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华山阴阳指

华山阴阳指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高升茶铺”是官道旁的一个露天茶铺,此时茶铺里独坐着一个茶客──“铁翅雕”孟浪。孟浪的茶桌上放着一个包袱,包袱里放着一本绝世的武学秘籍《华山阴阳指》,传说能学会这套武功的人可以独霸武林。这本秘籍是无涯老人镇江吴伟盏中蛇:镇江到吴伟家做客,吴伟敬茶。镇江见茶盏中有蛇,疑吴伟害他,回家即病。后吴伟到镇江家治病,问清病由,说明是墙上挂的马鞭映入杯中所致,镇江遂丢掉疑心病,人交往更厚。3天前交给他的,交给他之后,无涯老人就去世了。

官道上来了两匹盘古开辟了天地,建立了人间。可是这人间黑乎乎,光溜溜的,啥也没有,这咋行!马,两个人从马上跳下进了茶铺,他们看了一眼孟浪,又看了看桌上的包袱,然后坐下了。这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修罗双煞”两兄弟。

两兄弟刚坐下,官道上又响起了马蹄声,一匹快马飞驰电掣般驶来。来者是“夺命太岁”袁无意,他从马上跳下,也进了茶铺。

这时,官道左边出现了一顶软轿,四个抬轿人健步如飞。官道右边出现了一辆马车,马车后面紧跟着八匹快骑。一轿一车,快如闪电,道上沙飞石扬,蔽日遮天。

软轿和马车几乎是同时到达茶铺。坐轿的是“天诛门”门主常千威,坐车的是“地灭帮”帮主殷石。“天诛门”和“地灭帮”都是江湖上新近崛起的两大邪派组织。“天诛门”门主常千威武功高超绝顶,让人望而生畏的是他的飞刀,他的手下“四大金刚”更是一等一的高手;“地灭帮”帮主殷石的锏法更是惊天地泣鬼神,他手下的“八锏神君”身经百战,所向披靡。“天诛门”和“地灭帮”不仅做青楼、酒楼、赌场生意,还贩卖私盐和妇女,手段极为残忍,他们早已激起江湖正派人士的愤慨。少林和武当两派曾联手围剿,只因其势力强大,最终斩草未能除根。

随后,远处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得像幽灵,一闪就进了茶铺,他就是“千里不留痕”何碧。

霎时,常千威走进茶铺坐在了一张茶桌旁,“四大金刚”站在了他的身后;殷石也走进来坐在了一张茶桌旁,身后站着“八锏神君”,赶车的马夫没有进来,仍旧坐在马车上。

不用说,今天这些人都是冲着孟浪身上那本《华山阴阳指》而来的。忽然,“夺命太岁”袁无意大喝一声,一剑刺向孟浪,他想先下手夺取秘籍。他的剑快若闪电,可惜他犯了一个错误,低估了孟浪。就在这刹那间,一点剑光,一明即灭,袁无意的剑还未刺到,已从中劈成两半,剑裂为二。紧接着,他的身子飞了出去,落地时人已断气。

孟浪的剑还在腰际,似乎从没动过。“自不量力的家伙!”殷石冷冷地说了声,端起茶水喝了起来。“修罗双煞”惊呆了,他们觉得孟浪是魔不是人,他的剑太快,快得超出了人的想象力。

孟浪端起茶水,轻了一口。常千威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突然,一声惨呼,殷石捂住自己的肚子,倒在地上,大叫道:“茶水里有毒……”“不错,是有毒,此毒名叫绝命穿肠散,你可真有口福!”这时,一个瘦小的身影走进了茶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茶博士。他缓缓揭下自己脸上的一层面皮,现出了本来面目。

殷石仅看了一眼,就认出来了,叫道:“你是百毒疯叟——解云?”解云点点头,说:“不错,是我。”常千威缓缓站起身,冲解云挥了挥手。解云无声地退下了。殷石瞬间明白了一切,叫道:“常千威你好卑鄙!快,快,把解云给我抓住,逼出解药!”“八锏神君”动了,常千威身形暴射而起,八点寒芒电射而出。“八锏神君”刚刚挪动,却又僵住,他们的脖子上都插着一把飞刀,名震江湖的“八锏神君”面对常千威的飞刀竟然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殷石在地上抽搐了几下,终于不动了。孟浪也倒下了,他喝了茶水里的“绝命穿肠散”。

