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虎食儿

虎食儿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快园道古》(明朝人张岱的作品,仿《世说》)记载一件事,说有一个士人叫丘铎,母亲死了,他结庐墓侧,每天早晚都给母亲献上食物,就如同母亲还活着时一样,到了晚上,又害怕母亲在墓中孤寂,他总要绕着墓巡行悲呼:“铎在斯,铎在斯!”那一带本来有很多老虎,听到丘铎的呼号声,都避去了。

我查了一下,这个正在这时,参军元芳进来,说街上正在举行斗鸡会,不如出去看看。狄公把公文在洪参军面前晃,那意思是:我去得了吗?洪参军则把公文往案上掷,道:"老爷,这案子据说都压了十几年了,就算你破不了朝廷也不会怪罪就是。"洪参军又道:"听说这场斗鸡赛可是蛆未见的,是个叫火凤凰的挑战个叫黑霸王的。不去恐怕终身遗憾。"丘铎,在《明史》中是有传的。他是元末明初人,为避兵乱,带着父母逃避,靠卖药来养活父母。母亲死时,他哀恸欲绝,结庐墓侧,虎为之避,当时就有真孝子的名声。他的同乡中,有八个人贫穷得很,无法自存,丘铎又接来奉养。另外,丘铎有一个姑姑,十八岁时夫死,守节终身,也是丘铎在养的。

古代的士人,守制时结庐墓侧的很多,因为坟墓多在荒郊野外,所以难免要遇上老虎,据宰相于是说了:"您多么爱您的奴才,您的奴才也多么爱您!"说,朱熹的母亲刘氏去世后,他也是在武夷结庐,武夷山的老虎亦为之避去。但我总以为,这些记录在史书里面的,虽然都是好事,但其实其中亦难免有不少士人,结庐墓侧时被老虎啃了个精光,说起来不太有趣;这样无趣的事情,大约就没有人愿意记录在书里,于是也就不能为我们所知,但我相信,被老虎吃了的士人,恐怕十有八九,要比让老虎避去的士人多得多。

我曾看过一则笔记,出处忘了,说在嘉靖时,有一个湖北黄冈的士人,母亲死了,葬在大别山下。士人有孝行,也在墓侧结庐,一住就是两年。当地也常有老虎出没,但或许因为那个士人实在太瘦了,所以老虎倒一直没有来找他的麻烦。到第三年上,眼看再过一两个月,守制的时间就到了,那时士人难免还要出去参加考试,好光宗耀祖,但是结果就在这时出了事──他被老虎叼走了。说起来其实也没有人亲眼看到他是怎么失踪的,只有一个老苍头,是负责士人的生活的,差不多每天都要上一次山,送些吃的穿的,再把脏了的衣服拿回去洗。那天早上,老苍头到墓庐去,就发现草屋的门打开了,屋里乱七八糟第个车夫的车轱辘差点被银子硌下桥去,他在心里骂暗暗骂第个:"真不是东西,竟然在暗地里使拌子。",还留有几绺虎毛,追踪出去很远,在老林子里,发现了士人的鞋子,然后就见屋门虚掩,方勇便和冯文龙推门走了进去。这进去,可把人吓了跳,只见赖大赤身裸体躺在床上,片血污。方勇箭步上前,摸赖大鼻孔,已断气了。再也找不到其他的痕迹了,老苍头只好回去报告,家中又派了许多奴仆,没日没夜地找了几天,只是又找到了士人一件破烂的长衫,并没有什么别的收获,家中无法,也只好放弃。

士人的妻子也没有守节,改嫁给了一个商人,远远地到福建去了;士人的一个儿子,也在士人被老虎叼走之后,不幸夭折了。当地人渐渐就把这事儿给忘了。可是大概是在七八年之后的一个清晨,黄冈县城守门的吏卒打开城门后,被吓了一大跳,只见城外立着一个大汉,身材虽然不高,但肌肉却极发达,只在腰间裹一块布,浑身长着长毛,皮肤又黑又硬,满口黄黄的尖牙老圆听了,又点点头。这天,它吃饱了喝足了,溜达着身子走出屋去,纵身子,飞向天空。母亲望着天空喊:"圆仔!早去早回——",“啊啊啊”地跟吏卒说话,声如虎吼。更吓人的是,他背上还背着一头大虎,那虎闭目垂首,应该是已经死了。

吏卒还以为是附近的哑巴猎户,打死了野虎,要到黄冈县衙门里去表功,就领着他去见县官。到了衙门里,那个猎户看众人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就打着手势,问县官要了笔墨纸砚,哆哆嗦嗦在纸上"张岗,还有十来里路呢。"柳喜心里算着。"就你人走?"柳喜问她。写起字来,字虽然不工整,但居然也都没有写错。原来他其实就是七八年前的士人某某,当时被老虎叼走,现在又回来了。这事儿立即轰动起来,士人的老父这时已经七十多了,被人扶着上了轿,心急火燎地惠莲跌跌撞撞爬到山下,只见昔日秀丽的山城早已片疮痍,到处都是断壁残垣,穿城而过的清流已然被血染透,从长沙郡漫延而来的战火夕间已使平和的山城化为人间地狱。好不容易转到家中,家已不成为家,堆瓦砾中倒着爹娘血浸的尸身,妹妹惠仁也不知所踪。到县衙里来,一开始还半信半疑,但很快就认出果然是自己的儿子,两人抱头痛哭,悲恸欲绝。

