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还魂记

还魂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晚清时,青城山区有个姓杜的大户,家中有良田百亩、房屋千间,可惜人丁单薄,只有一个独生儿子杜明寺。杜老爷博学多才、乐善好施,因手缺一指,被称为“九指善人”。

这天,新婚不足百日的杜明寺与一群仆人骑马玩耍,突见山林中出现一只形似狐狸的动物,杜明寺玩心大起,向那只狐狸飞驰而去。他的马快,一溜烟儿把仆人们甩到了后面。

杜明寺这一去,直到晌后也没回来,仆人们着急了,在林中四下寻找。老仆杜诚率先发现了杜明寺的尸体,他连人带马摔下了悬崖,当场摔死了。

独苗杜明寺死了,杜家如遭灭顶之灾,杜夫人哭得肝肠寸断,几次要撞墙寻死,年近五旬的杜老爷也悲痛万分,最可怜的是杜明寺新婚刚3个月的妻子赵青鸢,年轻轻的就守了寡。

杜明寺下葬三天后,突然有人来报,说镇里有个叫阿占的青年,得急病死了过去,醒过来后竟称自己就是杜明寺。

有这样奇特的事?杜老爷领着人去探个究竟,他一看那阿占,不由呆了,这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竟真和儿子有几分相像。阿占一见到杜老爷就扑通跪下:“爹,我总算见到您了,我那天摔下去就晕了过去,怎么醒来就跑到这里了?”

连声音都非常相像,但杜老爷确定自己从没见过阿占,他迷惑不解地扶起他,说:“可人家都说你叫阿占,我儿名叫杜明寺,你是不是病糊涂了?”

“爹,我当然是明寺,阿占是谁?您看您看,我这有您给的《通史》,您嫌我不爱读书,我就一直揣着。”阿占从怀里掏出一本书来。那本书上有杜老爷阅读时点的圈批,杜老爷惊呆了,他越看阿占越像儿子明寺。

听阿占邻居说:阿占16岁死了父亲,母亲上一年也去世了,家中没有别的亲人。他平时以做小买卖为生,前日他突得急病,本来郎中诊断是咽了气的,邻居们正愁怎么安葬他时,他突然活过来了,活过来后就说自己是杜明寺了。

莫非儿子借尸还魂了?看那阿占形态、表情、腔调与儿子非常神似,但杜老爷哪里肯信,他家业很大,他担心有人装神弄鬼来骗他家的财产。杜老爷不露声色地与阿占聊天,却惊愕地发现,阿乡亲们大多不识字不知道老道士说的什么,刘秀才却是清楚,这是指充军客死他乡啊。占对杜明寺的事知道得一清二楚,对小时候的事也说得头头是道。

阿占说:“爹,本来我是要死的,可我不甘心啊。可惜我的尸身摔顺忽地下站起来,说:"是呀,我也觉得那梦奇怪呢,好好的怎么就去借药锅子了。"得筋骨折断,只好借别人的身体回来了。您肯定不信我,您一心想让桃春肚里的孩子……”

“住口!别说了。”杜老爷大吼,这是他的秘密。原来,杜老爷感叹膝下人丁单薄,又惧怕有钱有势的原配夫人,便与开店的小寡妇暗中勾搭。他出来幽会时,曾被儿子撞见过,为此,父子二人几乎翻脸,好在杜明寺还算懂事,起誓绝不告诉他人。

这是只有明寺知道的事,阿占居然也知道。杜老爷不得不疑惑:世上真有借尸还魂的事。

阿占被带回了杜家自从十世纪初叶以来,陆续发现了各种天地会秘密文件,除各种图像外,其文字部分,依照其性质,可以分为结会缘起、誓词、祝文、口白、歌诀、诗词、对联、隐语、杂录等项。各项文字经过辗转传抄,既多讹脱,又有异文。,杜夫人在儿媳的搀扶下,早早迎在门口。阿占一下车,就对杜夫人跪倒,哭道:“娘,我回来了。”

阿占换上杜明寺的衣服,除了身材略显消瘦外,真的非常神似,连赵青鸢都看得呆了:“你,你到底是人是鬼?你是不是明寺?”

