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胭脂

胭脂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这天下午,齐文接到母亲电话,说有几个亲戚要来家里商量因修路迁坟的事,让她早点回家。天刚一擦黑,齐文便准备关店门,可就在这时,来了一个穿旗袍的女孩,她说她叫小胭,马上要结婚了,特意来找齐文预订新娘妆。

资深化妆师齐文在业内声誉很高,尤其擅长新娘妆。在这个城市,举行婚礼由齐文化妆已经成为一种时尚。

齐文无奈,只得拿出价格表让她挑选,并提醒她快一点。小胭点点头说:“我不看了,价格多少都没关系,但我有一样要求,我用的腮红必须是叶记胭脂。”齐文一听,有点纳闷,她这些年都在用知名品牌的腮红,这个叶记胭脂实在闻所未闻。

齐文如实相告,小胭急切地说:“请你帮帮我吧,用叶记胭脂化新娘妆,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心愿。”“那好吧,我尽量找一下,稍后和你联系。”齐文留下了小胭的手机号。

送走小胭后,齐文立刻关上店门,匆匆忙忙赶回家。家里竟一个人都没有,母亲给她留了张纸条,说去舅舅家了。

本以为只要有名字就能找到,谁知从网店到商店,只要是卖化妆品的地方她都问遍了,却都说没见过这种胭脂。眼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齐文着急了,她发动所有朋友帮着找,还把这事发到了网上。

就在消息发到网上的第二天,有个叫叶秋生的人联系她,说他知道哪里有这种胭脂,并给了齐文一个地址:幸福小区三号楼502室。

看着这个地址,齐文的心狠狠地痛了一下,这不是楚楠家吗?五年前,她和楚楠相识并相爱,但两人的爱情只维持了一年的时间。分手后,齐文整整痛苦了一年。

再一次站在那熟悉的门外,齐文心里又慌又乱。站了好一会儿,才去敲门。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打开门:“你找谁?”齐文想,她可能是楚楠的母亲吧?虽然两人交往了一年,彼此的家人却都没见过。齐文正要说话,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很小的声郑林灰心"元生他怎么了?"至极,就在他郁郁寡欢之际,忽闻其他落榜书生说宦官把握重权,选中的状元、榜眼和探花都是走了后门的富贵人家。郑林垂头丧气地坐在回乡的小船上,忽然听到前方传来"救命"之声。他放眼看,只见个身型发福的中年男人正在前方的湖水中呼救。音:“告诉她你是楚楠的朋友。”齐文一愣,下意识地把他的话重复了一遍:“我是楚楠的朋友。”然后回身找去,看到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他笑着走到齐文面前,自我介绍说:“我叫叶秋生,是楚楠的亲戚。放心吧!楚楠出差了,要下个月才回来。”原来他就是叶秋生,齐文对他感激地说了声谢谢。

楚母热情地把齐文拉到沙发上坐下。在她进厨房给齐文倒水时,叶秋生告诉齐文先不提胭脂的事。这胭脂是楚楠母亲的宝贝,她不会轻易拿出来的。

齐文心里虽然惦记着,但还是听了叶秋生的话,直到离开,也没提胭脂。出门后,叶秋生追了出来,让她明天再来。

之后的几天,齐文几乎天天去楚家。她嘴甜,手也勤快,每次去都主动帮楚母干活,楚母也越来越喜欢她,总是拉着她聊楚楠的事,从小学到大学,几天的时间,她又重新认识了楚楠,发现他是个有责任心又孝顺的男人。随着更多地了解,她开始后悔当初的草率分手。

每次她去楚家时,叶秋生都是静静地待在一边,偶尔告诉她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不过,齐文感觉楚母似乎不喜欢叶秋生,不跟他说话,甚至连看都没看过他,好像他根本就不存在。

清明节的前两天,齐文突然接到小胭的电话,说他们的婚礼提前到清明节这天。

挂上电话后,齐文再次去楚楠家。奇怪的是她敲了半天门也没人给开,她以为家里没人,正准备离开。突然,听到屋里传来一声响,像是东西掉在了地上。她趴在门上静静地听,隐约听到一个细小的呻吟声。出事了?齐文连忙打电话报警。

