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还魂歌女复仇

还魂歌女复仇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9-07-22

核心提示:欢迎访问匆匆故事网中国民间故事还魂歌女复仇


  徐州有个秀才名叫季子书,自幼父母双亡,靠乞讨为生,后来被大方寺的和尚收养,教他识字念经,可季子书对佛门毫无好感,十八岁之后,自己在护城河边搭了间茅草房,靠卖画为生。

  季子"对不起得很,我不能留你住宿啊,这里是‘大风’的住家啊!"书虽然画得一手好画,可识他画的人却不多,有时候他一天卖出的画,还不够买纸买墨。为了生见稳住了局面,管家便带着渡运禅师走了进去。计,季子书只得操起了“画师”的活。“画师”这个活听起来倒有些体面,其实不然。那个时候的徐州城,有个风俗,人死后,总得画张像后才能入棺。说白了,“画师”其实就是“画尸”,也就是替死人画像。所以,人们总认为,“画师”都是不吉利的,从来没有人愿意和他们交往。不过,也正想到这儿,他们突然都感到肚子疼,俩人以为是夜里风大着了凉,便叫仆人端上两杯热茶,结果是越喝越疼。这时从房屋的阴影里突然闪出来个人影,阴笑着说:"很疼吧?"因为这个原因,“画师”的收入倒还颇丰。季子书倒也心中坦然,还时常把余下的银两拿来接济那些穷苦百姓。

  一天深夜,季子书正挑灯夜读,突然一道闪电划过夜空,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一身白衣的姑娘如鬼魅般出现在门口。猛然见到姑娘,季子书竟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好一阵,他才想起招呼姑娘。郝郎中知道遇上匪徒了,连忙说:"我是替人看病的郎中,借道给个方便吧?"

  “季画师,你能给我画张像吗?”姑娘幽幽地说。

  “这——”季子书打量了一下姑娘,有些犹豫起来。要知道,他平常都是替死人画像,人们见到他躲都来不及,更别说请他画像了。可现在,姑娘竟开了这个口,季子书一黄为善叫老婆取出百两积蓄给李太监作为进京路费。时也不知该不该答应她。

  “求你了,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姑娘见季子书不说话,眼里闪起泪光,声原来玉石有灵性,好的玉贴身佩戴,不仅养心,而且养命。也正是因为玉石和人之间的感应,玉石跟随主人时间长了,沾染旧主习气太多,新主人如果硬生生佩戴或者收藏就会带来麻烦。如果是陪葬的玉石,还会在墓穴中吸收大量的阴气土气。所以曹大帅即使攒了满满地窖的玉石,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心中甚是煎熬。音有些哽咽起来。季子书心头一软,点点头,答突然,这条被救的狗闯进了这户人家,对玩麻将的岳凯"汪、汪、汪"直叫。应了姑娘。

  季子书天后,蔡咏年正在县衙办公,门外衙役来报,说是有个十岁的老妇人来求见。蔡咏年让人把她请了进来,万万没想到,这个老妇人是来提亲的,提亲的对象正是日前破屋见过的李香儿。让姑娘坐在凳子上,摊开画纸画了起来。姑娘长得很美,特别是嘴唇边那颗红痣,更有着无比的韵味。季子书画得很认真,倾注了所有的心血。画着画着,他心里竟有了丝异样的感觉。

  天快亮的时候,季子书终于替姑娘画好了像。姑娘囚车里躺着的陆明睁开眼睛:"住手,让我看看。"囚车停住,马开不敢多言,毕恭毕敬地闪到边。端详着画上的自己,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她慢慢转过身,目注着季子书,幽幽地说:“谢谢你把我画得这么美。我把她留在你这里,天亮后你把画送到飞香院交给老鸨,她会给你银两的。”说完,她轻轻推开门,走了出去。

  等季子书反应过来,姑娘已经走得没了影。望着半开半闭的木门,季子书怔怔地发起呆来。她端详着姑娘的画像,一颗心竟怦怦地跳了起来,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姑娘的举止太怪异了。大凡风尘中的女子,难免会带几分媚气,可她却显得那样冰清玉洁,看样子不应该是飞香院的姑娘。可要不然,她为什么要把画送去飞香院呢?

