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拆局容易做局难

拆局容易做局难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隔山卖牛

提起李文轩,琉璃厂的人就一个字儿:鬼。他大字不识几个,胆子却很大,跟个跑鬼市的提了几年的灯笼后,在琉璃厂开了家文轩古玩铺,专门捣腾夏商周三代青铜器。十年过后,居然成了琉璃厂头号的有钱主儿,谁也摸不透他是怎么发的财。

这年,河南彰德府接二连三出青铜器,琉璃厂的人蜂拥而至。有个拎包袱的河南人叫张腾云,听说李文轩缺个跑彰德府的伙计,主动找上门来。两人约定,买货钱由李文轩出,挣了钱对半分。

彰德府小屯村有个王财主,暗中雇了一帮盗墓的,在殷墟一带疯狂盗墓。

一天,张腾云听到消息,说王财主挖了件双凤重耳彝炉,立马赶了过来。王财主居然提出先交100块大洋,才能看彝炉,气得张腾云只想骂娘。交完钱后,才见到了彝炉,高约6寸,口径1尺宽,3条兽足腿儿,炉身锈色翠润,花纹清晰,炉内底子上有铭文,最招人稀罕的是,双耳是一对奇特的凤凰,极为罕见。

这当儿,一下子拥来好几个古玩商,交钱看过彝炉后,一人当场出了3000块大洋。王财主却不吭声儿,拿眼瞅别人。另一个人出价4000块,他还是不说话。最后一人见状,亮出了一个巴掌,谁知王财主竟然把彝炉收了起来。

张腾云这才开了口:“我给7000块!”王财主听后,两眼扫了一圈众人。几个古玩商知道他是给李文轩搂货的,财大气粗,一声不吭扭头就走了。

等仨人走后,张腾云说:“王东家,那我就搂走了?”王财主却嘿嘿一笑,不放话。张神秘木匣觊觎颇多腾云明白,他是在扣住葫芦挖籽儿,老张走出门外,突然回头说,有缘我们还会相见的,我那几间房子不嫌弃话就给你啦!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至此音讯全无。想卖高价,冷笑一声:“你琢磨琢磨!”转身也离开了。

在客栈住了三天后,张腾云听说王财主家去了不少古董商,但出的价都没他的高,心里就有了底。

这天,张腾云找了个照相的,来到了王财主家:就在这天晚上,婆婆怕儿媳妇干活偷懒,就半夜里跑到纺花房检查儿媳妇干活情况。“王东家,我给我们掌柜的发了个电报,他说这炉子不值7000,让我拍几张照片拿回去瞅瞅再说。”拍完照片,他屁股一拍,就立马赶往北平。

在半路上,张腾云动起了心眼儿,这个彝炉造型罕见,李文轩肯定喜欢,得想个法子多弄俩钱,顺便再摸出他发财的路子,来个一举两得。

见到李文轩,张腾云拿出照片:“掌柜的,彰德府出了件凤耳彝炉,东西不错,就是货主不出价,看货还被讹了100块,弄得我一点辙也没有!”李文轩看过照片说:“先甭急,我找个行家瞅瞅。你给了多少愁坏心肠。钱啊?”张腾云回答"好极了!"王子说:"看我的运气吧!或许我找得到姑娘,或许我死在那里。":“8000。”

第二天一大早,李文轩对他说:“行家看了,东西凑合,辛苦你跑一趟,要是花1万能买回来,给你500的跑腿钱。”

张腾云立马动身回到了彰德府,听说王财主终于开出了一万的价。他多了个心眼儿,没去王财主家,而是给李文轩发了个电报:货主要一万二,买还是不买?张腾云知道,只要李文轩看上的东西,一准儿会答应,到时候自己净赚2000,跑腿钱还另算。

没想到,几天过去了,李文轩那边却没回信儿。张腾云心里有些吃不准了,又催了一个电报,还是不见回音。他开始坐不住了,难道是李文轩嫌价钱高,撒手不要了?

