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奇器丑郎

奇器丑郎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薛家饭庄的掌柜薛有财年过半百,膝下只有一女,唤作锦儿。锦儿聪明貌美,经常去公主岭采些野花,这天她又去采花瓣,一时大意踩到毒蛇,被咬伤了脚腕。薛锦儿走不了路,但如果不尽快医治,只怕性命堪忧。

正在着急时,远远过来一个穿青衫的男子。青衫男子无所顾忌地为她吸毒疗伤,弄得锦儿好不自在。青衫男子吸出毒血后。撕下衣角为她缠住伤口,并邀她去家中驱毒,否则会有危险。薛锦儿一听,也就顾不得许多,点头答应。薛锦儿伏在青衫男子背上,两人路上攀谈,得知他小名叫丑儿,人称丑郎。狐仙山上有个洞,直上直下,足足十几米深。下去之后,里面是通达的巷道,而枪不是很黑。有天,个樵夫从井口路过,突然听到井底传来吱吱的叫声,他不由得往里看,竟是只纯金的狐狸!等他回家拿来绳子下到井底,却怎么也找不到了。消息传开,自然吸引许多人下去寻找,但都寇和惊谔地说:"姚老头女儿的情况,我是无所知!再说,这地方我初来乍到,两眼抹黑,想要两天找到姚老头的女儿,哪有这个把握啊!"没有找到。

丑郎绕了几老汉看着宴席上的山珍海味,硬是不入席,却指着宴席说:"这桌饭,够咱家乡家人过几个月哩!你在京城里吃的这么好,可知咱华州、同州今年大旱,颗粒不收,斗米涨到千钱。现在还没过年,已闹起了饥荒,到明年春天,不知要饿死多少蓉!想到这,我怎么能吃下这样好的饭呢?"个岔道,面前豁然开朗,一座飞檐翘角的大宅跃然眼前。薛锦儿诧异道:“我经常来这里,怎么不知道有这样一座显赫的宅院?”丑郎笑答:“我们是新搬来的,爹爹原是朝廷官员,过世徐川海赞赏谢德宝的行为,说:"去可以,但是,十天内你必须回来,和我们起去台湾。"后母亲就带着全家搬到这里定居,图个清静逍遥。生意做不成了,王顺子只好原路返回,快到家的时候,王顺子发现附近的东市大街上围了很多人,王顺子好奇就想过去看看。”这时已有仆人跑来开门,丑郎的哥嫂小妹簇拥着一位白衣老太太来到前厅。

小妹懵懂可爱,嫂嫂娇媚,打趣道:“二弟哪里捡来这样绝色的娘子,倒好福气!”薛锦儿有些尴尬,又不好说什么。白衣老太太正色道:“玉娘贫嘴,还不快准备汤药,为客人驱毒。”玉娘答应一声,转身出去,很快捧了一只药盆进来。薛锦收魂儿脱去鞋袜,将伤脚浸在药水里,琥珀色的药汤渐渐变成了黑色。丑郎松了一口气道:“好了,余毒尽出,可保无恙了。”

当天薛锦儿厨师把刺猥洗干净,放到灶上去炖,把脏水端到院子里。正好院子里有头牛,把脏水喝下去了。皇后吃完刺猬,女厨师舔了舔碗。留宿一晚,次日就要告辞。丑郎百般挽留,道:“天色尚早,不如到我的药圃看看,我养的鹤也在那里。”薛锦儿知道他的心思,自己也有些依依惜别之意,就跟他去了。薛锦儿一夜未回,薛有财快急疯了。刚好饭庄里来了挖人参的徐半年后,吴老又在家里为玉红办了喜事。新婚之夜,玉红问白天鹏,还跑不跑了?白天鹏说:"上次没有你同意,我也不会跑,更不会立此大功。这次嘛"他笑嘻嘻地从身上摸出纸林连升心中暗道不好,不是将手帕放在行李中了吗,怎么会跑到衣服里面了。可是来不及多想了,好在他反应极快,连忙解释,"呃,唉,这手帕是我家乡邻家小妹所赠,我们青梅竹马,本来可以长厢厮守的,不过她几年前不幸身染重病离我而去了,这手帕我就直带在身边,聊表心意。"林连升声泪俱下,真是见者心痛,听着伤感啊,好个有情有义的男子。公文,玉红抢过看,是大理寺同意白天鹏辞职的命令!玉红头扑进白天鹏的怀里大胡子一帮人,就让他们帮忙寻找,幸好薛锦儿平安归来。听了女儿的遭遇,薛有财惊疑道:“我们找了你一夜,也没见什么高宅大院。锦儿,你不是撞邪了吧?”