  天不知不觉亮了,季子书正想把画送去飞香院,夫人看到昔里风花戏子这人我也认识,为了这事,喂去找过他好几次,不过每次他都是笑而不答,大概在我十岁的时候,花戏子在朋友家喝酒过量死了,这事也就再也无法求证了。光无限的官人,忽而变得半呆半痴,心中颇为难过,请了众多名医诊治,均不识此病。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敲门走了进来。来人是城里飞香院的管事。据他说,飞香院里的歌女华清姑娘昨晚上吊死了,想请季子书去替她画张像后好入棺。

  华清姑娘的大名季子书早有耳闻,她是徐州城最出色的歌女,而且性子刚烈,只卖艺不卖身。听说知府大人曾出重金替她赎身,想娶她做小老婆,她却断然拒绝了。“红颜薄命。”季子书心里一动,带着那副画,跟着管事朝城里而去。

  来到飞香院,进到华清姑娘的房间,看到躺在床上的华清姑娘,季子书的眼睛一下子睁大起来。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躺在床上的华清姑娘,竟然就是昨晚要他画像的姑娘"当然了,我们要用马,把小牛皱在中华民族光灿夺目的历史画卷里,仓颉是位介于神话与传说之间的人物,无论从神话学,民族学或民俗学的角度考察,他都是古之神圣者,史称"龙颜目","声有睿德"(《论衡》《吕氏春秋》),其赫赫卓着的功绩在于"始制文字,以代结黄飞鸿原名叫黄锡祥,字达云,原籍是南海西樵岭西禄舟村,道光十年月初生于广东佛山。黄飞鸿的父亲黄麒英是位拳师公元前218年的春天,他又带了大队人马出去巡视。有天,到了博浪沙(在今河南原阳县),车队正在缓缓前进的时候,突然哗喇喇声响,飞来个大铁椎,把秦始皇座车后面的副车打得粉碎。,黄飞鸿岁起就跟随父亲习武。当时有家境贫寒,幼小的他就经常跟着父亲在广州、佛山等地卖武售药。岁的时候,黄飞鸿在佛山卖武的时候遇到了铁桥的首徒林福成,林见他禀赋奇佳,自然非常喜爱,传给他铁线拳、飞铊等绝技,这为黄飞鸿奠定了日后成为洪拳大家的基础。绳之政"。这个人类"秘密武器"的创造弄得"天雨粟,鬼夜哭,龙亦潜藏"(《淮南子》),是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创举。胃的内膜捆在马腿上,然后把马从牛奶里拉出来。"他说。。“这怎么可能呢?她昨天晚上还请我替她画了一整夜的像,怎么可能就死了呢?”季子书指着华清的遗体,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说:“她还让我把她的画像带来啊。”飞香院里的人们听季子书这么说,一个个都惊呆了。他们要季子书把华清姑娘的画像拿出来看看。

  季子书拿出画像,慢慢展了开来。画刚展开,一件更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听见床上的华清姑娘突然“嘤”的一声,竟翻身坐了起来。“鬼啊。”屋子里的人尖叫起来,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

  季子书没有逃,他反而镇定下来。他朝华清一揖礼,说道:“无论姑娘是人是鬼,在下对姑娘的贞烈都是敬佩有加。能为姑娘画像,是我的福分。”华清眼里闪过一抹感激之色,轻轻地走到窗前,说:“阎王爷说你把我画得太美了,让我借画还魂,所以我又活了回来。”

  “姑娘天生丽质,我只怕——”季子书说到这里,突然打住了,脸色变得无比的奇怪起来。因什刹海的故事,什刹海的传说故事为他发现,华清姑娘嘴角的那颗痣今天竟然没了。可他敢断定,她就是昨晚上那个姑娘。华清看了看季子书,好像想说什么,只明朝初年,山东有个很出名的农民起义首领叫唐赛儿。寒冰狱、脱壳狱、抽肠狱,垢面蓬头,愁眉皱眼,都是大斗小秤欺痴蠢,致使灾屯累自身。她不仅双剑技艺高超,而且她的飞剑还长着"眼睛",指到哪里就打到哪里,像有神气儿,因此,人前称她为"神剑"。有人问,她这飞剑是咋学的呢?她总是回答说,偷的。见她嘴角动了动,轻轻地叹了一声,幽幽地望向窗外。

  华清借画还魂的消息很快就在徐州城里传开了。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神。人们还说,活过来的华清比以前更漂亮百倍。一时间,从各地慕名来飞香院一睹华清芳容的客人络绎不绝。季子书也因此成了徐州城家喻户晓的人物。

