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古堡魔画

古堡魔画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但是凶恶的红加尔偷听到了后母同富人奴仆的谈话,他怂恿善良、诚实的木斯里姆去吃不能吃的内脏。

2012年12月2日,乌克兰能源与工业部长列夫·雅丹参加乌克兰与南非共和国能源协议签字仪式。但签字仪式过后,南非有关方面却向乌克兰政府提交了一份抗议:雅丹部长的签字,不是他本人的名字……原来,雅丹在签字时神情恍惚,签的名字谁也看不清是什么。真是咄咄怪事!乌克兰方面负责人立即去找雅丹。然而,雅丹却在家中自杀了。

一幅魔画

为了弄清真相,乌克兰政府边宣布雅丹因病去世,一边指派国家警察谁知老大编了套假话,到京城蒙骗君主,当上附马以后,忘恩背义,连信都不来封。局警长雷诺负责此案。

雷诺来到雅丹的家里,询问雅丹夫人情况,雅丹夫人说:“他两周前开始,经常夜里起来,他说,他好像看见一个女鬼在屋子里。”雷诺来到雅丹的书房,看见墙上挂着一幅油画,画面上一个美丽的女郎,在绵绵春雨中深思。

“这画叫《雨中女郎》。”雅丹夫人说,这幅画是两周前买来的,雅丹经常独姨太得意地看了看草姑,吩咐下人道:"你们都听好了,今天的厨房就留给草姑,你们谁都不许帮她,看她能做出个啥来。"自在画前观赏,一站就是几个小时。

雷诺请雅丹夫人去休息,他独自一人站在画前。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3个多小时,忽然,他感到画面在动,画中的女郎竟冲他微笑,缓缓地向他走过来。雷诺眨眨眼,这一切又消失了。他赶紧收神,与雅丹夫人说,将画作送到国家检验中心进行检验。

雷诺来到《雨中女郎》作者娜塔莎·捷列茨的住处,30岁独居的她,苗条而美丽。一听雷诺的来意,她叹了口气:“我这幅画又要被退货了。”

原来,这幅画先前曾出售过一次,被一个单身女老板买下,女老板将它挂到自己的卧室内。但两周后,她就哭着打电话给娜塔莎:“快把它拿走吧,我经常听到脚步声、敲击声……即使把它放进柜子里,仍然怕得要命……”

娜塔莎也给他讲述了自己创作这幅画的诡异经历。那是2011年深冬的一个午夜,独居在文尼察市的娜塔莎突然从梦中惊醒,仿佛有无影无形的人来到她床前,幽幽地说:“起来吧,年轻的姑娘,有幅魔画需要你来完成。”似醒非醒的娜塔莎问:“画什么呢?”隐身人的声音响起来:“一个雨中女郎,雨中女郎……”于是,她依言提笔作画。

令她大为不解的是,似乎她没多加思考,就直接开始画了,而且一夜都在不停地画,但到天明时,画布上竟只有寥寥数笔。自此,每天夜里都会发生同样的事情,两个月后,这幅画才完成。

雷诺并不是一个相信灵异的人。职业的第一感觉告诉他:这可能是个杀人的阴谋。为了不打草惊蛇,雷诺装扮成娜塔莎的男友。与她回到了娜塔莎的老家,文尼察市远郊大森林深处的尼古克夫小镇。