2.声东击西

就在张腾云准备回北平时,李文轩突然出现在了彰德府。李文轩一见着张腾云就说:“走,带我会会这货主去,还真把喀拉货当宝贝了?”张腾云没想到李文轩会亲自来,只好带着他来找王财主。

半路上,李文轩对他说:“见了货主,你可别说我是做古玩买卖"那你赶快带我上去看看。"的,就说是京城里玩古玩的行家,想鉴别一下是哪个朝代的东西,千万不能露馅儿。一切见机行事!”张腾云点着头,心里却摸不准他究竟想干吗。

王财主见李文轩一副大爷的派头,又是京城鉴赏古玩的行家,不敢怠慢,忙请进了上房,没提看货要钱的话,拿出炉子请他鉴赏。

李文轩瞅了几眼,开口说:“这是件周朝的普通彝炉,收藏价值不大。”

王财主不知道周朝是什么时候,小心地问:“李爷,您看这炉子能值多少钱?”李文轩呵呵一笑:“东西是新出土的,锈色太重,没有家传的品相好,也就值个两三千吧。”张腾云一听才明白,李文轩是想利用京城行家的噱头,从王财主手里捡漏儿,关键要看王财主吃不吃这一套。

果然,王财主听后有些不乐意了:“李爷,好几个古董商都看上了这件东西,咱不管它有没有价值,没有两万我不卖!”

李文轩呵呵一笑:“王东家,你可能还不知道,现在北洋政府要整治出土的文物,我多句嘴,能出手就赶紧出吧,万一官面上的人来查,可别惹出什么乱子来!”

王财主却满不在乎:“咱这地界儿,出土的东西多了去啦,官面上管不过来,只要不出人命,他们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就算睁开了一只,给塞俩钱儿,这眼就闭上了!”张腾云在一旁暗自冷笑,李文轩这招儿不管用了。

李文轩嗯嗯了几声:“官面上的事咱就管不了了!得,我看底子上还有几个铭文,屋里光线不太好,我拿到门外瞅瞅,究竟是什么字。”由此可见,明代府自杀成风正是在特殊社会环境和思想观念支配下产生的种病态社会现象。这种病态的社会现象乃是对府人身、人格的极大漠视与践踏。说完,拿起炉子来到门前的石头台阶上,低头仔细看起了炉底儿。

王财主和张腾云也只好跟着出来。李文轩瞅着瞅着,忽然哎呀一下,紧接着就听到一声“咣当”响,彝炉居然掉在了台阶上。

王财主急忙奔过来,一看地上的彝炉急眼了:“李爷,您把炉子的一条腿儿磕掉了,您说该怎么办?”李文轩却不慌不忙弯腰把炉子捡起来,一副见怪不怪的口气:“你急什么呀?不就掉了民俗中,除了我们熟悉的吃粽子、剥茶叶蛋,还有有用雄黄酒洒地、门上插菖蒲叶这样的风俗。那么你知道这些风俗怎么来的吗爹娘听,跌跌撞撞往前奔;阿哥听,拿来条檀木棍。凑近门缝往里看,啊!只见里面那东西,条长长,亮晶晶,头长玲珑角,身披白玉鳞,口喷水珠万点银,尾溅莲花浮彩云,在十只水缸之间乱翻腾!?它们与陈十娘娘有关。个腿儿吗,爷赔你3000大洋!”

王财主一听,不答应了:“3000就想打发我啊,门儿都没有!”听这话,李文轩的嗓门立马也高起来:“一个破炉子,想讹人哪?爷不跟你在这儿废话,走,见官去!”说完,拽着王财主就往外走。

张腾云见状,忙站出来圆场,把王财主拉到了一边儿:“王东家,李爷和政府高层关系铁着呢,官了的话您肯定要吃大亏。要我看,东西已经这样了,让他再给您添俩钱儿,私了算啦,免得大家伤和气!”

