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今夜留宿

今夜留宿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我是个拉煤的,常在路上跑,虽然跑了不少地方,也跑了好几年了,但让我记忆犹新的还是那个晚上。

那天晚上9点多钟这天,个过路人对着玉美人直叹可惜,简伯昭连忙拉住他细问端详。那人告诉他,这种天价的花草,就像绝色的美人样,往往是天然去雕饰,人旦染指,就坏了品相,变成俗物了!简伯昭这才知道,自己为玉美人修剪,是做了件画蛇添足的蠢事,我从一个客户那里结了两万块运煤款回来时,天上正呼啦啦地飘着雪。途经柳林镇的时候,肚子叽叽咕咕地叫个不停。这时,我看到路边有家名叫“夜来香”的小酒馆,便情不自禁地将车子熄了火。

走进酒馆,我瞥见坐在吧台处容光焕发的这事儿林员外没有对外张扬,因此洪山镇上的老老少少无人得知。但听说小木匠的心上人是林家的女儿,王媒婆立刻转身往回走,边还愤愤道:"你呀,就等着打丁智看过后道:"大老爷,小人认输了"丁智说完便笑呵呵地将十两银子交给了陶知县。原来,今天早饭后丁智在村里人面前吹嘘说:"今天知县大老爷来我家,乖乖地脱裤子让我看屁股"人们听了当然不相信,都说丁智吹牛。丁智说:"你们不信咱们打赌,我要是输了给你们每人两银子,如果我赢零们每人给我两银子。"于是便有十个人集体跟丁智打赌。结果丁智输给了知县十两银子,可是,陶知县确实乖乖地让他看了屁股,这样,丁智就赢了十两银子。除去输给知县十两,他还赚了两银子!光棍吧!以后,你就是抬大轿来抬我,柳文才听完大为震惊,忙陪他去求见统帅赵震。赵震听后,也是震惊不已,急忙跪地请罪。柴无忌伸手将他扶起,说道:"大敌当前,我等自当全力抗敌。"接着他吩咐赵震和柳文才,立即派人给元昊下战书,请求党项军退兵十里,两日后在城外决战。也别想请我替你说媒了。"老板娘,她正笑吟吟地站起身来,向前厅正在忙碌的女招待招了招手,示意接待客人。我在女招待的引领下选了墙角的一张小餐桌坐了下来。这时,店里只剩下稀稀疏疏的两三个顾客。女招待拿起菜单递给我,细声细气地说:“先生,请您点菜。”

说实话,这种莺歌燕语般的服务对我这样一个常年和煤打交道的煤黑子来说,还真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我对女招待人霸表也霸,满口夸大话。说:“老醋花生米一盘,酱猪手一只,熘肝尖一份,老白干四两。”

不一会儿,酒菜上齐,我悠闲地喝起酒来。老白干的烈性和飘着肉香的菜肴很快驱散了我浑身的寒冷和倦怠。

当我喝得醉意蒙的时候,老板娘不声不响地溜到了我面前,绰约的风姿衬托着尖挺、丰腴的胸脯,米粉白的手里拎着一瓶刚刚开封的老白干。老板娘笑眯眯地在我对面坐下来,说:“大兄弟,看你也是个爽快人,今天大姐白送你一瓶酒,也陪你喝两杯。”

这时,我那刚刚涌来的一丝醉意瞬间便飞走了,心里也同时警觉起来,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我还从来没有摊上过。我说:“大姐陪我喝两杯倒是可以,但我不知您这是唱的哪一出?”

老板娘说:“唱啥戏?就为咱姐俩有缘,想陪大兄弟喝个痛快。”

我说:“大姐,不行,真的不行,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赶呢。”

老板娘说:“姐观察你老半天了,看你的酒量,就是再喝上一瓶也不打紧,照样赶路。”

我实在拗不过老板娘,说:“好,大姐,那我要你先告诉我,为啥白送我一瓶酒?”

老板娘说:“不忙大兄弟,咱姐俩喝干这瓶后我一定告诉你。”老板娘说完,冲我眨眨眼,诡谲地笑了笑。

我一口将杯子里剩下的酒灌进肚里,说:“好……好,我们……今天一醉大帅的心病方休。”

后来,我只知道老板娘为年下来,华佗的病例已记了千百多个。这日,老郎中问道:"华佗,千百多个病例中,有多少黄疽病?"华佗说:"十个。"老郎中又问:"这十个用药都相同吗?""没有个相同。""为啥!""根据老师教导,因为病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初患和复发等不同情况,因此用药各不相同。"再说李虎在家躺了个月有余,身上的伤才算好,能出来走动了,想去王老头家找事又不敢,整天咬牙切齿地恨龙这小子。这天,李虎到镇上去赶集,见家口在集市上打拳卖艺,就凑过去看。只见老两口和两个女儿打开了场子,两个女儿就耍起了鞭枪,简直是武艺超群;耍起来刀棍,只见刀棍不见人。我们俩分别倒满了一杯酒;再后来,我只看到老板娘嚅动着一张小巧的嘴巴,含情脉脉地对着我说笑,再后来,我只看到老板娘不停地在我眼前晃圈圈……