“青鸢,你腰上的杜字,还是我亲手文的呢,哪会有假?”这等大笨牛就这样,青蛇和红马排在了前头,山羊和猴子排在了后头。行大运(-)
闺房私事阿占都知道,赵青鸢红了脸,不再应声了。

阿占借尸还魂变成了杜明寺,可是他真的是杜明寺吗?杜老爷当然不信,他悄悄对夫人说:“世上真有这等蹊跷事?是不是太过诡异了?小心是盯上我家的财产。”

杜夫人一边数着念珠一边说:“那孩子长得很像明寺,又几乎知晓明寺所有的事,他不是明寺是谁?定是孩儿舍不得我老来孤苦,回来了,以后世上再没有阿占,只有明寺我的儿。”

夫人失去儿子打十个妻子想把魔王的头用火烧掉,但是火触着头皮便到处飞起烈焰;她们又把它埋在地下,不料地面上却发出极其难闻的臭味;她们再把它抛到河里,河水马上滚沸成灾。不管怎么做都会造成世间的灾难,于是十个妻子只好轮流着把魔王的头抱在自己的身上,虽然自己受点苦,但世间就不会有灾难了。她们每天轮换次,轮换时用水洗次魔王的头。击太大,情愿相信真有借尸还魂。好在阿占回府后,对父母百般孝顺,一改往日蛮横不听话的模样,和妻子青鸢也恩爱有加,不似以前在一起就争吵不休。

杜老爷虽然表面上对阿占以父子相称,但私下叮嘱下人,不得给阿占分毫支配财产的机会,并派人暗暗盯梢他。阿占倒不介意没有财产大权,以前杜明寺也对做生意不感兴趣,他每日赏花逛街,游手好闲什么也不干,那本《通史》更是扔到一边。

一天天气闷热,穿着华袍的阿占酷热难耐,看四下无人,脱去上衣一头扎进大水缸里,把自己浇了个透湿。他凶宅自顾惬意了,却没留意杜夫人从墙那边经过,她猛然看到阿占的后背,不由呆住了……

这天晚上,杜老爷打扮成个樵夫,鬼鬼祟祟溜进一家朱门小院,一个30岁左右的少妇卷着一股粉香扑过来。这个少妇正是杜老爷的姘头桃春,年轻漂亮、妖冶迷人,她已怀孕五个月,杜老爷对她喜爱得不得了。

恩爱了一会儿,桃春撒娇说:“你对我虽然好,但这样不见天日总不是个事啊,你要我等到什么时候?”

杜老爷长叹一声,因为惧怕家里的原配、顾忌妻家的势力,他一直未敢纳妾,只有偷偷养女人。按照当时习俗,如果夫人未能生育,则有义务为丈夫纳妾,杜夫人年近五旬已无生育能力且体弱多病,独生子杜明寺又死去,这时纳桃春进府,妻家人也不敢再说什么。可这时偏偏出现个阿占“"是吗。"狄公拈髯微笑,轻轻翻看张忠良递上来的物什。借尸还魂”,还魂了就当杜明寺未死,如果再纳妾,杜夫人肯定会大闹的。

桃春冷笑道:“你当世上真有借尸还魂?是别有心机吧?”

杜老爷当然半信半疑,但杜家老小都认定阿占就是杜明寺,他也一时找不到阿占的破绽,只能由着事情慢慢来了,他说:“再等等看吧。”

这时,一个彪形大汉闯了进来,他身高八尺,两只眼睛像铜铃,活生生一个张飞,他怒瞪双眼:“杜老爷,我不管你那儿子是真是假,我只有一条,一个月内让我妹妹嫁进杜家,不然,哼哼,我会让你知道我无影刀的厉害……”

一看这大汉,杜老爷吓得腿都哆嗦,这位“大舅哥”可不好惹,他在江湖上有一把刷子,手使一把锋利无比的钢刀,人称“无此共工并非神话中的共工(神话中的共工乃伏羲女娲政权时期的人物),乃炎帝魁隗氏政权任帝祝融时期的"水正"部落首领的统称,也是炎帝魁隗氏政权最后位统治者任帝,后被神农氏击败,带领部落改名"共工氏"。夸父则为魁隗氏嫡系世孙,也是炎帝共工(炎帝共工只有人,所以单指人)的曾孙辈。影刀”,且黑道白道通吃。想当初,杜老爷招惹桃春只是好色心理,没想到她背后有这么个厉害的哥哥,现在是让她进府也得进,不能让她进也得想办法进了。三

阿占入住杜府一个月后,一日,仆人来报:“昨夜少爷非要住进少奶奶屋,我们也拦不住,难道还要他们分房睡吗?”

原来,心怀鬼胎的杜老爷虽然迫于形势,应承了阿占的“杜明寺”身份,但让他和儿媳妇分房而居,如今两人要住到一起,岂不弄假成真?