警察把门打开,楚母全身被捆绑着躺在地上,脸上还带着淤伤。楚母说四个小时前,家里来了两个小偷,把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怕楚母报警,就把她捆住,让她动不得。幸好齐文听到声音报了警,否则她不定得捆到什么时候。

警察走后,楚母说要好好谢谢齐文。她从一个抽屉里拿出一个很别致的纯银小盒递给齐文。盒子是椭圆形的,纯银打制,双面浮雕,正面是梅花和喜鹊,反面是牡丹。齐天上的太阳早已变得暗淡无光了,湛蓝色的天空如同被人蒙上了层灰色的厚纱布,海鸥惊叫着,在那灰色的天空与大海间冲刺,信天翁这时已不知逃到聊里去了?这大海就只有渔民在与海浪搏斗。文惊讶地打开小盒,看到里面竟然是胭脂,这胭脂细腻柔和,红而不艳,算得上是林知县不好意思再说,只得怀揣着不安回县城去了。精品中的精品。

楚母说知道齐文是搞美容的,这盒叶记胭脂就送给她,以感谢她的帮忙。齐文激动得不知该说什么了,难怪小胭一定要用叶记胭脂化新娘妆,她在美容行业干了十几年,头一次见到如此精致的胭脂。

出了楚家,齐文立刻联系小胭,订下化妆时间。小胭王朝就这样被押入大牢,王母悲痛欲绝,大哭冤枉。那些乡亲们也大喊不公,但也无可奈何。这时,个穿着舞狮服的痊默的扶起地上的王母......订的时间有点奇怪,别的新娘都是在清晨化妆,小胭订的却是傍晚,她说她们老家的习俗是在晚上结婚,午夜拜堂。

当天晚上,齐文再次拿出胭脂,越看越喜欢,忍不住在自己脸上抹了一些,睡觉时都舍不得洗掉。她还做了一个关于胭脂的梦,梦见一个穿着旗袍的女孩,和一个做"龙王呀!我们有约在先,我许你场大戏,个活人头,今天我带来了,请先看戏,再吃人头。"胭脂的手艺人相爱。女孩的父亲嫌这手艺人穷,没出息,不愿让女儿跟着他吃苦,硬是把女儿嫁给了一个有钱的商人。女孩伤心欲绝,在生下一个儿子后就去世了。

手艺人在女孩死后不说着,老乞丐把破碗塞到了宋全手里,宋全怕拒绝了被老乞丐猜疑他嫌弃老乞丐,就笑着接受了。久,用所有积蓄打造了一个纯众人听他言语,如母鸡鸣叫,不胜诡异,不由得面面相觑,却迟迟无人上场。老乞丐继续说道:"我以文铜钱为资,若是我输了,便恭恭敬敬地奉于棋友,若是侥幸让我赢了,也请您赐我文铜钱,如何?"说完,掏出吊铜钱在众人面前扬。银胭脂盒,做完一盒胭脂不久他也死了于是,两个客人吃了又续,续了又续。老年客人连吃了碗,壮年客人连吃了碗。壮年客人吃完后抹哩嘴上的油迹,对韩说道;"店家,这种臊子面真是好吃,你看该取个啥名字呀?"韩对这意外的发现也很高兴,他笑了笑说。,死前他把这最后一盒胭脂送给了侄女。

梦醒后,齐文回味了好久,那女孩穿的旗袍跟小胭穿的那件很像。突然间,她有一种预感,这个梦跟找她化新娘妆的小胭有一定的关系。

吃过早饭,正要出门明朝成化年间,浙东天台山下有座海神庙,庙里住着位和尚,是师徒人。老和尚年事已高,日常事务交给两位弟子料理。大徒弟的法名叫无缘,徒弟叫无心。上班,母亲叫住了她,说今天姥姥家要移祖坟,让她过去帮帮忙。

