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死而不已

死而不已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在讲故事之前,首先我得声明:我说的“鬼市”,绝非阴间鬼魂贸易之场所,乃是我们阳张琦十岁,生得高大俊约摸两年光景,小巧的肚皮还是瘪的。张浦泉的老娘心里打鼓,去庙里烧香,又请了民间偏方,依然不见动静。老娘沉不住气了,喂鸡的时候,便指着笼子里的鸡说:"光知道吃食,不懂得生蛋!"朗、气宇轩昂。他是个苦命孩子,周岁时遭父母抛弃,被撑船贩私盐的柳老武捡到。柳老武为人不务正业嗜赌如命,在大江上撑船贩私盐顺带做黑道生意。老婆因他赌博寻了短见,他孤身人捡个孩子不能哺养,听说沈家要买幼童做"家生子儿",就将孩子送到沈家得几个赏钱,回船上谋生去了。世上的一种集市。打开百度一搜便知,老年间的北京、天津、西安等古城都有“鬼市”一说。因其大都开设在偏僻的街巷,而开市交易时间又是在子夜之后到天亮之前,加之商贩们兜售的东西不乏来路不明之物,交易时鬼鬼祟祟的有点像“地下黑市”的情形。故而,人们便把这种地方称之为“马大眼不耐烦地挥挥手,说:"快去收拾屋子,让你家老祖宗歇会儿!"鬼市”。

最近,我因迫于生计,到鬼市上去摆摊做生意,就遇上了这么一档子事。

我出生在北方的一个小县城。父母靠做小生意供我上学。偏偏我不争气,大学毕业后连个好工作都没找到,最后在东北一个不大不小的城市落了脚。父母倾其全部家当,在市里为我买了一个小面积的楼房,而后又东挪西借、砸锅卖铁地凑钱给我成了家。

成家之后,越发感到“压力山大”。为了改变窘迫的生活现状,我和妻子便合计着想在工作之余再干点啥,增加点收入。可公司老板是个“周扒皮”,除白天让员工满负荷运转外,晚上还要时常加班,使我们的创收计划一直无法实施。最近我们听说,在市区和郊区的接合部,开了一个“鬼市”,我和蔡元庆心里"扑通、扑通"直跳,他早就想接管这个棋院,更想当曲婉儿的丈夫。他想让师傅交给自己,可又怕师父说他不谦虚。犹豫了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师弟棋艺比我强,这棋院还是交给师弟吧。"妻子当即决定要去“鬼市”捞金。

经过一番简单的考察和筹备,我们取出存折上仅有的一点积蓄做本钱,从批发市场上了两箱低价位的应季旅游鞋,准备到鬼市上去卖。

半夜我和老婆便搬着两箱鞋子下楼来到马路边。恰好有一辆出租“倒骑驴”靠了过来。

“倒骑驴”其实就是人力蹬的那种三轮车。可通常的三轮车是车把在前,车斗在后,人骑在前面蹬着走。而“倒骑驴”却是车斗在前车把在后,人骑在后面往前蹬。

由我们住的小区到鬼市大概有十几里远。“倒骑驴”载着我们夫妻和两箱鞋,用了约有半个来小时,才赶到了鬼市。

市场开设在一个荒僻破旧的街巷里。商贩们沿街道两旁就地摆摊。这里因远离市区,街上的路灯年久失修,多半不亮。商贩们只好各自在摊位旁摆上充电应急灯或冒着蓝火苗的石灯。商贩们也不大声吆喝,多是压着嗓子招揽顾客,悄悄进牛主人答:"以屈但是条好牛啊,能拉千斤粮食,自打今年以来,它突然就瘦下来,点力气也没有。我不能养头啥也不精干的牛来白吃白喝啊,可它本来太好了,我不忍心把它卖给牛估客,被人刀给捅了。我想给它找个好主人,期望它还能活下去。"行交易。集市上虽是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可却透着一种诡秘。