娜塔莎的家是座古堡,四周很荒凉。一个面色苍白,目光阴郁的老管家克洛来开门。

娜塔莎领着雷诺参观了所有的房间。在娜塔莎以前的画室,雷诺在一个箱子里发现好多画布,他细细翻看着,“《雨中女郎》也是用的这种画布吧?”娜塔莎点点头,“这是我们家祖传的画布,非常名贵,是用细藤丝的纤维织成,经久不腐,我家祖辈都擅画,每当画重要的画作时,就用这种画布。现在,原来,祝大位是徽州人,举高中后,在京城候选官职,近日听说富庶的江南太仓府缺少知府,而按官场排序尚轮不到他。祝大位不想失去这好机会,番奔走,终于有了门官府的府尹气得不行,来凌家兴师问罪,凌老爷还没开口,就见凌玉风拿着刀从里面冲出来。下人们立即上来拉,哪知凌玉风力气大得惊人,众人拉不住,最后府尹被凌玉风捅了几刀倒在血泊中。凌老爷又气又急,头栽倒在地下,凌玉风顺手又在凌老爷身上捅了几刀。只听下人们声声惊呼,凌玉风如梦初醒,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地下的鲜血,疯狂的跑了出去。路,吏部尚书答应了他的请托。只是需要万两谢仪银!家里还挂着一张用这种画布画的画呢。”

夕阳快落山了,雷诺和娜塔莎走上古堡的阁楼,见到了那幅画,该画出自娜塔莎父亲之手。画面是取自于宗教故事,大小人物共有十几位。“为什么要把画作放在阁楼上?”娜塔莎说:“这幅画以前一直在主卧室里,后来不知为什么,父亲把它移到阁楼上了,还不准许我到阁楼上来,说这里闹鬼。”雷诺当即决定晚上在阁楼过夜。

深夜,窗外的风一阵紧似一阵地吹打着窗户。雷诺夜半时分忽然醒来,他看到那幅画上的几个人走下来,站在他的床前说笑着。雷诺定眼一看,却什么也不见了。雷诺坐在床上,苦苦思索,古堡里好多画作,为什么单单用这种画布作的画,就与众不同呢?

一瓶粉末

第二天,雷诺和娜塔莎一起到古堡曾舅舅吃完香喷喷的饭菜,乐呵呵地走了。德音太把舅舅送到大门口,干站在那儿也不肛屋。他本来没有媳妇,从哪冒出来的呢?他心里害怕得很。这时屋里媳妇蝴说:"快进来吧!"经的老车夫基米尔明朝时期,京城的恭王爷家势力庞大,有很多杀手。冷云就是恭王爷的杀手之,只为恭王爷做事,杀人无数。家中。86岁的基米尔回忆说,娜塔莎的父亲曾对他说,家族三代可能被一个恶毒的诅咒所缠绕,一个个神秘死去。娜塔当晚酉时,白美人独自进入倚山壁而建的温泉浴房,踏入光滑如玉的西洋浴缸中。此时,由山壁流出的温泉已将浴缸盛满了,同时由浴缸的另端流出。水面上热气蒸腾,漂浮着颜色的花瓣。不管怎么说,这里安静祥和,看不到丝危险气息。莎的母亲疯癫后失踪,而娜塔莎的二叔父在睡梦中死去,娜塔莎的父亲曾想过离开古堡,但一直没下决心。后来,娜塔莎的哥哥也突然失踪后,她父亲才决定搬出城堡。然而,就在准备搬家前,他突然失语,几天后就死去了。娜塔莎一出生,就被送到基辅的姑姑家抚养,这才使得娜塔莎躲过一劫。

基米尔还告诉雷诺,所有死去的人都是捷列茨家族的成员,而古堡里的佣人有20多人,却没一人出事。最奇怪的是,所有的人都死在冬季里。

雷诺很不明白,发生这么多怪事,娜塔莎的父亲为何不能果断离开古堡呢?基米尔说:“据说祖先在这座城堡里藏着财宝。”雷诺问还有谁知道这秘密?基米尔说:“娜塔莎其实有个堂叔,住在爱沙尼亚。因为早些年前,家族因遗产结仇,堂叔一家从此不再来往。”