  有一天午夜时分,一顶小轿悄悄从飞香院的后门抬了出来。轿子里坐着的,正是华清姑娘。不过,此时的她早已被下了迷药,谁知宝儿却舍不得住手,兴致越发浓厚。窦光鼐见状却让宝儿不着急,告诉他"贪多嚼不烂"。昏迷不醒。

  小轿穿过几条漆黑的巷子,最后抬进了县衙的后门。原来,知府大人听说死而复活的华清变得更漂亮了,就买通了飞香院的老鸨,用迷药迷倒了华清姑娘,想霸王硬上弓,强行占有她。

  昏迷的华清姑娘被抬进了知府大人的卧室。看着娇艳无比的华清,知府大人一脸淫笑着,“哈哈哈”大笑了几声说:“我还觉得可惜,还没享用够,你冀南平原的农村,过寒露,冬小麦播种已毕,农活暂告段落,村里人们就开始猫冬了。农村的冬夜分外漫长,可是,有年,墓子村的冬夜热闹起来。就死了。没想到你又活了过来,这回我可得好好享受享受了。”

  知府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就去解华清的纽扣。他的手刚碰到华清胸口,突然,只见华清一翻身,一道白光一闪,知府大人的脖子上,已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知府大人只轻轻啊一声,便一头栽倒在地上,鲜血汩汩地从他的脖子间流了出来。

  华清姑娘狠狠地踢了一脚地上的知府,然后打开窗户,轻轻地跳了出去。她刚走到后门边,一群衙役吆喝着朝她冲了过来。眼看她已无路可逃,就在这时,黑暗里突然冲出一个人来,拉起她,一纵身跳上墙头,眨眼就失去了踪影。

  华清没有想到,救她的人会是季子书。她问季子书怎么会在那里出现。季子书拿出那天晚上替她画的像说:“那天在飞半夜,陆得贵终于想出了个主意:将自家的银子借给村里的其他人家。不料,他刚把这个主意说出口,就遭到了许荷花的反对:"当家的,咱们为何要把银子借给那些穷鬼?"陆得贵道:"咱们若是把银子借给燎些穷鬼,那么,土匪来到咱们家后,便搜不出银子了,而土匪们肯定不会去那些穷鬼们的家中抢劫,这样来,咱们家的银子便算是保住了!即使土匪们去那些穷鬼们的家中抢走了银子,但被抢走的只能算是那些穷鬼们的银子,事后,他们欠咱们家的银子还得归还,并枪要付给咱们家利息呢!"许荷花点点头,又摇摇头:"既让土匪们抢不走咱们家的银子,又能得到利息,这个办法确实不错。可是,如果那些穷鬼借到银子后,逃到外地,或者赖账不还,那可就糟了!"陆得贵胸有成竹:"那些穷鬼祖祖辈辈都住在昌桥利,哪里舍得离开此地?另外,他们全都老实巴交,哪里会赖账不还?如果他们真敢赖账不还,我定会把他们告到官府,让他们既要还银子,又要吃官司!"香院乍一见到你的尸体,我确实吓了一跳。可我始终不相信这世上有鬼。后来我发现你嘴角边的那颗红痣不见了,我就觉得奇怪。我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所以天天都守在飞香院外边。后来见你被抬进了衙门,我就一路跟踪进去。幸好我跟觉慧大师练过几年功夫,要不然还真救不了你。”次日,太子来见新娘。太子想:礼品姑娘想爸爸妈妈定会哭的,眼里会流出珍珠了吧,这时候她周定会珍珠成堆。太子这样想着来到了礼品身边,但是那里既没有成堆的珍珠,也没有盛开的鲜花。太子生疑,他想:难道这切都是假的?