王财主听后,也有些害怕了,琢磨了片刻,只得自认倒霉:“好吧,赔1万块现大洋,炉子拿走!”两人商量来商量去,最后说合成了8000块。李文轩口气也缓和了下来:“得,算我倒霉,8000就8000,拿回去还能当个夜壶使!”付完了银票,张腾云提溜着彝炉和李文轩就出来了。

在路上,张腾云一脸沮丧:“掌柜的,您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没想到李文轩却嘿第天早上,蟒蛇就要把女儿带走,母女俩抱头痛哭,难分难舍。嘿一乐:“我不这么做,8000块钱能买到手吗?”张腾云愣了一下:“哦,弄了半天,合着您是故意摔的啊?”

3.虚虚实实

李文轩摇了摇头:“你以为我愿意啊,还不是那个土财主给逼的。1500块钱你拿走,东西呢我拿回去找人修补,要是能卖掉,少不了你的,卖不出去算我的。但是,这事你千万不能说出去,要是让人知道我买了个砸浆货,这人可就丢大了!”张腾云点头答应了。

回到北平后,李文轩就找人把彝炉的腿儿给修补好了。张腾云瞅后喜出望外:“掌柜的,您找谁修的啊,一点都看不出来修补的痕迹,这回准能卖个好价钱!”李文轩却不以为然:“哼,你以为玩古玩的都是吃干饭的,卖不卖得出去,还得两说呢!”

半年后,张腾云忽然听到一个消息,李文轩把彝炉卖给了中田商会的中田,竟然卖了15000块大洋。他立马来找李文轩:“掌柜的,听说您把彝炉卖了?”

李文轩愣了一下:“是谁在瞎说啊,没影子的事儿。我要是卖了的话,能不告诉你吗?”见张腾云不相信,李文轩就把他拽进了里屋,拿出县令急忙升堂,还未坐穩,就见个衙役弯腰附耳,小声对县令道:"老爷,外面击鼓的,正是无爷的管家!"了彝炉:“看,东西不还在这儿吗?”

张腾云纳闷地望着李文轩。李文轩解释说:“你以为日本人就这么好蒙啊,拿着放大镜瞅了半天,就露馅儿啦,只肯给2000块,我没卖。”

原来如此。但经过这事儿,张腾云有些不相信李文轩了。临走前,他悄悄给李文轩的贴身伙计塞了5块大洋,叮嘱伙计多长只眼,只要彝炉一出手,立马送信儿。

果然不出所料。一个月后,伙计偷偷跑来送信儿,说李文轩今儿下岁赫哲族退休干部午把炉子卖给了魏大鼻子。张腾云问:“你亲眼看见的?卖了多少?”小伙计回答:“东西是我给送过去的,卖了多少我不知道,应该不少。”

魏大鼻子是法国古董商,张腾云曾经和他打过交道,为了稳妥起见,决定先从老外嘴里套出价来,再去找李文轩。

这天晚上,张腾云找到了魏大鼻子,说他在彰德府收了件青铜器。魏大鼻子一听来劲儿了:“东西呢,我看看!”张腾云拿出了照片,魏大鼻子瞅了一眼,咧嘴笑了:“张先生,这件双凤重耳彝炉已经被我买下了,和照片上的一模一样!”

张腾云急忙追问:“您花多少买的?”魏大鼻子也不隐瞒:“两万大洋,贵吗?”他摇了摇头:“不算贵,您拿到巴黎,转手还不得翻个跟斗啊?”魏大鼻子乐了。

张腾云十分生气,李文轩真够阴,卖了这么多居然一声不吭!女子赶忙跪下,不停道谢。花韩扶住女子,让她起身坐上车厢里,而他则坐到了车厢的前头。在车上,花韩问女子叫什么名,年方几何。女子轻声答道:"俺今年十岁,名唤孟娇娘。"

第二天早上,见到李文轩后,他就直截了当说:“掌柜的,我来拿我应得的那6000块大洋来了!”李文轩愣了一下:“我什么时候欠你这么多钱啊?”张腾云看李文轩还在装傻,顿时来气了,“炉子您不是卖了魏大鼻子两万吗?就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

李文轩冷哼一声:“你是说魏大鼻子买下了炉子?”说着,他气呼呼地起身进了里屋,搬出那个彝炉,咣当一下搁在了张腾云面前。

张腾云一看,顿时傻了眼!

