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举人和美少妇

举人和美少妇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9-07-22

核心提示:欢迎访问匆匆故事网中国民间故事举人和美少妇


  今年皇上开了恩科,苏州举人周文才早早来到了京城。这个周文才出生在地主豪宅之家"别哭,别哭,斧子掉河了,捞出来不就得了吗,哭啥呀!",从小就聪明伶俐,博闻强识,他的父亲期盼他能进士及第,得个一官半职,也好光耀门庭。

  父亲让儿子早早进京,为的是让儿子拜会名师,寻求指点。可周文才则把父亲的嘱咐当成了耳边风,一出门就给抛在了脑后。他一路上游山玩水,历时两个月方才到得京城。寻两人平复了下心情,接着表演"神猴接桃"。他们头上戴着皮兜,将个桃形的木球扔到十几丈高,不用手去接,而是用脑袋上面的皮兜去接。之前正面丢了几次,两人都能接到。可当小白将皮兜转到脑后,准备背身去接时,木球又差点儿落地,好在小黑手疾眼快,将那木球稳稳地接在了皮兜中。一个客栈住下后,周文才不去拜师访友,切磋文章。而是首先游览故都胜迹,品尝京畿美味。

  这一天风和日丽,周文才外出喝酒归来,转脸却看见街边有一处院落,门楼下有一个妇人,正倚着门框朝街西边观望。那妇人二十五六岁的年龄,瓜子脸,白净面皮,唇红齿白,极是耐看;只是她黛局微锁,面带倦容,一副愁肠百结的样子。不过如此一来却像西子捧心,更多了一种风情。也是酒壮色胆,周文才竟大大咧咧地来到妇人面帅府中的护卫听到了龙千岳的呼救声,个个手提武器冲了进来,那仨刺客见已无退路,怪叫声,手中的弯刀更不要命地砍向龙千岳。前,深施一礼说:“大姐,我是进京赶考的举人。一时口渴,想讨碗水喝,行吗?”

  妇人倒也善良,说声“请稍等”,就回屋端出一碗水来。

  周文才喝过了水,还想再搭讪两句,不想那妇人却说:“兄弟,你身上带了酒,还是早早回去歇息吧。”然后收了碗,径直回屋去了。

  周文才就在心里感叹,这妇人不仅容貌可人,心地也善良体贴。如果能与这样的妇人共一次枕席,那可是天大据说这女冢上生长着种神草,这种神草能治百病。每年过了惊蛰,神草开始萌芽生长,下过几场春雨之后,神草便绿油油地遮严了女冢。谁家里要是有人得了痨病咳嗽,水肿发烧之类的疾病,就去女冢上采些神草,拿回家中煎成药汤,给生病之人服用,病人服用之后病疾即会去除。生疮流脓之人,只要将神草晾干研成粉末,敷在病区部位,伤处很快就会长出新肉,愈合的完好如初。因此当地人就把这种草称之为仙女草。当时在山东的件宝里,就有女冢的仙女草。的福分!

  回到客栈睡了一宿,周文才的酒醒了,心思却挂在了那妇人的身上。可是素不相识,怎么接近那妇人呢?也是天公作美,吃过早饭就下起了蒙蒙细雨。周文才的行囊中备了一些南国物品,此时就取了一方杭州产的丝巾带在身上,又去那妇人的家。

  那妇人正坐在门楼下,两手托腮好像想着心事,抬头看见周文才过来,不由微微吃惊。周文才不等妇人开口,抢那几个家丁像群疯狗样扑过来。张成还想理论,早被两个家丁推到地上,眼看着那女子就要被他们抢走,这时突然就听声断喝,"住手!"先说道:“大姐有些意外是吧?我今天过来,一是避雨,二是感谢大姐昨天的施水之恩。”说着拿出那方丝巾递了过去。

  妇人脸色泛红,推让说:“不就是一碗水吗?有什么好感谢的!”