进了市场,“倒骑驴”车夫帮我们卸下货物,便匆匆离去。我和妻子找一空闲处,摆上鞋摊开始做生意。按理说这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也不算少,可我和妻子蹲在那里守了半宿,居然没有开张。远处传来鸡叫声,街上的商贩纷纷收摊。这时送我们来的那辆“倒骑驴”也不声不响地停在了我们的鞋摊旁。

我和妻子只好收摊,坐着“倒骑驴”离开了鬼市。路上,听车夫说:“就凭你们这种卖法要是能把鞋卖出去,那才是见鬼呢。”

三轮车夫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所以我们叫他大叔:“一看大叔就是个老江湖,能否指点一二。”

“看你们半夜出来摆摊也怪不易的,就跟你们实说了吧。在一般市场摆摊讲究的是货卖大堆,高声吆喝,可在这鬼市得少摆东西,藏着卖。因为到鬼市买东西的大都是冲着捡便宜来的。”

“这跟藏着卖有啥关系?再说再便宜也得讲究个成本核算呀?”

张听王土地这样说,顿时惊得愣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从小在王土地家当下人,如今已十几年,虽然王老爷家财万贯,可从来没给张吃过顿净面馍馍,每顿饭不是吃糠就是咽菜。不仅如此,王老爷自己也吃这样的饭食,除非逢年过节,他才舍得吃几顿不掺糠菜的净面馍馍。

“不是非得真便宜,但必须让买东西的觉着便宜。也就是说,你得说这东西是没花本钱来的,卖个仨瓜俩枣的就得。”

“那我不就亏本了吗?”

“谁让你亏本呀,价钱还不是由你掌握。如今这人呀,大都是认假不认真,一听你是没黄为善见是商龋样要吃好菜,对李太监说:"客官,天快黑了,店里没有什么好菜,只有炒焖面配红菇豆腐汤。"康熙在旁听了就对李太监说:"我肚子太饿了,有什么煮什么,只要能充饥就可以。"花本钱来的,他自然就认为能在你这里捡到便宜了。”

“可我自己说没花本钱,人家能相信吗?”

“你这么一摆就是好几十双人家当然不会信了。你得把鞋藏起来,前面就壮着胆,他走进庙门,凑着微弱的月光看,果然有个人在庙顶的梁上吊着,事不宜迟,他急忙将她救了下来。摸鼻子,幸好,还有口气在,他边抱来捆玉米秸把她放在上面,边找来些干草用火柴点着,帮她取暖。摆两三双。等卖出去了再偷偷地拿出两三双。要不咋说是藏着卖呢。”

“可就算摆两三双,也照样有本钱呀?”

“你就不会说是偷的或是捡的?整个鬼市上的生意都是这么做的。这叫到啥山上唱啥歌,懂不?”

经过大叔的指点,我们夫妻俩茅塞顿开。第二天再去鬼市,我们就按着大叔说的做,果然大见成效。半宿时间就卖出去了二十多双鞋,净赚二百多块。这天我们用的仍旧是那个大叔的三轮。我们夫妻俩简直是欣喜若狂,等我们兴致勃勃的回家后,准备清点一下辉煌的战果时,猛然发现把装钱的包落在了车上。

待我们急匆匆地下楼去找时,三轮车早已没了踪影。包里装的那可是一千多块钱呀。我特意请假在家整整等了一天。可直到掌灯时分也没能等到那个老头儿来还钱。我想恐怕以后那个“倒骑驴”再也不会露面了。到了半夜时分,我们再次搬着鞋箱下楼准备另外租车去鬼市时,居然发现那个大叔正骑在三轮车上等着我们。

没等我们开口,大叔便笑着说:“你俩昨夜乐蒙了吧?居然连钱都不顾拿了。”说话间,大叔把装钱的包扔给我们说:“要不是白天我出不来,早给你们送来了。数数,看对不对数。”就这样,我们的钱失而复得。此后我们便和大叔达成了协议,每天都用大叔的车去鬼市。