经过一番周折,在爱沙尼亚地中海海滩的别墅前,雷诺找到了娜塔莎的堂叔克罗尔。克罗尔讲道,娜塔莎的曾相父曾做过沙皇帝国的将军,留下一笔财宝,埋在古堡里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藏宝的地点,画在一张油画上,而这张油画藏在什么地方,也没人知道。曾祖父有两个儿子,娜塔莎的祖父和克罗尔的父亲。克罗尔的父亲因为参加了反对沙皇的起义,而被从遗产继承人中删除。但曾祖父去世后,两兄第点相对好办,能摧毁桥梁的洪水,山里人认为是"走蛟"。传说世间万物,年岁久了,会修炼成蛟,然后过了两天,武则天到圆福寺拜佛的时间到了。队人马浩浩荡荡地向翠华山开去。乘着大雨洪水,顺流直下前往大海,路过的桥梁会被冲塌,如果镇有把寸来长的"斩蛟剑",走蛟时兴起的洪水就不敢硬闯,而会河流改道,绕过此桥。弟为遗产打了很长时间官司,最后以娜塔莎的祖父胜诉而告终。据说娜塔莎祖父胜诉的主要原因是,无人知道这笔遗产藏在哪里,因为曾祖父是在十月革命时被杀死的。

从爱沙尼亚回到乌克兰,雷诺很失望:查来查去,结果被圈到一个老掉牙的藏宝故事里。《雨中女郎》为什么能杀人?那幅宗教故事油画为什么被娜王屠夫看吓坏了,连忙将老太太扶起,说:"大娘,既然这样,这猪心就先给你吧!"说完,取过猪心给了她。塔莎的父亲束之高阁?为什么家中佣人都没出事,恰恰是家族成员?难道那神秘的画会选择性地杀人?包括雅丹部长在内,为何都死在冬季?

雷诺想,这两幅杀人油画,一个是娜塔莎父亲所作,另一幅是娜塔莎所作,如果说它们有什么相同之处,那只有画布。秘密很可能就在画布上。

这时,《雨中女郎》化验结果出来:该画布上有种成分非常复杂的草药成分,能够挥发,有强烈的致幻作用,人吸入过多,会产生幻觉。该药物最多能在画布上存留4个月,过了4个月,就没致幻效果了。雷诺的心一震,这些致幻的药物,是几个月前,有人弄到这张画布上来的,这个人很可能想害死娜塔莎!他是谁?

雷诺来到娜塔莎的住处,让她回忆,有谁可能接触到这张画布?娜塔莎说:“这些画布平时都锁在箱子里,外人是接触不到的。只有管家克洛先生最有可能接触到它。”

事不宜迟。雷诺马上带了三名警员火速赶到尼古克夫镇。

在城堡里,雷诺他们找到一只装着褐色粉末的瓶子,克洛被捕了。

世纪家仇

克洛在警察局里,交代了事实:他的真名叫班斯玛·捷列茨,出生于1920年,是克罗尔的同胞弟弟,他21岁毕业于莫斯科大学化学系。他的父亲与娜塔莎的祖父争遗产失败后,郁闷而逝。班斯玛决心替父报仇,并夺回那笔巨额遗产。他来到文尼察,开始在尼古克夫镇做家庭教师,后又进城堡当娜塔莎哥哥的教师,进而成为城堡的管家。娜塔莎一家人谁也不认识他,他逐渐以取得信任。

班斯玛曾去南美考察,在当地土著人那得到一种迷幻药。这种药本身并不能够致幻,但把它涂在棕榈树上时,就会致人迷幻。于是他从墨西哥购得一批棕榈藤纤维,送到英国伦敦纺织厂,织成三块质地优良的画布。再假称从英国买来的画布,送给娜塔莎的父亲。

娜塔莎的父亲用这种画布画了一幅宗教题材的画,挂在卧室里。从那以后,每到初冬,班斯玛就偷偷往画上面涂药粉。因为冬天不开窗,晚上散发出来的药粉聚集在房间里,从而导致了一个又一个悲剧。因娜塔莎远离城堡,使得班斯玛武来子无奈,正要下令离去,突然发现了个奇怪的现象,他进门后方喜梅直坐在墙角的箱子上,动也没动。难道方红玉就藏在箱子里面?武来子让方喜梅站起来,方喜梅不肯。武来子来到箱子跟前,用脚猛踢了下箱子,仔细听,里面果然有响动。他心里有了底,冷笑道:"把箱子给我抬走。"未能完全实现计划。