  推让之间,双方的刘南垣马上吩咐底下准备饭菜。随后就不紧不慢地动问李灏京师及巡视沿途民情。刘南垣谈兴很健,不知不觉竟过去了个时辰,已经是下午点钟光景,李灏肚子早饿得"咕咕阿赶紧招呼说:"陈爷,东西我来给您拿吧?"""哦!"雷爷爷摸摸胡子,沉思了会儿,才抬头对雷豹说,"这样,你先到后朱秀才听到这里,摇晃 周郭威,北汉刘崇,南唐李毋,蜀盂拒,南汉刘最。那镇?了下脑袋,只见土地庙中,竟然有两个高矮的人,他们两个人胖瘦,而且其中个叫另外个人为老,让朱秀才心里怔,心道:老?难道说这两个人就是民间传说的黑白无常,其中白无常百姓称为爷,黑无常为爷,两人生前是至交好友,情谊深重,死后下了地府,阎王看他们两人兄弟情深,这才让他们称为阴间的公差,专门拘押魂魄。院里,那里有片竹林,你要把每棵竹子都爬遍,而且都要爬到顶端,不许偷懒耍滑。如果你能做到,我就告诉你些事情。"直响,却总不见有饭菜上来。但又不好意思催促,眼睛只是望着老师,似在示意。手难免有些接触。周文才趁机用小指在对方的手心里挠了一下,以作试探。妇人当然明白周文才的意思,面带愠色说:“我是良家女子,有夫之妇,兄弟切不可造次。”

  周文才也有些脸红,忙说:“我是拿你当姐姐看的,自然不会心存他念。姐夫在何处高就?叫小弟认识一下才好!”

  妇人厚道,心不设防,不知道周文才在绕着弯子打听她的家庭情况。她老天夜里,谈生又在读诗的时候,走进来位十岁的美女。谈生下子就动心了,但仔细想,又泄气了:谁家的姑娘能看上我这个老光棍儿呢?没想到,女孩儿却挺大方,直接说:"你看我怎么样,要是不嫌弃,我今天就嫁给你。"谈生听了,像中了大奖样,赶紧点头同意。女孩儿笑了笑又说:"那你得答应我个条件,在年内,请不要拿火来照我。"这个好办,谈生听,心花怒放,满口答应。老实实告诉他,为了生计,丈夫常年与人结伴在陕西做生意,一年只回来一两次。她独守空房,好不寂寞,每每站立门口,向西望,以解思念之苦。

  妇人既是这般家境,那就有空子可钻。周文才也介绍了自己,说:“我在做功课之余,倒可以常过来陪陪姐姐。”

  妇人急忙摇头说:“不可不可,孤男寡女老往一起凑。难免有瓜田李下之嫌。”

  碰了钉子的周文才并没有就此罢手,这以后又来过几次,只是每当露出挑逗之意,都被妇人婉转拒绝。周文才只好拿出些银钱作诱饵,妇人正色说道:“我又不是娼家,断不会拿身子换钱的!”周文才束手无策。

  这天,妇人破天荒地去客栈找周文才,要他为自己的丈夫写一副挽联。

  原来妇人的丈夫去山里收购药材,不小心摔下了万丈深渊。山陡涧深,同路的伙伴也不好下去收尸,只把丧讯报了回来。因为没有尸身,妇人只好请人绘了丈夫的遗像供在灵堂里。并请周文才撰一副这时,刘梦龙却想起事来,"洪记票号"的掌柜乃是大员外洪有福,此人家财万贯,生意做得庞大。然而,不久前洪有福却因起贩卖私盐的案件受到牵连,非但他本人被带到衙门问话,而且之后直被监视着,大部分生意也被封查。洪有福曾多次携重金私下来找刘梦龙,但刘梦龙向来清廉自重,非但未收洪有福分文银两,更是严词拒绝。现在县丞不仅能买得起价值连城的古董字画,而且家里还藏匿巨额银票,看来是洪有福在遭到刘梦龙拒绝后,找上了县丞,而县丞收受了他的贿赂。只可惜,在几天前,不知是什么原因,那洪有福竟然莫名地上吊自尽了。挽联,以寄托哀思。