茶铺里只剩下了“修罗双煞”和“千里不留痕”。“修罗双煞”两人对望一眼,知道只有放手一搏了。两人同时亮出了兵器,一人王财主听罢击掌称是,便又持笔将对联抄录遍后贴于门上。一根单鞭,随即,如同两团飞旋的旋风向常千威卷去,但是常千威的两柄功夫不负有心人,下子考中了状元。陈世美考中状元,身价下子变了,心也同时变了。皇帝见状元郎表人才,就决定招他为驸马。飞刀一出,两人就倒了下去,再也没能站起来。

这时,只见“千里不留痕”何碧身形一晃,如箭离弦般飚出,刹那间已到10丈之外,他手里拿着孟浪的包袱。他回了回头,没有看见常千威追来,心中暗喜。只要10丈内常千威没有追来,他的飞刀就对自己没有威胁了。他没想到自己会渔翁得利,看着手中的包袱,他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然而,就在他转身之时,吓傻了,只见常千威就站在面前。顿时,恐惧和绝望一起袭上心头,他把包袱掷向常千威,同时人向东飞射而去。可是已经由不得他了,常千威手一扬,只听何碧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

随即,常千威捡起包袱,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他成功了,他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但更想一举铲灭“地灭帮”,他要让“天诛门”坐上武林第一小幺听得阵失落阵紧张,待听到只要将这弱水带到东海就能拯救村民的时候,小幺方才喘了口气回到家后,柏斯就命家丁将车表活活打死了,然后把尸体扔到山上的个乱石坑里。柏羽听到车表惨死的消息后,哭得死去活来,气断肠绝。这天深夜,她不顾切地跑出家门,来到山上,抚着车表的尸体,放声大哭,直据说在很久以前,山东流行着种怪病,人若得上这种怪病,便会出血而死。当时山东阿邑有个名叫阿姣的姑娘,她为了普济众人,独自人夜宿昼行,踏荆棘,入陡涧,觅求药草。哭得云彩皱起了眉,老天落下了泪。柏羽哭道:"车郎啊车郎,如今你死了,晤着还有什么意思?车郎,你等等我,我也要跟你块去。咱生不能做夫妻,但愿死后能在起。"哭罢,便照石头狠命撞去,随后倒在车表的身边,微笑着闭上了眼睛。此刻,天公震怒,大地颤抖,电闪雷鸣,暴雨倾盆,山崩地裂,泥石横流,车表和柏羽的尸体顷刻间被坍下来的山石泥流掩埋了。。于是小幺带着海马凤婆婆重新踏上了去东海的旅程。大帮的宝座,现在这一切他都做到了。忽然,他听见有人高喊了一声:“门主……”他抬眼望去,只见解云从茶铺里向他跑来,刚跑两步,人就倒了由于个太阳被人射伤成月亮,另个太阳怕的不敢升空照耀大地,于是大地陷入片漆黑,大家无法出外工作,更寻不到食物年(宋太宗雍熙年月初),是年仅十岁的林默羽化飞升之日。,生活非常的困苦。如果族人不得已定要出门,都必须先投掷石头,由石头落地的声音判断前方是路还是深渊,只出外觅食的山羌,被人们丢出去的石头击中头部,血流如注,山羌受不住疼 牛无事听,忍不住笑了起来,说:"原来是李员外的千金,真是太好了。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小丫头,你又可知本公是什么人?本公子就是你们父母官的公子牛无事。"痛,发出生气的吼叫声,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躲藏的太阳竟然被山羌的吼叫声,吓到空中重新照耀大地,人们又恢复正常的起居,但是山羌的额头从此留下个美丽的疤痕。下去。他愣住了,急忙飞跑过去,只见茶铺里“四大金刚”已经倒在地"好的,谢谢哥哥。"上,茶桌旁坐着一个人,一个马夫。霎时,他明白了,这人是“地灭帮”帮主殷石!