徐大胡子的搭档是个苗族老头儿,一听这话,就细细询问薛锦儿那些人的模样,听完后神色惊异,不再说话了。薛锦儿并未在意,但苗族老头儿当晚找到薛有财和徐大胡子密谈,嘀咕了很久,此后几天这些人就行踪诡异。薛锦儿在客栈托腮发呆,不毛延寿回到家,急急忙忙打开柜子,发现他画的那张王昭君的美人图真的不翼而飞了。难道王福的话是真的?毛延寿后脊梁冒出股冷气,他赶紧把家里所有人全部召集起来,说:"你们全都给我上房,把所有的瓦片都给我搬下来,记住,谁也不准敲碎了瓦片!"禁回想起和丑郎相处的时光。这天又在一个人发呆,门口进来一位青衫客人,进门就唤锦儿,正是丑郎。薛锦儿喜出望外,现在看他额上那块胎记,也不觉得碍眼了。

丑郎一把攥住薛锦儿的手,动情道:“锦儿,自从你走了,我过一天比一年还要难挨。你可愿意陪我进山种药养鹤?”薛锦儿羞涩微笑,扭捏不语。薛有财早就看在眼里,道:“我养凤凰蛋一样养大的女儿,知道你是什么人家,就这么随便跟你走了?”

丑郎急忙表白,将之前说过的父亲在朝为官,去世后随老母迁来此地等话又说了一遍。薛有财看了苗族老头儿一眼,见那老头儿微微颔首,才道:“空口无凭,你带我去府上看一看。我女儿不会受委屈,我就答应你们的事。”薛锦儿没想到父亲这么爽快就答应了,丑郎也觉得这是情理之中的事,就一口答应下来。

薛有财命人挑了礼盒登门拜访,徐大胡子和苗族老头儿一路随行。一行人跟着丑郎兜兜转转,走了半晌,终于来到那座大宅院前。薛有财等人来到大厅,却让伙计带着礼盒留在外面。白衣老太太一见苗族老头儿,立刻面露狐疑,得知他们的来意,老太太沉着脸道:“我儿年纪还小,不宜婚配,诸位请回吧!”

薛锦儿没料到会是这样,一时又羞又气,埋怨父亲这事办得鲁莽唐突。丑郎苦苦哀求,老太太都不为所动。这时徐大胡子哈哈大笑起来,道:“我如花似玉的侄女儿,嫁给你们一个鬼脸瓮,还高攀了你们不成?”徐大胡:子这话一出口,丑郎先吃一大惊,哥嫂小妹都神情慌乱,白衣老太太冷笑道:“傻儿子,你一片痴心被人利用了!你偷偷下山招来祸端,这里待不得了!”白衣老太太伸手拉住丑郎,冲着另外三个儿女大喝一声:不料有年,龙伯国的个大人来到这里,做了次无心的捣乱。“走!”身影已经来到门前。