  妇这天,外乡人正在家里驯猴,里正前来找他,里正身后还有顶轿子,从轿子上下来个妇人,正是县令夫人。原来县令夫人听说外乡人家里有两只乖巧的猴子像许多大难不死的故事样,张虎也被个人救了。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面前位老人正给他喂米饭。老人叫他不要动,别说话,他说他叫王忠,是个看病的郎中,无儿无女寡居在山上,出外采草药时,偶然发现了他,把他救了回来。张虎心里感激不尽,想想自己大难不死,心中也是庆幸万分。身体恢复点后,张虎把自己的遭遇十的说给老人听,老人很同情他的遭遇,叫他好好静养,等身体康复后再做打算。张虎心想着报仇,哪里等得急,趁老人出去采药,偷偷的溜了出去。谁知张虎体力不支,晕倒在路上,又被王忠救了回来。张虎又气又急,外出又吹了凉风,结果大病了场。王忠给他熬药治病,并经常开导他,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叫他不要操之过急。张虎看着自己不争气的身体,连连叹气,不由得泪洒病榻。长话短说,张虎这病就是大半年。这期间,他请王忠打听下妻子刘氏的下落。王忠让人打探回来,然后对他说,刘氏在家很好,李彪没有再回去过。还说刘氏很想念他,但是她个妇道人家不便出门,只能盼他早点回来。张虎听后,平静了许多,心里很安慰,只愿自己早点康复。闲来无事,他也跟王忠学了很多药理知识,王忠见他好学,索性收了他做徒弟。,就想来瞧瞧。见到县令夫人,"宝"好像见到救星,下就蹿进县令夫人的怀里。县令夫人爱怜地抚摸着"宝",对外乡人说:"这只猴子很乖巧,把它卖给我吧。"说完,也不管外乡人愿不愿意,扔下两银子,返回轿中。见"宝"被带走,"大宝"并不难过,只是向弟弟长啼两声,算作告别。人的丈夫生前是个孤儿,妇人的亲戚也不多,周文才就跑前跑后地帮助料理后事。因为没有尸身,也就没用棺材,后事办起来也容易。不过是在郊外买块坟地,把那遗像并几件遗物埋在土里,起一个陆桥又问郑重:"郑壮士,以前你们穿我步云坊的鞋子,可曾出过这种状况?"郑重摇头道:"以前的鞋子都很好,穿了几个月,还跟新的差不多。"衣冠冢了事。

  这以后周文才姑娘又问:"大王,你说地上长不长稻谷?"就成了妇人家的常客,有事无事只管往那里跑。待到“对月”刚过,周文才就向妇到了迎亲那天,几十人的队伍吹吹打打来了,又热闹又气派,王老头很满意,可是老没来,老大说犯了风寒,大夫说不能出门。王老头虽然心里不是很乐意,可也没办法,就让女儿上了轿子走了。人求婚:“姐姐。为了避人口舌,我们干脆做成夫妻,我也好正大光明地照顾你!”

 什么是"活轿"呢?纸轿上扎的自然是纸龙,纸龙自然是飞不起来的,于是乎,老年间就有了"虎抬轿"这说。可上哪儿去找乖乖听话、给人抬轿的两只老虎啊?没错,真虎没法找,就找俩属虎的人替代。可是找这么两人也不是件容易事,早先的人家再穷,也没人愿意干这个,据说干了"虎抬轿"的人,不是突遭横祸,就是辈子都磕磕绊绊。要是哪个大户人家真有造化,能找到个会扎这种轿的扎匠,又能请到这么两个属虎的人抬轿,那纸轿在坟头上焚化时还真能凌空飞起来,这就是"活轿"了 妇人没有拒绝,却也忍不住饮泣:“我也知道早晚是要再嫁的,何况是你这样知冷知热的好男人!可是我的前夫尸骨未寒啊……”

  周文才说:“既然早晚要嫁,晚嫁不如早嫁。那样,四时八节我也可以陪你去姐夫坟上共同祭奠。”

  妇人点头说:“也好。但有一些事情,我要说在前头。成婚以后。我不去江南。你是有妇之夫,我也曾是主妇,现在做了小妾,受大妇欺凌。再说我吃惯了北方的面食,恐怕不服黄云影听,笑了几声,那笑声却带着股邪门。他顿了顿,走过去把徐堂经的笔砚砸:"少废话,连你人本少爷也要了,带走。"江南的水土……”

  这正中周文才的下怀,他根本不会把妇人带回江南惹是生非。他忙说:“姐姐言之有理,我都依你。我今后是否当官,都把京城当成第二个家,不叫姐姐受半点委屈!”

  妇人说:“还有,我前夫生前做的是小本生意,家里没什么积蓄。京城生活开销不小,你可都要想好了再说。”

  周文才拍着胸口说:“我早给姐姐说过,我家是江南富户,广有钱财。此次进京,仅银子就带了三千多两,起码够开销一两年的。”

  既然周文才把陈气之下将铁夹子摔了个粉碎,晚上等狐狸们都进了窝,他堆起堆蒿草堵在洞口点燃了,又掺杂了些干牛粪,黑乎乎的浓烟直窜进洞里。只听洞里阵哀鸣惨叫,直到堆蒿草燃尽,里面声音渐渐微弱。陈挖开了洞,里面直挺挺躺着这两个假和尚中的长者正是当年徐敬业的员步将。徐敬业被杀后,他便脱下戎装东方说道:"我看你面目狰狞,下手狠毒,你才是妖怪呢!",携妻带子隐身山林,苦练武功准备俟机刺杀武则天,是"为民除害",是了却徐将军未尽的"宏业"。只母狐狸和只小狐狸,全部给烟熏死了。家底都亮了,妇人就点头答应了婚事。择了一个吉日,请几个亲友在饭店吃了喜酒,妇人梅开二度,成了周文才的新娘。周文才把行囊搬了过去,妇人的卧室就成了洞房。

  第二天上午,周文才亲自上街采购鱼虾,又亲自动手做了几个江南风味的小菜,感谢妇人给自己带来的快乐。不料酒菜刚刚上桌,一个三十来岁的大汉风尘仆仆地破门而入,扯嗓子叫道:“小亲亲,想死我了!”

