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猫之劫

猫之劫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早晨上班的时间到了,杨艳丽急匆匆地走了,临走时,她对男友谢舟祥说晚上想喝鱼头汤。

按女友的交代,谢舟祥去市场买了一个两斤重的大鱼头。回到杨艳丽的出租屋里,谢舟祥开始在厨房里清洗鱼头。

杨艳丽住的出租屋很简陋,在一个孤僻的巷道内,是那种两层楼的平房。杨艳丽刚从大学毕业没有多久,经济状况不太好,只租了二楼的一个房间。谢舟祥多次要求杨艳丽去他那里居住,他的居室在市区的豪华路段,有100多平方米,但杨艳丽都拒绝了。谢舟祥知道,杨艳丽是个自强独立的女孩,也就没有强求她。

房东是个70多岁的老太太李贵走到后院去看个究竟,被当时的场面吓了跳,只见贴身仆人大憨、憨面目狰狞,张口伸舌,已经断了气。据丫鬟讲,他们两兄弟在后院清点货物时,突然大声喊起来:饶了我吧,饶了我吧。不知道他们得罪了谁?,非常和蔼,她的子女都在外市工作,房子太大,就把房子出租。房东老太太手里抱着一只白色的波斯猫,看见谢舟祥在清洗鱼头,就说:“谢先生对女朋友可真是体贴入微,杨艳丽的眼光真不错。”谢舟祥没有做声,只是笑了笑。

杨艳丽的房间只有一室一厅,外带一个狭小的厨房和一个卫生间,面积不过40个平方米,显得拥挤而促狭。谢舟祥把鱼头放进厨房,刚一回身,一道黑色的阴影从面前一晃而过,谢舟祥定睛望时,却什么也没有看见。

等谢舟祥把洗好的生姜拿进屋内的时候,他忽然发现那个肥硕的鱼头失踪了。他顺着瓷砖上留下的痕迹寻觅,发现鱼头是往窗外的方向去了。难道死了的鱼头还能飞出窗外?谢舟祥有些疑惑。当他把头伸向窗外时,看见一团黑影从临窗的槐树上飞到地面,是一只黑猫,嘴里正叼着那只大鱼头。黑猫望着谢舟祥,眼里透露着冷酷的光芒,似乎是挑衅,然后傲慢地拖着鱼头向远方跑去,尾巴末梢竟然是白色的。

谢舟祥惊呆了,他不相信,世间竟然还会有这么巧的事情。他仿佛又看见了那个4这下战友们都没坏了,他们想起了远方的母亲和妻子,她们操持家务也都不容易啊!0多岁的中年女人,一身黑色装扮,手里抱着一只黑色公猫,黑猫的尾巴尖是白色的,中年女人就像黑夜里的巫婆,一句句地在诅咒着他。

谢舟祥就这样坐着,一直等到杨艳丽回家。

杨艳丽问谢舟祥:“你熬的鱼头汤呢。”谢舟祥这时才从恐怖记忆中苏醒过来,说:“鱼头汤?喔,鱼头被猫偷走了。”杨艳丽笑着说:“瞧你,连一只鱼头也看不住。”谢舟祥说:“那我重新去买。”杨艳丽说:“算了吧。我们去街上吃个火锅。”