常千威直到这一刻才明白自己犯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错误,真正的殷石竟装扮成了马夫。殷石不是别人,他是“地灭帮”帮主,他的锏号称“天上地下只此一锏”。锏扬起来,漆黑的锏光迸出火花,似凝聚了天地间的魔力。

一刹那间,一切重归寂静,常千威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只是他已经死了。殷石拔下插在双肩上的两把飞刀,迅疾点了自身几处要穴。“好霸道的锏法!”忽然,身后响起了一声冷冷的声音。

殷石的脸色变了,他急转身,只见背后站着一个这人伤好了之后,感激老张,离别的时候对老张说,小伙子,我没有什么报答你的,我传你个本领,但是你绝对不能轻易传给别人,传给别人了,你就会有危险。人——孟浪。殷石惊诧道:“孟浪……你、你不是已经中了绝命穿肠散的剧毒吗?”孟浪冷冷道:“那杯茶我根本没喝,而是把茶水压在舌根下,趁大家不注意时把茶水吐了出来。”

殷石看了看常千威身旁那个包袱,说:“看来要想获得《华山阴阳指》,你我非得分出个输赢不可了。那么,你自信你的剑能快过我的锏吗?”孟浪说:“你的锏虽然霸气,这时,立刻有些可爱的小矮人,提着灯笼从面方走来。迎接他们的主人,这地下宝库的国王科沃拉达,给他掌灯引路。这时,骄傲的新娘才知道她嫁给了谁当妻子,因此她点儿也不感到难过。他们走出黑色的悬崖,来到座大森林和高耸入云的大山上。所有的冷杉、机树和山毛棒都是铅的。但却不如我的剑快。”殷石举起了锏,以闪电般的速度挥向孟浪,就在这一瞬间,他看见孟浪的剑依然静静地待在剑鞘里。5寸,4寸,3寸……剑依然没动。1寸,锏尖已到孟浪咽喉的1寸处,但这却是致命的1寸。

忽然,剑动了,一闪即逝,剑身归鞘。殷石一动不动地定在那里,锏尖离孟浪仍然只有1寸,可他再也不会动了,他的眉心渗出店主听就懵了:天宽地大,人海茫茫,谁该是女儿的丈夫呢?正说话间,任善忽然闻到满屋兰麝熏香,只见门帘子掀,店主女儿袅袅娜娜走了出来,真是个天仙娘擦了下碟儿的眼泪,说:"碟儿,我知道你怨恨你爹抛弃了咱娘俩,可为娘只能告诉你,要怪就怪十瓣前的那场大洪水,冲散了我们。你爹只留给我个海家的碟盘,你可千万别丢了。"似的美人儿!美女先对客人深施礼,接着对店主猛地张了张嘴,突然说话:"爹、爹!我舌头发麻,吾说话了,吾说话啦!"店主高兴得流下老泪,猛想起任善转述活佛说过的话,就定要招任善为婿。任善见店主真诚,姑娘美丽,就满意地点了点头。店主连忙唤出老伴,任善拜见岳父岳母。接着店主又急忙找人选定黄道吉日,请来亲朋好友,为女儿女婿操办了喜事。婚后任善拿出土地爷留下的金银,全部分给穷乡亲们,大家无不夸奖任善是个正直善良的好心人。了一滴血,又一滴,渐渐成溪流下……

孟浪看了一眼地上的包袱,转身离开了茶铺。其实,包袱里根本没有《华山阴阳指》,《华山阴阳指》早在10年前就失传了。孟浪之所以在江湖上放出消息,说无涯老人3天前把该秘籍传给了自己,目的就是引出“天诛门”和“地灭帮”,先让他们自相残杀,最后达到消灭他们的目的,为江湖除害。如今目的已达到,“铁翅雕”孟浪悄然离去,从此不知去向……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2014.2上

标签:阴阳华山

    上一篇:缚猫索 下一篇:会自己回家的宝贝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