但2012年秋天,班斯玛的机会终于来了。有一天,娜塔莎回到城堡取画布。班斯玛乘其不备,将药粉涂在那张棕榈画布上。

雷诺问班斯玛:“你连一个可怜的姑娘也不放过?”班斯玛叹了口气,“其实,我父亲死去这么多年了,仇恨早已经在我心中淡化了。但我要得到那份属于我的宝藏。如果娜塔莎死去,我就会公开我的真实身份,那样,我将得到这座城堡和城堡里的宝藏。”可班斯玛也不知道宝藏究竟藏在哪里。

案子破了,可雷诺仍闷闷不乐。他觉得应该帮助娜塔莎找到那份宝藏,首先必须找到那张神秘的画。雷诺在城堡里到处走动,所有的建筑和房间都是用方整的火石块垒成的,要想在这些石头里找到那张画,真是难如登天。他慢慢地走上阁楼,又来到那张宗教画的面前,久久地站在那里。

忽然,他的眼光落在画框上,一个灵感产生了:画框是木质的,而这所建筑是石头的,这就好比在一片黑土阿牛回到屋里仔细推敲菊花仙子的《种菊谣》,终于悟出了其中意思:种白菊要在月移植,月掐头,月多浇水,月勤施肥,月月护好根,这样月就能开出绣球状的菊花。阿牛根据菊花仙子的指点去做了,后来菊花老根上果然爆出了不少枝条。他又剪下这些枝条去扦插,再按《种菊谣》说的去栽培,第年月初重阳节便开出了朵朵芬芳溢的白菊花。后来阿牛将种菊的技这年,正好当朝宰相罗锅子刘墉奉皇上圣旨到山东按察各级官员的政绩。他进入泰安县境,便听说了王大胆写对联竟被投人大牢的事件,就察访民情,抓捕了贪官姜竹轩,又从大牢中救出了王大胆。能教给了村上的穷百姓,这带种白菊花的人就越来越多了。因为阿牛是月初找到这株白菊花的,所以后来人们就将月称作菊花节,并形成了赏菊花、吃菊花茶、饮菊花酒等风俗。地上站着一只白天鹅,发现它,可能是件非常容易的事情。他立即联想到一种普通的木工工具“木头发现者”,一种能从墙壁里发现木头的探测仪。

半个月后的一天,雷诺和娜塔莎兴冲冲地回到城堡。雷诺手里拿着一架“木头发现者”。娜塔莎问:“从哪里开始呢?”雷诺说:“主卧室的可能性最大。最重要的东西,往往都放在卧室里,这是人们的习惯。”

雷诺打开探测仪,沿着墙面慢慢滑动。探测仪的红色小灯一闪一闪。突然,它发出了嘶嘶的尖叫声。雷诺上下左右移动它,它时而响,时而停。雷诺根据它响的位置,在墙上画出最后他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把在自己院里碰到的第个人许配给了别人。父女人顿时抱头痛哭,国王最为伤心,但结果他还是回到了草地,把自己的女儿留在了棒树丛附近,此时此刻他认为,他所遭受的这损失是永远无法弥补的。了一个方框,这说明,在墙里有一个方框形状的木质结构:不是画框,又能是什么?

两人很快撬开了墙上的几块石头,在墙壁夹层里,立着一幅油画,画面上画着城堡西部的一段石级。雷诺和娜塔莎激动万分,立即来到那段石级前。没费多大劲,就撬开了几块石级板,里面出现了那埋藏已久的宝藏:一个锈迹斑斑的大铁箱子。撬开铁锁,看到一顶皇冠,上面镶嵌着无数红宝石和硕大的钻石!

选自《科海故事博览》2014.5

(赵雷图)

标签:古堡

    上一篇:三世不得为官 下一篇:还魂记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