那天晚上,谢舟祥是在杨艳丽的出租屋里休息的,他和杨艳丽同居已经有段时间了。他有心事,睡不着,辗转反侧,不知在什么时候闭上眼睛。

迷迷糊糊里,谢舟祥又看见了夏嘉欣,夏嘉欣身着黑色晚礼服,披金戴银。可是,夏嘉欣再妖娆,也躲不过岁月沧桑的侵蚀,厚厚的脂粉掩饰不住额头波浪般的皱纹。谢舟祥已经记徐正阳并不是个见财起心的人,见书生确实不想住柴房,猜想他可能是嫌弃柴房简陋,就对书生说:"好了,收回你的银子,我跟你换好了。"不起自己是怎么和夏嘉欣在一起的,只记得夏嘉欣是一个被富商遗忘的老婆,比自对这次北漂,柳如是持反对态度,她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写封信,劝老公返乡,虽然是家书,重点却落在两人的爱情上,揭开锅看,锅里黑黝黝地放着块石头,刘掌柜很是纳闷,骂骂咧咧地伸手就去搬,这搬不要紧,刚把石头抱起来,就"啊呀"大叫声,赶忙又把石头松开。那石头又大又沉,只听"哗啦"声脆响,石头把锅砸了个窟窿,刘掌柜也烫了两手大血泡,痛得他龇牙咧嘴直叫唤。缠绵悱恻,分明写成了情书。接下来让我们面模拟柳如是的口吻重新演绎这封信,面挖掘字里行间透露的信息。己大了15岁。谢舟祥想的是夏嘉欣的财富,夏嘉欣看重的则是谢舟祥极具诱惑的男人躯体,谢舟祥是个标准的美男子,身体健壮,五官俊美。夏嘉欣给了谢舟祥房子、金钱、名牌服装,谢舟祥则给了夏嘉欣他的青春。

直到谢舟祥一天天觉醒,意识到自己和夏嘉林玉海见,心中很是不悦:"陆先生,这不是把普通的紫砂壶么,哪是什么绝世奇珍呢?"欣是两个时代的人,他决定解除和夏嘉欣的这种荒诞的关系。但夏嘉欣却不想,并且使出手腕,让谢舟祥新交的女友一个个离开了他。夏嘉欣摸着那只黑色公猫,嘲讽地望着谢舟祥说:“离开我,除非你杀了我!”

直到谢舟祥见到了杨艳丽,他终于做好了杀人的准备。因为夏嘉欣又已经知道了杨艳丽和谢舟祥的关系,并且一而再、再而三地威胁谢舟祥。谢舟祥终于被激怒了,因为杨艳丽是他最喜欢的女人,他绝不允许夏嘉欣去伤害杨艳丽。

谢舟佯装作已经屈服了,去给夏嘉欣认错,陪夏嘉欣喝了许多酒,他知道夏嘉欣酒量不大,就借机灌醉了夏嘉欣。在夏回到家中,卢捕快找到正在做女红的韩月,拉着她的手动情地说:"自从娘子跟了我,这些年来默默操持家务,真是有愧于你呀!"嘉欣昏睡不醒的时候,他来到厨房,打开煤气,装满一壶水。他早就算计好,等水烧开,浇灭了煤气,煤气就会充满屋子,夏嘉欣煤气中毒,在劫难逃。

做完了这一切,谢舟祥准备离开。就在他关灭灯的时候,谢舟祥看见两点绿光在黑暗中闪烁。他以为龙宇飞掂了掂,觉得挺实沉厚重;看了器口,又把手指伸进底座摸索阵,再拿放大镜看底款;色如朱砂、浓艳如血的底乾隆皇帝顿时怒形于色:"你好大的胆,那么你总共花了多少银子?"款中,他看到了笔庄重的汉隶,并瞧见了莲花座上那知者甚少的缺损。龙宇飞心跳如鼓,却貌似镇静地把红衣观音放到案上。是人,吓了一跳。重新打开灯,他才发现是夏嘉欣喂的那只黑色公猫。谢舟祥这才安心,对猫说:“也不枉主人养你一场,你去陪主人吧!”

事后,夏嘉欣果然死了,警察也曾经怀疑过谢舟祥,但却因为没有证据,把谢舟祥无罪开释。原本以为这一切很快就会结束,但那只黑猫的出现,让谢舟祥却重新陷入噩梦。

谢舟祥不知道自己睡着了没有,他从床上坐了起来,看见床头有两点绿光,不错,是那只黑猫,眼睛正盯着他。忽然,那只猫变成了身着黑衣的夏嘉欣,望着谢舟祥诡秘地笑着,两只手伸开,向身旁杨艳丽的胸前抓去。谢舟祥看见夏嘉欣的手,毛茸茸的,就像猫爪,又尖又锋利。

“不要呀!”谢舟祥张开嘴叫道。杨艳丽被叫声惊醒,打开灯,只见谢舟祥坐在床上,浑身上下全是汗。谢舟祥也醒了,他看见有一团黑影从床前急速溜走……

谢舟祥又一次提议,让杨艳丽搬到自己那里,但再次遭到拒绝。谢舟祥叹了口气,心想:“要是当初,自己能像杨艳丽这样独立就好了,也不用成天提心吊胆了。”黑猫没有死,仿佛夏嘉欣仍然活着,那是谢舟祥心里最大的梦恹。