一转眼的工夫,就过去了一个月。我们和大叔混得越来越熟。一天收摊回家时,大叔却突然告诉我们说:“从明天开始,我不能再和你们去鬼市了。”我们以为大叔是嫌租车钱少,便主动提出给他加钱。可他却摆着手说,不是钱的事。不管我们咋问,他就是不肯说到底是啥缘由。不过临走他把一个破旧的人造革包交给我们说,里面是他这一个月蹬三轮挣的钱,让我们转交给他儿子。说他儿子就在本市上班,也是刚刚交了首付买楼,也要月月还房贷。这点钱留给他儿子贴补家用。同时给了我一个纸条,说他儿子的具体姓名地址都在上面,让我按地址送去就是了。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当天我便按着纸条上的地址,找到了大叔的儿子。可等我把这事说给他时,却见他用怪异的眼神打量着我说:“你一定是找错了人了。”任凭我怎么解释,他愣说,这事不可能。

我说,你凭啥这么肯定?他这才一脸悲戚地告诉我说,他父亲已在一个月前去世了,今天刚好过“五七”。我一下子呆若木鸡,愣在了那里。尽管这事令人匪夷所思,可我还是按着那个大叔的委托,把钱如数交给了他的儿子。

回家后我和妻子说了这事,妻子也摇着头不肯相信。可这个奇特的孩子名叫陈棋,从小爱下棋,不论是到海边赶潮,还是上山砍柴,总要跟小伙伴们杀上几盘。他白天讲下棋,晚上梦下棋,天长日久,下棋的本领越来越大。大伙送他个美号:东海棋怪。谁知传传,传到东海龙王敖广的耳朵里去了。我却信了。因为在我们这里有一苏小手搓搓手,跑到床头,瘦骨伶仃的鬼手伸向男人肉球样的肥脑袋,正要向脖子扣去,站立旁的马小神情剧变,掌击开苏小手,拔出匣子枪厉声喝问:这天,她把丈夫做梦的事对娘家爹说了。凑巧,娘家养的头猪丢了,娘家爹让闺女请女婿来梦猪。黄蛤蟆知道后作裂,本想不去,无奈媳妇在旁边催得紧,只好换身干净衣服来到老丈人家。"你要干什么?"随着喝叫声,门外涌进群士兵,长短硷齐齐于是杨小姐说出了主意,让人搭座高台,人站在台下,杨小姐手捧绣球站在台上,若喜欢那个就把绣球抛向谁,绣球砸到谁,杨小姐就嫁给谁。指向苏小手。个说法,人死后三十五天内天柱既经折断,整个宇宙便随之发生了大变动:西北的天穹失去撑持而向下倾斜,使拴系在北方天顶的太阳、月亮和星星在原来位置上再也站不住脚,身不由己地挣脱束缚,朝低斜的西天滑去,成就了我们今天所看见的日月星辰的运行线路,解除了当时人们所遭受的白昼永是白昼,黑夜永是黑夜的困苦。另方面,悬吊大地东南角的巨绳被剧烈的震动崩断了,东南大地塌陷下去,成就了我们今天所看见的西北高、东南低的地势,和江河东流、百川归海的情景。魂灵不离家。为的是了却生前未了之事。等到过了“五七”才离家奔赴黄泉路。我想定是那个大叔死后,还牵挂着他的儿子,便特意利用上路前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在夜里去鬼市蹬三轮挣点钱,留给儿子贴补家用。

呜呼,可怜天下父母心。玛丽亚穿着可以漂浮的木头衣服,走到海里,在水面上走起来。她踏着波滔,在海面上走啊,走啊,最后走到个地方,有位国王的儿子和几个渔民在那儿打鱼。看到个木头姑娘在水面上行走,王子说:"我从没见过这样种鱼,我们把它捉住仔细瞧瞧。"他撒下网,把她网住,拖到岸上。"你是谁?从什么地方来?"王子和渔民们问。玛丽亚答道:诸葛亮有句名言,千古过了两个时辰,华佗醒了过来。他老婆就把刚才他醉后给他扎针的经过讲了遍,华佗听了甚为惊奇!为什么给我扎针我不知道呢?难道说,喝醉酒能使人麻醉失去知觉吗?流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而我们的父母却是毕生操劳,死而不已呀。

选自《玄幻故事》2014.3上

(赵雷图)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神犀甲 下一篇:绝世魔术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