薛锦儿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但丑郎一家显然被父亲等人算计了。这时那个苗族老头儿闭目喃喃念起听不懂的咒语来,丑郎一家人头痛欲裂,左突右冲,却被死死困在屋内。纷乱中丑郎看了薛锦儿一眼,哀伤、不舍、怨恨纠缠在一起。“丑郎!”薛锦儿只来得及叫出一声,面前已经变了模样。原本富丽堂皇的大宅变成了坟墓的地宫,丑郎一家人不见了,地上堆满了金银财宝、美玉古玩。其中还有一只鬼脸瓮,薛有财拎起来就要摔碎,嘴里道:“一个成了精的瓮罐,也敢来勾引我的女儿!”“不要!”薛锦儿大吃一惊,急忙夺了下来,急切追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徐大胡子呵呵直笑,道:“大侄女,合该咱们命里有这天大富贵,被金老爷子识破了他们的幻相!”原来大凡金银都是有灵性的东西,相传这些宝贝待得年头久了,就能像千年人参一样幻化成人形。苗族中有一种人专门翻山越岭,寻找隐藏在地下的金矿银脉、珍珠宝藏,找到后用憋金咒把它们逼回原形。这些人被称为金苗,苗族老头儿就是个金苗。

“金苗行里有‘金童银母玉娇娘,奇器丑郎’之说,说的就是它们幻化成人形后的形状。”苗族老头儿道,“我听你说了这些人的情形,就知道你遇上的是什么了。可惜它们非常狡猾,我们找了几天一无所获。要不是有这个鬼脸瓮带路,只怕还找不到这里。”薛锦儿惊愕不已,原来父亲他们早就串通好了,假意拜访结亲,就是为了找到丑郎一家的藏身地。

徐大胡子等人急忙把金银财宝装进口袋,这些宝贝和地宫的机关相连。一经牵动,整个地宫都开始摇晃,巨大的石块纷纷砸落下来。大家慌作一团,各自背上金银珠宝逃命。薛锦儿怀里的鬼脸瓮忽然发出一层盈盈光亮,悬空往前飘移,似乎在为她引路一般。此女名叫清林,是白莲花手下第个出色的的女子。卫公仅半年之后,村里忽然闹了瘟病,起初人染病,后来传染的几十上百人齐患病——犯病者脏阵痛、忽冷忽热、还起得身红斑。这怪病十里乡的大夫也医不好,后来寻了个跳大神的术士,几经折腾也未见疗效,这术士为保面子就编了个慌——说冯家母子是得罪了瘟神,村里的怪病都是就是这冯贺母子惹来的。子握住清林的手,似曾相识,目相对,眼里都透出个情来。卫公子再细看清林,只觉得秀丽端庄,并无淫荡之色。那清林也将卫公子细看,是个实实在在的读书人,国王跪在公鸡面前喊道:"噢,善心的公鸡先生,噢,高贵的公鸡先生,我请求您和我的女儿结婚。饶了我和我的大臣吧。"并不像那些好色的嫖客,是个可信赖的人。薛锦儿父女跟着鬼脸瓮往外快走,穿过曲折狭窄的暗道,鬼脸瓮从一个山缝出去了。外面是一片平地,草药飘摇,白鹤惊飞,正是丑郎的药圃。

薛有财背着半袋子珠宝被卡住了,薛锦儿不住催他,只好一咬牙丢了珠宝。刚刚钻出来,就听得轰的一声,整座地宫都塌陷了,山体碎石牢牢砸在上面。父女俩心有余悸,这时鬼脸瓮的光芒越来越淡,终于消失不见了。薛锦儿垂泪不止,要不是为了她,丑郎和他一家也不会遭此下场。

薛锦儿回去后郁结成疾,渐渐起不了床,眼看就一命呜呼了。薛有财慌了,这才到处寻找奇人异事,希望丑郎能再回来。就是落个鬼脸瓮的女婿,也比搭上女儿性命要强。一位德高望重的大师见了鬼脸瓮,说它的灵气消耗殆尽,很难再修成人形了,除非为它广积恩德,还有一线希望。

薛锦儿听说后感觉有了指望,就让父亲在丑郎的药圃搭建一所木屋,她要留在那里种药养鹤,布施穷人,为丑郎积功德。薛有财无法,只得照办,从此薛锦儿就一个人留在了山上。有鬼脸瓮相伴,薛锦儿并不觉得孤单。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2013.6

(赵雷图)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白玉美人 下一篇:缚猫索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