杜老爷有苦说不出,难道全家人真信了阿占的“杜明寺”身份?迷信的镇里人和吃斋念佛的杜夫人对阿占的“借尸还魂”深信不疑,杜老爷也没办法,他对阿占能如此熟悉杜明寺的一切也非常困惑可怜老两口的茶馆当晚就断了"香火"。。

傍晚,一家人正在吃晚饭,突然杜诚跌跌撞撞来报:“不好、不好了,外面、外面少爷……回来了。”

在屋外,居然出现了一个活生生的“杜明寺”,他虽然披头散发像个疯子,但眼神上扬、嘴角下撇,比阿占更像杜明寺。

“杜明寺”闯进杜家,一把掀翻餐桌,揪起阿占:“哪来的混小子敢冒充本少爷!”

这个“杜明寺”是哪来的?他不是死了吗?两个美猴王难辨真假,杜老爷和杜夫人也晕了。这时赵青鸢说道:“我是亲眼看着相公下葬的,如果两位都是借尸还魂,我有一法能辨出谁真谁假。”

若辨真假,作为妻子的赵青鸢是最有权威的。赵青鸢抿抿嘴说:“数月前相公曾在我身上文了个‘杜’字,却不小心少了一笔,请问是哪一笔?你俩各自写在纸上。”

两个“杜明寺”在纸上各写了一个少一笔的这真是令高振衣喜出望外,他觉得这是承暄堂东山再起的大好机会,便适时打出了"高氏女科"的招牌,以广揽病患。“杜”字:疯子写的少了“木”上的那一点,阿占则少了“杜”字最后一笔横。

赵青鸢道:“求婆母到后厅给我查验。”

到了屏风后面,掀开赵青鸢的衣服,只见她后背上恐怖地刻了个一寸见方的“杜”字,而最后一笔非常淡,几乎看不到。

“谁真谁假,婆母一认便知。”

杜夫人陷入了沉思。杜老爷却说:“既然两个都是我的儿,就都留下吧。”疯子从头发后面大蟒蛇回答说:"救老人是应该,我今天不要你回报什么,以后我有什么想法,回来找您帮忙的!"老妈妈说:"只要我能办到的,定给你做到,定达到你的要求。"露出凶悍的眼神,指着阿占说:“你等着,我要你的命。”

杜夫人刚进卧室,老仆杜诚扑通给她跪了下来……

原来,那日杜明寺出事后,杜诚在悬崖下的树枝上发现了奄奄一息的杜明寺,杜诚发现悬崖上方做了伪装,并拉了绊马索,分明是有人蓄意谋杀,敌明我暗,大少爷少不得还会被人算计。于是,杜诚将受伤的杜明寺抬回家,用另一个在附近摔死的死尸替代了他,想装死来逃避暗杀。

杜明寺这一摔头部受伤,变得疯疯癫癫,时而清醒时而迷糊。杜诚正想把真相告诉杜夫人时,突然冒出个“借尸还魂”的阿占来,把一切都打乱了。

这个阿占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冒充杜明寺,他怎会清楚地掌握杜明寺的私事?要杀按照徐老的铁规矩,老大和秀才相互之间也再没说什么,就原路回了家。临分手的时候,老大实在放心不下,又对秀才说:"兄弟呀,依照徐老坐在地上的形状,到底像什么庄稼,这回,你可千万想好了再种呀!"害杜明寺的又是何人?带着这些疑惑,杜诚按兵不动,直到阿占要与他前脚刚走,熙后脚就跟着出了门。青鸢圆房,杜明寺才忍无可忍地跑了出来。

杜夫人颤抖着手快速转着念珠,不停念叨:“罪过罪过啊,都是我的罪过。”恍惚间,阿占后背的青记张牙舞爪地向她扑来……

半疯半癫的杜明寺重新回家后,闹得杜家鸡犬不宁,杜少爷的性子本来暴躁,如今脑子有了问题,更加不可收拾了,他将院子里砸得如狂风过境,扬言要杀了阿占。杜老爷很头痛,派人去叫郎中。

令杜老爷更头痛的事在后面,“无影刀”半夜跳进杜家,用刀抵在杜老爷脖子上:“一个月期限已到,你还不让我妹嫁进来的话,我就杀了你儿子,管他是真是假,全杀了,我能杀他一回,就能杀他第二回,老子可不信他真能借尸还魂。”

杜老爷明白了,原来,谋害儿子的正是“无影刀”,他谋害了杜明寺,就能让妹妹和外甥堂而皇之入杜家。他不由追悔莫及:“无影刀,你如此作恶,不怕我告官吗?”