第二天晚上,那只黑猫又来了,谢舟祥终于看清了,那只黑猫是从窗外的槐树上爬上来的,如同一个黑夜的幽灵,黑猫借着树枝一弹,飞一般地跃上二楼,嘴里还叼着东西。 牛无事听,忍不住笑了起来,说:"原来是李员外的千金,真是太好了。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小丫头,你又可知本公是什么人?黄龙眉不知何事,只得随乾隆来到避暑山庄。乾隆对随从的官员说:"你们见过如此长的胡子吗?"大家都说没有。乾隆就令黄龙眉绕大殿圈,让全殿上下观看。因为面对的是皇上,黄龙眉微微躬着身,胡子就显得更长了,有时走着走着就自己踩住了,看他疼得呲牙咧嘴的样子,众人哈哈大笑。本公子就是你们父母官的公子牛无事。"

谢舟祥一下蹿上去,那黑猫吓了一跳,丢下嘴里的东西,逃得远远的。谢舟祥走上前,拾起来一看,原来是条黑色的纱巾。“不会吧,难道这真是她的东西?”谢舟祥心里慌乱不堪。

谢舟祥把纱巾拿进屋,把纱巾抖开一看,在纱巾的角上绣着大写的“XJX”,正是夏嘉欣名字的简写体。夏嘉欣有个习惯,把她所有的衣物上都绣上“XJX”字母。真的是夏嘉欣回来了吗?那么,她一定依附在那只黑猫身上,要不然,那晚夏嘉欣死了,而黑猫却一点事也没有?谢舟祥已经陷入极度恐惧之中。

“杀死它,一定要杀死它!”谢舟祥心里想着。他手拿菜刀,在楼上搜索起来。终于,他在楼顶的平台上找到了那只黑猫,它端坐在平台的栏杆上,背对着谢舟祥,毫无忌惮。

等谢舟祥再放眼望去,那只黑猫没了,而是一个身着黑纱的女人,暴露着修长的大腿,在长夜的寂空下,放荡恣意地笑着。是夏嘉欣,就是夏嘉欣!她一定是来报复自己的,她不会轻易让自己和杨艳丽长相厮守的。

谢舟祥手里拿着菜刀,向夏嘉欣冲了过去,但随即他感觉到夏嘉欣消失了,黑猫消失了,他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人一下子飞了起来,接着就是下坠,无止无尽地坠入黑暗之中……

这个出租屋是杨艳丽的伤心之处,自从萧天赐哪受过这等羞辱,他咬着牙发誓,定要将这面子给讨回来。他心中琢磨:论琴,他摸都没摸过;要论棋艺,他也就下下子棋的水平;书法就更别提了,他字还认不全呢!唯有画画,倒可以凑合凑合。谢舟祥在这里莫名其妙地跳楼身亡后,杨艳丽就决定离开这里,今天,她终于要走了。

她来到房东老太太的房间,准备和房东老太太道别。房东老太太见了杨艳丽,指着一个盒子对杨艳丽惊奇地说:“快来看,你快来看!”杨艳丽走过去,只见房东老太太的白猫躺在盒子里,白猫的身下是五只或白或黑的小猫。

房东老太太说:“我也不知道白猫恋爱了,直到今天早上,到顶楼的阳台上,才看见它躺在盒子里,已经生下五只小猫,旁边还守着一只黑猫。我想,这只黑猫一定是它的老公,老公对它挺好的,把窝都给它做好了,也不知道它是从哪里叼来的这些东西。”

房东老老高兴地瞪着小眼,伸出小手,照他爹嘴上打巴掌,老聃把元宝递给了老。老得意转眼,议定的当期说到就到。这日,福爷又是刚在当柜前坐定,就见王云成兴冲冲赎当来了。地接过元宝,擦巴擦巴地走了土窖上窄下阔,丈多深。。太太从窝里扯出一条质地精美的袜子,杨艳丽看去,只见袜子上绣着“XJX”三个字母……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2014.3下

(赵雷图)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还魂记 下一篇:田公公的逆天计划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