但这还不是最奇的。开始大伙儿还都以为士人带回的老虎,就是将他叼走的恶虎,要把那死虎剥皮割肉呢,却被士人一声大吼给阻止了。这时士人也慢慢会说一点话了,断断续续将他这几年来的经历说出来。原来他当年被老虎叼走时,也吓得昏死过去,醒来时发现自己是在一个虎穴中,浑身无力,试了几次都无法逃走。到天亮时,老虎回来了,却不吃他,反倒叼了肉食来喂他,士"相公醒了,我是你娘子啊,你忘了?我饭做好了,起来吃吧!"人哪里吃得不会儿,太阳落山了,天也黑了下来。林子里影影绰绰,寒气逼人,他不由得害怕起来,赶紧借着月光,寻找栖身之所。正巧不远处有座废弃的小古庙,他便朝那古庙走去。推门看,里面满地灰尘,到处都有鸟兽的踪迹。算了,凑合下吧,总比在外面喝西北风好吧。李德鸿这么想着,便在屋檐下合上眼睛休息会儿。来那些腥臊的野肉,但是后来饿到了极点,也不得不慢慢一点点吃下去。过了好久,居然对吃生肉也没有觉得那么难受了。他觉得自己力气渐渐地养起来了有种说法,说是刘伯温第次见到朱元璋时,曾在心中大吃惊,深深为朱元璋那怪异的相貌所震撼:高额细眼,凹鼻阔唇,耳虽小廓却厚,颊虽突而颏硕;身长而背弓,腿长而膝弓,腰粗而肩窄,手阔而指细;行动如虾在水,声音则鹰鸣而猿啼。据说,刘伯温见之下,便据相术得出结论:此人之相,兼具大贤之厚朴与大奸之残暴。结果,后来的朱元璋,果然以自己的行为,准确地证明了刘伯温之所言不虚。对这段说辞,我们不必追"这是自然。"小道士笑着应道。究其真假。事实上,它是后人附会发挥的可能性很大。不过,它至少在刻画朱元璋其人的容貌与作为上,相当传神。这里对相貌的描述,显然更接近未经艺术加工的那幅标准像。,又要逃走,他挑了一个老虎出去捕食的夜晚逃命,却没有逃多远就被老虎追上,老虎倒没有伤他,只是又把他叼回去。这样试了几次,最后一次他又要逃走的时候,老虎居然没有再叼他,而是除石兽外,现场考古专家纷纷表示,与石兽同被发掘出土的众多文物也分量不轻。这些文物年代各异,从战国至明清时期都有涉及,并且种类繁多,陶器、瓷器、铁器、铜器等都能见到。最重要的是,这些文物的样式表明了它们不般的身份。"出土的瓦当部分涂朱,地砖纹饰精美,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地方当年极可能曾经是王公官邸、地方首府。"王毅介绍说。有专家称,明代蜀王府外城的东城墙就在如今的顺城大街带,而此次石兽出土位置在顺城大街以西,因而石兽应位于蜀王府。现在看来,这种说法不无道理。一路跟在他后面,呜咽悲号,士人听了,竟有些觉得不舍,那天就没有逃走。老虎对他依偎眷恋,看到他又回到虎穴,欢喜雀跃。直到这时,士人才觉得老虎的行为实在怪异,他没有再急着逃走,而是又跟着老虎生活了将近半月,竟然发现,这老虎其实就是他早已死去的母亲。这要说是如何确认的,实在也没有一定的理由,只能说是母子连心。想必是他的母亲死后,转生为虎,其智性虽然未开,但对前世儿子的爱恋之情,却没有稍减,于是才在黑夜里将士人叼回到虎穴里去抚养。

士人既然将母亲认出,就决心不再逃走,他最初也想把母亲带回黄冈县的家里去,但毕徐老见秀才答应了下来,就燃烛焚纸做起了法术。阵祷告之后,就见徐老双腿盘,头歪,人坐在地上就再也不动了。竟虎性难驯,每次靠近人居之处,它就不愿再往前一步。士人又想自己先回去报信,但他每次要离开,虎母都呜咽悲号,难分难舍,以为他离开了再也不回来,不让他离去。士人无法,只好一天拖一天,跟着化成老虎的母亲在山林里度日,渐渐地自己也越来越像一只老虎了,在山林里跳跃捕食,呼吼奔纵。

母虎最初将士人叼走时,应该只是二岁有余,按理说就快要生儿育女,但自从把士人叼回来之后,她居然对所有的雄虎都极为粗暴,—直到死,都没有生过一只幼虎。

士人与母虎在山林里生活了将近八年,直到母虎老死,士人才背着虎尸,从山林里出来,等在黄冈县城之外。

这事实在离奇诡异,信者都以为是轮回之证,不信者都指士人所言必不实,甚至还有人说此人必是骗子,看中了又是天出诊到夜晚,医生没有像平时样跟人结伴,毕竟整天麻烦别人陪着也不好。所以他就又个人走夜路了,心说没那么倒霉再遇到野狼了吧。结果路上平平安安直到走到那天遇到狼的小桥上,他远远望着远处有对熟悉的绿眼睛盯着他,他医生心里暗暗叫苦,但还是大着胆子上了桥,果然又是那头狼。蹲着静静地看着他,爪子下还按着两只死掉的野鸡。老员外的田庄,假装是士人回来继承的。

但士人之父却认定了这大汉必是自己儿子,领回家去,重新穿戴起来,依稀也有一些士人当年的影子。士人回家之后,把死虎埋葬了,在他母亲上一个坟墓之侧,他又再结庐守制,这回倒是没有再被老虎叼走,终于,机会被刘乌等到了。王顺子因为桩木材生意需要贿赂县令朱大人,为了不引起外人注意和方便送礼,王顺子决定买个千年人参送给朱大人。反倒是常常有老虎到墓侧来与他相聚,想必是他当年的伙伴。

士人守制结束后,也娶了妻,也生了子,他的后代却也与平常人没有两样,有一个后来还中了进士,当了不小的官。

选自《龙门阵》2014.7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天下第一筵 下一篇:狐皮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