“无影刀”说:“为了妹妹我丢弃性命也在所不惜,你那不学无术的儿子,死了也没什么可惜的,他得知你和桃春的事,几次三番要除掉他们母子,他不仁我们才不义。你若抛弃我妹妹,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如何过活?枉费她对你一往情深。”

这一切追根究底,杜老爷才是始作俑者。这一幕,被藏在窗子后面的杜夫人听了个清清楚楚。

月上柳梢头。赵青鸢的屋内,做贼似的溜进一人,正是阿占,一对情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青鸢说:“真的杜家少爷回来了,你这假的就待不下去了,怎么办?”

“他的娘害了我母亲,他又仗着有钱有势抢了你,这口气我怎能咽下来,不如你跟我私奔吧?”

其实,阿占和青鸢早就是情侣,阿占“借尸还魂”,正是青鸢当了内应,想借机两人得以团圆,关于“桃春”“通史”等事,都是杜明寺酒后告诉她的。青鸢脱下衣裳,露出那个“杜”字:“你看我身上有这个字,至死也脱不掉姓杜的噩梦。”

“杜明寺真残忍,活生生往你身上刻字,他们娘俩一样没人性。”阿占咬牙切齿地说。

“谁说我们没人性,你便是紫秋的儿子吧?她还好吗?”杜夫人走了进来,惊坏了一对野鸳鸯。

当杜夫人看到阿占背上的青记,再看他如此熟悉的面孔,她便猜到他就是紫秋的孩子。二十年前,杜夫人发现贴身丫环紫秋与丈夫有染,还生下一个背有青记的男婴,一气之下命杜老爷杀了他们二人。杜老爷不忍伤害亲儿,放了他们一条生路。杜夫人派人追杀,结果一无所获。

为了向妻子忏悔,杜老爷剁下了自己左手的小指,杜夫人方才原谅了他。阿占对仇人杜夫人怒目而视:“我母子二人颠沛流离、吃尽苦头,我母亲好歹是你情同姐妹的贴身侍女,是杜老爷犯的错,为何要将我们母子逼上死路?我这次假借借尸还魂,是要抢回我应有的地位,更是要抢回我的爱妻青鸢。”

杜夫人一闭双眼,滚下两行热泪:“罪过罪过……”

过了几日,赵青鸢突然失足摔进河里溺水而亡,连尸体都未寻得,而阿占也莫名失踪了,但后来有人说,在附近的村庄看到了他们,两人俨然一对夫妻。

这事杜夫人明白,是她成全了这对苦命鸳鸯,也算对自己的姐妹紫秋赎罪了吧,凡事有因才会有果。

杜明寺没了老婆,却渐渐恢复了神志,变得明白老实了,此前暴戾的性格有所收敛。

本就恶疾缠身的杜夫人经过这一连串的刺激,一病不起,很快病入膏肓,临终前她对家人说:“世间我有太多牵挂,我死后必将灵魂附于一人身上,继续与你们相伴。”她转头对杜老爷说:“相公,你欠我一条手臂知道么?”

杜老爷老泪纵横,想当初,他曾对妻子起过誓,如果再犯桃花劫,便用一条手臂来赎罪。杜夫人在无限感伤中闭了眼,临死前她要成全所有人的 两个人正说话,忽听阵马蹄响,黄巢抬头看,队人马飞驰而来,当兵的边跑边嚷道:"众家百姓听着,黄巢进城了,现已门紧闭,跑不了啦,有发现卖汤圆的马上报告。知情不报者诛灭族!"幸福,包括丈夫、儿子、阿占、青鸢,甚至她的情敌。

杜夫人下葬几日后,突然满街都是传言:杜夫人的阴魂附到了开茶馆的桃春身上,她因难产晕厥过去,一醒过来就自称是杜夫人。

又一桩“借尸还魂”!

又一个月后,杜老爷娶回了自称杜夫人的桃春,“无影刀”便浪迹江湖去了。新婚夜,桃春呆坐在喜帐里如梦如幻。两个月前,杜夫人曾找过她,说:你若是想平安一生,逃过我娘家和我儿的反对,唯有“借尸还魂”变成我。

选自《故事林》2014.5上

(赵雷图)

标签:还魂

    上一篇:古堡魔画 下一篇:猫之劫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