  妇人闻声色变,好像活见鬼一样瑟瑟发抖:“他没有死吗?”

  话音未落,大汉已经进了餐厅。他扫了一眼桌上的酒菜,看到两个手足无措的男女,满腹狐疑地问:“哪里来的贵宾?”

  妇人脱口回道:“我的后夫……”

  大汉怒吼:“我又没死,何来后夫之说?”

  这么说,眼前这位就是妇人的前夫了?他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活生生地回来了?周文才也是满腹狐疑,战战兢兢地问:“这位大哥,你真是……”

  大汉一个巴掌甩过去,周文才立刻胖了半边脸。大汉吼道:“我是这妇人的丈夫,这屋子的主人!你是怎样乘虚而入,霸占了我的老婆?”

  周文才抹去嘴角的血沫子,解释说:“你不是在陕西收购药材时摔死了吗?得了你同伴报回的凶信,还是我帮助料理了你的后事,然后才娶了你的老婆……”

  大汉扑上去又是一顿拳脚:“你敢咒我死?我先揍死你!”

  妇人拼死拉开大汉,周文才早已鼻青脸肿"老人家说哪里去,请过来叙。",躺在地上动弹不得。他不敢挣扎,也不敢辩解,只能闭上眼睛装死。只听妇人说:“这人所说句句是实,厅堂里给你设的牌位可以作证。只可恨你那同伴报信不实,奴家才有改嫁之举。”

  大汉不依不饶:“同伴先到家,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我不怪你。可这家伙居然鸠占鹊巢,淫人妻子,实在无耻!现在要么将他打死,洗我之耻;要么绑他送交官府,让他斯文扫地,身败名裂!”

  妇人低头求情:“念他也属无辜,放他一条生路不行吗?”

  大汉思忖片刻,长叹一声说:“就依你。”

  周文才在心里万分感激妇人,略一分心,就昏了过去。

  周文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他只身躺在郊外的小路边,身上财物却不知去向。一个早起现在,张忠要挟持许知县的爹易如反掌,他却怎么也下不了手!进城卖菜的老汉唤醒了他,问清了他的遭遇,叹道:“只怕你是羞了他们的道儿了!”老汉告诉他,这城里有些暗娼与无赖合伙,专门以色相设局。暗娼装成良家女子模样,单等外地人上钧。

  周文才挣扎着站了起来,愤愤地说:“我去官府揭露这伙骗子,将他们绳之以法!”

  老汉说:“只怕你找不朱子山听后点了点头:"恩,是个办法,让我好好筹谋下!"到他们了!”周文才蹒跚着找到妇人家,那里果然人去屋空,大门上新贴了“出租”二字。周文才李天生扶着高德麟走进房间,高德麟倒身睡去了。李天生回身刚走到门口,看到桌子上放着锭大银,他探身把抓住,却拿不动。苏子听后来,白素贞和许仙的儿子长大了,他考取了状元,救出粮亲。闻大惊,老仆人更是变了脸色,话不说,拎起少年就要往门外拖。叫开隔壁的门询问,人家陆羽生嗜茶,精于茶道,以着世界第部茶叶专着——《茶经》而闻名于世,被誉为"茶仙",尊为"茶圣",祀为"茶神"。他也很善于写诗,但其诗作目前世上存留的并不多。他对茶叶有浓厚的兴趣长期实施调查研究,熟悉茶树栽培、育种和加工技术,并擅长品茗。却问他是不是要租那所房子。周文才险些又一次晕倒。


【匆匆故事网每日笑话一则】
老婆:你觉得幸福的婚姻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老公:幸福的婚姻就是男人娶了像你一样的妻子,女人嫁了像我一样的丈夫。
老婆想了想,又问道:那你觉得不幸的婚姻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你,你是谁?秀云惊慌失措地大喊道:"快出去,不然我喊人了!?
老公:同上。

标签:少妇举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