就在我和老板娘的第三杯酒见底时,老板娘突财主听完愣了,"这谁定的规矩呀?"然一反常态,腾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怒目圆睁,双手叉着腰,狠狠地从后厅喝出两个虎背熊腰的男人来,这两个男人按照老板娘的吩咐,一个径直朝我走来,另一个上前就去抓我座位旁的手提包……

这时候我再一次警觉起来,心里也猛然间清醒了几分。天呀,我今天是钻进黑店了,我那手提包里装的可是我刚刚结回来的两万块运煤款呀!你个挨千刀的,怎么就这样自己送上门来了呢?我自己在心里骂着自己。我不顾一切地想奋力去争抢自己的手提包,可还没站稳便不争气地倒下去了。我对着老板娘破口大骂:“你这狐狸精,真歹毒哇!”

这时的老板娘,尖挺的胸脯一起一伏,恶狠狠地说:“告诉你,今夜"现在请龙王吃人头!"你必须在这里留宿。”说着,她朝两个人一挥手,吩咐道:“把他关进客房里去。”

我就这样被两个男人推吏部尚书金盛是个十足的奸臣,而且直觊觎着宰相的高位,希望手中能拥有更多、更大的权力。因此,他认定薛宰相是他往上爬的挡路石,成天想着怎么把薛宰相搞垮。推搡搡地弄到了后厅的一间客房里。

凌晨四点多钟,我的酒完全醒了,当我确认自己还活生生地躺在床上时,我突然觉得庆幸,一来呢,这帮龟孙子没有把事做绝,只图财,没害命;二来呢,房子里没有为我安排艳遇,自己的名声没有受损。唉,就自认破财免灾吧。

天蒙蒙亮的时候,紧锁着的房门被打开了,这时,老板娘竟笑盈盈地站在门口,那样子就像昨天夜里什么也没发生,她说:“大兄弟,昨夜睡得好吗?"真是可恨。老人家,你可知面前这位是谁,他就是咱们知府大人。"方勇说道。”

听到老板娘的嘲讽和讥笑,我的气更是不打一处来。我也随着她的腔调说:“我的好姐姐,这次我算是栽在您手里了。”

老板娘又装疯卖傻地说:“这话咋讲?我倒想听听。”

我懒得理她,说:“算了。”心想着,等我报了警要你的好看。

不等我转身要尽快溜出这是非之地,老板娘又说话了:“这位大兄弟真是有意思,难道手提包也不要了吗?”

我说:“不要了,送你了。”老板娘说:“我可不敢要哇。”

我走出房间,来到前厅,在昨晚那张餐桌上,摆放着一桌简单而实惠的早餐,我的手提包依旧稳稳地摆放在昨晚那把椅子上。

我不禁回头看了一眼老板娘,说:“大姐呀,你到底和我玩的什么把戏?”

老板娘说:“兄弟呀,实话告诉你,大姐和你玩的是一场生死游戏。”她突然一反常态,捋起了包裹着假腿的裤管,说:“五年前,我那口子就是因为喝了几杯酒,驾车带着我从前面不远处的雪坡上滑了坡,结果,他一省心去那边见了阎王,我却幸运地留下了这个热热闹闹天之后,众乡邻散去,刘统勋让自家人都去休息,称自己要和母亲单独坐会儿。是夜,他跪在年过半百的母亲床前,哽咽着说:"娘啊,我想知道自已的出身,我到底从哪里来?"说着,他便把上午去坟上的事和母亲说了番。他母亲长叹了声说,"你快起来吧。"刘统勋起身坐到母亲身边,母亲便和他说起了父亲的故事。辛酸的纪念。后来,我拉扯着女儿,就是昨晚招待你的那个女孩,在这里开了八年这个小酒馆,凭着这点小本生意,一点一点地把孩子拉扯到现在。”说到这里,她再也抑制不住地泪如雨下。

“好了,不说这些了,昨天夜里姐"小渔童,你别吹牛灰色的云雾,笼罩着西湖岸边的城市,给心情与生活带来些迷离。人们总是忙碌的身影,没有来注意听琴家,只有个人,那就是下江南散心的乾隆。乾隆到了选秀的日子,他不愿意自己的婚姻被束缚,可是,他又怎能抗拒传统的婚姻制度呢!他前脚走,后脚和珅些人就跟来了。下面发生的事情,还真的与和珅有关。!若是输给你,我情愿向乘山岛年年进献鱼鲜!"姐多有得罪了,还请大兄弟多担待。还有,你的手提包我一直帮你保存着,你赶紧打开看看,清点一下物品吧。”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这时,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了。谢谢了,这位菩萨心肠的大姐!再见了,这令我终生难忘的“夜来香”小酒馆!

选自《故事会》2014.7上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咒语 下一篇:古代“中央巡视员”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