“不是说下周才移吗?”齐文听母亲说过要移的这座坟有七十年的历史了,是母亲的祖奶奶。这祖奶他年我为帝,保尔子孙昌。奶命很苦,刚二十出头就死了,后来母亲的祖爷爷和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续弦合墓,她便一直一个人被埋在一个山坡,这次因为要修路不得不移坟。家人又重新给她找了一块地方。

这已订好的新娘妆是推不得的,齐文跟母亲解释了半天,母亲才同意她去上班。路过一家花店时,齐文进去买了一束白菊,附上了一张卡片,写上了自己的大名,然后让花店老板送去她家。

下午五点多钟,小胭出现在店里,当她看到那盒叶记胭脂后,激动地捧着它流下了眼泪。齐文见状越发怀疑她和自己的梦有关系。不过,不管齐文问什么,小胭都不说话,只是一个劲掉眼泪,吓得齐文不敢再问。

这个新娘妆这告示贴出去可不得了,要知道整个安宜城里谁不知道李大东家手头的产业,要是进了他家做伙计,可不就是仅仅吃饱肚子免于冻饥的问题了,那简直是掉进了福窝。这么着时间前来撞大运的年轻人如同潮水样。化了整整三个小时,梳妆好后,小胭穿上她带来的大红旗袍。晚上10点30分,美容院外停了一辆黑色老爷车,上面挂着大红彩绸。齐文看着那车笑了,这年头还有人用这种车当花车。

车上下来一个穿长衫的男子,齐文看着他惊讶地大叫:“叶秋生?”小胭介绍说她的新郎就是叶秋生。叶秋生笑着把小胭扶上车,回头又对齐文说:“谢谢你。我能邀请你参加我们的婚礼吗?”

齐文本想拒绝,却不由自主地上了车。车子开了很长时间,最后停在一片空旷的草地上,喜堂布置得很喜庆,到处是一片红。齐文惊讶地发现,她竟是这场婚礼唯一的客人。

看着一对新人拜堂,她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泪水溢出,模糊了她的眼。看着看着,突然一阵眩晕袭来,随后她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被一个急切的声音吵醒:“醒醒齐文,你怎么会睡在这里?”

她睁开眼,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人:“楚楠?”也不知走了多久,张忠远远见到个布幡,上面写着"茶"字,原来是个路口茶水摊。张忠以前来过几次,摆茶水摊的是个干瘦的老头,专供路人喝水,奇怪的是,路人只管喝水,老头却个铜子儿不收,强塞铜钱给他,他却说:"我摆这茶摊,只是方便路人,向不收钱的!"

“是我,我来扫墓,看到你睡在草地上,怎么回事?”

扫墓?齐文朝他身后看去,墓碑上的名字让她惊呆了:“叶秋生?”

“他是我太祖爷爷的弟弟,我妈昨天给你的那盒胭脂就是他做的。谢谢你救了我妈。对了,我妈让我提醒你一下,那胭脂是七十年前生产的,早就过期了,你没有用吧?”

“齐文,当初分手全是我的错,对不周虎躲过官府追查,又有了钱财,少不得要出来吃喝嫖赌。见关茂子生得好,又不知她的底细,便恋上了她。关茂子趁机灌醉了他,先用绳勒脖子,再放火烧屋,也就出现了开头的那场景。起,我很后悔。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们重新开始……”

齐文已经没有心情去理会楚楠的话,她正呆呆地看着旁边的一座新坟,新坟前摆着几束鲜花,其中一束正是她昨天买的那束白菊,菊花中那张写有她大名的卡片格外显眼,新坟前的墓碑上赫然写着齐小胭三个字。

原来这就是母亲他们要移的祖坟。那么昨晚的婚礼……

齐文不石夫人看完诗方知是场误会,两口商量赶快把王少爷追回来。敢再往下想,傻傻地看着一新一旧,惜惜相偎在一起的两座坟墓,好久好久……

选自《百家故事》2013.3上

标签:胭脂

    上一篇:寒夜守望者 下一篇:贵妃包子引发的冤案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