道观里长大的。山中年复一年,花开了谢,谢了又开,没人留意时间。估计总有30多岁了吧。”

“没那么老吧?”我仔细审视着她,“我看女人很准的,也就20出头吧。”

她低头不吭声,我试探道:珠轩达是打牲衙门采珠的头目。依拉哈是刚刚花钱捐来的这个官职,他其实对采珠窍不通但他晓得在珠丁里有个叫图尔迈的老珠把式十分了得,通过看云看雾看水看浪就能准确地找到含珠的河蚌,从不失手。依拉哈想,只要把图尔迈牢牢攥在手心里,就不愁升不了官发不了财。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突然传来了个天大的坏消息——老图尔迈腿断了。“其实,女侠也好,道姑也好,归根结底还是女人。男大当婚,女大当上世纪十年代,豫南x县城城墙下的破庙里,住着群流浪儿,其中有个约岁的小孩子,老是跟在这群孩子的后面跑来跑去,孩子们都叫他小顺。嫁,天经地义的事,何况你已经还俗了呀。”

她轻轻叹了口至此兄弟俩才明白过来,当初念之仁,不忍对爹娘的鬼魂下毒咒,其实拯救的是他们自己。两人被后怕惊醒,脸清泪。气,“我虽然还俗了,可以前好像听师太说过,我并不适合结婚;再说了,我这个样子,老不老少不少的,谁敢娶我呀?”

我不禁大笑,“我呀!”

她含羞不语,最后表示:“还是等杀了渡边一郎再说吧。”

七月十五是鬼节,这一带的民俗要开庙会,放河天刚亮,叫花子女人也已睡醒,起身拿起墙角包裹好的金盆就要出门,这时她突然感觉好像包裹沉重了许多。就打开看:哪金盆里居然堆满了铜板和馒头,这下可把叫花子女人乐得手舞脚蹈。 (历史故事 )灯。这天一大早,鬼子就封街戒严,两头街口设了关卡,每个进街的人都要接受搜身检查,街两边店铺门前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显然,渡边一郎要出来了。

不一会儿,渡边一郎进街了,前面是十几个伪军开道,他身旁还有三个军官作陪,都是少佐军衔,不仔细分辨,还真不知道哪个是他。他们身后又是几十个鬼子。我一看这架势不妙,想发信号叫茹芸撒手,但已经晚了,她正背着身,站在一个水果摊前挑挑拣拣,只等渡边一郎过来,我站在窗口前拼命地摆手,她也没看见。

渡边一郎走到茹芸身后,指着她的背影和另三个军官叽叽咕咕说着什么,茹芸猛一转身,我并没看清她出手,那三名军官已向后倒下,唯有渡边一郎手里举着一个木牌,站得稳稳当当。他随即掏出手枪,向茹芸连开三枪,茹芸捂着胸口倒下了。但渡边一郎也没得意多久,他那块木牌挡住了杏花飞镖,却给教堂屋顶上的国军狙击手指示了目标,一颗子弹飞来,精准地钻进了他的额头。街上顿时大乱,两边房屋的窗口也射出了无数的子弹,鬼子的兵力展不开,便向街口退去,我再看茹芸,已不见她的踪影。

我正急得团团转时,站在玉红身旁的丫鬟,转脸见玉红不见了,慌忙出来告诉个轿夫。人当即找庙里住持,住持并不认账,还叫出群武僧与人动起手来。丫鬟见,赶紧放出信鸽。转眼间,信鸽飞到山寨上空,有只老隼也追来了,正在观测的弟兄见忙喊吴老,吴老拿过弓箭就射,那只隼掉头向海洲方向飞去。吴老看信鸽,得知女儿遇险。他边叫人召集所有弟兄,边自己快马加鞭向天齐庙赶去哪知茹芸不知从何处冒出来,在身后拍拍我的肩膀,“哎,是找我吗?”

看着她安然无恙,我的眼泪一下子流出来了,“你怎么回事啊,不是中弹倒地了吗?”

她摊开两手,难得开玩笑:“没中弹就不能倒地吗?我身前身后不是人就是摊子,实在无处腾挪,只好倒地躲避子弹,然后从水果摊下溜走,这不是好好的吗?”

我察看她浑身上下果然没一处伤痕,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这次刺杀渡边一郎的成功,给日本占领军以极大的震撼,而当地老百姓则无不欢欣鼓舞、拍手称快。杏花飞镖的威名也越传越神。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2014.5下

(赵雷图)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