4.惊人秘密

李文轩长叹一声:“实话告诉你吧,魏大鼻子开始是看上了炉子,我打发伙计都送过去了,谁知道还是被他发现了修补的痕迹,昨儿半夜又给我退回来了。”张腾云立马没了话说。

临走时,李文轩对他说:“你要有路子,紧着先把这喀啦货给我保本儿出了,要是能多卖,钱全归你!”

张腾云心想,这倒是个法子,卖多卖少自己全知道,李文轩耍不了赖。于是,他拿着照片四处串货,许多人一听炉子修补过,要么给的价太低,要么就是摇头。

就在张腾云快要泄气儿时,忽然听到消息说,美国人普艾伦到了北平,专收三代的青铜器。他觉得这是个机会,立马直奔六国饭店。

普艾伦看过照片后说:“张先生,这是件罕见的夏代双凤重耳彝炉,东西呢?”张腾云知道瞒不过他的眼力,就照实说磕掉了个腿儿,不过已经修补好了。普艾伦却说:“没关系,你把东西拿来看看再说吧。”张腾云一听有戏,麻溜儿跑了回来。

李文轩听后,当场就给他泼了一盆冷水:“甭费这劲儿了,普艾伦昨晚刚看过这炉子,只给5000,卖了让我喝西北风去啊!”张腾云听后,彻底泄气儿了。

时间一晃就到了解放。1952年,全国大搞五反运动。李文轩的买卖虽然不干了,但工作组还是找到了他,说要调查他倒卖过珍贵文物没有。

李文轩拿出了所有的账本,没想到的是,工作组竟在老账本里发现了一份他和普艾伦盗卖龙门石窟《太后礼佛图》的合同。

工作组立马对李文轩进行了审问。李文轩交代说,“九一八”前夕,普艾伦到龙门石窟游玩,瞄上了宾阳洞中的几块北魏浮雕,用相机拍了下来。回到北平"清末年间,滕县有个名叫姚诗志的县令。他清正廉明,爱民如子。这位县令很有学问,写得手好字。据说他是坐着把手①来滕县上任的。车子除了少量行李衣物外,全是书籍和字帖什么的。后,和自己签了这份合同,给了4万块钱,在五年之内,把其中的两块浮雕弄到美国。他买通了当地驻军的一个团长,趁战乱之际,偷偷凿下了《太后礼佛图》。

最后,李文轩狡辩说刘老爷上下打量,见那人十岁上下,中等身材,皮肤白皙,鹰眼隼鼻,眼神透着诡异。:“我发给普艾伦的浮雕是仿造的,真的礼佛图藏在海王村的一个院子里!”

工作组在一间密室里,果然找到了两大木箱的石块。同时,还发现了几十件青铜器,其中就有一件双凤重耳彝炉。经故宫专家鉴定,全部为珍贵文物。

当工作组追查李文轩的非法收入时,他却说早就花没了。工作组不信,找到了李文轩的贴身伙计。伙计害怕受牵连,说出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李文轩在海王村买了个僻静院子,花大价钱请来了赫赫有名的古铜张,在院中仿造青铜器,只要经他手仿造出来的东西,真假难辨。李文轩卖出去的青铜器,全是古铜张仿造的赝品。

张腾云听到消息后,恍然大悟,难怪每次李文轩都能拿出彝炉来,合着他卖给三个老外的全是赝品,而真货就攥在他手里,这才是李文轩发财的真正秘密啊!

因恶意毁坏国家珍贵文物,李文轩被判了死缓,不久就死在了狱中,宅子成了街道办事处。

一年后,一位同志发现办公桌地下有些不对劲儿,找人揭开铺的条砖,发现下面埋着两口大缸。打开封口一看,缸里全是白花花的大洋……

选自《山海经》2014.7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