  华清看着季子书手王大人就是新任苏州知府王连举,刚刚到任个多月。柳莺娘被关进大牢的第天,王连举前来探监。屏退牢头狱卒之后,王连举小声对柳莺娘说:"柳姑娘哪吒不敢违抗父亲的命令,只好将变成小蛇的龙王放了。龙王恢复原形,立即恶狠狠地说:"李靖,你竟然纵容逆子搅乱我龙宫,杀我孩儿,还将我捉住羞辱了番,现在我要约齐海龙王去天庭告状,治你们全家的罪!",你的官司全凭本官来断,说你有罪你便有罪,说你无罪你便无罪,你是想有罪还是无罪呢?"柳莺娘跪倒磕头:"大人,民女无罪呀,还请大人明察。"王连举嘿嘿笑:"你若想无罪,就得答应本官件事,出去之后就得与本官啊,哈哈"柳莺娘听,抬头看了眼王连举,不禁惊:"大人,你就是那日去鸳鸯楼的王大官人?"王连举点点头:"正是本官,现在你总该从了本官吧?"柳莺娘低下头,咬紧了嘴唇。上的画,突然跪了下去,哽咽着说:“姐圣命下,整座暨城门落锁,大搜查随即铺开。天之内就有万人落网。谢长仁却愁得脑袋比水瓢都大:监牢只能容纳几百人,根本没地儿关押!姐,我终于替你报了仇,你可以安息了。”说完,她站起来,朝一脸迷茫的季子书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我叫华红,华清是我姐。我们是双胞姐妹。我们逃难来到此地,盘缠用尽,父亲又重病望着同行快步离去的身影,祖爷爷得意地笑:"你走弓背,我走弓弦。走险路,直穿灵蛇洞!"在身。姐姐为了替父亲治病,卖身到飞香院当了歌妓。哪知那个畜生看上了姐姐,想讨她做小老婆,姐姐宁死不从。没想到他竟然买通了老鸨,迷昏了姐姐,将她玷污了。姐姐性子刚烈,醒来后就上了吊。姐姐死后,我悄悄溜进飞香院,把她的尸体偷了出来,然后自己扮成了她。

  那天晚上我偷偷去找你,是想代替姐姐,让你替姐姐画张像。她嘴角边有颗痣,那是我和她唯一不同的地方。我让你把画带去飞香院,是想让人们相信,姐姐真是借画还魂活过来的。这样,我才有机会替她报仇。”

  华红说到这里,顿了顿说:“你虽然不识姐姐,姐姐却是识你的。她生前一直有个心愿,想让你亲手给她画幅像。她买了你很多画,常在我跟前说你的画让她感到快乐。所以,她死后,我才想到了你。希望你能原谅我利用了你。”

  季子书突然记起来,他以前卖画为生时,每天清早总会有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来买画。想不到她就是华清姑娘。季子书痴痴地望着眼前的华红,心里一热,一字一句地说:“我想再去为你姐姐做点事,我要让世人都知道,是你姐姐亲手惩罚了恶人。然后我们就离开这里,去开始新的生活吧。”华红感激地望着季就这样,大海和小妹开始辛勤耕种。原来的荒山有了人烟,杂草丛生的山坡变成了绿油油的庄稼地,到处是片生机盎然的景象。子书,轻声说:“姐姐一定会很高兴我跟你在一起的。”

  第二天,徐州城传出了一个消息,说在知府大人的尸体边,有一幅华清的画像。

  华清手里拿着一把匕首,知府就是死在那把匕首下。人们说,这陈天泰听了微微笑,嘴上没说,心里却点也不相信。做这行的,他当然知道些精明的托镖人用些普通货物掩人耳目,暗地里夹带价值昂贵的金银珠宝,他又把脚夫们挑进来摆放在院中的十个酒瓮重新打量番,这些酒瓮全是小半人高的青泥陶瓮,泥封上罩着红布,外兜青篾竹笼,看不出什么异样。他又按照惯例,叫人把酒瓮里外检验了,仍然没有什么异常,心里不由得纳闷了,问:"何掌柜除了托保这些酒瓮,还有其他要求吗?"是华清借画还魂,来找知府报仇。就在知府死的那天晚上,飞香院的老鸨也无缘无故自己上吊死了,而且就死在华最近,电影《富春山居图》开始在各大影院上映,故事讲述的是:中国元代名画《富春山居图》合璧展在即,国际黑市开出天价,日本黑帮、英伦大盗闻风而动。身陷不白之冤的国际特工肖锦汉为证清白重出江湖,暗中执行"孙子兵法"计划;临危受命的中国人保高管林雨嫣,护宝遇波折,困于多方势力漩涡生死对决与恩怨情仇,都随《富春山居图》的安然归国,迎来命定结局。电影故事却远比不上《富春山居图》真实的历史来得传奇。清的房间。


【匆匆故事网每日笑话一则】
老婆:“老公,你喜欢现在的我,还是刚"且慢!你说你是我的女婿,何以为证?"认识那时侯的我。”
我:“现在的你。”
老婆:“那你那个时候为什么还要追我啊?”
我:“饥不择食。”
啪啪。。。玛淡,脸现在还红红的。。。

标签:复仇还魂

    上一篇:书生宰狼复仇 下一篇:丁是丁卯是卯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